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同居的漂亮朋友》博君一肖+现代同人向HE(第八章)

【原作:死鹅嘴硬

来源:老福特

不做任何商用


直男小王沦陷全记录

直掰弯

肖美人和王不动的世纪对决,小王喜提蚊香代言

微微茶系和钓系,内含辣菜论坛体一条龙

自萌,勿上升蒸煮,注意避雷】


(审核君们辛苦啦,希望大家每天都健健康康健健康康的!!!!!!!!!!!!!!!!!)

来源:微博

正文:

新年第一天,小王顶着快拖到地的黑眼圈从房间里走出来。

为了琢磨清楚和漂亮室友的关系,他几乎一宿没睡。


肖战顶着鸡窝头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王一博刚冲完澡从浴室走出来,他没料到肖战会在这会儿醒来,所以只带了一条内裤进去,打开门看到肖战还有些懵的样子,他飞速窜回了自己房间套上睡衣睡裤。

“什么毛病,又不是没看过。”

王一博还想着怎么开口,肖战一句话就把他打败了。

“王一博,你看见我放房间里 Gucci的袋子没,我怎么找不到了啊。”

明明昨天只喝了一听啤酒,怎么就断片了,王一博痛心疾首地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那根项链:“你已经把它送给我了。”

肖战有点尴尬,摸摸鼻子进卫生间洗漱:“你早说呀,新年快乐啊王一博。”


王一博觉得新年第一天,并不是很快乐。


他在肖战穿衣洗漱的空里,边给坚果梳毛边思考不快乐的原因。

一定是跟昨天那个突如其来的亲吻有关的,那到底是因为自己酒后乱性有失男德呢,还是因为它没有下文,还被肖战遗忘了呢。

自己昨天为什么又莫名其妙地亲人家啊,喝的是啤酒,又不是春药。

况且虽然肖战酒量不好,但他自己可以说是千杯不倒,为什么只是看了肖战一眼,就打从心底里发慌,干脆不管不顾地蒙着人家的眼睛吻了上去。


肖战换好衣服走出来,就看见王一博双眼无神地发呆,隔着空气给坚果梳毛,连忙走过去把坚果从他怀里抢救出来,用脚踹了踹神游的王一博。

“想什么呢,今天去哪儿吃?”

王一博回过神来:“我舍友说昨天辛苦你了今天要回请你吃饭。”

“怎么每次都吃饭,你们大学生现在都这么无趣的吗?”肖战嫌弃地撇撇嘴,“真的只是想感谢我一下?”

“还想拜托你艺术学概论分打高一点……”王一博老实交代,飞快地把舍友们的小心思出卖得干干净净,“你随便点,他们请。”

肖战白了他一眼,把车钥匙丢给他让他滚出去开车,天太冷了自己拉不动手刹,于是就娇气地把手揣进棉服的袖子里,想想还不够,又把手塞到王一博的帽子底下,推搡着他往前走。


这一顿饭吃的,舍友们觉得为了期末那可怜的几分真是要瞎了自己的狗眼,如果流泪的话一定是被烤肉的烟熏的,而不是为他们的博哥彻头彻尾的弯了而流下的。


完全不能吃辣的王一博非要去叉一筷子火鸡面,结果被呛得从脸到脖子都红了,像一只被煮熟了的虾。

肖战被他吓的连忙端起自己面前的椰汁给他灌下去,一边灌还要一边给他顺气,王一博乐得刚刚把气顺下去,狗爪子又叉向了火鸡面,被肖战亳不留情地打回头,筷子直接轻轻抽了一下他的手。

“哇打人了,战哥打人了。”王一博虚张声势地嚷嚷,实则嘴巴快要挂到耳后根,指着自己都没泛红的手向三个舍友控诉肖战的罪状,说实话舍友们有点尴尬。

“快快快,送医院。”肖战倒是十分配合,王一博把头扭过来对着他傻笑,“再晚伤口就要怠合了。”

舍友:“……”


吃到一半的时候,舍友们聊到昨天王一博差点把学校报告厅掀翻的舞台,这次轮到肖战控诉了。

“王一博他有毒,你们知道吗,他昨天化完妆之后给我发了五张高清自拍,还要我点原图,你以为我会浪费流量点你的自拍吗?想什么呢你,自恋狂!”

“肖老师也给我发过自己的自拍啊。”

“我每次就发一张,你昨天给我发五张,还要我点原图。”

王一博说不过他,干脆直接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从相册下面往上翻,翻出一张肖战去年牙疼去看牙医之前的自拍,一张脸皱巴巴的,嘴撅得老高,王一博眉飞色舞:“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肖老师,在卖萌哎,好萌哦,嘟嘟嘴。”

舍友:“……”


眼看着自己赌输了的B真的很想把烤炉掀了扣到王一博脸上,想大声告诉他:“俺们直男真的不会存兄弟的自拍,也不会对着还能看到胡渣的自拍说‘好萌哦,嘟嘟嘴’这种恶心吧啦的话。”

其实A怕他发疯没敢告诉他,前两天高数结课考试的时候,王一博写完的时候离交卷时间还有会儿,他就用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收拎东西的时候A瞄了一眼,写了一整页肖战的名字。


