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2020年的2.14(我x元荼)

凌晨五点,楸茨本丸内,天守阁。

本该在岩融怀里睡得舒舒服服的楸茨这时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下床。

“唔?”岩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小不点……你去哪儿……”

我扭头低声跟他说:“我就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

闻言,岩融伸了个懒腰,接着睡了。“穿好衣服再去,小心别着凉了……”“知道啦。”

楸茨抱着衣服踮起脚尖出去了。

同一时间,元荼本丸内,天守阁。

元荼从被子里钻出去,突然就被床另一边的石切丸抓住了手腕。

“荼荼这是要去哪儿?”石切丸笑了笑,手指摩挲着元荼的手心。“是想不跟我通知一声就离开吗?”

元荼有些哭笑不得:“我就只是去喝口水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啦。”

“我跟你一起去,省得你又会往哪儿磕着。”

“我才没那么笨呢!你睡吧,我喝了水就回来。”

石切丸宠溺的笑了笑,握着她的手凑到唇边吻了吻:“快点回来哦……”

元荼穿上衣服,出门,关门,迅速下楼,换上运动鞋径直走出本丸大门,拿出手电筒打开向外飞快的跑了好远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

“茨茨!你出来了吗?!”

元荼拿出手机,飞快的打了这一条信息,收件人是:楸茨。

楸茨很快回复了:“出来了出来了!他们没有发觉!荼荼你到了吗?!”

“到了到了!我就在那棵树旁边等着了!”

“……荼荼!荼荼!”元荼靠着树等待,不一会儿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压着声音呼唤她。“茨茨!”

楸茨向她冲过来,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

“终于跟你两个人一起了!”楸茨握着元荼的手,拉了拉肩上的背包带。“快走,他们很快会发现不对的!荼荼相信我吗?”

元荼郑重的点了点头,握紧了楸茨的手。

“走吧!”

两个人踏着有些泥泞的小路,打着手电筒,一刻也不停歇的奔跑。

尽管很累,但她们毫无怨言,因为她们的手紧握在一起,她们依靠着彼此,再累也没关系。

“小不点怎么还没回来……”

楸茨本丸的岩融这时又醒过来,发现身边自家主上竟然还没回来,他有点担心了。

岩融起身,下楼,先到薙刀部屋找到巴形。“巴形,醒醒。”岩融拍了拍巴形的背后。

巴形睡着时同样警觉 ,一拍就醒了,坐起来问:“怎么了?”

“小不点好像不见了。”黑暗中岩融的眉毛拧得紧紧的。

“什么?”巴形的语气里也带上了一丝不自觉的紧张。“刚才过来时走了一圈,没有看见她,真的不见了。”

两人静默片刻,当即达成共识,去寻找楸茨。

悄悄牵了小云雀和花柑子走出本丸,岩融和巴形骑着马,背着刀,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主上——”“小不点——”

那么早,天还那么黑,她会去哪里?还是说有人潜入了本丸?如果真的是,她应该会呼救的……

“唰——”

“谁!”

一道白光闪现,岩融和巴形拉着马后退一步,举起了本体。

“……元荼大人家的石切丸阁下?”

那人慢慢走进,岩融和巴形看清了他:是举着大太刀,身着绿色和服的石切丸。

石切丸面露疑惑,收起了刀:“楸茨审神者家的岩融和巴形薙刀吗?”

岩融将刀收起:“你是出来干什么的?”

石切丸无奈的说:“实不相瞒,我家主上不见了。”

岩融和巴形相视一眼,又看向石切丸:“我们家的也是。”

三人面面相觑。

看来这两个不让人省心的主上凑到一起玩去了,真是的起那么早是要去哪里玩!

“真令人头疼,等她回来后该怎么教育她好呢。”石切丸若有所思的说。

巴形点点头:“我也该好好想想了。上来吧,一起去找吧。”

“有劳了。”

三个刃一起,共同踏上去寻找自家主上的路。

“石切丸阁下,你家元荼大人离开时什么信息都没留下吗?”岩融扭头问。

石切丸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上面画了一个金色的太阳,没有文字。

“这……”看不懂。

“她貌似是给我留了一个需要猜的谜,这张纸大概指示了她要去的地方。”

“可以给我看看吗?”“嗯。”

巴形接过纸条,仔细的看了看:“有两行小字……”他的手有点发抖,那小字第一行完全是楸茨的字迹,写的是:

我跟荼荼私奔了!别来找我们!

