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渣翻】宫下草薙卷末对谈@宮下草薙の不毛なやりとり

书末的两人对谈,翻译的时候发现比想象中还长😂

讲了很多两个人上节目的小故事,还有亲切的前辈~

还提到了加地桑(其实翻这篇的动机就是想翻加地桑那段hhh)


——2018年1月宫下开始在推特上写不毛的对话,一年后开始在杂志上连载,然后现在不毛的对话成书了,这一系列的展开都是宫下计划之内的吗?

宫下:愿望就是能出书就好了。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想着“差不多这个时候就得开始写了”。推特一开始最多也就50来个,但数字逐渐增加,现在有时能上四位数。

草薙:这么多!?宫下一直说想出书,能实现真的太好了。

宫下:是啊。

草薙:话说回来一开始为什么想要写这个?

宫下:平时跟你讲话有时候感觉挺像在说漫才,蛮有意思的,不写下来太浪费了。写得时候就想如果是我的话会写这样的漫才

草薙:诶!!这么说的话,你虽然不让我看,但其实是想让我看看的?

宫下:你要是看了肯定会吵着说你别把这种事写进去啊之类的吧。

草薙:虽然这么说还是想让我看的吧(笑)。


——这次还分别采访了你们两人,这样单独采访的机会应该不多,采访后感觉如何?

草薙:……你都说了些什么?我可是有说你的好话的哦?(笑)

宫下:平时我们之间也不会互相夸奖,只有互相指出对方的缺点,所以这次一个人才有机会说些平常说不出的心里话。等到这本书面世后,虽然不会两人一起看,但各自看了对方的采访发现啊,这家伙原来是这样想的啊,说不定关系能变得更好。不过如果是坏话的话可能就没法再做朋友了(笑)。

草薙:讨厌的或者是想让对方改善的地方能直接面对面说,但感谢的心情就不一样了。有这个机会表达感谢真是太好了。

宫下:两个大男人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这次也挑战了和服写真摄影。

宫下:以前就有人说过我适合穿和服。这次很高兴有机会能这么正式地穿上和服。真想快点给家人看看。

草薙:你这什么评论!



——连载的第一篇是有趣庄(おもしろ荘)收录前夜的对话。

宫下: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转折点——第一次上电视。因此才坚持了下去,不然应该早就不干了。

草薙:嗯,没有那次机会的话就不干了。

——当时没有加入事务所,是怎样以太田事务所暂定所属的身份出演的呢?

草薙:第一次在没有事务所所属的艺人的live上获胜,有机会上了太田的年轻艺人的live,然后很荣幸被叫去参加有趣庄的试镜。

(这里经纪人中原补充:当时经纪人在找适合参加有趣庄试镜的新人,从事务所live的负责人那里听说宫下草薙变得很有趣了,就将其列入了候补名单。)

宫下: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草薙:我也第一次知道。当时感觉明明没有加入事务所居然还真能出场啊。

宫下:心想太好了,真幸运(笑)。

草薙:那一天到来之前还觉得是假的,会不会到了之后发现你们搞错了吧,然后被赶出去。

宫下: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去试镜的。因为本来就没什么成绩基础,也没什么压力。

草薙:是啊,之前为了加入事务所的面试一个都没过。

宫下:试镜的时候一开始草薙忘了第二个段子要演什么,但上场后两个段子都成功演到底了。

草薙:能一口气演两个段子那是最后一次(笑)。

宫下:是啊,那次之后没有好好演完过两个段子。

草薙:一般都会忘掉其中一个,那次真的是奇迹。


——记得当时草薙特别瘦。

宫下:真的是骨瘦嶙峋呢。

草薙:那段时间经常一整天什么都不吃,去打工也很快就被炒鱿鱼了,所以特别穷。真的是很痛苦的时候宫下会请我吃点饭,但老是去麻烦他也不太好,所以就忍着饿肚子。

宫下:我觉得他太可伶了,就把我祖母做的饭团分给他吃,结果这家伙竟然说“感觉味道有点苦”,“里面有毒,一点礼貌都没有,我心想下次再也不给你了(笑)。

草薙:是苦的。真的苦!那个饭团!

宫下:才不苦呢(笑)。


——当时宫下是个什么状况呢?

