我疯狂氪金的纸片人活了(小凡高)(一)

大家好

本来这篇打算一发完的

结果写着写着又刹不住了

你们就当个新坑吧

今天也谢谢大家支持啦~

我疯狂氪金的纸片人活了(小凡高) 

“绝对不可能!!!”黄子抱着臂,义正言辞的拒绝梁朋杰,“恋与梅溪湖这种智障游戏我是绝对不可能去玩的。”

梁朋杰不依不饶:“哎呀你信我嘛,真的可好玩了!”他掏出手机,打开游戏界面,试图对黄子进行洗脑式的言传身教。

画面确实挺精美的,人物立绘和真人没有任何差别,饶是黄子再怎么抗拒也忍不住凑过去看了几眼。

“你看啊。”梁朋杰打开攻略区,给黄子介绍起来,“这个游戏一共有四个可攻略人物,分别是阿云嘎,郑云龙,蔡程昱和仝卓。还有两个隐藏可攻,一个是石凯,一个是陈博豪。不过他们俩没有好感界面。”

黄子眼里划过一丝好奇,没有好感界面,那——

“那要怎么攻略啊?”

“氪金呗。”梁朋杰头也不抬的回答,说完他又指着隐藏可攻界面上的石凯说,“我最喜欢这个石凯,我们俩最近亲密值可高了,他昨晚还来我家过夜了呢。”

黄子:“……”

*

黄子家。

当事人表示现在就是非常后悔。

黄子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不断前进的游戏下载进度条,脸上莫名就有些烫。

算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回想起攻略区的四个人,觉得自己还是去攻略仝卓好了,其他几个人,emmmmm,阿云嘎看起来年纪太大了,蔡程昱一看就很傻,郑云龙倒是给人一种猴精猴精的感觉,不过他总觉得郑云龙和阿云嘎配一脸。

也不知道能不能给攻略对象拉郎。

嘿嘿。

胡思乱想了半天,手机终于“叮——”的一声提示游戏下载好了。

看着游戏画面的加载条,黄子突然就没来由的有些紧张。

你紧张个锤子,他在心里骂自己,不过双眼还是牢牢地锁住屏幕。

游戏很快就加载好了,黄子咽了咽口水,抖着手开始了对《恋与梅溪湖》的首次探索。 

开篇介绍冗长繁杂,黄子直接点了跳过,进入了游戏主界面。

制作的确很精良,环境啊家具啊没有一点二次元的感觉,看起来简直跟真的一样,黄子咋舌,这得累死多少原画手?

游戏开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卧室,极简的北欧式风格,品味不错。

这应该就是自己的房间了,黄子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滑动屏幕,试图去别的房间看看,可他在界面上戳了几下,几个按钮都没什么反应。

卡了吗?

黄子点在屏幕上的手指移向了退出键,他打算退出重启一下。

只是还没等他按下去,画面中就走进来了一个人,来人穿着墨绿色的丝质睡衣,把暴露在睡衣外面的皮肤衬得越发白皙,似乎是刚洗完澡,发梢上还有些潮意。

他直直走进来,坐在了房间里的床上,像是冥冥中注定一般,他突然抬起头直视前方。

尚在怔愣中的黄子突然就和游戏中的人物对上了眼,这才真正看清了来人的长相。

那个少年皮肤极白,眉目如画,面容清冷,却无端叫人觉得眼角眉梢都带着风情。

让人忍不住就想起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渡春风的少年意气来。

温润含情的容貌下,却又有着冰山融水一般的气质。

黄子捂着脸倒在沙发上,发出一声小小的尖叫,这也太好看了,这游戏画师肯定超赚钱吧!

他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又肆无忌惮的看来过去,反正这只是游戏嘛,还不能看看了?

盯着画面里的少年看了半天,黄子才想起来一件事。

这个人……不是四个可攻略人物之一,似乎也不是石凯,那么,他应该是陈博豪吧。

这么想着,黄子打开了隐藏攻略界面,打算确认一下。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攻略区上本该有四个人的画面上却只有刚才的少年一个人,本该存在的隐藏攻略界面也不见了,反倒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商城和一个地图。

这不对吧。是不是下错游戏了?黄子退出重新看了看,是《恋与梅溪湖》没错啊,那怎么会这样,他想打电话问问梁朋杰,却在拨出电话的一瞬间,生出了些奇怪的心思。

万一梁朋杰知道了也想攻略他呢?想着少年的样子,黄子最终伸手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盯着画面里的少年,竟生出些隐秘的开心来。

