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加州清光的某一天

      演练战斗又输了。

      很正常,加州清光想,输赢都是常事,而且毕竟自己本丸才发展不到一年,能力实在有限。但只要给他们时间,早晚他要让主人走到哪赢到哪,赢到腻歪!

      而在那天到来之前……他还是琢磨琢磨刚才对战过程中,对方的加州清光那一招怎么回事吧。

       说谁谁就来,加州清光一边琢磨一边整理发带,冷不丁就听见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

       “ 你的指甲……怎么搞的?” 

       他抬头,就见那个加州清光面带嫌弃地看着他的手。

       他的指甲被涂成饱和度很高的桃红,还有不少各种颜色的亮片,拇指上还画了个诡异的笑脸。

    简而言之,这是丑的最高境界。

     加州清光给自己辩解了一下:“ 这不是我涂的。” 

      “ ……是大和守吧?”

       “ 不是不是。” 加州清光道。这个加州清光为什么会以为是大和守涂的,难道有过经验吗?

      “ 是我家主人啦,非要帮我涂指甲,特地买了好多材料,真叫人拒绝不了呢……”

      那位加州清光脸上的嫌弃变酸了。

      嘿嘿嘿,赢了。

      加州清光扬眉吐气。

       至于指甲么,什么丑不丑的没关系,本来就是涂了给主人看的,她喜欢就行。

       演练结束,加州清光一回本丸就奔着审神者那里去找她玩……不对,不是玩,是汇报演练成果!

      顺便占她一点时间……

      刚一到门口,加州清光就注意到门边一只大旅行箱。

      拎了一下,还挺沉。 这是要去干嘛?总不会是出差吧。

      正好审神者开了门,差点拍到加州清光脸上。

       “ 要出去吗?”他问。

       “ 呃……”

       审神者目光躲闪,一看这心虚的样就知道有事。

       审神者硬着头皮,“ ……进来说?” 

       加州清光猜到是有关什么的了。

       他是初始刀,是从最开始便陪着审神者一起走的人,他敢说,本丸里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她。

      比如他很清楚,他的主人并不适合做一个审神者。她曾经的世界富足而安定,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她怎么会了解行军打仗的那一套呢?

       而且还是个柔软又胆小的人,手下的刀受一点点伤她就要慌慌张张地下令撤退。这种对他们珍惜过头的样子,对她的战果可没什么好处。

      看战绩记录就知道了,同期审神者中最垫底的那一个就是他们本丸。

      “ 刚刚上任时就有人说我不是这块料,当时我还不信呢。” 审神者自嘲地笑笑,“ 后来我发现没蒙我,是真的。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不能占着地方不干实事……”

      “ 你要辞职是吗?” 加州清光说,“ 好啊,明天我就去跳刀解池好了,反正也没人要了。”

       他想被这个人喜欢,所以凡是能讨好她的事,他都去做,到了现在他养成习惯了,这人一走了,他去讨谁的宠爱?

      “ 你知道选初始刀的时候,我为什么选你吗?”

      加州清光摇摇头,等着她说。

      “ 因为你看起来很怕我不选你的样子,这让我很高兴,好像我也被人需要,被人爱,被人必不可少。”

      “ 不是好像,是就是!” 

     审神者声音低哑,“ 可我不是个好审神者,我发展不好本丸,我不会指挥你们打丑八怪,我……”  

      审神者没再说下去,因为哭出声儿来了。

      “ 欸、欸?干嘛呀,我还没哭呢……” 加州清光拽了几张纸巾想给她擦擦连,奈何审神者把脸埋在胳膊上不抬头,于是他把纸放一边,伸手把哭成一团的人抱进怀里。

      他的主人舍不得走,否则怎么能哭成这样。她只是遗憾自己做不好他的主人。

       加州清光安慰说:“ 顶尖的本丸那么多,少我们一个也不少。再说了,还有个我么,我会好好地努力,将来一定变得非常厉害,才貌双全,叫别人知道你明明很会养刀。” 

      他拥有的东西很少,全都给出去还怕会被嫌弃。所以一直在她身边忐忐忑忑,时刻记得外表要精致,性格要可爱,千万别被嫌弃……

      却没想到当主人的在自己嫌弃自己。

       “ 我和你说啊,比起一个好审神者,我更想要一个好主人。”  加州清光说,“ 我真的敢跳刀解池,还要带着你的年终报告一起!”

      审神者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字字句句都透着心痛,“ 年终报告……我写了、半个月!”

      加州清光听笑了,他就知道审神者的七寸长在年终报告上。

       “ 我都被始乱终弃了,还不让我扔个报告解气……可怜哦……” 加州清光唏嘘。

      “ ……我都不哭下去了!” 审神者说,“ 关报告什么事嘛,我怕我做不好审神者,我怕你们看不上我这么个废物点心……”

       “ 我们从什么都没有,一路到了现在,不是一直都在进步吗?” 加州清光拍拍审神者,“ 要是有人敢说你不好,我赶他出去自己过,大不了像一开始一样,我们俩相依为命!”

       没有别人抢审神者的关注,他求之不得呢!

      审神者却不这样想,“ 你敢赶人出去我就再也不给你涂指甲了!”

       加州清光:“ ……?”

      好家伙,这下还要求着她祸祸自己指甲盖。

      算了算了,不就是手指甲么,能让审神者放弃辞职,付出一点代价是值得的。

       初始刀就是这么有担当。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