宫下:我一直在玩具店打工,过得还是很充实的,所以没有什么痛苦的经历。


——凭借有趣庄的表现,正式加入了太田事务所,这之后接到过什么印象深刻的工作?

草薙:第一个工作是“neta parade”。去试镜的时候第二个段子中忘词了,演得乱七八糟的。

宫下:这反而很有效果。如果没忘词的话可能反而会落选。真的是运气好。

草薙:我们光说运气的话还是不错的。


——说到东京电视台的制作人佐久间(宣行)的节目的话,出演神舌之前就上了青春高校3C吧。

草薙:第一轮面试的时候,宫下前一天晚上通宵制作了段子。

宫下:要上传一个类似特技展示的视频,为此费劲了脑子。直到半夜还在纠结,用在堂吉柯德买来的材料密封什么的。

——密封?

宫下:就是用密封剂给水槽的缝隙做防水加工之类的。

草薙:因为你从前做过木工。

宫下:没想到那样也能通过第一轮面试(笑)。

——正式上场的时候草薙忘词了,导致场上都静止了。

草薙:上直播节目是第一次……到底怎么了呢……

宫下:第一次在演段子的时候感受到你紧张的口臭(笑)。

草薙:嘴唇干得粘到了一起,太难受了……


——对于两人来说佐久间是个什么样的人?

宫下:我感觉对于搞笑艺人来说神舌的录制现场真的很辛苦。感到压力很大,主持人的嘴也都很毒,想到要去那个现场就觉得心情沉重(笑)。好像要上战场一样。但是就在草薙常常单人出演“ametalk”还有“london hearts”的时候,佐久间坚持让我们组合两个人一起出演,我一直心怀感谢。

草薙:那时两个人一起上节目的机会还不多。

宫下:也很感谢他偶尔会在广播里提到我们。


——曾在“神舌知道这个年轻艺人吗一集中,在这人是天才部门获得了第一。

宫下:因为问卷对象是搞笑艺人,所以感觉是太田事务所的同伴把我们推上去的。虽然草薙说是被戏弄了(笑)。

草薙:大家都说给你投票了哦。那时第一次喜欢上太田。

宫下:第一次!?(笑)

草薙:之前感觉一般吧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笑)。我们是中途进的事务所,跟其他艺人也没有什么联系,但是那时第一次感受到大家的羁绊。

宫下:上了这个节目后,出演live的时候其他的艺人向我们搭话的几率也高了,感觉到终于被大家认知了。

草薙:那也是第一次遇见四千头身和EXIT。四千头身之前在电视上见过,有一种啊,是四千头身!的感觉。

宫下:心想那就是年轻艺人的希望!

草薙:我之前还不知道EXIT,不过他们当时表现得最好。

宫下:看节目的时候就感觉他们一定会火。跟他们相比就觉得我们现在这样还不行。

草薙:然后过了一年,虽然期间和四千头身和EXIT相遇了好几次,但都没怎么交流呢。为什么呢。

宫下:我想大概是在“neta parade”手巾Boys”里面草薙才喜欢上EXIT的。

草薙:当时我冷场了之后,哇啊啊啊得一下,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时候,EXITIndians对我说没事的,然后给了我个拥抱。那一瞬间就喜欢上了这两个组合。

宫下:草薙冷场了之后,Indians的田渕(章裕)也故意和我们撞冷场了,说我是最后一个,我的冷场给大家的印象比较深吧?那时我第一次看着冷场后的艺人的后背觉得好帅……!”。然后我也变得特别喜欢Indians的田渕(笑)。

草薙:说田渕桑……”,然后摸了一下后背发现好热(笑)。

宫下:还是受到了伤害啊(笑)。

草薙:说好烫!(笑)


——前辈很温柔呢。感觉草薙经常和前辈约酒,宫下也会去吗?

草薙:宫下不怎么喝酒吧。

宫下:主要是前辈也不怎么会来约我。我也不是那种会主动说带我一起去吧的性格。

——所以其实是想和前辈喝酒的?

宫下:有的时候是这样的。一般感觉前辈约了组合中的一个人,也会把另一个人叫上,但是从来没有过约了草薙然后顺便也叫上我一起去的情况。看起来是草薙说了某人的坏话后肯定会加上这是宫下说的,所以都怪草薙,我的好感度直线下降。

草薙:我不太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所以无论说什么都归结到宫下头上。但是我讲好事的时候也说是你说的!