吃完饭之后,良心发现的王一博终于答应参加缺席已久的宿舍团建,把肖战送回家之后就直奔网吧打游戏去了,打到天快黑的时候,毅然决然退出了游戏,不管舍友假模假样的挽留打包了一份披萨拔腿就往家里跑。


到家却发现门半掩着,客斤的灯统统开着,肖战却不在家,王一博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铃声却从沙发上传出来。

王一博把披萨往玄关上一丢,甩上门就回身跑出去找肖战,绕小区半圈终于在人工湖旁边看到了那个有点单薄的身影,肖战都没穿袜子,只随便趿拉着拖鞋,身上是单薄的睡衣裤,略短的睡裤下露出的一截细细的脚踝被冷风吹得通红,感觉他脆弱的下一秒就要倒下。

王一博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边跑边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到他跟前的时候连忙用大衣把人罩住,肖战闻见他大衣上熟悉的香奈儿蔚蓝的味道的时候眼泪就下来了,他从前老打趣王一博,说他天天孔雀开屏,结果现在在闻这味道,确实没由来的心安。

王一博伸手摸他的脸,也不知道在风里吹了多久的人脸冰凉,王一博紧皱着眉头,劈头盖脸顿数落:“你有病吗,你知道外面现在多少度吗,你搞行为艺术啊在这吹风。”

肖战急得攥住他的手:“一博,坚果不见了,我刚刚下楼签快递,门没关好,回来就找不到它了。”

肖战声音都在抖,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急的,抓着王一博的手也冰凉,王一博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脖颈上,手掌覆盖住那双比自己小两圈的手:“你别急,我们去监控室看看。”

肖战点头的时候又掉下两滴眼泪来,王一博看了有些心疼,伸手帮他揩掉,又帮他拢好外套,牵着他往监控室走。


“师傅,能麻烦调一下十五栋前面的监控吗,我们家猫找不到了。”

肖战从来都是漂漂亮亮的出门,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脚上拖鞋在湖边走的时侯沾了泥,脚踝也被湖边被修理下来的枝权划破,头发被风吹的乱糟糟,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他把头埋在王一博的大衣里,人躲在王一博身后,拉着他的胳膊不松手。

“猫?是叫坚果吗?有个先生说猫被他抱走了,要是有人找猫就去二十栋308去找他。”

肖战听到门卫师傅报出来的门牌号,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谷兰递听见门铃声,兴高采烈地去开门:“战战,你来啦。”

结果被王一博的一张冰块脸吓了一跳,他探出头前后张望了ー下:“请问你是?”

“坚果呢?”

“坚果?坚果不是战战的猫吗,他人呢?你是哪位啊?”

“坚果呢?”

“你是战战什么人啊?”

“关你屁事啊,快把坚果抱出来行吗?他急的都快报警了,你在这问问问,问你妈呢?”王一博把肖送回家塞进被窝里,就套上外套来接坚果,结果遇上个话多的,他现在有点想打人。

谷兰递转身进屋,把在他家为非作歹,东西扑得到处都是,沙发扒拉得快要掉皮的坚果抱出来,王一博伸手接过来。

别看平时在家坚果老是对王一博摆臭脸,一副爱答不理的高冷模样,今天当着外人的面倒是格外给面子,窝在王一博肩颈处乖乖不动,而谷兰递刚刚把它抱回来的时候差点被抓伤,正在考虑要不要讹肖战陪自己去打个疫苗。

“谢谢。”骂完人的王一博又礼貌地道了谢转身准备带坚果回家。

“我是肖战前男友。”

“嗯,我知道,在一起两天被甩了。”

“我跟他都喜欢画画,都喜欢看文艺电影,还喜欢听孙燕姿的歌,我们是在孙燕姿演唱会上认识的。”

“哦,”王一博转过身来看他,像看一个笑话,“怪不得会分手。”

“你什么意思?”

“跟你谈恋爱,他还不如照镜子,起码还好看点。”说完就抱着坚果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家的时候,肖战还窝在被窝里,整个人止不住地抖,王一博把知道自己犯了错,所以格外安分的坚果放在他怀里,肖战仰着头,整个人无力地靠着床板。

“当初为什么会分手?”王一博带着一身寒气回来,呼出的却几平是春风,柔软的像坚果网修剪过的爪子,泛着嫩粉色。

“他太爱我了,”肖战眨了眨眼晴,脸上没有点点多余的表情,“越过安全距离的过分喜欢,成了我的负担。”

王一博觉得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他肯定觉得那人有病,偏偏听到肖战这样说,他对于深情人无端被辜负的一丝同理心都没有,反倒在心底萌生出一种快意。


肖战这一双眼睛生的很绝,无事也含三分情正常的时候眼尾微微上扬,干万种风情都从这里飞流直下,砸在旁人心上,而他像现在这样仰着头的时候,这一双利器竟又开始无辜地下垂,叫人一句重话也讲不出口,钝器伤人不见血,怎么利器伤人也不闻声,大概皮肉之伤皆可愈,自古内伤最难痊。


“所以王一博,别太喜欢我。”


肖战眼晴里有他,开口却说出伤人的话。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