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自怜断带日 偏恨分钗时(中)伍


但是到现在的魏无羡早已顾不得想许多了,全身动弹不得,他就尽可能的放大自己的声音:“蓝忘机,是你逼我的!”说罢,魏无羡从口中喷出星星点点的红色,这使得他猛烈地咳嗽不停,蓝忘机听到声响,一回头发现有红色液体从魏无羡口中流出,连忙上前,魏无羡见蓝忘机过来,脸上浮上一种完全放弃自我的笑容,蓝忘机脸上的表情凝重,默默看着魏无羡。

“怎么了,终于肯理我了, 啊,”魏无羡嘴角带着不羁的笑容,“看来我也没得选择了”,说着,又有几道红色流了下来,

“为什么这么残忍”,蓝忘机的眉头已经皱在了一起,俨然一道深深的沟壑,

“什么残忍,我残忍?把我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人是谁!这是什么话,你到底在说什么,蓝忘机,你一次把话讲清楚”,魏无羡声嘶力竭,

“魏无羡,你从来都不记得” ,声音暗沉低哑,

背对着火堆,在黑夜下魏无羡看不清蓝忘机的脸,但是他感到有一滴一滴的雨滴落在了他的脸上,冰冰凉凉的,有一滴还流进了他的嘴里,味道咸咸的,

这时天空突然闪现一道惊雷,巨大的声响让魏无羡不禁打了个寒颤,如果说之前的蓝忘机的种种行为令魏无羡觉得不可思议,那当下的状况则是直接震惊了魏无羡的灵识,

蓝忘机,哭了?!

魏无羡错愕,他明显感到蓝忘机哽咽了,还是那种无声的哭泣。
“蓝。。。蓝蓝。。。蓝湛,”,魏无羡深吸一口气,“你。。。没事吧”,

没有任何言语,一张冰凉的唇馥了上来,带着淡淡的清香和轻柔,轻轻舔舐着干涩的嘴唇,侧脸,时而发出不明的呓语,时而微微张着嘴吐出灼热的气息,被咬住的湿润的唇瓣将舌头探进,痒酥酥的仿佛蚂蚁爬般的感觉传来,魏无羡的身子一颤,不自觉的扭了一扭,渐渐地觉得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魏无羡感觉自己又要窒息了,这令他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

他觉得蓝忘机的手伸到了他的勃颈上,在轻轻地摩挲着,却是十分的温柔,别在腰间的佩带不知什么时候已然不见了,感觉XXX好像暴露在风中一样,可紧贴在一起的那道移动的热源却紧紧将他包裹,低头细致地亲吻不断落在脸颊和耳垂,魏无羡极力想挣脱可却于事无补,他已经完全被禁锢在那个热量之下,带着锥心般的疼痛刺穿了魏无羡的灵识一般,悠远的深邃的密林响起一声声XXXXX。星星点点的火堆旁,散落的衣服黑白相间无比耀眼。。。。。

不知过了多久,魏婴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此刻他已经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辰,是黑夜还是黎明,只觉得乏力无比,他的头很昏沉,沉重到连眼皮几乎也睁不开了,就这样再次沉沉睡去了。

再次醒来之时,魏无羡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草堆之中,身上盖着一件白色的袍子,他吃力的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全身可以活动了,心中突然有些欣喜,可是再一动想要站起身来,却发觉浑身酸痛,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这时蓝忘机提着水囊走了过来,依旧不语,只是默默将水囊递了过去,

想起昨夜种种魏无羡背后一阵发凉,而再次看到蓝忘机的时候那种难以的羞耻感让他猛足了全身的力量一把将蓝忘机递过来道德水囊打翻在地,魏婴的脸色极为难看,双目里的羞愤、失望显露无疑,眼神恐怖得犹如地狱鬼厉,脖颈上的红痕显得愈加明显了。

“滚!”  魏婴声嘶力竭地哭吼,声音几乎哑然,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单薄的身体显得更加落魄虚弱,原本俊美的脸上精致的五官因为受不了刺激而扭在了一起,尔后他转过身默默把自己抱成一个团,一道湿润顺着魏无羡的眼角留下来,他咬着自己手臂上的衣服,默默颤抖着,背对着蓝忘机不再言语。

两个人一个缩成一个团,一个站在旁边一动不动。

过了许久,魏婴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痕,努力使自己站起身来,他也不看身旁的人一眼,亦不说一句话,自顾自地要离开,这次蓝忘机没有阻拦而是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魏婴。

魏无羡才刚刚走了几步,便眼前一黑,腿一软,脚下一滑整个身体瞬间向后跌倒,蓝忘机快步上前稳稳的接住了身体有些发凉的魏婴,发现他额头很烫。

蓝忘机将人整个抱起,御剑而行直奔云深不知处。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