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错一次短信,他误杀了妻子 | 不思异:怪谈02



不思异:怪谈」——世间诡事,人情冷暖。

这些故事就发生在你我身边,有荒诞,也有真实,

它们交织融合在一起,隐隐透出“人性”二字。

今日故事:「失手


凌晨零点,四季酒店。

卢生给他老婆米歌发了条短信:“生日快乐!”

比较重要的信息,卢生喜欢用短信,而非微信。

米歌非常迅速:“这么准时?定时的吧。”

卢生回到:“肯定不是,定时的多没有诚意。”

米歌:“我就知道。出差在外,早点睡。”

卢生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脸上轻轻地笑。

床边一个年轻的女人说道:“结婚三年了,你跟你老婆还挺恩爱的……”

卢生笑意更盛:“糟糠之妻不可欺。”

女人的双眼里尽是雾水。她翻身关掉了灯。

第二天,卢生忙碌了许久,一直到下午一点才休息。中间手机响个不停,因为不是电话,所以卢生都没搭理。此时卢生坐下来,仔细翻阅。老婆米歌只发了一条微信:“什么时候回来?”

贝乐却发了几十条:

“亲爱的,在忙什么?”

“又有人跟我告白,真烦人。太漂亮了也是种折磨啊……”

“你忙,我不打扰你。”

“给你唱首歌啊。”

语音,语音,语音……

最后一条是:“晚上去哪里吃饭?”

卢生仔仔细细地听完了贝乐发的所有语音,正准备回复的时候接了一个客户打来的电话。他接着忙碌,一不小心就到了下午五点。卢生饥肠辘辘,点开微信对话框,回到:“晚上六点,时间广场见。”

时间广场就在四季酒店旁边。卢生发了几封邮件,换了身衣服,才优哉游哉地来到时间广场。他看到一个只有一条手臂的人在吹口琴卖艺,吹得挺动听。是《友谊地久天长》。

卢生想起他初三毕业那年,英语老师教大家这首古老的英国民歌,歌词是古英文,类似英文的文言文。班上一个叫米歌的姑娘唱得非常动听,极其投入。

这个画面征服了卢生。

他们一起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高考也心照不宣地填报了同一个志愿。大学刚毕业那会儿,两人生活拮据到极点,米歌却是能把白粥也能煮得别有一番滋味的姑娘。

“嘿,想什么呢?”贝乐在卢生耳边轻轻说道。

“他吹得很好,我一直想学来着。可惜年纪大了,也没时间。”卢生摸出一张十块钱的纸币,放到独臂人面前的碗里。

“谢谢老板。”独臂人笑道。

“你先去点菜,我再听一会儿。”

卢生觉得自己的生活缺少那么一点激情,太死板,太疲惫。今天难得放松。

独臂人一连吹了七首,每首都很精彩。卢生干脆放了一张一百。

想了想,卢生问道:“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时间广场人来人往,停下来听口琴的人不多。独臂人似乎在打量有没有城管过来赶人,然后说道:“不怕你笑话。前些年,我同时跟两个姑娘处着,后来纸包不住火,一个姑娘知道了,趁我睡觉的时候,往我身上泼汽油……嘿嘿,没烧死,只烧坏了一只手。”

卢生饶有兴趣:“咋被发现了?”

独臂人说道:“发短信的时候,发错了对象。女人聪明起来真可怕。啊,不说了,城管来了。”他收起口琴,拔腿就跑。

卢生心中一动,拿出手机,看到米歌发了好几条微信:

“时间广场?去时间广场干什么?”

“你发错人了吧?”

“你在哪?”

“你是在出差吗?”

以及三个米歌打来的未接电话。

卢生心里一惊,失手发错人了!他迅速打电话回去:“约客户吃饭呢……”在这种时候,每个偷腥的男人都是最佳影帝。

吃完饭,卢生和贝乐出来,看到独臂人又在卖艺。卢生忍不住停下来继续听。贝乐无聊,跑到旁边的商场逛街去了。

趁着独臂人休息的时候,卢生问道:“后来泼你汽油的那个姑娘呢?”

“她啊,被鉴定是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回家休息去了。我的手算是白费了。不过说起来,她的眼睛可真漂亮,神采奕奕,你说她是精神病,打死我都不信。”

贝乐出来了,挽着卢生的手:“还在听啊?你喜欢的话,明天我也去学。”贝乐珠圆玉润,不仅眼睛里都是水,她整个人似乎都是水,柔弱无骨。偏偏有时候却像一团火。

独臂人的眼睛突然睁得老大,满脸惊慌。

卢生暗惊,难道自己身边这个贝乐就是独臂人的前女友?

“别跑!说了这里不能摆摊!”

原来是城管来了。

贝乐悲天悯人,说道:“出来讨生活也不容易啊。”

三天后,高铁站。卢生和贝乐依依惜别。

“你下次什么时候再来?”

“看情况吧。”

“那我去找你。”

“不太方便吧。”

“哼。”

“乖,我一有时间就过来。”

回到江城,米歌来车站接卢生。米歌喋喋不休地说着一些工作上的琐事。卢生掏出一个精美的盒子:“给你的,生日礼物,补的。”

米歌很高兴。

结婚纪念日那天,卢生带着米歌去吃饭。江城也有一个时间广场。卢生居然又看到了那个独臂人卖艺。这次他没过去听。

等菜时,米歌去厕所。卢生收到一条微信:“这周过来吗?”

卢生正准备回,一个服务员擦身而过,撞到他的手臂,还好手机拿得稳,不然就掉到锅里去了。服务员连忙道歉。卢生注意到服务员只有一条手臂,心中一点怒气顿时消散了。

“周日来找你,宝贝儿。”卢生打字飞快。

突然,卢生发现自己又失手发错人了。妈的,这两个女人头像还真像。卢生赶紧撤销,接着说道:“给老胡发一个黄图,不小心发给你了。不适合女人看。”

米歌回来了。卢生小心翼翼地观察,米歌脸上表情正常。卢生愈加忐忑。

喝多了酒。醉酒醒后,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卢生起来上厕所,发现米歌居然不在床上。

奇怪,人跑哪去了。

卢生迷迷糊糊拿起手机,看看有没有特别重要的信息。

手机上有一条短信:周日来找你,宝贝儿。

来自陌生号码。

卢生酒醒了一半。

他似乎闻到了一股汽油味。

他肝胆俱裂。

这时门开了。米歌提着一桶汽油。

卢生声嘶力竭喊道:“你要干什么?我保证没有下次。你不要发疯!”

米歌不说话,提着汽油桶去厕所。

卢生看到米歌的手机在桌子上,他拿过来一看,发现最近通话是贝乐。卢生想起那个独臂人。卢生去认错,米歌脸色越来越青。两人吵起来,激愤之下,卢生掐住了米歌的脖子,米歌的手碰到了汽油桶。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卢生手上开始用力。

一切安静了。

卢生恢复了冷静,心想如何制造米歌自杀的假象。他心里烦躁,下意识翻着米歌的手机。他看到这样一段对话。

“衣服上沾了好多油,洗不干净。咋办啊?这衣服我可喜欢了。”

“试试汽油吧,效果很好。”

卢生瘫倒在地。


-END-

作者 | 西门瘦肉

主编 | 不思异老袁

美编 | 邹雨鑫

版权声明 |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推荐观看



不思异TV,专注于幻想悬疑精品迷你剧的自媒体频道。

不思异TV出品《不思异:录像》《不思异:电台》《不思异:辞典》为国内具有代表性的原创悬疑迷你网络剧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