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宝贝,回来吧(失足少年VS霸道总裁)14

❗❗❗

此文为耽美向同人文,不喜勿点!!!圈地自萌!!!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

我不是因为不喜欢你才离开,

而是因为感觉不到你的喜欢而离开,

离开只是为了更好的守护......

熙熙攘攘的人流或焦躁,或盼望,或兴奋,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容罢了......

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便看到远处有个人拉着黑色的行李箱走了过来。

彭昊的形象不难认出,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让他在人群中显得很是挺拔伟岸,一身的黑衣,压低的帽檐遮住了那双如鹰般的眼睛所射出的冷肃的锋芒,再加上手臂上的那条既张扬又低调的纹身,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恶狠却又痞帅的气质,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这个圈子里混吧,同时也可能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想保护得人吧......

王一搏也看到了彭昊,转而看向肖赞,却发现肖赞依旧站在他身旁并没有上前的意识 ,虽不动却早已如履薄冰,王一搏温柔地拉着肖赞的手道,

“赞赞,昊哥过来了。”

说着便拉起肖赞迎上去,其实自己喜欢的人一直以来都是和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王一搏不是没有危机意识,但这一切跟肖赞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他不能让他的赞赞有负担......

王一搏拉着肖赞的手快步走到彭昊面前,满脸欢笑礼貌地道,“昊哥!”

被然突然叫道,彭昊一抬头就看到了王一搏和他身后的肖赞,当然还有二人紧紧牵着的手,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缓了一会才吞吞地道,“你们...你们怎么在这?”其实自己此刻的内心根本不关心这个,他只想知道,而且是疯狂的想知道王一搏为什么在呢?而且是拉着肖赞的手?但这一切他终究是没问出口,因为从肖赞的眼睛里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肖赞喜欢这个横插入自己和他之间的这个男人,肖赞的眼睛是永远骗不了他的。

一想到这些,彭昊的嘴角不觉得上扬了一些弧度,一弯自嘲的弧度,满是戏谑和苦涩,哪来的横插,他们之间何来的开始......

“赞赞说了你今晚的航班,我们便想着来接你。”对于彭昊的问题王一搏如实地做了回答,并没有直接地说出此刻摆在三人面前的赤裸裸的现实。

“既然来接我,那去酒吧吧喝两杯。”很是平静的语气,没有去看肖赞。听到彭昊的这个要就肖赞很是吃惊,在他的思维里王一搏是一定不可能答应他的要求的,可是令肖赞没想到的是,王一搏淡淡的答了一声“好。”

此时对于肖赞而言,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彭昊,他爱王一搏,可见到了彭昊后那座充满愧疚和辜负的大山便压在了他的心口,叫他喘不过气气来,却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敢看彭昊的脸,就这么任由王一搏牵着手上了车。

一个空间,三个男人,错综复杂的关系。彼此都无话,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息,可能是对于肖赞而言把,那两个人的脸上此刻都没有什么表情,冷若冰霜的冷若冰霜,怪痞社会的怪痞社会,只是王一搏偶尔说说话,彭昊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答。其实王一搏每次说话,肖赞都很紧张,他生怕彭昊不回答,但好在彭昊都一一回答了,沙哑平静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其实彭昊这样,肖赞的心里反倒七上八下了,总有一种暴风雨前的短暂的宁静的错感,不自觉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心口。

王一搏正在开车,用余光瞥见了肖赞的动作,马上开口关切地问道,“赞赞,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看到王一搏满眼的担心关切,肖赞的心里一阵暖流划过,王一搏今天真的很让他感到意外,以王一搏说完身份和性格,要让他主动向另一个即便相关的人示好几乎就是不可能的,相关紧要的尚且如此,更何况也算是自己一方情敌的人呢!可是今天遇到彭昊之后,都是王一搏在主动,肖赞的心里都明白,王一搏只是不想让自己有心里负担而已,世间最美的情话不是说的,而是点滴的行动上所表现出来的。

如果能够早一点碰到他该有多好......

“一搏,我没事,别担心我,你专心开车。”

“好。”

简简单单的对答,满是爱意的眼神,像极了已婚多的伴侣,无需冗长,一切明了。

不过这些也都映在了坐在后座的彭昊的眼里,在那一瞬间,他也终于明白了,王一搏能给肖赞的也终究是自己给不了的。

到了酒吧,彭昊直接开了酒,说是让他俩陪,但实际上主要就是他自己一个人在喝,肖赞和王一搏全程都没喝酒,两个人紧紧挨着,看着彭昊一杯接一杯的借酒消愁,大有不醉不归的架势。

肖赞怕彭昊喝太多,忙道,“昊哥,你别喝了,”说着便去抢彭昊手里的酒,彭昊一把拿开,根本不理肖赞,任凭他怎么说。

看着彭昊喝得宁酊大醉,肖赞很是担心,但同时心里也是有一些害怕的,彭昊的性格和为人处世他是知道的,他很难保证他喝多了之后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满眼焦急地看向王一搏,道,“一搏,你帮我劝劝昊哥,不能让他喝下去了。”

王一搏拉过肖赞,看着他,温柔地道,“让他喝吧,一会我们送他回去,他虽不说但是我能体会到,此刻心里是很难受的,酒可以麻痹。”

“可是.....”

二人正说着,只见彭昊忽忽悠悠地站起身来,“你们....你们送我回家.....”

上了车彭昊就开始睡觉,满车的鼾声......

到了他和肖赞合租的公寓之后,肖赞轻唤道,“昊哥昊哥,下车了...”

温柔如水的声音划过彭昊的心头,彭昊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了肖赞的脸,这张脸曾经无数次的出现在自己的梦里,自己也曾幻想过以后...但终究是没有以后了....

到底是酒杯太浅,敬不了来日方长......

梦太短,走不到白发苍苍.......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