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今天掉马甲了吗?(完)

2019年12月31日23时,距离投票截止还有1小时。

正如王一博和粉丝们所期盼的,肖战的表演目前排名第四,但是距离第三名还有一定差距。

目前的前三名情况分别如下:

第一名是The Lion男团,颜值与实力兼备。

第二名是一位女歌手白伶,今晚的表演邀请到了一位流量小鲜肉合作,带来了如同音乐剧一般的表演,的确很惊艳。

第三名是一位男歌手,表演了十分燃的一首歌曲翻唱。


“加油啊姐妹们,还有一个小时。”

“加油!”



王一博登录博神账号,配图了自己投票的截屏,

“战哥,冲鸭!”

出道练习生们的粉丝基数大致差不了多少,自己虽然比不上流量小鲜肉,应该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管别人会不会拿粉丝身份日后说笑,天大地大投票最大!



王一博正忙着在富二代微信群里联系人进行投票,微博群突然热络了起来,消息数猛增。

“这个涨幅不太对吧。”

“对啊,刚刚还那么慢,怎么能做到五分钟涨10万票啊?”

“卧槽这是刷票吧。”

“我要急哭了,这是要让我们和机器比吗?”

“带话题发微博,发完之后继续投票吧。”

“加油啊姐妹们!”

“加油,肖战值得!”

“呜呜呜加油!”



王一博翻看了票数统计,发现第三名的这个票的确古怪,一分钟之内涨了近4万票。

王一博拿着手机出休息室。

“喂,小王总。”

“你那边投票的事先放一放,立刻练习技术部门查看一下后台,看看有没有一些不被允许的类似刷票的行为存在。”

“好的,小王总。”

“联系完继续投票,有结果再通知我。”

“好。”



11时45分,白兮娱乐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微博,表示某些选手存在刷票行为,违反规则,取消比赛资格。

第三名取消资格后,肖战顺位成为第三。


“啊啊啊我爱白兮!”

“公司好棒哦,动作真的很快。”

“我好快乐我好快乐。”

“快去投票,下家涨幅比我们快了!”

“干活干活。”



“让我们一起倒数!

五——

四——

三——

二——

一!

新年快乐!

投票截止,本次出道比赛的表演前三的名单就在我手中的手机上。

让我们恭喜The Lion男团!恭喜白伶!恭喜肖战!也祝愿今晚参与表演的每一位出道练习生,明日之星就是你们!”



这个夜晚对很多人来说,必将终生难忘。

最终,肖战凭借第三名获得了资源奖励——

由公司举荐获得了大制作古装权谋向男二的试镜机会,至于最终的结果如何就看肖战的表现能否取得导演的认可了。

同时,肖战也签约了公司投资的古偶男主,并且将演唱片尾曲。

公司在1月1日签约后就将许诺的奖励资源具体内容在微博公告了。

男团和女歌手的签约了综艺固定MC以及一些舞台表演,明显是爱豆的路。肖战却是一水儿的影视资源,引发了部分人的不理解。

其实这是公司和肖战商议之后的决定,肖战个人表示自己在唱跳方面没有特长,但是经过几次尝试对表演有了一些兴趣和经验,选择成为演员并不是一时冲动的选择。

演员肖战,未来可期!




跨年夜结束后,第二天王一博就拖着行李箱出差去了。

肖战第二天早上醒来,看到微信有王一博发来的消息,

“战哥,我出差去了。”

“大概一个礼拜左右回来。”

“你在家要好好吃饭。”

有一个人关心自己的感觉真好。

“你要去比赛吗?”

“一切顺利啊!”

肖战没有收到王一博的回复,或许在飞机上吧。



肖战终于不用再每天练习舞蹈,也就不去公司的舞蹈室了,宅在家里研读剧本,为一周后的视镜做准备。

肖战第一次看完剧本就很喜欢男二——卜鹤这个角色,整部戏的大反派。

本性善良的少年目睹了整个家族的灭门惨案,当他一点点接近那个可怕的真相时,他也一步步走向黑暗,最终将自己永远困在黑暗之中。

女主就好像是黑夜里的唯一的一束光,让他在那件事后第一次感受到了温暖。他做了很多坏事,却从来不愿意伤害她分毫。

反派男二从不会有美好的结局,全城百姓的欢呼着庆祝恶人的死去,拥护着男主坐上那江山之主的位置。

没有灵牌,没有碑位,没有坟冢,没有后人,只有口口相传的恶事。他成了老人们恐吓小孩的法宝,却没有人记得他也曾是个单纯的少年。

卜鹤这个角色是饱满的,他的黑化,他的偏执,乃至最后的疯狂都是诱因可循的,因而他也是让人心疼的。

肖战很重视卜鹤这个角色,他将剧本从头至尾研读了两遍,为卜鹤写了一本厚厚的人物小传。他将自己与角色共情,有时会在半夜做噩梦而惊醒。

多少次,那个少年也曾在梦中看到倒在血泊中的阿娘,惊醒时床铺冰冷,只有落下的两行清泪微热。

肖战在黑夜中抱着自己,开始想念那个明明更年轻,却总能够给自己安全感的人了。




王一博并不是去参加舞蹈比赛,而是参加了王氏的股东大会。

王一博父亲看王一博两个月内将白兮的事物处理的井井有条,甚至还有额外精力陪朋友练习舞蹈,决定正式将王氏交给儿子。

2020年1月3日,重要股东全部到场,王父与王一博在股份转让合同上签了字,王一博正式走马上任。

王氏的欣欣向荣让业内所有人都分外眼红,听说王氏的商业帝国被一个20岁的黄毛小子继承了,顿时暗波汹涌。



王氏集团官方微博向公众公布了集团继承。

“2020年1月3日上午9时,王氏集团王松将名下股份转让给儿子王一博,王一博先生成为王氏集团最大股权拥有人,欢迎小王总上任。”


