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假凤虚凰8 (N21/ABO/黑道AU)

【黑道AU文,以及OOC

双腿有疾的黑道 Alpha x伪装成 Alpha的卧底Omega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不萌误入

阿肉太太:感谢《追龙1》和《扎职》给我的灵感,致敬。

原作:李阿肉

来源:老福特

不做任何商用

老福特链接:https://weavi.com/18050030】


(审核君们辛苦啦,希望大家每天都健健康康健健康康的!!!!!!!!!!!!!!!!!)

图源:微博  作者:见水印

正文:

肖战从王一博的别墅出来,先去了宠物店接猫,然后去超市买了自己跟坚果的口粮,把猫背在身上,一手一只塑料袋往家走。


他家住在丽景花园,这个小区是他妈过世之后,用她留下的钱全款买下来的,像是一个寄托,承载着母亲对自己的爱。

她生前是个雷厉风行的 alpha,肖战见过作为律师的她用刑法跟学校的老师吵架,只因为老师体罚他站在校门ロ一小时。

她义正严辞的对老师说她儿子是个 omega,这样站在校门口罚站,如果遇到突发情况怎么办,学校能不能付得起这个责任。

如果付不起责任,又是什么权利让你们这样做?

估计老师也没有遇到这样的家长过,脸被他母亲数落的一阵红一阵白,本意是要进行说服教育,却没想到竟被反教育了一通。

肖战想起来就想笑,笑完了又替他妈觉得心酸。他母亲作为一个女强人,能够独自一人把他养大很不容易,也是从那件事情之后他清楚意识到,自己的第二性别无法改变,只能让自己不断变强,这样才不会让她担心。

这也是后来他会拼命的锻炼自己的原因。

“喵。”

坚果从包里蹿出来,蹭着肖战的腿打滚,他低头挠她的下巴,小猫舒服的露出了肚皮。

“看来你在宠物店吃的很好呐。”他揉了揉坚果的肚子,“这里都胖了一圈。”

坚果一爪子拍过来,不愿意让他继续摸了。

肖战笑了笑起身,去厨房给自己做了份简单的午饭,他下午跟墓园约好了,要过去看看他母亲。

那个墓园安保措施很好,保密性也强,当年参加警校的时侯,他只说母亲常年定居国外,后来警校毕业后,被送去秘密培训,调回本市之后,第一个任务便是潜入王一博身边。

这样算起来,上次看他妈还是一年半以前了。


吃过午饭,他搭了出租车去墓园,路上买了束百合,他并不知道他妈喜欢什么花,只觉得百合适合她,这些年来一直买这个。

午后的墓园及其安静,除了不远处树上的蝉鸣,他走在石板路上,皮鞋与地面碰撞发出声音,周围那些石碑像是阅历沧桑的老者,注视着往来的生人。

肖战一条路走到头,左转又过两个墓碑便到了他妈妈的墓前。

墓碑上的女人一张灿烂的笑,脸上画着妆,嘴唇尤为好看,话还没说眼先笑,不吵架的时候完全看不出她的厉害。

肖战站在碑前看了一会儿,弯腰把花放下,又从口袋里掏出了手绢仔细的擦了她的照片跟石碑。

他的眼睛随了他妈妈,他一笑你便也想笑了。

“好久不见。”

他在墓园呆了一会儿,无声的跟他母亲交流。


好像有东西像齿轮一样缓缓推动,变的不一样了,又有些东西从灵魂深处掏出,被大力揉搓后颠倒重来。


从墓园出来,肖战打车到了医院,按照惯例去拿他定的抑制剂。

拿的时候又被念叨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出来,就见门口集结了一堆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吵起来,眼看着有动手的趋势。

“你哪只眼看见我偷你东西了,丢了东西还随便栽赃怎么着?!”一个穿着破洞牛仔裤的小黄毛扯着嗓子喊,“还有没有道理了!”

“就是你偷的!我都看见了。”抓着他的中年女子嗓门更大,她穿了一条灯笼裤,看起来下盘很稳,因此音量也比那黄毛高了一倍,“现在流行睁眼说瞎话啊?偷了东西还喊冤枉,你有本事让我看看你的包!”

