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高(弘杨):Perfect(Valentines' Day)

每天早晨起来上课都快要得道升仙了嗨呀。老师说还会再讲五天到时候我的假期就结束了所以可能没什么机会写了,叹气。

上课脑子里摸鱼下了课就赶紧写出来。情人节快乐!

这一篇就不走现实了,就假装他俩都在北京,混着最近的事情写出来吧~

 

年过来了才一天黄子弘凡就着急忙慌打着飞的回了北京,临走之前在厨房里卷了半斤米三根腊肠四包火锅底料和一饭盒的红烧肉,黄爸爸端着茶杯追在后面问儿子说给你爸留点东西下酒行不行,黄子弘凡合上行李箱冲他傻笑:“我这不是还没把花生米也带走呢么?”

“臭小子,有了对象忘了爹妈。”

“欸,爸你不能这么说!我是为了工作,你看这个万一回不去了算违约的……”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有的没的,最后黄妈妈把口罩往他头顶上一搁,“回去了之后买点蔬菜啊水果啊的,然后就别出门了,跟小高两个人在家里呆着。我说你20岁了好歹可以学学做饭不要饿死了,回头把人家小高也饿着人家多亏。”

“怎么亏了他那么胖!再说妈我也不是啥都不会啊,煮个香肠蒸个饭不就是一顿吗?”

黄妈妈伸手拍他,一路送到机场了又舍不得,抱一下再反反复复叮嘱好多次才看着黄子弘凡进了安检。

“下来接我,大门锁了没带卡。”高杨揣着一口袋的糖在风里发抖,他比黄子弘凡回来的晚一天,走之前箱子里放了俩哈密瓜和他姐塞的炒米粉调料和米粉。

“你听我的,回去煮煮弄弄反正你会,不要把黄子再饿着,人家孩子那么瘦还饿着得多难。”姐姐大包小包的往箱子里塞,完全不顾站在边上一米八的高杨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出门之前小侄子还给他塞了把糖,依依不舍的喊“舅舅下次回来给我多带点”,高杨说好,摸摸小孩子的头一路带着就回了北京。

谁想到门卡丢在家里了,带着帽子站在路灯下打电话给楼上的等着接。

“哦呦,聪明人也犯傻啊。”黄子弘凡穿着运动裤下来,头发乱糟糟的也没梳,看见高杨的时候露出了他那个标准露齿笑,得瑟的要死。

“这和犯傻有关系吗?有些人明明知道是冬天还不换鞋,穿着拖鞋下来冷的跳踢踏舞才像傻瓜吧?”

黄子弘凡帮他提着行李箱,听到这个话一时语塞,等摁了电梯缓缓才勾着男朋友肩膀凑过去,“那还不是怕你冷吗?着急接你。”

笑的一脸被自己会到。

开门的时候上下左右前后摸了一遍才想起来自己没拿钥匙,高杨看他不动,从后面默不作声绕过来,拧钥匙的时候说了句,“不愧是我们家聪明阿黄,真棒。”

“滚呐!”

 

疫情严重的比他们俩想的都要厉害,过到初四的时候助理就来发消息说后面排着的工作全部都推迟了,小剧场问高杨有吃的没有,然后给他俩送了三斤青菜过来,顺便耳提面命叫他们俩在家呆着老实点,两个人坐的端端正正同频率点头一脸乖巧。结果开心了两天黄子弘凡就闲着撑头在家里犯困,小鸡啄米一样在电脑前面龟速捣蒜。因为高杨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兴趣培养健康作息,早上六点半喊他起来打坐,七点吃早饭,八点开始看书。

“起不来啊,你放过我吧!“

“不行,快点,你头靠着墙不就稳住了,快点腿盘起来。”高杨拉开窗帘折腾迷迷糊糊的黄子弘凡。

“放过孩子吧,我才20岁啊。”高杨依旧不理他哀嚎。

“你再喊我起床我告诉阿姨了。”黄子弘凡从被子里伸手攀着高杨的胳膊,准备放大招。高杨停了一下,眨眨眼低下头挨着亲了一下黄子弘凡的嘴角,然后额头贴着额头说的特别温柔,“你觉得我现在也给阿姨叔叔打个电话,我们一起云晨练好不好?”

“不好,我起来。”床上的鲤鱼打挺,一把坐起来打哈欠。

初五过后小区就开始挨家挨户查来往经历量体温,送了一张卡片来说一户三天只准出门一次,一次也只能有一个人出小区,高杨拿着纸条和派发的小瓶消毒液郑重的点点头,洗了手再进房间的时候黄子弘凡已经栽在桌子上睡的香了。

高大爷叹气摇头,从卧室拿了摊子给他盖上继续坐下来看自己书。

过不了多久张超就发消息问他打游戏吗,在家里带着太无聊了,高杨看了看手机回了三个字,“不开麦。”

“那再见。”对面很快也回了消息。

 

