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谐语,《谐星语录》评论合集


旭东三问孙一峰
旭东问学与一峰,曰:“君少时求学何处?”
对曰:“余学于大关。”
旭东愕:“君曾言幼时学于大关,缘何至少时又至?”
对曰:“此吾乡之故教也。”
又问曰:“高中之学,不以地分而教之,何处此言?”
一峰谔谔,顾左右而言他。
后旭东闻大关有长幼皆教,遂往谢一峰,一峰皆不受。


谐林外史·吕布之辩
世有大户孙姓名一峰者,善论天下英雄,又喜论吕布。极言布之武勇。有黄姓者闻之,遂邀同观布之伐战,布乃连败,困顿泥途。
黄姓人笑曰:“今观吕布之败,不过尔尔,未尝超逸于群雄,公何故偏爱?”
孙一峰忿而回曰:“吕布善战难败,此其一也。临危不倒,此其二也。十载征战,有我辈老将风范,此三也。岂因一时成败而定之。今日之败,当有妖人阻道。”遂逐黄姓人,吕布果胜。
又人问曰:“若布率人军十万,与异虫战,何如?”一峰曰:“吾不知也。”盖因虫与布皆其所好,无所偏私也。


一峰问政与旭东,曰:“布欲伐我,何如?”
旭东曰:“未可与之战。”
一峰又问曰:“欲入谐队而共争天下,何如?”
旭东曰:“布狼子野心,不可与之。”
峰曰:“若倾其家室以资其军,可乎?”
旭东侧目:“公动心财帛乎?向为身死而不受。”
峰笑曰:“此非财无动心也,是财未重极矣。”
旭东怒,指峰曰:“他日寇侵,汝必为前卒矣。”
峰谢曰:“先生误也,吾必隐军设伏,伪伏寇前,行请君入瓮之策耳。”
旭东遂喜,复忧虑曰:“吕布之勇,岂伏军可降?”
吕布闻之,夜饮宝矿力数十升而亡,自证清白。



南唐有老将一峰,赫赫百战,以此自夸。

一日,见故友旭东并蟑螂一只。峰又自夸。

旭东笑曰:“公已忘昔日欧美之强乎?”峰:“欧美诸将,不过尔尔,无可说也。”

旭东问:“乌克兰猛男,一招而胜有乎?”对曰:“临阵大意,一时胜败,不足挂齿。”

旭东又问:“澳大利亚sen,猛将也,何故轻视?”对曰:“未轻视也,然其习武不精,其甩飞龙之技,亦我所授也。”

旭东再问:“希腊猛男,败公于小组赛,有此事乎?”一峰谔谔,欲以观战避答。

蟑螂曰:“吾昔日甚仰公之大名,然初见公即大败于解冻,有此事乎?”

一峰怒:“尔一届舞姬,见火箭而起舞,何来此拱火?”

蟑螂亦谔谔,欲观战以避答。


论丑
南塘有二老者,拥者甚众。一日谈及昔年风华,孙一峰自比潘安。黄旭东止而笑曰:“君老斑遮容,岂见其貌?”一峰笑曰:“黄口小儿,无知之谈,此非老斑,乃尸斑也!”旭东骇而不敢言。
又论丑者长福,而今名流曰乔碧萝曰pdd者,皆容貌有暇,不掩其名也,而其容愈丑,其名愈胜。而其容貌怡丽以扬名者,皆猝然默默。
方知丑者长福,众皆信然。

川中有狂生名旭东者,常歌而讽暴雪与市朝。友一峰止之曰:“君不知大户曰腾讯乎?若暴雪效之,则富庶可期。”
旭东笑曰:“学腾讯者生,然则似腾讯则死也!岂知鹅之下里巴人,是故拥者中,而暴雪之阳春白雪,则拥者亦众也!”
二人又议风暴,博论经济,方知不赚即亏,旭东举平生二憾,一则不知英雄联盟之盛,二则不知风暴英雄之衰,是以家境未阔。而又以料王者而自得。一峰问曰:“既知王者之将兴,何不呼朋唤友,共襄盛举?”旭东不言,后答曰:“吾忘也!”
一峰又问曰:“公既精于盈亏之道,则婚姻嫁娶,孰盈孰亏?”
旭东惧内而不敢言,遂终。


世说谐语·论功

星间有老将名一峰者,常叹国手倾颓,会与友旭东论道,曰:“台下有看客遍地,阵前无可用之才,我西恩星际竟一如国足,呜呼哀哉!”

