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自从看了R18之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家好,我是这座本丸的审神者,同时也是这篇文的女主。我身为审神者每天的任务就是做日课,批阅成堆的公文,以及——刷某博,逛某lof!

今天依旧跟往常一样,在批阅完该完成的份之后,我把自己扔到床上,然后摸出枕头下的手机,“哎嘿嘿~让我康康今天又有些什么好康的。”或许此时的我就差流口水了吧。

“我去!这是什么!啊,好刺眼,我吃了!”

“呜呜呜…这么虐的么,他们好惨啊,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们。”

“咦?这是什么?”我擤了一把鼻涕然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点了开来,“哎嘿~反正看看也不会怎么样,看样子好像是刀剑的啊。”

当我看完写一篇文之后,淡定的翻到最上面,仔细的看了一下标题,“纳尼!!!这这这…居然是…!R!十!八!天啦噜!让我再康康还有什么好东西~”

大家好,此时一脸猥琐的翻着某博的人就是这座本丸的审神者,然后我现在觉得我什么都可以!不管是三日鹤还是鹤三日还是all婶,我都可啊!!!啊~试问这种心情有谁人能懂。

隔天,当我还在赖床的时候,我的近侍——三日月宗近象征性的敲了三下门,然后直接推门而入,“主殿,您该起床了。”

“五分钟,再让我睡五分钟…”蠕动着,艰难的从被窝里伸出手,比划了一个五,然后她的被子就无情的离开了她,没错,虽然这不可能,但三日月就是这么做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她叫起来。

而她现在的内心是WC的,难道就要开始了么?三日月强哔——审神者的戏码!我的妈耶,难道马上我就不再是少女了么?!不要啊,我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啊!

尽管她的内心活动如此的丰富,但还是要面对起床的事实,大概这就是现实的残酷之处吧。

被三日月强行从床上叫醒的她,此时顶着一个鸡窝头打着哈欠来到大厅,反正都当审神者那么久了,随意点也没什么不是。

“大家早啊,都入座开始晚…呃不,早饭吧。”她揉着眼睛摆了摆手,全是打过招呼了,然后飘飘然的坐到座位上开始进餐。

这期间她一直都在仔细观察在座的各位,她当审神者的时间算起来也挺久的了,该有的刀也都集齐的差不多了,再有几年她就该退休了,可是现在…

五虎退,乱,药研黏着一期也算正常,但是…鹤丸去做什么?还离得那么近,近的都快亲上了啊!他们果然有一腿么?

一期一振觉得有一道视线一直都在看着自己这边,而且那视线莫名的热烈,所以他不得不抬头向他的主殿看去,“主殿,是有什么事么?”

“啊…啊?!什么?没有啊,我没事。”尴尬的别开头,然后塞了一口饭到自己嘴里,嗯,还是光忠做的饭最好吃了。

等早餐结束后,按照往常的安排来看,这时候她应该去散步,但是今天散步到一半,忽然想去厨房看看,于是刚迈出的脚直接换了一个方向,继续走着。

可是…天啊!她看到了什么?烛台切他居然在喂大俱利吃东西!虽然不知道喂的什么,但是!亲自喂东西啊!这就算没有什么也会被人误会有什么的吧。

她默默的离开了厨房,走在回去的路上时整个人都晕乎乎的,难道,太太们写的都是真实存在的?!我本丸里的刀剑们,彼此间都有一腿?!!她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细思极恐啊细思极恐。

等她平复好心情拿起笔打算开始那枯燥的批阅时,窗外忽然有什么动静,她再次出于好奇心往外看去,只见清江把石切丸拦下,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只见石切丸慢慢的向后退,直到退到墙角为止,清江两手堵在他的左右。这…这不就是传说中单身狗无法享受到的壁咚嘛!她越看越兴奋,甚至忘记了自己本来要做的事情,同时也没感觉到身后的人。

“主殿在看什么呢,这么有趣。”一期一振靠近她的身后,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畔,就差双手环住她的腰了。而一期仿佛能看穿她内心的想法似的,双手环住她的腰,害得她打了个激灵,然后瞬间推开他。

“你你你…你来做什么?”手指着他的方向,颤抖的说着,她记得自己没有叫他过来啊,而且他进门怎么不敲门啊!

