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见过老婆饼里有老婆的吗?!(伊达组)

我也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写别的……嗯……

这次是舞见伊达组专场,

ooc有,文笔渣有,慎。

标题……我也说不清楚自己要表达什么……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嗯……

↓ ↓ ↓


【一】

        一大早被一条凶神恶煞的黑龙像拎小鸡仔似的拎起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审神者:“我不知道,反正我现在很慌。”

        凶神恶煞的黑龙将手中呆若木鸡的审神者掂了掂,脸色更难看了。

        “干……干嘛?我要钱没钱要胸没胸你抓我有什么用啊?”

        “没打算跟你混熟。”

        “啊……”

        所以不劫财不劫色单纯是想杀人灭口吗?!果然是这样吗?!

        仔细想想她虽然不算优秀但也不拖欠公文不搞寝当番重伤必回城点送必爆肝,天地良心她是做错了什么终于也要走上绝路了吗?!

        “大……大咖喱……”

        “……所以,没有巧克力吗?”


审神者内心os:其实我很怕你吃黑巧咬到自己的手——不是我什么都没说……


【二】

        “伽罗坊不适合吃黑巧的话,我怎么样呢?”

        一席白衣胜雪,付丧神半眯美眸笑得肆意。

        真是漂亮啊……鹤丸国永……

        差点沉浸于美色的审神者慌忙一巴掌盖脸把自己扇醒:“所以我刚刚把内心戏念出来了吗?!”

        “啊哈哈你原来真的是这么想的吗?”太刀仍旧保持着伸手的姿势:“原本只想套个话的——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主公!”

        “要不要去告诉伽罗坊呢?”

        “贿赂我一下我可能会考虑放弃哦?”


审神者:三秒之内给我消失,否则我让你这个情人节只能和时空传送阵过!


【三】

        虽然现在最多只能算初春,但审神者的午餐配置里居然破天荒地出现了冷饮。

        看着餐盘里那团散发着凉意的奶油制品,审神者激动到舌头都在打哆嗦:“咪……咪酱,给我的?”

        独眼付丧神笑得春风和煦,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许可。

        这啥情况?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小叔叔或者狐球要嫁人了?!

        “怎么了?”烛台切光忠伸出一根指头戳戳审神者的脸,“不想吃吗?”

        “还是说想撒娇?——那让我来喂你吧?”

        精致的小勺子舀着冰淇淋送入口中,审神者头顶冒起一缕青烟。麻麻你听我说,女儿觉得自己可能要进棺材了,但是我还能在棺材里仰卧起坐!

        “好吃吗?”

        “好吃!”

        “哦?那这是什么味道的?”

        “……巧……巧克力?”


这是什么恶魔的暗示吗?!绝对是吧!!!


【四】

        “哇——金的啊!太华丽了吧!”

        “我最——喜欢主公大人啦!”

        审神者对小孩子向来是很和蔼可亲的。

        一盒费列罗,换来小天使的感谢和摸摸头的机会,本丸领导人笑着捂住了自己空空如也的钱袋。

        没事……没事……血赚不亏……

        “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啦!”

        “那你要怎么报答主公呢?”审神者一边姨母笑,一边张开了双臂。

        明示!多么明显的明示!赶紧来抱抱你亲爱的主公大人,我的付出就值了!

        然而小短刀并没有做出审神者预想中的反应,而是愣愣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甩下一句“等我一会儿”撒丫子跑出了天守阁。

        “小光!快把之前买的衣服拿出来!主公穿得太寒酸啦!”


审神者(吐血):恩将仇报……这是恩将仇报……







图源堆糖,侵删(啊!肥啾真好!)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