在家里蹲着一天一天的,今天腊肠炒饭配煮青菜,明天新疆米粉搭配可乐的两个人吃到弹尽粮绝,高杨才把出门证给黄子弘凡叫他拖了五斤米再带点菜回来继续打发日子。

“我就这去一次,回来了给你打电话到楼下来帮我搬东西。”黄子弘凡站在门口穿鞋,窗外飘着呼呼的风砸在玻璃上,高杨冲他点头,帽子口罩围巾一样一样往黄子弘凡身上搁。最后口罩往耳朵上一挂,黄子弘凡刚准备去捏封条高杨就凑上来,又偷偷亲一下。

“早点回来,路上小心。”

“好。”饶是一年多了,羊儿的魅力还是难以想象,拿着袋子的人蹦蹦跳跳下了楼,快乐的连耳钉都要摇摇摆摆。

“梁杰,你在家干嘛呢?”黄子弘凡走在路上笑的像舔了一口蜜,四五步一蹦开了手机来骚扰别人。

“?”

“我家羊让我出来买菜,走路上无聊我想想你。”

“跪安吧小黄子,你完了,哥不杀你就不把哥当哥了呢?”

“你就是嫉妒。” 再发消息,已是红圈白点被拉黑。

 

“方方你在干嘛呀!”没关系,黄子嘟嘟嘴,换另一个好了。

“和弟弟看小猪佩奇。”

“刚刚我家羊儿亲了我一下才舍得让我出来买菜。“

“…黄子幸苦了,你能这么简短说完这句话。”

“?”

 

“超儿~”

“干嘛?”

“过年呢~”

“嗯,所以?打王者吗?”

“不打。天天就想着打游戏你有什么其他事情可以干嘛!我告诉你我现在下楼了,羊儿饿了亲亲要我给他买点菜带回家,我一想饿了谁都不能饿我家羊就出来了,外面好冷哦,真的这个风刮刮的吹啊。你看你就会打游戏,都不专心学习。”

“受死吧。”

 

快点走,你们这该死的小情侣。张超恶嫌的把手机丢到了远远的地方,假笑着继续去陪小侄女作画。

 

有吃有喝基本就不下楼了,黄子弘凡被高杨摁着天天新闻三十分新闻联播练琴看书编曲,坚持了十几天早起早睡,睡不着高杨就陪着他在床上唠嗑,其实也不是高杨唠嗑,黄子弘凡嘟嘟嘟嘟他犯困,答应一声吧小黄还不乐意,非要钻到他被窝里去挠痒痒。

“别闹啊。”

“你就困了就困了就困了,一天要睡多久啊别睡了天亮了快点陪我说话,张嘴张嘴快点!”黄子弘凡趴他枕头上蹭。

高杨长叹一口气,好久不开口嗓子带点摩擦的磁性,“宝贝啊,睡觉了乖。”

黄子弘凡在黑夜里红了脸,“哦,那好吧。”

 

自我封闭第七天的时候实在是受不了了,高杨在钢琴前面念火锅串串钵钵鸡秃头兔腿大熊猫,黄子弘凡把书一合蹬蹬蹬跑出去,过了好一会都没回来。

高杨开门的时候看见他在外面跑圈,客厅绕到厨房转个身再出来去卧室最后到了阳台在来一圈,高杨插着口袋问他干嘛,黄子弘凡靠过来,“我给这些地方起了个名字。”

“客厅是武侯区,阳台叫金牛区,房间好听点锦江区,厨房是成华区,书房温江区,大门双流区。”

“哦。你成都一日游呢。”高杨若有所思点点头,慢慢悠悠走到“武侯区”的沙发上坐下来。“你青羊区呢?”

小黄不跑了,咬着嘴皮过来手圈着高杨的肩膀,人往肩膀上一趴喘气。

高杨等他说话,左等不动右等不动,最后歪着头把耳朵贴在软软的头发上等他想。

“羊儿抬头,朕要起来。”

“黄子要封青羊区了,欸,来了来了。”高杨乐的拍手。

“啪唧。”黄子弘凡一口黏黏糊糊亲在高杨脸上,看高杨不注意盯着嘴唇又来下一口,两个人气喘吁吁才松开来,室内热,两个人脸红的跟苹果似的。

“亲羊区。”黄子弘凡把手指抵在高杨嘴唇上。

“……”

 

后来每一天黄子弘凡都是这么喊的,“羊儿你哪儿呢?”

“在金牛区挂衣服呢。”

“羊儿?”

“锦江。”

“走走走,上成华区整点饭了。”

黄子弘凡弹一会烦了,自己在家里走一圈,高杨就端着水杯说“幸苦了,今天也把成都逛了一圈。”

“不幸苦,还没到青羊区。”

“你不要以为我听不出前后鼻音天天糊弄我啊!”高杨敲他脑瓜蹦。

“那我仗着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为非作歹行不行~”


石凯:高杨你最近这个想啊......

高杨:成都。

石凯:啊,成都好啊,我熟啊,欸我带你看大熊猫balabalabala...

高杨:(黄子背景音)要你带吗!

 

 

情人节快乐~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