他试着戳了少年一下,按照一般游戏的套路,就会出现一个属性界面,显示少年的身份信息。可是并没有界面出现,而是弹出来一个对话框——

【获取攻略人物姓名需花费2金币,修改人物姓名需花费6金币,当前为您推荐姓名:慕容云海,叶良辰,王撕葱……】

黄子“……”

他实在无法想象少年头顶慕容云海的名字,于是选择了花费2金币获取原本姓名。

然后又弹出一个对话框——【你当前余额不足,是否要充值?】

黄子打开商城看了眼,一块钱是100个金币。也不贵,于是他充了两百块钱进去。

右上角很快就出现了他的名字。少年叫做高杨,很普通但又和他很相配的一个名字。

名字下面有一个小小的进度条,可能是好感度之类的吧。

就在黄子探索这个游戏玩法的时候,少年突然走出了画面,黄子忙转换地点想跟出去,可惜只得到了一个冷冰冰的对话框。

【当前羁绊值为0,解锁新场景需要3点羁绊值,羁绊值到达100时可解锁最终大礼包。】

羁绊值为零,那就加呗,黄子不在意的撇撇嘴,打开商城试图寻找羁绊值需要多少个金币一点。

可当他翻遍了商城后才发现——

淦!什么破游戏哦,居然不能氪金加羁绊值。

黄子一下没了继续探索的心思,匆匆退出把手机扔到一边就下楼打篮球去了。

*

黄子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他走进浴室冲掉一身汗味,又换了件衣服才躺在了床上。

解锁手机,黄子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游戏。

他眨眨眼,突然就很想知道高杨现在在做什么,于是他再次打开了游戏。

映入眼帘的还是那间熟悉的房间,和下午离开时并无不同,只是床上躺了个人,是高杨。

高杨的晚上似乎睡得很早,现在才十点半,黄子就已经听到了高杨轻微的呼吸声,少年的呼吸声像是一根羽毛轻轻的在黄子心上挠,黄子偷偷红了脸,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看看他的睡颜。

只是才转动了一下屏幕,熟悉的对话框就又跳了出来。

【任务发布:请给生病的高杨找到感冒药和温水。任务奖励,金币+5,羁绊值+3】

看完这行字后,黄子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5个金币他倒不是很在乎,可那三个羁绊值!!可以解锁新场景!

他兴奋的搓了搓手,开始在画面中寻找起来。

“卧槽,这个抽屉居然可以打开!”

“游戏机能玩我的妈,太真实了吧!”

“哇塞,饮水机太高级了吧!”

“……”

在黄子一连串的惊呼后,他终于找到了感冒药,并倒了杯温水放在了床头柜上。

然后他伸出手指在高杨身上点了点,示意他起来吃药。

没过多久,躺在床上脸色酡红的少年就被晃醒了,睡眼惺忪的少年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四周,似乎是在想是谁叫他起来的。

黄子盯着画面,开心的晃来晃去:“是我!是我!就是我!”

他满怀欣喜的期待着少年发现药后,脸上开心的表情。

他甚至想到了高杨笑起来的样子,一定和春天里盛开的梨花一样好看。

不过事实完全出乎了黄子的意料,高杨确实已经发现了床头柜上的药和温水,可他的眼里明显有几分疑惑,随后他爬起来,拿起药看了看,又用手指沾了点杯子里的水放到鼻子前闻了闻。

对于突然出现的东西,高杨的反应显然很正常。

可屏幕外的黄子却一瞬间惊到头皮发麻。

这根本不是一个游戏人物该有的反应,高杨似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

城市的另一端。

高杨坐在床前,紧紧盯着床头柜上的温水和感冒药。

他此刻仍然头重脚轻,脑子里晕乎乎的,咽喉也像被火烧似的。

可他的确记得,自己睡前没有把药和温水放在这里。

难道是自己烧糊涂了?不过他现在难受的紧,也就没有再继续想,索性吃了药躺下。

反正,就算是他死了,也没人会关心吧。

*

黄子看见少年吃了药,又躺回了床上,终于松了口气。

【任务完成,金币+5,羁绊值+3】【当前可解锁场景,高杨家,是否解锁?】

黄子一喜,忙点了“是”。

右上角的地图立刻模块立刻亮了一下,黄子伸手往右划,果然出现了另一幅场景,是客厅。

紧接着,他把所有的房间都走了一遍。

高杨家不是很大,也就六七十个平米,家居布置都是北欧风格,看得出来有一点陈旧,却依然很干净。

奇怪的是,家里并没有其他人生活的痕迹,毛巾,牙刷,碗筷,拖鞋,全都是只有一人份。

高杨他,没有家人吗?

