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第二十一章 | 尸潮



本章字数:3500


街道上。几名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突然察觉到了一处民宅里的动静,一支七人小队靠近了这处民宅门口的一辆皮卡。

在夜视镜的视野里,六个与周边环境明显异色的身影在屋子里骚动,立刻判断出屋内情况的四名武警战士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冲进屋内,遭到反抗后直接射伤一人,其他施暴的四个白人男子顿时双手抱头蹲在了原地,其动作之娴熟令人咋舌。

在外警戒的三名武警将身上的手铐扔进屋里。

五人全都老老实实的被押到了院子里,一个膀大腰圆的白人男子突然发力,猛地撞向身后的武警,其他两名战士瞬间冲到其近前,一名战士突如其来的一记扫堂腿让另一名战士扑了空。磕掉门牙的白人男子完全不敢再乱动,趴在地上直接被两名战士揪了起来。

后续赶到的一个医疗小队进入屋内,留下一个医护人员为已经没有知觉的受伤男子止血包扎。

院外的村道上,已经有几名幸存者在一众武警战士的护送下走在了出村的路上,偶尔遇到的几个死人都被轻松射杀。但顺利的背后也藏着无数的代价。

几乎每一个被射杀的死人,都是这些幸存村民认识的邻居、兄弟甚至家人,每当有死人向人群靠近,人群中也总会有人去靠近死人。离村口越来越近,遇到的死人也越来越多,数量有限的武警战士们为了不伤及村民,纷纷改用手枪甚至警棍击退靠近的三两尸群。

在村口焦急而冷静地等待着众人的一众武警官兵守护着两辆车窗都被铁皮加固的客车,还有四名武警战士分别在两辆小型装甲车上观察着在附近农田里游荡的死人,机枪的子弹已经上膛,但保险仍死死的攥在指挥官的嘴里。

赫拉被担架率先抬到了村口,一众医务人员上车继续进行救治。

被射伤的白人男子因同伴反抗转移武警们的注意力,未能得到及时救治,因大出血而亡。其他四个罪犯被押上客车,拷在车尾。

很快,邻村的尸群从四面八方的田地里围了过来。指挥官下令开火。

一颗颗机枪子弹拦腰截断了一个个狂奔的死人,快速移动的上本身突然失去下身的支撑,仍向前移动着带着一道道弧线扎进松软的土壤里,有些死人直接被砍断的小树桩戳穿了脑袋。

眼看更多的死人都被吸引过来,射杀它们在所难免。得到指挥官的授权后,两名武警战士分别掩护在装甲车的机枪手身后,六名武警战士各司其职的驾驶着装甲车直接驶向杀来的尸群。

巨大的轮胎毫无阻碍的行驶在松软的土壤里,两挺机枪的火力平推了一波又一波尸潮,在两名机枪手背后负责掩护的武警战士清理着残余的死人,两名驾驶员各自将手枪放到靠近副驾驶的插枪位置,互相掩护着在广阔的田野里勾勒着对称的图形。

幸存村民装满了其中一辆公共汽车,很快,在又一支小队的带领下,邻村的村民也被安全的护送到了另一辆车上。

军方传回的救援信息显示,剩余的近十个村庄的营救任务业已完成。至此,整个城市周边的所有村镇几乎全部得到了救援,所有官兵将回到火车站静候最后一个救援任务。

如释重负的指挥官下令返程。

在夜色中,两辆装甲车一前一后保护着夹在中间的两辆客车,在被庄稼地包围的一条条小路上行驶着,剧亮的灯光刺破了挡风玻璃外的茫茫黑暗。车里的村民表现出了更为镇定的状态,甚至有几个孩子跑到车头望向窗外。

车头的武警小哥轻手轻脚的把他们领回座位上,在车尾负责维持秩序的两名战士仍然警惕着车内的情况,鉴于之前坠机的教训,车上任何疑似感染的状况一旦发生,武警战士将直接鸣枪示警,稳住人群清除威胁。

“兄弟,你好……我可以问一句,市三中,救过了吗?”

“救过了,你有家人在那里吗?”

“一个星期前,我弟和我妹都去那里了,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我们救出了不少学生,现在我们正要去和所有的幸存者会合,到时候你可以找一找。”

“谢谢,谢谢——”

四辆车开到了国道上,后面的三辆车开始严格按照第一辆车的路线行进,满是金属碎片的道路开始让所有人的处境变得危险。所有人自发的保持着极度的安静,都听着发动机的声音,摇摇晃晃的感受着车体剧烈的转向。

令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在进城前的最后一段路上,第三辆车突然爆胎,驾驶着客车的武警战士竭尽所能的稳住了方向盘,却仍未能阻止车体的翻倒前冲。已经倒在路上的客车仍然向前移动着,整个车的侧面与路面的剧烈摩擦甚至超过了发动机的声音。

赶在最后的装甲车未能及时躲闪,猛烈的撞在了客车的后方。前面两车立刻刹车,在第一辆装甲车还未停稳的时候除驾驶员外的七名战士全部冲了出来。

“一队检查伤亡,二队三队车旁防御,五队检查车辆受损情况,四队推移防御圈!”

