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兔的日常生活(abo)2

 众所周知我艾斯兔是个男团。可毕竟总有那么几个omega,比如说发胶味儿的芸姐,竹子味的小艾以及可乐味儿的增锅。既然有戴萌这么一个像a的o,那一定也有一个像o的a。


  袁雨桢就是这样一个苦命的娃儿。余震抱着弟弟DuangDuang哭诉“你哥哥我怎么这么惨啊?”同样身为爹的孙芮就没有比五折那么开放。“小余震呀,我的优良基因,你怎么一点儿都没有遗传到?一定是因为总跟别人处cp才这么受的。以后离什么开龙宫的,爱挖眼睛的,爱耍刀的都远点啊!”留下的只有余震的苦笑。


   到点了,孙芮该去跟她们去聚餐了。匆匆忙忙把袁雨桢从屋里赶出去。


   三哥所谓的聚餐就是和手机群聊里“好朋友,手拉手。”在群聊中大家的视频聊天一起云吃饭。余震不满的在群里说“咱不都在中心吗?为啥不能面对面吃?”“你懂什么?”三哥恨铁不成钢的说,“现在不允许群众聚餐,我们要积极响应国家号召。”


   戴萌突然发话“袁雨桢你给我们吃什么呢?面前就一个空碗。”“我家没有吃的了。”孙芮怎么说也是个爹,考虑到小alpha的身体健康。“儿子呀,你要不要喝一点儿蜂蜜水垫一点?”“咱家没有蜂蜜。”“那吃点儿白菜胡萝卜什么的”“爹,你看我像胡萝卜不?”三哥心想“好,你个小崽子一天就会噎我。”我看到温温还在旁边,不敢说什么。“那你就喝点糖水。”


  增锅冷不丁地插了一句,“可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为了给你们拉票,我都快被误认成传销组织了。”五折,听到跟Kiki有关的消息,立刻冒了出来“谢谢锅为我家ki投票。”镜头旁边是许佳琪一脸开心的笑容。


  余震突然作死,在朋友圈发“谁要是不投票,谁就跟莫莫一样没有腰。”莫寒默默地放下手中的菜,郑重其事的对着镜头数了三个数。“1 2 3”


果然不出所料,袁雨桢屋就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中心里回荡着。“戴萌你放开我。我以后再也不说莫莫了。”


(未完待续)


本文章由 三哥买的六瓶可乐

         莫寒纤细的腰。

         正在减肥的袁雨桢。

         睡觉ing的刘增艳

赞助播出。大家别忘了给青你投票呀!


塞纳河不会输,河妹们冲啊!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