黄子又把画面切回卧室,盯着床中间的小鼓包看了会,心里产生了些好奇,但更多的,却是一波接一波的心酸,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才会这么警惕。

本来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才玩的这款游戏,可现在却生出了一股浓重的探索欲望。

闲着也是闲着,黄子看了眼陷入沉睡的高杨,忍不住回头重新看起来开篇介绍。

*

和黄子想的一样,高杨没有家人,或者说,是没有住在一起的家人。

高杨的父亲是国内数一数二豪门的第三子,和无数恶俗的言情小说一样,他的母亲是一个普通人。

他们在大学相爱,曾经发誓要一起度过一生。

但在豪门面前,爱情总是不值一提,毕竟霸道总裁和贫民窟少女的完美爱情只存在于小说里。

于是,他的父亲另娶他人,母亲也在心灰意冷之下回到了她从小生活的城市。在这里,她生下了高杨,抚养他到十岁,然后在一场车祸中撒手人寰。

在这期间,她不是没有找过高杨的父亲,希望他把孩子认回去,却也在一次次的闭门羹中认清了现实。

高杨靠着母亲用命为他换来的八十万,一个人活到了现在。

根据游戏的介绍,年仅20岁的高杨已经是M市有名的设计师。

黄子看的有些难受,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可能是这游戏过于逼真,黄子甚至觉得在M市里,真的存在这么一个人。

幸好这只是游戏,他有些庆幸。

不过,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呢?黄子看了看任务栏,并没有新的任务发布,于是他把目光转移到了商城里。匆匆浏览了一番后,黄子用8个金币兑换了一碗鸡蛋粥,设定了定时七点放在高杨的床头柜上。

感冒的时候,果然还是喝暖暖的鸡蛋粥最好了。

他又帮高杨掖了掖被角,突然有些好奇高杨醒来后的反应。

但游戏里的时间和现实中是一样的,所以高杨一时半会儿还醒不来,于是黄子索性退出了游戏,胡乱翻了会微博后,就关灯睡觉了。

睡前,他还特意设置了六点五十五的闹钟。

*

高杨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没有了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

他揉着太阳穴掀开被子,正要下床,却在目光触及到床头柜的时候,愣住了,眼中划过浓浓的不可思议。

如果说昨晚的药和温水是他烧糊涂了自己拿的,可这鸡蛋粥总不会是自己煮的。

难道昨晚有人偷偷进入了他的房间?这么一想,他忙从床上跳下来,检查了家里的门窗和所有能藏人的地方,没有人。

高杨茫然的回到了卧室,他的病还没好,还是有点晕,唇色也是不正常的白,刚刚的一系列动作,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他跌坐在床上,盯着那碗粥,看了很久,久到眼睛酸涩,几乎要落下泪来。

良久,他嗤笑一声,还是那句话,就算他死了,也没人会在乎吧。

于是他拿起勺子将粥送入口中,也就真的落下了泪。

*

黄子拿着手机,睡意全无,他看着画面里的少年眼眶通红,即使头埋得很低,也能看到泪水从他的眼眶里掉出,一滴一滴掉进那碗粥里。

他突然觉得心尖被扎了一刀。

画面的少年低垂着头,肩膀轻轻地抖动着。黄子忍不住伸出手,隔着屏幕,在少年的毛茸茸的头发上轻轻摸了摸。

即使高杨无法感受,他也想用这样的方式陪着他。

可事情的发展再次超出了黄子的想象。

画面中,高杨惊愕的抬起头,他把粥碗放在床头柜上,颤抖着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头发,他似乎发现了一些严重超出他认知的事情。

“你是谁?”

没有人回答。

他不死心,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加大了声音又问:“你是谁?”

