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君一肖】假凤虚凰7(N21/ABO/黑道AU)

【黑道AU文,以及OOC

双腿有疾的黑道 Alpha x伪装成 Alpha的卧底Omega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不萌误入

阿肉太太:感谢《追龙1》和《扎职》给我的灵感,致敬。

原作:李阿肉

来源:老福特

不做任何商用

老福特链接:https://lovecome.lofter.com/post/1d4f66ea_1c6e5f49a】


(审核君们辛苦啦,希望大家每天都健健康康健健康康的!!!!!!!!!!!!!!!!!)

来源:微博


【王一博又要下棋了……】


正文:

两天前。

管家将王一博的轮椅推到一扇门前停下,房间周围没什么人,但是他知道整栋楼的外围,都被人密切监视。

管家自觉离开,王一博冷笑一声,扭开了门把手。

房间里已经有人在等他,黑暗中看不清模样但是放在一旁的警帽彰显着他的身份。

王一博脸上带笑,一脸许久不见的热络:“邓局,我们可是许久没见了。”

邓军知道王一博行动不便,主动起身与他握手:“博爷说笑了,谁不知道现在道上是您家独大,每天可比我们忙多了。”

“可不敢这么说,我们能活的下来,还是多亏了邓局您的照看。”他笑着说,“前两天国外的葡萄园送了一批红酒过来,一会儿让下面给您送两箱过去,东西没有多贵,就是图个稀罕。”

邓军好酒,王一博投其所好,对方果然笑得见牙不见眼:“那感情好。还是博爷厚道。”

王一博笑着与他摆手,言归正传问:“您这次找我,是有什么情况发生?”

“博爷果然是聪明人。”邓军重新坐下,背靠沙发,“前两天有人给我送了个消息,说博爷身边有个厉害的 alpha。"

王一博一愣,说:“厉害谈不上,不过倒是忠心。”

邓军带着一种过来人的经验看他,脸上是压抑不住的自鸣得意,觉得王一博虽然在黑道上算是说一数二,但是在计谋上还是差了点意思,黑道那种舞刀耍枪的果然头脑简单了一点。他说:“博爷啊,用人还是要多留心呐。”

王一博说:“什么意思?”

“你身边那个叫肖战的保镖。”邓军看着王博,“是我们警队里的。”

“什么?”

邓军说:“91年生人,今年27岁,警校毕业之后在广东边境曾获过三等功,是个不可多得的优秀 omega。”

王一博皱眉:“ omega?”

邓军笑:“没错,肖战并不是 alpha,而是个货真价实的 omega。”

房间里王一博沉默不语,脸色阴沉的可怕。

邓军看着他样子,说:“听说他还被博爷非常器重,港口的活计也交给他去打理。”

王一博没回应他。

邓军知道他心绪难平,并不计较:“也难怪,这个肖战之前在警校的时候,伪装课就很出色,否则也不会挑他过来做卧底。”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第二性别作为 omega的确是免了很多麻烦,最起码就不会跟 alpha的信息素发生冲突,也能更好的接近目标。”

他每说一句话,王一博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呵,好一个肖战。”

王一博的声音像是从冰渣子里走过一样。


现如今,月中酒会准备的包厢里面,王一博保持着衣衫整齐坐在沙发上,一旁躺着已经陷入昏迷的肖战。

他一只手搭在肖战的肩膀上,指尖摩擦着他露在外面的脖颈未端,那里是微微凸起的腺体,用力了还会惹得陷入昏睡中的肖战一句轻微抗议。

王一博一边摩擦,一边闭目养神,光影打在他脸上明暗半参,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门口被轻扣了两下,王一博睁开眼,管家推门而入,满房间的信息素混合味道,哪怕是个beta都被呛的够呛。

他走到王一博身边将带来的两身衣服放下,看了一眼旁边的肖战,问:“需要我替肖先生换衣服吗?”