“王氏是啥?这个牌子我没听过啊。”

“就这么跟你说吧,你用的手机、看的电影、追的爱豆,还有你家里吃的穿的用的几乎都能找到王氏旗下的子品牌。”

“我百度回来了,只想说一句流批。”

“王一博是我想的王一博吗?”

“不可能吧。”

“博神?”

“重名吧。”

“这个名字重名的概率不太大的。”



博神微博上线,转发微博:

“请多关照。”


“卧槽!”

“博神啊啊啊啊!”

“了不起了不起了不起。”

“如果不好好跳舞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博神!”

“白兮是王氏旗下的,所以博神是白兮总裁?”

“所以博神是小赞老板?”

“我的粉丝是我老板?这是什么娱乐圈文的设定啊!”



肖战还在忙着写角色自传,并不知道网上的激烈讨论,甚至连窗外天色渐黑都没有意识到。

门外人输入密码的提示音让肖战从剧本的世界中脱离出来。

王一博回来了?

肖战起身,看到王一博推门进来,眼圈下有些不可忽视的青黑。

“回来了?比赛怎么样?”

王一博本来还想着要怎样和肖战解释,按目前这个情况肖战应该还没有看新闻或微博。

“嗯,没有比赛。”

“没有比赛你去干什么了?”

“你看一下微博热搜或者新闻吧。”

“怎么了,你又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了?”

肖战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动作逐渐呆滞,他慢慢抬头,又猛地低头看手机。


“王一博。”

“嗯。”

“你到底还有什么身份是我不知道的吗?”

“没有了,这次是真没有了。”

“所以……你现在是我老板?”


“肖战,你看着我。”

“嗯?”

“我是王一博,我是王总,是博神,也是肖战的好朋友。”

肖战无意识地点着头。

“肖战,我不想做好朋友了,我想做你男朋友了。”

肖战还在无意识地点着头,又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瞪大了双眼看着王一博,就像一只炸了毛的兔子。

“什……什么?”

“肖战,我喜欢你。第一眼见到你就很喜欢你,因为你长得真好看。我忍不住想接近你,想和你有更多的接触,越了解我发现我越喜欢你。”

王一博看着肖战,眼神坚定且温柔,

“不仅仅是粉丝对偶像的喜欢,还有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到80岁也愿意的喜欢。哥哥,你喜欢我吗?”

肖战听着王一博的话,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哥哥,你刚刚已经点头了哦。”

肖战伸出手抱住王一博,搂着他的脖子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肩膀上,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清香,这是属于王一博的味道。

“喜欢~”肖战的声音很轻,轻得只有两人可以看见。


几日以来肖战都在强迫自己体会卜鹤的痛和挣扎,现在被王一博搂着感受着温暖的怀抱,肖战怎么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泪水。

“怎么了?怎么哭了?”

王一博慌了,那个泰山崩于眼前仍面不改色的人慌了,他用自己的手背去抹肖战的泪,却揉的肖战眼眶更红了点。

在眼角落下一个吻,贴在肖战耳边低声轻语:

“战战不哭了,给你一个啵啵好不好。”

“好。”




章内番外:

王一博投票的时候忽然有些理解粉丝们的心态了。

看着自己爱豆站在舞台中央,灯光打下他们的身上有光,就好像一个发光体,带着朦胧且迷人的诱惑。

粉丝们站在舞台下,周围没有灯光,眼中只有台上的人。

她们全心全意地爱着偶像,承受着外界的不理解和身边一部分人的不支持,这份爱是炽热的,但也是无法得到回应的。

追星少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一个贬义词,追星不等于脑残粉,追求爱的路上没有高低贵贱。

追星能带来什么?

比起实质性的收获,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层面的满足。

任何能站在舞台上做表演的人,背后一定都曾付出过很多努力,对于粉丝而言这是一种前进的动力。

“爱豆那么优秀还那么努力,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我想去他的城市读大学。”

“我想成为更优秀的自己,像偶像一样闪闪发光。”


“以后要对粉丝们好一点,不能老是怼她们。”

“什么?”

“说战哥你以后要宠粉,她们真的很爱你。”

“好。”




再说两句:

属于他们的故事落幕,就此告别吧。

再见,努力追梦的出道练习生肖战!

再见,穿了一件件马甲的王一博!

星途璀璨,我陪你看!

江湖悠远,来日方长。

想看什么番外可以评论,我看到之后会记下来,尽量安排上。

晚安,没有明天见。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