黄子已经愣在了原地。

他不知道,原来高杨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

这游戏真实到可怕。

看着少年跟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黄子心中陡然生出一股酸涩来。

他打开商城,翻遍了道具,在最后一页,发现了可以交流的道具,黄子毫不犹豫的点击了购买。

【本商品需花费2000金币,是否确定购买?】

黄子点了“是”,然后就看到了右上角出现了一个小喇叭。

与此同时,画面上再次出现了对话框——【解锁与游戏人物的交流方式,金币+100,羁绊值+15】

15点羁绊值,要是在昨天,黄子肯定会乐疯,可现在,他完全不想理系统的奖励,只想快点和高杨开始交流。

他清了清嗓子,又试着说了几句话,确保自己的声音足够温和后,才小心翼翼的点开了右上角的小喇叭。

“嗯,那个,请问可以听到我说话吗?”

画面里的高杨猛的抬起了头。

看来是可以,黄子满意的点点头,又继续说话:“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高杨却似乎更戒备了,他往后退到了窗边,警惕的望着虚空处:“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想了想,他又问:“昨天的药,还有今天的粥都是你做的对吗?你想做什么?”

黄子看着警惕的高杨,心酸的叹口气:“你别怕,我只是想帮你。”

想到高杨悲惨的前半生,黄子认命的笑了笑,找了个借口开始解释起来:“你认识高文珊吗?是她拜托我来照顾你的。”

“我妈妈?!”高杨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可她不是已经……难道你也……”

看样子高杨应该是相信了这个解释,黄子松了口气:“我和她不一样,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我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帮她陪着你,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空气中传来的男孩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歉意。

他怎么可能会介意?高杨低着头,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却也还是溢出了轻轻的笑声。

10年了,他死守着妈妈留下的屋子,害怕和他接近的人都是另有目的,害怕向他靠近的人都是别有用心。

说实话,他孤独的太久了。

于是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谢谢你。”

那天高杨跟黄子讲了很多,像是要把他这些年不曾对人表露的心事全部说完。

黄子也乐意做一个聆听者。

高杨真的是孤独太久了,那晚黄子要下线的时候,居然在高杨的眼中看到了惶恐和不舍,他低垂着头,像一个受了伤的小动物。

也许他知道并没有用,所以就算再不舍他也不会开口挽留。

黄子努力压下鼻腔中的酸涩,用尽量快乐的声音说:“好好休息,明天见!”

明天也可以继续见吗?高杨的眸中不由得就染上了些安宁的笑意。

真好啊,

这好像是头一回,他对着空气诉说的时候,有人陪伴在他身侧。

高杨守着孤独过了很多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身边会有一个人,令他心中某个空落落的地方,不再阴冷,不再凄清,而是被阳光和温暖充斥的满满的。

这一刻的空气仿佛都是暖融融的,让人想要时光就停留在此刻。

*

“你玩了吗?那个游戏!!”一个周末没见面,梁朋杰一见到黄子就迫不及待的跑来问他。

黄子有些心虚。他玩了,可是和梁朋杰期待的不一样,他好像下载了一个奇怪的游戏。他不想让梁朋杰知道高杨的存在,于是下意识的否认:“我没玩,太幼稚了。”

梁朋杰不满的撇撇嘴,正要向黄子汇报他和石凯的最新进度,就看见黄子垂下眼,迟疑的问:“我听邻居家的姐姐说,那个游戏还有个叫高杨的可攻略人物,你为什么不攻略他啊?”

“哎哟~”梁朋杰轻轻给了黄子一胳膊肘,开玩笑道,“我们黄子不是对这个游戏不感兴趣吗,怎么还会去主动了解?”

见黄子没有搭话的意思,梁朋杰耸了耸肩:“你那个邻居家姐姐玩错了吧,我玩这个游戏这么久,从来就不知道有叫高杨的攻略对象。”

黄子不死心:“那总该有什么限定攻略吧。”梁朋杰有些奇怪,但也只当他喜欢刨根问底儿,也就好脾气的继续回答:“不会的,限定攻略一年才出一个,到现在为止,一共三个,分别是李向哲,龚子棋和代玮。虽然我很不想打击你,可确实,没有高杨这么一个人。”

说完,他小心翼翼的看着黄子,生怕从他脸上看出丁点儿不高兴来。

可黄子异常平静。

因为他其实早就知道了,他早在发现游戏不对劲后,就第一时间翻看了《恋与梅溪湖》的贴吧,论坛和相关微博。

包括那三个限定攻略在内的9个可攻略人物都被少男少女们津津乐道,可是,没有高杨。

他不属于这个游戏。

思及此,

黄子甚至生出一股隐秘的欢喜来,那个如同高山冰雪消融一般的少年,是只有他能感知到的存在,或者说,是只为了他而来的存在。

高杨,是他一个人的高杨。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