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朱一龙水仙】我的爱像尘埃(ABO)燃豆/怦然心动)(HE)第五章:我愿意帮你

本猫已放飞自我了,因为燃豆迷上了朱一龙水仙,

 喜欢的就看看,不喜欢的就当本猫疯了吧,    

第一次ABO写不好不要打,


主CP:井然、冯豆子、何开心,副CP:沈巍、罗浮生 、樊伟、何梦希  

井然(alpha)信息素:薄荷味    

冯豆子(omega)信息素:烟草味     

何开心(omega)信息素:香菜味   

沈巍(alpha)信息素:海盐味     

罗浮生(装A的omega)信息素:奶油蛋糕味  

樊伟(alpha)信息素:红酒味  

何梦希(omega)信息素:伏特加味

这天沈巍跟校长谈话,

“沈教授,今天我有事拜托你”

“校长您说”

校长从文件夹里拿一张照片,

罗浮生,22岁,龙大大三学生,打工仔

“这个学生叫罗浮生,是大三沈教授班上的学生,”

“这个学生我认识学习还不错,他好像很久没上我的课了”

“他有三个月没来学校了,昨天他打电话说他想退学”

退学?他是不是家里有什么困难?才想到退学

“我也是这么想的,就问是不是有困难,如果有学校可以帮你申请,可那孩子说完就挂了电话,”

“校长我知道您是什么意思了,我怎么说都是罗浮生的老师,我会去找他谈谈让他把学上完”

“那就先谢谢沈教授了,罗浮生真的是个好苗子,”,

“您客气了”

沈巍下午没课就按罗浮生的家庭住址,去找罗浮生谈谈怎么一回事,他来到罗浮生家不远处,就看到罗浮生在给一个人塞什么东西,而且看样子罗浮生的情绪也不太好,

“罗浮生?”

沈巍没有惊动他们,只是在运处先看着,只见那个人语气强硬,对罗浮生说话,

罗浮生回家看在家生病的女儿,不巧遇见了胡奇

“胡奇!你又来干什么?!”

“干什么?看我的女儿啊!”

“我警告你离我女儿远一点,”

“行啊!拿钱啊!”

“胡奇你别太过分了!”

“没钱是吗?”

胡奇身上就要上楼,罗浮生拉住胡奇,从兜里拿出一叠钱,这是他刚开完的工资


“我给你!别上楼!”

“就这么点!还有没有了!”

胡奇翻罗浮生的衣服兜里,又翻到一些用塑料袋钱

“胡奇!这是我给孩子买药和买衣服的钱啊!”

“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

“胡奇!小桃子是你的亲生女儿啊!怎么就跟你无关”

“当初是你要养的!”

“你!”

“罗浮生!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给我二百万!”

“二百万?!我那来这么多钱!”

“你赚钱还不容易,躺下张开双腿不就有钱了吗?”

“你!胡奇你混蛋!”

“要不然我就带走小桃子!”

罗浮生沉默了一会

“我知道了,我只希望你拿到这笔钱后从此消失”

胡奇转身就走,小桃子是浮生的软肋,为了女儿他愿意用一切来保护,但他真的越来越吃力,他蹲下把头埋在膝盖里,

沈巍多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来到蹲着的罗浮生面前,

罗浮生,你没事吧

浮生抬头看到了自己老师

“沈教授?”

罗浮生带着沈教授请上楼,刚开门就一个女孩迎了上来

“爹爹你怎么才回来,小桃子好想你啊

“小桃子乖,”

小桃子见爹爹身后有人

“爹爹他是谁啊?”

“他是爹爹的老师,”

“叔叔好”

“你好,

“小桃子你先回房间再躺一会,我跟老师有话说”

“恩”

小桃子回到自己房间后,浮生给沈巍倒了杯水,两个人的气氛很尴尬,

“沈教授我知道你来是因为什么,我已经决定不读了”

“罗浮生,如果你有困难学校可以帮你”

“我的事学校帮不了我”

沈巍也听到了罗浮生和那个人的对话

“学校不能帮你,但我沈巍能帮你,我是你的老师”

罗浮生硬扛了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听到有人愿意帮他

“沈教授,谢谢您,”

他总感觉罗浮生跟大外甥梦希很像,

“你明明是个alpha,怎么像omega一样爱哭啊”

“因为第一次有人说愿意帮我”

沈巍听到这里心脏疼了一下,这是一个人扛了多久,才能因为自已一句我能帮你都快哭出来了,

“你别哭了,你带着你的女儿来我家吧,把这三个月没上的课补上,

“我去你家不好吧”

“没事,那个人不是很打扰你和你女儿吗?”

罗浮生也不是傻子,知道沈教授一定听到他和胡奇的对话,浮生也知道沈教授家很有钱有权,帮他那就是分分钟事,

“我知道,沈教授您。。。。您能借我二百万吗?我会还你的”

“没问题,一会我派人来接你们父女俩,”

“谢谢”

樊伟住宅

“樊少人带来了”

“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

樊伟来到自己房间看到梦希躺在自己床上,他解开了梦希的衣服

“梦希这也只能怪你不听话,我都向你家提亲,你还拒绝不见我,那就只能让你怀着我的孩子结婚了,”

樊伟一边说一边摸着梦希光滑的身子,梦希感觉有人在摸自己吃力的睁开眼睛看到樊伟在自己身上,他给樊伟一拳但因为药效没过没多大力气,被樊伟压住双手

“樊伟!你个小人!”

“随你怎么说”

樊伟吻上梦希,梦希第一反应就是咬

“小希,咬人这个习惯可不好啊”

车辆火车开过。。。。。。。

三天后一早,樊伟来卫生间洗脸,嘴唇被咬破,自己身上有咬痕和抓痕,他出卫生间迎面就飞过来一个枕头,

“樊!伟!我要杀了你!”

梦希气愤的吼着樊伟,但在樊伟看来是多么诱惑,梦希雪白的身上有了红色的痕迹,

“老婆乖,”

“给我滚出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