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齐神箓铁老二人设崩坏,和任孤沉与俏如来的矛盾冲突

涉及剧透内容

对于齐神箓,除了铁老二全程苗疆妖妃剧本祸国路线人设崩盘以外我觉得没大部分人说的那么难以入目。特别是大场面的处理和一些武戏,如果当作爆米花作品是很过瘾的选择hhh。

铁老二人设崩坏,其实崩的不是老二死守初恋秘密这个行为——毕竟对感情这种事每个人心中定位不同,他认为有为了慕容清赴死的价值,这没有毛病。

有人说他不可能为此放弃为之努力一生的墨之一国的理想,但是这只是旁人的看法而已,又不是自己亲历,更何况人各有不同,有时候某种代表生命中最美好部分的人或物,在一个人内心中所占的分量不可估计。铁老二认为值得便是值得了,这没什么可以争议的。

更何况他并非简单干脆地在爱情面前放弃了理想。第一,苗疆已经开始施行墨学,苍狼也是明君,他很信任这样的苍狼一定可以将墨学继续推行下去,最终完成他的理想,目前缺少的就是时间了,他的作用也就是处理一些正常施行新政策会遇到的问题罢了。第二,他明显已经开始培养风哥哥和小七,确保他不在后苍狼身边不会缺乏能臣。因此,他认为,到这个地步,其实理想实现就是时间问题了,自己在不在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了。

(不过,专一痴情、死守秘密都可以,但是“我配不上她”大可不必)


所谓的崩坏,主要是他的谋算完全不符之前的表现。

身为九算,却想不出不牵扯苗疆与慕容府倾国之力相战,以最小的代价(他自己的性命)解决整件事的方法,这太不符合他之前该有的智谋。想从九龙变至今,铁老二出场那一般只有一个“稳”字,局中局中局都不在话下。就与苗疆切断关系或将焦点仇恨转移,选择曲折一些的方法来保证这只是“江湖恩怨”来解决,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太难的事。

在第12话大场面的时候铁老二从苗王出场到开打一句话都没说现场装死,这更加令人窒息(我有根据地怀疑是老二的操偶师被其他的人挤到缺氧昏迷了)。说真的,老二都被自己的“妖妃”威力吓到脑瘫了吧???


倒是苍狼真的被“蓝颜”迷得不轻(铁老二你也有今天),在叉罗那件事情上难得开始主动以“君臣”拉开距离了,有了苗王该有的果断和不假私情。结果!一动到军师马上又回到以前刚上位的“动了我曾经生死与共的战友我就跟你死磕到底不管代价”的青头小子样了!



对于孤达拉对俏俏对敌意和突然的“黑化”,俏俏之前确实眼光里只有“上层”,特别是海境线到现在挺明显的,小兵都没人权,百姓被欺压也没管。他身为巨子责任是九界没错,他看不到的小角色却也还在受苦,他贯彻的墨家理念难道是绝对正确的?俏俏之前所做的,其实都是解决战争而不是解决矛盾。

孤达拉收到真神夺舍后,确实手段偏激,不过他关注的也的确是俏俏忽略的点。他承认这不是俏俏的错,人无完人,所以他要自己来尝试,能不能救到每一个人。有“无所不知”的真神在身,他有“我能做到”的错觉无可厚非。他“拯救每一个人,顾全天下人”的理想蓝图虽然幼稚,但是他的确有那个能力去尝试实现。他也的确在自己努力实现这个理念而不是依靠别人,某种意义上和贯彻墨家理念的俏俏没什么区别。

他俩孰是孰非,金光之前就有说过“历史不能重来,只有经历了才知道是否正确”。说到底无论是谁的方法都是【可行性】之一罢了。那么其实没必要太过纠结孤达拉的理念,就是他这个恩将仇报的行为以及实现理念的方式就很emmm……

行呗,人家毕竟脑疾,齐神录编剧吞逻辑也不是一集两集了。不说从头至尾没看懂孤达拉被真神附身后的所作所为意在何处,又怎么和他的“顾全天下每一个人”挂钩。

但反过来,说实话看到现在,我一直对俏俏对尚同会的放置play非常迷惑,从铁老二提醒过他“尚同会这样以仇恨聚集起来的组织不利于运作……你要把尚同会变成一把利剑”开始,俏俏好像一直没做什么实际行为来改善尚同会。借用小明的话,尚同会一直都是拖后腿的“一群废物”。

俏俏身为一个墨家巨子,中原领导者,居然出什么事都要身先士卒,自己一个人到处趴趴走。难道就不能像老二一样,培养一下像风哥哥或者小七一样的势力么?连砚a和落拓子都是坑蒙拐骗强行拉来充人手,就连尚同会这个小地方,都没人帮着管,被底下的人蹿腾着差点上风云碑被锤…… 

海境线明显能看出来俏俏的被动,他就是接手师相布下的局以后,一直默认坐视事态发展,而不是自己有什么想法,或许有另外一条可能更理想的路——毕竟师相那个局,是他倒下之前布下的,而自那之后局势变化了多少不言而喻,难道真的就非要那个局不可吗?

虽然俏俏是外境人不好直接插手,对海境的认识也远不能达到师相的程度。但!是!!经龙子、娘娘、鳞王的影响,俏俏无疑成了海境皇室核心决策者之一,这样的话外境人的理由就不那么重要了。第二,他对海境的认知不足,其实也暴露了他“人手不足”的缺点,情报采集必须要自己上,但是却基本没有和对战的另一大势力【鳍鳞会】接触,而全是靠别人的只言片语。

能想象吗???!这是打仗诶!!!

大概是我不了解智者的世界( ・᷄ὢ・᷅ ),希望俏俏赶紧成长起来,有自己的目标吧。不要总是跟着别人的线走了。

有自我质疑其实也不是坏事,本来当初铸心就极其匆忙短暂,能做到这种程度俏俏不愧是俏俏。然而自前几档开始,各种际遇和身边友人的转变,已经让俏俏有了动摇的迹象。从他和药神、李剑诗等人的对话中可以感受到。

这挺正常的。毕竟人总是阶段性地成长的,好不容易打碎上一个自己,有了固定的信念和准则一段时间后,又会被另一件事打破,形成新的理念。

俏俏其实一直没有时间好好面对自己,此时的质疑,如果他想通了,直面了,那我会很期待他后面的选择。

但是总的来说,无视老二的奇怪表现,齐神箓里有很多角色很可爱,而且武斗也一贯的良心,所以不建议被弹幕评论误导,大家自己观看后再评价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