“我想主了,所以来看看主,顺便一提,我刚才进门前敲门了的,只不过您貌似在看什么东西太入迷了,结果没听到。”一期摊手表示自己的无辜。

“现…现在你看完了,出去吧,我还有工作要作,你在这会打扰到我的。”说着便直接坐下,然后开始批阅,弄得她好像真的很忙一样,其实内心无比的慌,想让他快点走。

一期笑而不语的继续看着她,甚至已经坐下了,而且就坐在她对面!

她也没办法只能任由他看着,不过仔细想来今天怎么那么奇怪,都是碰巧看到那些充满基情的画面,而且在脑海里一直都消散不去,但是粮是真的好吃啊,岂可修!

于是他们就形成了一个看着,一个看似面无表情在批阅公文,实则内心慌得一批的画面,而且一直持续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主殿,貌似快要吃午饭了呢,一起下去吧。”一期伸手把她手里的笔拿走,放在书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她在内心不断的挣扎着,但是再怎么想都无法想明白,还不如直接问出口,没错,她一直都是个行动派!

颤抖着双唇,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一期…你是不是…是不是…”可恶,问出来啊!神啊!赐我勇气吧!“你是不是喜欢我!”最后拼尽所有力量喊了出来,喊完后楞了一会儿,瞬间捂住自己泛红的脸,虽然是如愿说出来了,但是…好害羞啊!

一期一振也愣了一秒,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但是下一秒温柔的笑了,“是,我喜欢主殿。”他直接大方的承认了。

承认了,他承认了…然后呢?然后我又应该怎么做?说对不起我不喜欢你?那岂不是吃枣药丸!但是说我也喜欢你?那更药丸啊!可恶怎么回答都不对啊!

一期一振看着她的样子,才开口缓缓说出下半句,“本丸的大家都喜欢主殿呢,尤其是退,每天都说他最喜欢主殿了之类的话,所以主殿,我们什么时候去吃午饭?”

听到这样的回答后,她松了口气,还好还好,真是吓死自己了,“现在就去吧,不过话说回来,一期你有喜欢的人么?除了我。”

一期一振略一思索了一下,然后说出了三个字,“三日月…”

“哎?”难道真的是我想的那样?

“如果要说喜欢的话大概就是三日月殿了吧,毕竟曾经我们可是那对夫妻的佩刀啊,不过要说的话可能还有鹤丸殿,最喜欢的除了您还有我的弟弟们。”

她在脑内把一期一振的话不断的过滤,最后得出了一期喜欢三日月跟鹤丸这个结论。

忽然,她转过身,握着一期一振的手说道,“一期,不可以脚踏两条船啊,这种事必须要一心一意才可以啊!”说完之后她便松开了他的手,向前走去,跟着长谷部离开了。

一期一振看着自己的手,良久后轻笑了一声,现在这样就很好了,不过…一心一意么?我会做到的主,在你离职前。

“长谷部,今天的近侍就麻烦你了,顺便把三日月跟一期一振还有鹤丸派去远征,还有就是帮我把那些不重要的文件批改了。”都怪那些文,害她现在都没办法直视他们了。

“谨遵主命。”

果然还是长谷部好啊,什么都听我的,还会帮我批阅,多好的一把刃啊。

这种心情在晚上,她刷某博的时候破碎了,“纳尼!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长谷部。”此时手机屏幕上写的是,长谷部X女审。

今天真是混乱又美好的一天啊。

喵殿:纯属娱乐,大家不要较真,这是本人昨天晚上的真实心情,以及,当我看到三日月的文时,脑内突然冒出:百岁老人强哔——未成年少女。这样的东西(捂脸)差点大半夜被自己弄得笑出猪叫。

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