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金光布袋戏齐神箓任孤沉和俏如来的矛盾

对于孤达拉突然的“黑化”,俏俏之前确实眼光里只有“上层”,特别是海境线到现在挺明显的,小兵都没人权,百姓被欺压也没管。他身为巨子责任是九界没错,他看不到的小角色却也还在受苦,他贯彻的墨家理念难道是绝对正确的?目前为止,他一直都是在解决战争而不是解决矛盾。

孤达拉收到真神夺舍后,确实手段偏激,不过他关注的也的确是俏俏忽略的点。他承认这不是俏俏的错,人无完人,所以他要自己来尝试,能不能救到每一个人。有“无所不知”的真神在身,他有“我能做到”的错觉无可厚非。他“顾全天下每一个人”的理想蓝图虽然幼稚,但是他确实有那个能力去尝试着实现,也在自己为理念付出努力而不是仰仗别人,所以某种意义上他和贯彻墨家理念的俏俏没什么不一样。

到底孰是孰非,之前金光里也早讨论过“历史不能重来,只有经历过才知道是否正确”。孤达拉和俏俏的两个理念,都是【可能性】。我觉得没必要纠结孤达拉的这个理念。主要是他恩将仇报这个行为就很emmmm……

不过,说实话看到现在,我一直对俏俏对尚同会的放置play非常迷惑,从铁老二提醒过他“尚同会这样以仇恨聚集起来的组织不利于运作……你要把尚同会变成一把利剑”开始,俏俏好像一直没做什么实际行为来改善尚同会。借用小明的话,尚同会一直都是拖后腿的“一群废物”。

俏俏身为一个墨家巨子,中原领导者,居然出什么事都要身先士卒,自己一个人到处趴趴走。难道就不能像老二一样,培养一下像风哥哥或者小七一样的势力么?连砚a和落拓子都是坑蒙拐骗强行拉来充人手,就连尚同会这个小地方,都没人帮着管,被底下的人蹿腾着差点上风云碑被锤…… 

海境线明显能看出来俏俏的被动,他就是接手师相布下的局以后,一直默认坐视事态发展,而不是自己有什么想法,或许有另外一条可能更理想的路——毕竟师相那个局,是他倒下之前布下的,而自那之后局势变化了多少不言而喻,难道真的就非要那个局不可吗?

虽然俏俏是外境人不好直接插手,对海境的认识也远不能达到师相的程度。但!是!!经龙子、娘娘、鳞王的影响,俏俏无疑成了海境皇室核心决策者之一,这样的话外境人的理由就不那么重要了。第二,他对海境的认知不足,其实也暴露了他“人手不足”的缺点,情报采集必须要自己上,但是却基本没有和对战的另一大势力【鳍鳞会】接触,而全是靠别人的只言片语。

能想象吗???!这是打仗诶!!!

大概是我不了解智者的世界( ・᷄ὢ・᷅ ),希望俏俏赶紧成长起来,有自己的目标吧。不要总是跟着别人的线走了。

有自我质疑其实也不是坏事,本来当初铸心就极其匆忙短暂,能做到这种程度俏俏不愧是俏俏。然而自前几档开始,各种际遇和身边友人的转变,已经让俏俏有了动摇的迹象。从他和药神、李剑诗等人的对话中可以感受到。

这挺正常的。毕竟人总是阶段性地成长的,好不容易打碎上一个自己,有了固定的信念和准则一段时间后,又会被另一件事打破,形成新的理念。

俏俏其实一直没有时间好好面对自己,此时的质疑,如果他想通了,直面了,那我会很期待他后面的选择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