她旁边站了一个男士,不知是不是她老公,现在已经撸了袖子准备上手,黄毛立刻把包抱在胸前,一副看你麻痹的表情,满脸不耐烦与愤怒。

这下好了,周围看热闹的更多,一时间拉拉扯扯连带着周围的人也被扯了进去,劝架的想帮忙却被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转眼间矛盾升级,一群人上纲上线的厮打起来。

现场可谓是满地鸡毛乱飞,肖战路过的时候不知道被谁撞了ー下,后腰一疼,像是一根针头刺进肉里。

他的脸色登时就变了,再回头一群人乱七八糟,七手八脚的掐成一团,根本不知道是谁在他身后扎了一针。

动物的本能让他觉得不好,刚刚扎进肉里的那个针头不知道推了什么进来,但是反应却是奇快,他现在觉得两条腿开始发软,体内蹿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觉。

我操。

他心里骂娘,一只手拨开人群走出来,一只手哆哆嗦嗦的拆开刚拿的抑制剂从静脉推进去。

然而令他心惊的是这屏蔽剂打进去竟然像泥牛沉海,没有一点作用,从尾椎骨泛起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顺着脊柱炸起了一串火。

是强制发情!

有人过来扶他,身上是一股故意散发出来的强烈的 alpha气息,肖战只觉得浑身更加无力。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周围,人声,鸣笛声,叫卖声嘈杂的涌入他的耳朵,每一个看向他的眼神他都觉得充满了危险。

他能够感觉到腺体开始发疼,浑身冒汗,脖颈儿后面的那个屏蔽贴现在还能盖住他开始散发的信息素,但是过一会儿等到他完全发情后,彻底失去理智,那玩意儿基本没有任何作用。

他用力推开来人,快步走到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报了家里的地址,又拆了盒抑制剂打进去,结果依旧让他崩溃。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他,肖战一张脸白的吓人,明明是高温炎热的天气,他却不停的打着哆嗦。

司机把人送下后立刻轰着油门跑远了,生怕是个瘾君子,一不小心毒瘾发作而抢劫他。


肖战扒着楼道门,迅速的看了眼周围,输入密码然后进了电梯,跌跌撞撞的开门回家。

发情带来的浑身酥软几乎让他连开水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趴上去才将浴缸的龙头拧开,坚果小跑着过来,就见肖战已经和衣躺了进去。

她跳上洗手台,喵呜的叫着,但是却不见肖战像以往那样理她,脚下突然传来了震动,她的头,是肖战的手机。

肖战现下整个人泡在冰冷的水里,并没有丝亳力气去理会手机的震动,他耳朵里全是隆隆的火车声音,撞击着鼓膜像是要敲碎他的脑壳。

他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意识到不会那么简单,那场看似意外的争执可能也不是单纯的意外,否则又是谁能够在那么巧合的时间,给他扎了一针催化剂。

Omega就是这点操蛋,小小的一针可能就随时要了他们的命。

他侧躺在浴缸里,长腿委屈的蜷起抱在胸前,整个人抖的像是筛子,身体里是怎么也压不下来的火。他难耐的发出了一声变了调的呻吟,好想现在有人可以抱住他,温暖他,填满他。

如果的话,标记他也可以,尖锐的牙齿刺破腺体,把alpha独有的霸道灌进去,把自己染上他的气味。

怎么办?

他忍不住褪下长裤,但是泡了水的牛仔变得异常难弄,紧紧裹在他的腿上,他弄得自己湿淋淋也不过堪堪褪下一半。

他想要的是某个人,他会掐着他的胯骨,喉咙间发出低哑的笑声,低头咬住自己的脖颈,粗重的呼吸喷在耳边。

问他:“爽吗?”

肖战一边想着,一边两只手不停,他扬起自己的脖子,像是献祭一样,轻轻张开嘴,终于喊出了那个压在心底,在嘴中咀嚼了千百遍的名字。

“博爷。”

……

咔嗒,一声。

坚果耳朵动了动,跳下了洗手台。

她看见大门被推开,一双修长的腿迈进来,黑色的皮鞋上面是黑色的西裤,布料高档剪裁得当。

那只蕴藏着力量的手握着门把手,轻轻关上,低头看了坚果一眼。

小猫乖巧的喵了一声。

换来了一声轻笑。

他说:“嘘。”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