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飒〗冬日情歌

6

向来温顺的须医生再给飒处理完伤口后气的向他的金主怒骂

“十辰与你他妈是人吗还 这么折磨他 他左耳膜破损了你知道吗 还好不是很严重 如果一两个月之后还没有没自动修复的话 赶紧带他去医院看看 记得保持外耳道的干燥”

“他绿我!他要和我离婚!他要和他前男友去私奔!我以后可管不着他了!”

“放你妈的屁!壳刚和我扯完证他跟谁私奔去!”看着一点也不关心自家媳妇健康状况的十 须气得想给他一巴掌

“啥?你和那畜生扯证了?”

“你他妈才畜生!而且十你搞清楚……”

“你被离婚了也是活该”

“卷前两天去医院找我处理的伤口 你们两个那奇奇怪怪的癖好而造成的伤我也就不说了 可你把他打到腹腔内出血这算什么”

“还有……飒似乎是有凝血障碍 但这里条件有限 我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等他身体状况稍微好一点了 一定带他去我那里做个全身检查”

“十……你好自为之”

十脑子乱成一团 也没听进去几句 便又坐在客厅上抽烟 直到飒一声微弱的“渴”才将他叫醒

说起十为什么对壳如此介怀 还是因为不知哪个好事之人说十和壳眉眼极像 而刚抱得美人归的十因此郁结好久 而飒只当他是小孩子脾气 却没想到他真的一直介怀

十有些烦躁的给飒喂了水 心疼地摸了摸他因失血过多而过分苍白的脸 如果可以忽略那五个来自混蛋的清晰的指印的话 还真是过分温馨的一番图景

十翻身进了被窝 搂住飒 怀中人抖了一下 却也没再挣扎

十叹了坛气 调整情绪道:

“这婚……咱还离吗”

“你觉得呢 总不能让人家卷一直名不正言不顺吧”

十翻坐起 有些心虚的捏着床单 但是想辩解什么却有想到。撒八十但是想辩解什么却又想以撒的性格怕是已经知道了什么才会如此

心虚的人总是喜欢转移话题

“你跟踪我?”

飒觉得好笑“你依据什么觉得我不会知道?你身上的印子还不够明显吗”

艹,忘了这茬

“飒飒 我的好飒飒 我…我混蛋 我是一时迷了心智才会和那骚货滚到一处去 我现在就去和那贱人断了联系 你要不打我一顿也好 离什么婚呢咱”说着还跪到了床边扇了自己几巴掌 一副诚恳的样子还真像那么回事

“十……你还不明白吗?我们回不去了 等咱把婚离了 给卷儿个体面的身份 他可是从小就跟我在一处长大的人 他长得美 性格也开朗 从小就没少过追求者 办事能力更是强 在你身边也能给你更多的支持  要不是他家出了事 肯定比现在混的好多了 你既已负了我 便不要再负第二个人”

飒说这话时平静的就好像眼角流下的泪不是他的一样

十似是有些不可置信

“你他妈倒是为他想的挺周全 对我可是只字未提 哈?我们这么多年感情临了了都不值得你提一嘴吗?”

“十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感情二字”

飒似是被气乐了 眼神里发了狠 泪也再也不受控制的不断涌出

“我他妈……我都已经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你原谅了你还想怎样?”

“我没像你怎样 你把我放在床头柜里的离婚协议书签好字就算是成全我”飒唇角微翘 凄美而绝望

十瞪大了眼睛 像是要把眼前的人定穿

十三步并两步的走到床头拿出离婚协议 上面飒的名字已经在那里安静的躺好

“呵 原是早就准备好了啊 财产分割经我同意了吗你就签”

“十 那部分是属于我自己的 十”

“哦是吗?那我得让我的律师好好看看 这么些年你是怎么过的你不知道吗 你不过是寄生于我身边的一只虫 一个连在床上伺候好自己丈夫都做不好的 逼丈夫找外遇的废人”

飒一时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抽走 他无法相信如此混账的话居然是他面前的这个人说出来的 

十冷笑一声 摔门而去 门震得飒的左耳又开始隐隐作痛 一阵眩晕 可飒似是感受不到 颓废的坐在床上喃喃自语“……是啊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怎么就从一个交大保送生变成了一个什么能力都没有 只能靠着自己丈夫过活的人呢……

飒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涌出来 一阵眩晕便又昏睡了过去

“呵 我倒要让你亲眼看看 你为之处处考虑的卷儿 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让你看看 除了我 你还能信谁”

“立刻滚到我家”

“哟?阿飒出门了·还是十爷您又想玩什么刺激的……可我这不太方便啊 自打您上次走后我可一直在养病呢 这身子可还没好”电话那头传来卷的一阵轻笑

“你他妈要么痛快点死过来 要么等死 ”然后不管对方说什么便挂了电话开始抽烟


(知道你们都很毛刺头 下章宝贝飒飒就会暂时远离老十开始新生话啦~可以猜猜会是148哪位成员安抚受伤的飒飒呢= ̄ω ̄=)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