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x你(偶遇加微信,有截图)



我以平日里喜欢看的同人文中的方式认识的张云雷。

终于我抢到了他的票,人真的很多,全是他的二奶奶们,我觉得我应该是,因为我也挺喜欢他的。但想和他谈恋爱的念头好像也没有过。可能是知道想也没有什么可能和他谈恋爱吧。

台上的他穿着大褂,举手投足之间露出的优雅,活脱脱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手指皙白如玉,齿编贝,唇激朱,妙语连珠。

台下的观众却不停的刨活,抢了杨九郎的词。大声发出一些拟音词,使场面一度难以控制。可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他们作为相声演员,不好直说,只能偶尔利用玩笑的方式说出来。常常观众还会误以为这是鼓励他们刨活,于是再接再厉。

想到这我眼睛就蒙上一层水雾,鼻子实在酸得难受,但是他们在说相声,我那能在台下哭呢?只好抿紧嘴唇,抬头把眼泪憋回去。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有人在看着我。

等到相声说完了,人陆陆续续走出剧场,还有几个人跑去要签名。人实在太多了,挤不怎么出去。再加上这心里酸溜溜的,就坐在位置上不动了,一不争气,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凭什么人家明明好好的工作好好的上班要被别人这么打扰?他们还不能为此有什么脾气有什么抱怨。哭着哭着也没注意到人都走光了,整个剧场了就我一个人,还在那掉眼泪呢。

“诶,小姑娘散场啦,怎么还一个人在这哭鼻子呢?还是相声说的实在太烂了,以至于你在这哭啊?”

我又气又哭的,即使听着这声音有点熟悉也没多想,加上前面观众的那些事,实在气不过,吸溜着鼻涕就回道“我哭关你什么事啊?他们相声怎么说得烂了?烂你听什么来了?安安静静听相声不好吗?非在那乱搭茬!”

突然另一个方向,有人递了张纸巾过来,我接了过来摸了摸眼泪。抬头一看,这不是张云雷吗?!旁边,旁边的是杨九郎!所以我刚刚怼的是杨九郎???难怪我听着声音那么熟悉呢。

杨九郎噗嗤一笑“原来是为这事哭呢?没事哈,这有啥?你一个小姑娘家儿为这事哭不值得。”

我回过神以后,没敢把头抬起来了,太丢人了!我还在人家面前哭哭啼啼的,骂了人就算,还是在我挺喜欢的人面前。

“您住哪啊?怎么回去啊?”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张云雷了。

“我在太仆寺街那边的酒店住,还没想好……”

“咕咕咕…”刚说完我的肚子就叫了起来,因为为了来听相声,我没有吃午饭。

张云雷拍了拍我的肩说“还挺远,算了,正巧我们要吃饭去,一起吧?”

天啊,有一天我也能和张云雷一起吃饭,这可真的是做梦也没想到啊。

在车上的时候,我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他问什么我就说什么。

“姑娘您哪里人啊?多大了?出来父母知道吗?”张云雷很细心的问我,说实话有点像查户口的一样。

“广东来的,19岁了,刚高考完和父母说过了。”

之后一路上车里几个人都安安静静的没说话。

我们去吃的火锅,虽然我是广东的但我挺能吃辣的,所以我也没吱声,就在座位上坐着。

九郎真的是特别懂得照顾人,点汤底的时候也没忘问我“呃那个,小姑娘你能不能吃辣啊?你们广东那边应该吃得比较清淡吧。”

“没事没事,我挺能吃辣的,你们照你们喜欢的点就好。”我连忙摆手说不用。

九郎挠了挠脑袋看着我问“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不然要叫你的时候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我叫温探骑,探索的探,骑士的骑。”

“哈哈,好名字,挺英气的,我们叫什么你应该也知道了。”

我们就随随便便寒暄几句,聊得有一搭没一搭的,不过我大多数都是听他们说,我闷头吃东西。吃到差不多了,我借着上厕所的名义打算去把钱给付了,正当我付完,张云雷走了过来。

“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儿出来吃饭,哪能让你一个小姑娘付钱啊?有钱也不能乱花啊,加个微信,我把钱还你吧。”他把手机从衣兜里拿了出来看着我说。

“不用了不用了,已经这么麻烦你们了,哪还能让你们花钱啊。”我摇头拒绝了,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我们七八个人吃的东西肯定不少,来躺北京机票都得多少钱啊?还买了相声票,这花销多大啊。你不要我的钱,那加个微信总行吧?”

“啊?钱什么的没事的,我扫你还是你扫我啊?”我又把手机拿了出来,打开了微信。

“滴” 他扫了我。我!有了!张云雷的微信了!还是他扫的我!啊!我真的是上辈子拯救世界了吧!

接着他和九郎把我送回了酒店,我躺在床上看着那个还没有聊过天的微信号,头像是他自己,看看朋友圈,挺日常的,有挺多和兄弟们的照片的,一群直男拍照真是绝了哈哈哈哈。

我把手机捂在了胸前,回想着今天的事,感觉跟梦一样。突然微信有了信息提示音,是他发的,转账。


假的假的伪装的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别当真!


还是假的!我可真能想!

我没好意思收他的钱,他说以后演出给我送票!

我想这怎么和我平时爱看的同人文一样啊?我就想着不然我给这段奇妙的缘分写出来吧。

(切勿上升正主!!我真的很能做梦哈哈哈哈!别当真!截图是软件做的!)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