巴形此刻气得有点胃疼。再看下一行,下一行是另外一种字迹,应该就是元荼的了:

再见石切!我跟茨茨走了!别找我!

读了一遍给石切丸听,石切丸笑得愈发和善:“哦?”居然敢那么直白的跟他说“再见”两个字,看来最近是太宠她了。

岩融看了看那张纸,想了想:“那么早走,还画了个太阳,会不会是要去看日出?”

巴形略略思索了一下:“有道理,现在大概接近六点了,如果这时候找到一处较高的地方爬上去,应该是个很好的赏日出的地方。”

石切丸:“山上?”

“准确来说,应该是山顶。这附近有哪座山适合赏日出呢……”

………

“会不会是那一座?”石切丸伸手指向前方那座遥远而巍然的山。“原来荼荼说想跟我去那里赏日出的。”

结果和另外一个女孩子起那么早去了。石切丸有点心塞塞。

岩融和巴形能理解他的感受,因为楸茨那个花心大萝卜也还没跟他们一起看过日出。

“先向前走吧,说不定她们还没那么快到山脚下。”

与此同时,楸茨和元荼那边。

“嘿嘿,没在他们身边感觉也超棒啊!”楸茨牵着元荼的手,很是活泼的晃着。“跟荼荼在一起,超开心!”

元荼望着她笑,手指蹭了蹭楸茨的手背。“跟茨茨在一起,我也超级开心的!”

楸茨高兴得紧紧搂住她:“最喜欢荼荼了!”

“荼荼也最喜欢茨茨了!蛤蛤蛤蛤蛤~”

两个女孩笑得十分开心。

“哦!”楸茨抬起头,皱了皱眉:“他们貌似来找我了,气息在十里以内。”

元荼点点头:“我也感觉到了,石切来找我了。”

两人相望一眼,重新拉好了手:“走!”

两人再次开始奔跑。

“啊!”元荼突然被一块石头绊倒,摔在地上,膝盖蹭破了皮。“好痛……”

“荼荼!你没事吧!”楸茨立刻蹲下来查看。元荼擦了擦眼角的泪光,摇摇头:“没事,快走吧。”

“先别动,我帮你稍微擦一下,万一感染了就不好了!”楸茨飞快的说,打开背包从里面找到棉签和酒精,“忍着点。”

“嘶……”元荼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好在伤口不算太大,贴个创可贴就好了。楸茨一边想着,把元荼扶起来。“能走吗?”

看她走得一瘸一拐,楸茨当机立断转身弯腰:“上来!”

“这不好吧?”元荼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我力气可大了,虽然个子稍微矮点,但我连千子都背得动哦!”我拍拍背后:“快上来,不然要被他们追上了!”

“嗯!”元荼背上楸茨的背包,爬上了她的背后。

楸茨再次快步走起来。

“近了,已经很近了。”寻主三人组此时正快马加鞭的追过来。

“等等!我知道有条近道,往那边……”

楸茨背着元荼,已快要到达山脚。

“快到了!”

“到那儿了就放……诶!”

旁边的灌木丛里突然冲出了两匹马,楸茨紧急制动,刹住了车。

“岩融巴形!!”

“石切!!”