王一博嗓音低沉,说:“不用了,关门出去。”

管家领命走出去。

王一博复又低头看了一眼肖战,眼神里藏了太多情绪,像是夏日里的夜空,里面繁星闪烁,但是鸦羽一遮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午夜时分。

月中酒会渐渐散去,身份尊贵的客人都走的差不多,彩云团的花旦又出来给那些留下的客人表演,娇软的女声吟唱,眉眼间都是情愫,手一眼间仿佛勾人心魄。

肖战就是在这婉转曲调中慢慢转醒。

他睁开眼,先看到了是一个男人的背影,王一博已经挪到轮椅上坐着,侧着脸看下面的戏台,右手食指在膝盖上随着拍子敲打,留下个好看的剪影。

肖战又眨了眨眼,理智慢慢回神,随着理智起回来的还有记忆,几个小时之前的那场激烈doi在他脑子里像影片回放,让他的耳朵连着脖颈儿迅速的红了。


“醒了?”王一博听见布料摩擦的声音回头,包厢里灯光昏暗,但是他还是看出了肖战的尴尬。

肖战嗯了一声,平生第一次生出了想立刻逃离的想法。

像是一个在大街上骂街的泼妇,突然被别人扒了衣服,顾不上谁对谁错,只想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起来。

王一博却说:“醒了就回吧,今天事出有因,人我抓住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自己去审。”

“什么?”肖战还带着刚醒来的慢半拍,没明白王一博的意思。

王一博看着他:“那个服务员,给你倒的水有回题。”

肖战一愣,说:“她……想害我?为了什么?”

王一博说:“不是想害你,她的目标是针对我。”他看着肖战,眼睛里没有丝亳情绪,“是你拿杯子喝水的时候错拿了准备给我的那一杯,才导致你错误发情。

肖战明白了,是有人想让王一博出事,所以在服务人员上做了手脚,没想到阴错阳差,被他一时着急拿水喝而打乱了。

“你是不是长期用急性抑制剂?”王一博突然问。

“啊?”肖战懵了ー下,反应过来后,“哦是。”

他说“因为觉得去医院打针麻烦,所以就用急性抑制剂

王一博眼神变了变,看着他。

肖战突然也反映了过来。

房间里突然陷入一阵可怕的安静。

王一博先打破沉默:“你是个 omega。”

听到他说的是肯定句,肖战心道,完了,被他知道了。但是转念一想,王一博都帮自己渡过发情期了,自然是知道他的第二性征,便道:“我是。”

王一博:“为什么隐瞒性别说自己是 alpha?”

肖战从沙发上站起来,虽然他站着在高度上俯视着王一博,但是却被面前的人压的喘不上气,“不是故意隐瞒,只是这个社会对 omega并不友好,作为一个男人,我并不想一辈子被赋予生殖机器的名号。”

他看着王一博,眼里似是有光:“我不认为我比任何一个 alpha逊色,他们可以完成的事情我都可以,甚至更好。因此当时来您这的时候,想过用真实性别,但是怕他们看到我第二性别是 omega后拒绝,就报了个假的。”

肖战说完,王一博越发沉默。

过了一会儿,肖战都觉得要等不到下文的时候,王一博却突然说,“很好,那便好好干,让我也见识一下 omega的力量。”

肖战略带惊讶的看着王一博。

……


从会馆里出来,已经接近5点,空气里是清晨特有的味道,带着湿漉漉水汽涌入鼻腔。

王一博被肖战推着往前走,远处沁润着天幕的丝丝微弱阳光,试图穿破雾霭带来全新的天。他抬起头看着那天边,神情看起来没有丝亳变动,眼神却愈发的厚重,好像盛了千万斤心事。

直到坐上了车好一会儿,他对肖战说:“今天我不出门,你别跟着了,回家去休息。”

王一博所说的家,不是肖战作为贴身保镖时住的别墅里的房间,而是他在市区的公寓,那是肖战不当值的时候回去的地方,属于他自己的家。

“多谢博爷。”

作为一个刚刚经历过强制发情的 omega体质的确不是最佳时期,这时候工作也容易出错,不如养精蓄锐来的实在。


回到别墅,肖战收拾了一下东西离开,管家推着王一博站在三楼阳台上,看肖战背着包走出院子。

“管家。”王一博说,“派人跟着他。”

管家说:“是要监视他吗?”

王一博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最近 sherry不安分,上次在墓园肖战给了她一个下马威,我怕她对他下手。”

管家自知失言,便不再多话,与王一博告知声,便下楼安排去了。

王一博坐在阳台上,上午的阳光刺眼,但是他好似不怕一样,迎着阳光看过去,直到肖战作为一个小黑点,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