四周的田野一片漆黑,但夜视镜中并未发现活动的身影。突然,不远处的国道与城市道路的交叉口传来哀嚎,其响度似乎可与千军万马并驾齐驱。

“报告……”话音未落,一个突然从车里冲出来的白人男子扑倒了一名战士,带着两个同伴逃向了路旁的田野,剩下的一个白人男子在车里被震得没了意识。

“报告!二号客车车胎爆裂、换胎工具甩到车外,无法修复!”

“报告!二十一个村民受轻伤,没有大碍!”

“报告!二号装甲车无大碍。”

“报告!前方一公里有尸群靠近,难以计数!”

“一号二号装甲车,二队前进迎战!一队五队协助群众撤到一号客车,三队四队推移防御圈!”

很快,前方不远处的两挺重机枪再次开火。

从周边田野里爬起来的零丁几个死人被武警战士远距离精准狙杀,未造成丝毫威胁。但所有村民挤进一号客车后,距离荷载人数已经很近。

被震晕的白人男子也被塞进了车里。

二三四队武警战士立刻恢复成前进的阵列,向远处冲锋。就在一众官兵刚刚走过客车的车头时,前方的枪声突然消失,群尸的哀嚎却没有消失。

时间像凝固一般,所有战士在原地集体愣了一秒。瞬间反应过来的指挥官心中一紧,立刻令离自己最近的两人联系附近的军队,命令其他战士分批进车厢、上车顶。

超载整整十四人的客车虽未显疲态,但仍令扒着前车门拿着手枪的指挥官担忧不已。车里车外的所有官兵表现出了出奇的镇定,似乎前方的那群数量多到反推了两辆装甲车的尸潮完全构不成威胁。

车内已经挤到人挨人、脸贴脸,但村民们仍然为受伤的赫拉让出了足够勉强站立的空间,在这些看向这个异国姑娘的眼神里,有崇拜,有垂涎,也有尊重。

车离前方尸群越来越近,指挥官看到了那几名寡不敌众而葬身尸潮的战士,还有他们死死地抓在手里还未打完子弹的机枪。

“注意。”指挥官大喊一声,关上车门。客车开始以三分之二的全速前进。

用安全带固定在车顶的十几名战士四面开火,但单方面的火力碾压已经大势已去。在黑暗中仍然不见边际的尸群死死的将客车围在了中间。一个又一个被碾压到车轮下的死人越来越多,客车艰难的行进了七八米后便再也难以向前推进。巨大的载重和尸堆的反推力让客车的发动机几乎处在了极端的负荷状态,加之在茫茫尸群中填充着不计其数的报废汽车,让客车更加寸步难行。

车里的战士全都移动到车体两侧,穿过在铁皮之间特意留出的孔洞向外射击。车顶的战士们已经将火力开到了极限,但面对如此数量庞大又不知疼痛和退缩的尸群,仍然显得微不足道。

不知有意而为,还是无意为之,车外的尸群在挤压车体的过程中,车内的人群就像是困在被不断敲打的晨钟里的瓮中之物一样,感觉到了剧烈的摇晃。

“他们要把车推倒!”指挥官不顾一切的喊道。

战士们的枪管滚烫至极,周围的人群已经难以适应这样的温度,车内的空气很快供不应求,数百之众开始骚动。男人、妇女、老人、儿童都被巨大的晃动推来推去,又在挣扎中挤来挤去,巨大的恐慌随即在狭窄的车厢里爆发。

赫拉被近十人挤在车尾的角落,已经接近窒息。

几个战士拼死保护着整个车里的大脑,竭尽全力的为指挥官留出可以发号施令的空间,但留给众人的希望已经极其渺茫。

车外的尸群仍在疯狂撞击着车身,几个位于车厢前部的村民再也忍受不了窒息,不顾一切的狂按驾驶座旁的按钮,打开了前面的车门。

车上的人和车下的死人顿时撞在一起。

随着失去理智的村民越来越多的扑进了尸群,瞬间得到一丝喘息的战士们也都狂叫起来,纷纷从背包里取出了最后的利器。

散弹枪威力十足的墨红色弹药以一颗击退一群的效率再次做到了活人对死人的局部平推。但四处散射的弹片也同样伤及了战士们自己,透过铁皮孔洞向外射击的位置已经被弹片炸的千疮百孔。

但这种火力的清除也仅限于客车两侧,前方堆积成山的尸体依然无法清除。在死人和活人靠得如此之近的情况下,任何威力较大的武器都难以使用。

指挥官重新关上车门。

车内的拥挤已经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火车站。

“他们正在像对待穷凶极恶的未成年人一样对待外面的死人,这很危险。”李雪涵忧心忡忡的对王磊说道。

“你有点愤青,这也很危险。”王磊面无表情地对女孩说道。

“等有一天,他们写出一个《行尸走肉保护法》,你就知道害怕了!”

“哈哈哈哈——”王磊忍不住笑出了声,下意识的将手搭在了女孩的头上。

李雪涵顿时面露愠色,王磊猛地一惊,拿开了刚洗过一次的手。



下章预告:解脱

其他地址

1.微信公众号「时光彷徨」

2.「话本小说网」《尸城徘徊》

3.「17K小说网」《尸城徘徊》

4.「狂恋之徒」微博专栏「尸城徘徊」

5.「哔哩哔哩」专栏《徘徊》

6.「天涯社区」论坛「莲蓬鬼话」《徘徊》

7.「腾讯新闻」订阅号:时光彷徨《徘徊》

8.「句读」APP用户「GAME OVER」《徘徊》语录精选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