自家婚刀此时就在自己面前,这时楸茨和元荼脸上不约而同的写了一个字:

“咿呀嗨呀,小不点,真是让我们好找~”

岩融看着楸茨笑,更衬托出巴形此刻的脸有多黑。楸茨一时之间,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哑口无言。

石切丸依然笑得很和蔼:“荼荼,我就说我不跟你一起你就会磕着碰着,是不是?”他的目光直接射在元荼膝盖上的创可贴。

元荼直接把脸藏在了楸茨的头后面。

“我们知道错了……”

之后,楸茨骑着小云雀,元荼骑着花柑子,岩融、巴形和石切丸牵着马,五人一起上山。

“为什么不说清楚就跑掉了?”岩融揉了揉楸茨的脑袋,责问道。

楸茨撅着嘴:“女孩子也需要约会的好不好?要被你们知道了,又要问东问西的,然后缠着跟过来。”

“但您不说真的很让人担心,知道吗?”巴形皱起眉,直白的说。“下次就算真的想跟朋友出去玩,也要告诉我们一声去哪里,不要让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也没头绪找,真的很紧张……”

楸茨听到最后一句,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知道了,我下次不会了……”

“主上乖,这次就算了。”“嗯!”

石切丸一直看着元荼的膝盖:“……还疼不疼?”

“没事啦!刚才茨茨给我洗过了,伤口不大,没事的!”元荼有些着急的解释。

石切丸看着她,六点多了,周围已渐渐的有些亮,他眼尾的红色朦朦胧胧,藏着些倦意。

“知道我多担心吗?荼荼。”石切丸轻轻握着元荼的手,声音很低。

元荼没说话,只是同样握紧了他的手。

“诶,石切丸阁下,您别怪她!是我提出来要拉她出去的,您跟我说就是了,别说她!”楸茨大声嚷嚷道。

“才不是!明明是我也想跟茨茨一起去玩才会偷偷跑出来的,我也有错!”元荼涨红了脸,嘟囔着说。

“…………”

现场一片寂静。

“噗嗤~”岩融先绷不住的笑了出来。“噶哈哈哈哈哈哈哈!小不点跟元荼大人的感情当真是好!”

“嘿~是啦是啦是挺好的~”楸茨没脸没皮的笑着说。

巴形无奈的叹了口气:“再好也不能天没亮就起来两个人一起去玩,四周都那么黑,万一有野兽怎么办?”

“怕什么啦,我能打呀!我保护荼荼就好了嘛!”

“那怎么行啊!我也要保护茨茨!”

这两个女孩子一旦开始腻歪,连缝隙都没得插进去。各家婚刀只能对笑无言。

要到山顶了,现在已经是接近七点了。

一缕缕生机勃勃的金色阳光正在从远方的山间一点点的探出来。

终于在山顶的一座平台上站定,楸茨从小云雀上下来,元荼被石切丸抱下来抱着。五个人看着那太阳升起,心中是无限感慨。

“唉,都还没跟主上单独来看过日出,结果却被元荼大人抢先了。”巴形还是有点心塞。

楸茨拉着他和岩融的手,哄着说:“这不是也算一起看过了嘛。别生气啦,回去给你亲亲好不好?”

“嗯。”巴形十分容易的被哄好了。“我有没有?”岩融弯腰蹭了蹭楸茨的脸颊。“都有都有,放心吧。”楸茨笑眯了眼。

石切丸静静的望着远方,眼尾的红色被阳光渲染得柔和而高贵,他似不染一尘的神明。

不,他就是。元荼渐渐将目光转向他的侧脸,呆呆的盯着看。

“好看吗?”“诶!Σ(|||▽||| )”

石切丸扭过头,在元荼的唇上吻了一下,笑了。“好看就继续看。”“石切……”

元荼红了脸,伸手勾住石切丸的脖子,撒娇似的蹭。“我下次不会了……”

石切丸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下不为例哦。”

“咕~”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

“诶?!我——”元荼的脸更红了。石切丸看着只觉得超级可爱!

楸茨扭头看她:“哎呀!荼荼饿了对吧!我正好也是,我带了好多吃哒!过来一起吃吧!”

“好呀好呀!石切,快放我下去!”

“荼荼,你小心一点!”

元荼下了地,一颠一颠的就过去了。两个女孩子又开始就地野餐了,完全不管这边三个刃。

“唉……”三振婚刀不约而同的摇摇头叹气,随他们去了。

反正现在他们在这里,怎么样都没关系了。

迟到的情人节快乐!

给我心头的珍宝荼荼❤️

本来说好两千字搞定的结果一写停不下来嗐(//∇//)

也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虽然迟到了😂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