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工藤大发现(阿匹) 新曲《喜剧之末》的一些想法

(又来迟了 因为数学作业不得不写啊)

(翻译参考毫升君!我不会日语所以都是看着翻译写出来的)

 

这里是一点不成熟的想法!

比起前一次的曲子,总觉得这次的词更复杂更深奥了。

 

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以一位创作者的角度在讲述在这个时代创作喜剧的不易。

 

 “全是地雷”可能是指每个人都有自己讨厌或者不能容忍的事,或每一个人都有对于“幽默”的接受限度。一旦超过了这个限度(或者说踩了观众雷点),就可能弄巧成拙,被观众讨厌。而这种失误往往无法挽回,对应“收视率一去不返”。而中间的“全是傻瓜”也许是观众对于这样作品的作者的看法。

 

“心胸狭窄”可能指部分作者总是对观众输出大同小异的内容而缺少新鲜内容,久而久之观众便会审美疲劳,对应“大家都变得疲惫”。

 

到第一段副歌,既是作为创作者对于“真正有趣的是什么”的思考,又是绝望中带着些许微小的期待。

 

歌曲第二段主歌开始,探讨了当今很多事或作品过分娱乐化的现状。而原因则可能是,这些并不严肃的事物,因为内容浅显、不涉及像政.治之类的内容,所以“麻烦的人”也就是现实中审核作品的人们也会哈哈一笑便给予通过;或者只是单纯的作者想讨好观众罢了,而这样的作品“虽活犹死”。

 

在这样的环境下,部分值得细看的作品便失去了被人们看好的机会。创作者们“寻找缝隙中的光芒”,而“麻烦的人”“将那脑浆肆意揉捏”。

 

虽然到这里有点过度解读的意思,但也不难察觉这首歌或许并不只局限于喜剧,而是在诉说一切的创作。

 

接下来是熟悉的由悲观转向乐观。“说着‘那时候真棒啊’”可能并没有什么意义,一味抱怨可能什么也改变不了。如果作者长久不能从这种环境中脱身,可能随着年龄增长便越来越难创作出好的作品。

 

“跳入世界的水潭之中”这里,因为人类在陆地上生活(大多数),所以“跳入水中”或许意味着“另辟蹊径”。总之,作者们不会因为环境而轻言放弃,而是选择不在意部分无理的评价,怀着新的心态,以作品为武器,在这个世界发挥才能;或者悲观一点地理解,“跳入水中”是无奈之举,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原本在陆地上就能做到的事。

 

最后一点联想吧,因为种种原因,即使是很优秀的作品也可能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强制修改或下架,反而有些没什么营养的内容却因为被家长或“麻烦的人”看好而成为热门。这种事是确切存在的,也很难快速地改变,但工藤(阿匹)更愿意相信创作环境一定会变得更好,大众的平均思想深度或者高度也会慢慢提高。

可能这便是“匹式哲学”,即使现状不令人满意,也依然相信明天。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