宫下:真的说了吗?

草薙:说了!不过我虽然经常被约酒,但大多都是一次就结束了。

宫下:没有第二次了吗(笑)。

草薙:好像说一次就够了。真的会连续约我的只有酒平的平子(祐希)和千鸟的大悟。

宫下:很感谢在机会的时间这个节目里,千鸟说我们很有趣,很照顾我们。

草薙:那时候我们关系很差。我们两个人出外景然后千鸟在摄影棚里看VTR的时候,因为外景特别不顺利,结果演变成真的互殴,而那个节目常常把打架的场景也直接拿来用了。

宫下:我虽然有时候也是真的生气了,但为了避免放送事故还是能控制住的。不过感觉草薙应该就不行了。

草薙:真的做不到。会有种这家伙搞什么!的感觉(笑),真的很讨厌。听说“ametalk”想要更火的艺人里面能够组合一起出演也是托了千鸟的福。

宫下:真的很感谢。

草薙:朝日电视台的加地(伦三)无论我怎样冷场,结束的时候也肯定会表扬我哪里哪里表现得好。真的超级温柔,或者说是个很能干的人。

宫下:居然说能干的人(笑)。


——现在组合之间关系怎么样?

草薙:现在是最好的时期吧。

宫下:我记得有个契机使我们团结起来了……啊对了,是“all night nippon 0”(广播节目)。从此决定两个人一起努力。

草薙:不就是我们超级冷场的那次!最后的30分钟都不知道说些什么。问之前出演过的人都说感觉很快就结束了,但是轮到我们的时候只想着怎么还不结束!太长了!

宫下:确实很长(笑)。那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两个人谈话。对于我们这种也没上过talk live的经验为零的人来说直播太难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暴露出了各自的弱点和不足或许也是件好事。

草薙:在那之前一直以为宫下应该什么都是万能的。然后发现了这家伙也有不行的地方。心想原来这家伙也是人啊,感觉变得更温柔了。


——1月第一个冠名广播节目就要开始了。

宫下:是一周一次的15分钟的节目。

草薙:15分钟挺好的(笑)。

宫下:而且还是录播。我们还没能力做两个小时的直播!(笑)


——年末还将播出两人的冠名特别电视节目。宫下觉得迄今为止的活跃都在计划之内吗?

宫下:虽然我也没有厉害到有“这样做了就能怎么样”的自信,但是有种一个个想做的事还有想要达成的目标在逐步实现的感觉。


——今后的愿景呢?

宫下:一直想要一个常规的深夜节目。就像summers”一样,两个人商量想做什么内容,然后请其他的搞笑艺人来当嘉宾。如果这个想法实现了就不再奢求什么了。


——参加大奖赛的野心呢?

宫下:正逐渐痛感到草薙不适合参加比赛。

草薙:是啊,不太适合比赛!但是和2018年相比比赛的结果有在一点点变好吧!

宫下:但是怎么也习惯不了,每年都一样地紧张,从来没有过感觉今年有比去年好的时候。担心明年会怎么样。

草薙:习惯不了的!一辈子都习惯不了!

宫下:一辈子都习惯不了啊……


——草薙的愿景呢?

草薙:维持现状就好,也不想再增加工作了。成为艺人之前也干过各种工作,但是没有像这样周围的人都这么亲切友好的,所以能继续的话还是想继续的。


——宫下在一期《TV LIFE》里参加了假面骑士的演员的采访,还有其他的想见一面的人吗?

宫下:与其说是想见的人,我希望自己的兴趣能和工作联系起来就好了。今后也想继续拓宽活动范围,我认为我的任务就是接到宫下草薙所没法接到的工作。

草薙:我没有想见的人了,因为已经见到了般若的金田(哲)。

宫下:能在トゥルさま☆见到向往的“summers”真的太棒了。当时自己完全变成了观众,一直在笑。

草薙:但我觉得你这样不好!

宫下:因为真的太喜欢了。

草薙:不好不好!


(有趣庄的那集不毛准备近期上传,欢迎关注👀)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