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物语》——自己的青春只有自己可以拯救

出于「巧合」,梓川咲太在图书馆看见了穿兔女郎制服的学姐,得知了青春期症候群」的存在,并从此卷入一系列帮助迷途少女解决青春烦恼的故事之中。

听起来似乎有点熟悉,毕竟曾经阿良良木历(以下简称也是在机缘巧合中发现战场原失去体重的秘密,并由此而开始的名义上开后宫,实为通过解决各种怪异来引导少女走出过往伤痕的一系列物语。

而这便是名为《化物语》的故事。

特殊的创作者们和特殊的作品

《化物语》是一部特殊的作品。

毕竟《物语》系列的存在就是一种特殊:它将诸多不同的元素结合在一起(鬼怪、恋爱、战斗、悬疑),同时也是原作者西尾维新通过对话来推进剧情、塑造人物的代表作之一;更有趣的是,《物语系列》令人费解的出版时间及故事发生时间上的差别,其实是西尾维新创作时「只关注这一行的文字,而没怎么考虑下一行」以及「人为将人物分段进行创作」的习惯造成的结果。

·全篇回忆的前日谈《猫物语·黑》,动画化顺序在《化物语》之后

如此看来,那么《物语》系列之所以能成为西尾维新口中声称的「自信作」,一方面是《物语系列》确实囊括了西尾维新所想表达的很多内容;另一方面或许是其创作时散漫——或者说自由随性的态度其本人喜欢旅游时创作,或许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也可见其特殊了。

只不过说回来,能使《物语》系列的影响力进一步提高的,或许还是躲不过将西尾维新口中声称「难以媒体化(动画化)」的flag拔掉的新房昭之——因而《化物语》作为动画化的第一弹,其特殊自然也不言而喻。(下面介绍SHAFT的系列文章已经很具体了,笔者没文化,就简单提一下)

《化物语》成功动画化使「新房风格」被更多观众铭记:文字演出、频繁切镜头、静止帧、阴影和色块的运用、正面镜头和新房45度的反复利用……其中新房昭之交与「尾石达也」所负责的文字演出,无疑与原作风格十分贴切。

时常出现的纯文字镜头

通过这种方式,原作中许多心理活动和吐槽都得到了解决,调整着叙事节奏;有时不同颜色,不同内容的镜头其实也对动画内容进行着补充说明(例如红色可以代表血、愤怒)而除了这种类型的镜头,作品在背景同样有意地添加文字(大多和背景的元素结合,如报纸、电线杆上的小广告,告示牌等),以此来达到暗示或营造氛围的作用,使「无机质」的背景更透露出诡异。

不仅如此,从这个例子中也可见「新房风格」并不仅属于新房昭之。而是体现在其代表的SHAFT团队所共同表现出的风格。因而在不同创作者的手中,这种风格就可以体现出不同的姿态。如大沼心在自己的些许早期作品中就有运用字幕、纯色块的习惯;剧团狗咖喱在《魔法少女小圆外传》有着文字暗示、珂拉琪等的使用——他们将「新房风格」逐渐融合成个人风格的部分,并在商业化作品中不断使自己的风格成熟。

《魔法少女小圆外传》第五话


「怪异」背后隐藏着的秘密

诚如上文所说,《物语》的故事可以简单看作青春的故事,《物语》的故事其实就是治退怪异的故事。

只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会选择「怪异」来作为故事的矛盾?

其实解答这个问题,从少女们的经历中就可以窥见一斑:

母亲对于邪教的狂热,使得原本的家庭支离破碎。看到母亲的变化,想到自己被施暴,战场原宁可选择将回忆连同对于母亲的烦恼一同剪断,也失去对外界的信任——失去的体重,象征着记忆的重量。

八九寺因为车祸丧命,成为「迷牛」怪异。但即使如此,八九寺却不希望他人卷入怪异,而独自在数十年间徘徊,到达不了向往的母亲的家—迷途的蜗牛,可以简单认为象征着孤独的迷失;

在没有父母的引导下,神原习惯和的培养都极其糟糕,最终无法克制欲望和嫉妒;木乃伊许愿——绷带下隐匿猿之手,象征着潜意识中连自己也无法正视的「黑暗和力」的思绪;

千石儿时除了月火,仅存的「美好回忆」也只停留在小学,孤独使她的内心封闭。因而面对「蛇切绳」,她会选择自己解除诅咒而非求救——束缚的「蛇切绳」并没消失,象征着内心的自闭;

羽川在重组家庭中没有实际地位,对于自己对的感情也难以切齿,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压力与「障猫」怪异结合成为黑羽川——「黑羽川」可以简单认为象征着精神压力,以及被自我刻意隐藏的「私心」……

从少女的遭遇中可以发现,每个人身上都有「怪异」,每个人都存在着「缺陷」。因此就如同「青春期症候群」,所谓「怪异」,其实大多可以近似看作少女内心伤痕的具象化、夸张化

这就像人们常会听到的说法:「世上根本就没有鬼,不过是人心在作祟罢了」——从这点上来看,那么怪异的强大其实也恰好反映了少女的执念之深。因此就可以发现,羽川身上的两次显现的障猫也好,亦或是把打个半死的雨魔也罢,明明在忍野口中都属于「低级」的怪异,实际解决起来却并不容易,或许也是因为如此。

于是乎,在这些具有象征意义的怪异下观众才在偶然察觉到少女身上表现出的「现实」才是最庞大的「怪异」。少女伤痕后的问题,其实大多无非都来自于现实中常有的家庭和父母(如父母角色缺失、家庭暴力等)的问题,以及平常人本身就拥有的嫉妒或欲望。只不过因为强调夸张「怪异」的存在,使得这些问题不得不再次被观众重视——换句话说,《物语》即是以「怪异」的荒诞表露着「现实」的问题。

