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语--北京烤鸭]我劝皇上啊,要雨~露~均~沾~

今日阳光倒是不错,我从诗礼银杏那里借来了几卷书,颇有趣味的看着。隐约间听到一阵“嘎嘎嘎”的叫声向我屋子的方向走来。

“啊哈哈哈哈哈,爱卿着实上进得很,朕倍感欣慰呀!”

面对着这个大摇大摆走进来又坦然自若一屁股坐在我对面的鸭子,我满头黑线,心想您老人家这已经是这周第三次来我这了,眼看我这要开学了要应付诗老师和白老师的考试,您就不能替我想想去拖一拖别人的后腿?

我只匆匆给了他一眼,含混着说:“皇上您好皇上吉祥!皇上今天要不考虑去别的院玩会儿?我这忙着,忙不过来。”

少年见我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有些气恼加委屈:“亏朕还想着上次欠你的茶点,今日特意过来还你,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敷衍朕!”

“茶点?什么茶点?”

我听见吃的,眼睛亮了亮,好奇的看着他。

“不就是上次朕将你的点心当贡品吃了嘛,你还生气了……朕当日回去心里难受的紧,想着改日一定要赔给你。”

说着,他挥挥手示意鸭一鸭二抬上来一盒点心,摆在我桌上。

“这还是朕亲手做的呢!没想到你竟这样不上心,算是朕自作多情了!”

我瞧他好像是真生气了,便赶紧放下手中的书去哄他。“那日我虽然怪了你一会儿,但是过了劲就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你还记着,还给我做了点心来,对不起啊,不要生气啦好不好。”

我拽了拽他的衣角,见他不语,就去看桌上的点心,打算夸上两句,他听了高兴,气也就消了。奈何那点心做的,色无色相,形无形状,凑近了闻闻还有点……辣?

“这点心做的真是……气度不凡啊!”天知道我怎么憋出最后四个字来的。

他面色果然有所缓和,不打算再与我闹别扭了,用手拿起一块来让我尝尝。我张嘴刚要咬,就发现他手指上有一些小小的伤痕,我一下反握住他的手,质问着:

“你手怎么了?”

旁边鸭一“嘎嘎嘎”的叫着,像是着急说着什么。

“闭嘴!”他转头叫鸭一停下,又将手从我手中抽出,“不过是一些小伤,朕乃天命所归的帝王,还能将这伤放在眼里不成?”

旁边鸭一鸭二又开始嘎嘎嘎,嘎来嘎去我听了个几成,基本断定了他这手是做点心的时候砸的。

做个点心咋能砸成这样?我也是服了。

“等着,我去给你拿药。”我白了他一眼,去旁边柜子里找药,“以后什么伤都要治的知不知道!”

我将他的手拉过来,放在怀里,用指尖挑了一些药膏涂在他受伤的指尖。

“我请问你啊皇上,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做点心怎么能把手砸着,皇上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他清了清嗓子,假装严肃的跟我说:“呃,爱卿就不必再追究这等琐事了啊。”

这药有舒血化瘀之效,站在皮肤上凉凉的,能暂时缓解疼痛。

我一点一点的给他涂着,突然有一个柔软的事物在我脸上飞速啄了一下又离开了,就是一瞬的事。

鸭一鸭二捂着眼睛嘎嘎背过身去,他们的主子从后一脚将他俩踢了出去。

然后端正姿势义正言辞的跟我说道:

“咳,刚才那是朕赏你的。”

我抬头,天命所归的帝王脸一红,抽出手来就跑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