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家族

“啧,脏死了。喂,三日月你也来帮一下忙啊。”鹤丸嫌弃的擦掉手上被溅到的血,如果是自己的血那还好,别人的血…擦掉擦掉!

三日月坐在价值不菲的椅子上,看着地上躺着的人,“你说,他会把机密藏哪儿?”双手交叠于腹部,优雅的坐姿与鹤丸形成鲜明对比。

“那种事,谁知道啊,都找过了?”

“自然,除了他自身。”

鹤丸直接把人拎起来,毫不犹豫的上手,“这老家伙还挺会藏的,居然藏在身体里,有趣。回去复命吧。”将机密文件丢给三日月,自己则是拎着外套往外走。

“大人,他们已经完成任务了,正在返程途中,请问是否…”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还太早了,留着他们还有点用,物尽其用不是么,他们太能干了,我都有些舍不得了呢,可惜…知道的太多了啊…”执事知道boss话里的意思,鞠了个躬退了出去。

两个人复命完回到家中的时候便将衣服扔到了洗衣机里,“每次出任务回来都要清洗,真是…麻烦的要死啊。”

突然‘扣扣’的敲门声响起,将人相视一眼,同时拿着枪尽量不发出声音的靠近门,等到确认完对方的身份时才放下枪,让他进来,“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任务要传达么?”三日月与鹤丸转过身走在前面,将人往里带。

身后之人不动声色的拿出枪对着鹤丸,三日月因为没得到对方的回答便奇怪的转身看他,“鹤丸小心!”

最后的最后,他只看到三日月保护自己的样子,接住即将倒地的他。曾经不管多重的伤,他都没流过一滴泪,现在却是泪流满面,仇恨占据了他的大脑,还没放下的枪指向那名执事,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为今晚平添一抹血色。

三日月颤抖着手,艰难的抚上他的脸,唇瓣轻启,“别哭…我看了…都心疼…”手无力的垂下,怀中的人闭上了美丽的眼眸,鹤丸握着他的手,埋在他怀里无声的哭泣着,尽管心里觉得这就是一个噩梦,梦醒后他还会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但他也知道那终究只是幻想。

窗外的天空无止境的黑,他觉得自己的眼泪已经苦干了,但那终究只是他以为罢了。他在原地呆坐了一晚上,不断的思考着为什么,他们根本没做过任何不利于家族的事情,可他们却要赶尽杀绝…

天空渐渐的开始变亮,他把三日月抱出公寓,走到樱树下,将其掩埋,“我会为你报仇的,等我。”

他将所有的武器都带在了身上,走在记忆中那无比熟悉的路上,在门口把守的人还没出声就被他杀死,“别出声,也别挡道,不知道么,挡路的可不是好狗。”推开大门,直接走进。

不管是谁,只要是他看见的都会被杀死,他并不在意自己身上有多少伤口,他只在意自己杀了多少。

子弹从脸侧飞过,留下划痕,他转移枪口,一击毙命。每走一步,腿上都会传来剧痛,可他依旧挺直背脊,连停顿都没有的继续前进着。就算手脚都受伤了,他也会继续前进,目标只有一个,杀了所有人,为他陪葬!

身体早已千穿百孔,可他依旧爬着前进,血流进金色的瞳中,染红了一切,他经过的地方留下了一天血路。

咬着牙坚持着,就算他们站在自己面前,羞辱他,他也会轻蔑的看着那人,不留余地的还击。

意识早已变得混沌,现在就连爬行的力气都没有了,恍惚之中,他好似看到了一道光,背光站着的就是他日思夜想的人。

鹤丸幸福的笑着伸出手,“呦,我回来了。”两人的手交握在一起。

“欢迎回来,鹤丸。”

喵殿:极其短小的一篇,最近都比较沙雕来着,所以想换个口味啊(四十五度望天)还有最近都在写刀乱的,我差不多要换个东西写了,就这样。

PS:可能配合大小姐与大少爷的反派生涯看会更好哦也可能是其他的歌,毕竟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摊手)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