旭东对曰:“吾解说一生,但见连年颓势,一如今日,汝辈解说资历尚浅,岂知星际一之围观国手败于高丽女子惜得殿军之耻?”

一峰又言:“中华星际尝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猛将,屡破高丽大军,然君有眼无珠,未尝识此人也。”

旭东惊,乃曰:“何人神勇如此?”一峰欲答而旭东去。

及旭东去,与座下诸人忆昔日功勋,尝阵斩司令,败solar,挽狂澜于败军之际,又伐韩师,历战名将,折thestc供其驱驰,威震华夏,尔来二十有一年矣。间有惑者,问:“若所言属实,何待旭东之去?”答曰:“解说之时,需专心致志,此闲暇之时,方见真实历史于诸君也!”

众皆侧目,及旭东饭毕而归,闻言而笑曰:“败之韩将,无名小卒也,战司令者,二败而一胜,thestc新入华夏,不同言语,遂请汝教之,何来驱驰?君信口称史,其增删也多矣!”遂讽一峰曰:“兄台何故胡言乱语?若君此言实乃逢场作戏,小弟愿从。”

一峰惭,亡以应,面有菜色,直呼莫言以止。

世说谐语·三奸会谈
世有川间名旭东者,弃家而居沪上,常言此间极乐,不思蜀也。
杭州一峰鄙之,极言川渝飨宴之美,日更其肴,其年不复也。
旭东怒,遂曰:“公世居西湖畔,岂知川渝?”遂斥之杭奸。
一峰曰:“川渝一家也。”旭东不置其可,峰曰:“公欲独川而绝渝户否?”旭东谔谔。
徽巨富浩瀚闻之,以龟赠旭东,鄙之川奸。
旭东笑曰:“彼自徽而来沪上,亦徽奸也。”
沪人法人闻之,感喟沪上奸人日盛,遂自沉于黄埔。


世说谐语·富者论贫
世有大户曰旭东曰九喵者,常聚而游之。虽豪富,而不识物之贵贱,不尝南蛮之果,不着名履。遂自诩清贫。
遂常笑肾亏之岁入,野人之巢穴。以此五十步笑百步者,不亦谐乎?群富皆奚而笑之。
故知树人之学,不重经算,在乎鱼市之间也。
沪人法人欲直言,未果,长叹而终。

世说谐语·论真
川人旭东常揭一峰之短,语其常败不胜,其败于东夷,败于西戎,败于南蛮,败于北狄,败于女流者也。
一峰怒而止之,曰:“我亦有所建立,昔日泉水沟者,我所创也,自爆王者,我所立也。天下谐招,尽我策也。”
旭东笑曰:“彼泉水自刀圈来,自爆球立于神皇,安有汝之寸功,莫不天生地养,人之所立,尽你所功?”
然则一峰拥着众,遂笑旭东之伪,而称一峰之实。
一峰止之曰:“吾遂以直言著,然其旭东之言,亦无虚也。”旭东大喜,遂互吹捧。
有直言者,怒而斥之。旭东急,遂指一峰。一峰曰:“彼真欲直言乎?然则有佳人捆缚,收监于牢之好,真乎?”
旭东顾左右而言他。一峰仁善,弗咎之。
众皆笑曰:“孰谓汝真实乎?”

沪上法人闻之,悲愤难平,慨奸人愈多,大道难寻,寻自沉于江

世说谐语·濯碗
黄姓人旭东,不近庖厨,尽由其妻代之,餐后,呼啸与友聚,不顾碗筷,众皆指之。
旭东辨曰:“我奔波生计,而妻操持家务,此内外协调,琴瑟和谐之理。”会一峰至,众又指一峰,遇家妻生辰而不祝,出而寻欢。
一峰不屑,曰:“三旬老妇,有甚可祝,于家中有小儿相伴,足矣。”
又曰:“吾闻高丽男儿,高坐厅堂,不问家务,尽妻女操持。东瀛之国更甚,其男归,妻必恭而迎之,此诚妇道。”
旭东笑之曰:“闻汝游历东瀛,混迹花鸟风月之所,所见多也。”
一峰不悦,遂曰:“我有一法,可试探尔之妻,家财尽归我处,回报无财,可观其神色。”
旭东曰:“何不放财于我,而观彼妻?”
一峰曰:“我无财也。”
旭东笑:“财帛为妻所掌,碗筷为汝所洗,此所谓一家之主乎?”一峰呐呐无言,遂羞愤,不令其言。
附:中有一峰情事并房产纠葛,不敢言之,有言之者,则请沉于西湖。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