因此,即使是这样观众在现实中屡见不鲜,甚至有过体会的问题,表现在少女身上时却仍会让人叹息。

毕竟现实就是如此。明知现实的残酷,却依然无法被改变就如在解决障猫怪异时,忍野都深深明白的问题本质:「就算解决了这次怪异,来源于家庭的压力源头依旧存在」;而即便是小小的嫉妒心,或许也会通常解释为自我的不足——面对现实带给自己的苍白感无力感也难怪少女刻意去逃避,将内心世界逐渐封闭,也就在自我的道路上显得迷茫了。


然后从自我的世界中前进

似乎对于「现实」的话题显得有些沉重了,只不过别忘记《物语》的内核依旧是阐述青春的故事。诚如上文所说,「怪异」象征着不兆,象征着缺陷。但是换个角度来看,《物语》中接二连三出现的「怪异」则成为少女在自我道路中一次次的挣扎探索的体现。

就如最近同样以描写青春群像而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BEASTARS》,雷格西对于本性和恋爱之间的思考,着实让人见到一只在青春中迷茫,但似乎又找到方向的大灰狼。一帆风顺的自我道路或许的确是人们心之所向,但一帆风顺的青春却也许不是正常的青春——毕竟青春本身就会不断烦恼,不断有接二连三的问题出现

既然现实的残酷无法被改变,既然这些残酷无法逃避,那么或许就只能够接受。因此在解决怪异的过程中,少女又表现出共同的主题——在道路上遭遇到不堪时,只能自己救自己——这也是为何文章开头描述和其他主角的关系时会用「引导」而非含糊的「帮助」。

因此就放下了自己的执念,少女尝试着去面对。在《化物语》的故事中,这点上体现的最为明显的或许还是战场原

毕竟在「黑仪重蟹」篇中,观众早已了解战场原独自承担的过去有多么不易,于是要从过去的回忆中脱出想来也并非易事。

但是少女选择了认错,在哭咽声中哀求着神明把体重还给自己。在惊讶中观众才意识到少女「强硬」的外表下,其实也有「柔软」的内心。

当然这一切或许还是要拜所赐

《化物语》五个少女的故事看似互相独立,但却有战场原之间的感情线作为联系。因此作为《化物语》中实实在在的「真女主」,相较于取回体重时情感的一泄而出,战场原让人更印象深刻的或许还是在两人的一来一回中,所让人感受到的少女变化——而这种变化,则集中表现在语言的表达上。

毕竟说到底,若是切断了自己对外界的信任,其实也相当于切断了表达自我感情的机会。因而虽然颇认真地说明自己属于」一类,但相较于观众平常看到的傲娇角色,战场原或许更符合傲娇「不善于表达内心想法,但内心却也柔软」的定义——因为相信外,所以形成擅长表达感的「傲娇」格;因为不想与他人接触,所以就以毒舌」来武装自己。

因此或许也可以这么说,战场原的相处过程,其实也就是少女如何克服所谓「傲娇」和「毒舌」的过程(当然是带引号的)

于是就从起初的冷峻,开始学习逐渐吐露心声。由于不擅长表达,战场原在与的交往中或许没有过多的情话,但也正因如此,言语中留下的也只有最直白、最真实的感情与想法

她会直白地表达昨天买的新衣服就是为了穿给你看,会直白地提出「去约会」的要求,会直白地在星空下坦白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当然,会直白地进行冷嘲。只不过与起初的「毒舌」相比,此时的嘲讽少了厚厚的障壁,而多了几番调戏。

所以,在看到少女为了引诱对方主动告白,故意绕了一大圈,最终还是不表露心意时,在看到少女琢磨着如何将直白的「我们去约会」和「我们来接吻」表达的更显诚意时,在看到少女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引发的吐槽甚至震惊时,观众会不时地会心一笑——毕竟这就是少女可爱的一面,也是其在尝试努力的标志。

没错,观众从战场原身上看到的可爱,是看到少女吐露真情实感时的可爱,是少女改变冰冷的态度,寻求改变的可爱,是细节中流露出的可爱。自然也与印象中已然模板化的「傲娇」与「毒舌」不一样。

那么此时再回头来,看那句「萌之上即是荡漾」的说法,也着实能体会到其中不同的含义了。



postscript(附言)

各位好啊,以上就是本篇文章的全部内容了。

有趣的是,最近动画似乎喜欢涉及「怪异」和「恋爱」的话题,因而就有了介绍《物语系列》的想法。只是把如此早的作品拿出来说,难免有炒冷饭的嫌疑。想来想去,还是请读者当做观后感或旧番介绍吧。

作为《物语》系列的第一弹,《化物语》的作用或许还是让人熟悉作品的风格,认识人物(当然其中也有不少细节和暗示)因此本文大多在介绍作品风格,也尽量把涉及的内容给规范到《化物语》出现的部分。当然了,这样处理的后果也就是人物分析不全面,文章结构比较随意之类的问题(不排除自己水平问题)

因此,关于其他少女,亦或是少女其他的故事,且留至下回慢慢见分晓(或许也会因懒草草了事)

最后,留个赞什么的也可以嘛~


参考:

纪念小说家出道15周年,《西尾维新 大辞展》西尾维新的访谈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708591

《冷血》引发的热情:西尾维新谈《伤物语Ⅲ冷血篇》及《物语系列》

http://www.anitama.cn/article/038a8ad79d19b4e8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