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lo box》:不朽的时代精神

选择,明天。

——这不是男人的精神,也不是女人的精神,这是属于一个时代所有人的精神。

    《Magalo Box》是由森山洋导演,清水洋担任角色设计,TMS ENTERTAINMENT(トムス・エンタテインメント)工作室“3×Cube”担任动画制作的“原创动画”,于2018年4月开播。故事讲述了在一个近未来的世界,一种身着外骨骼装甲进行拳击较量的新型拳击运动“Megalo Box”成为了热门的娱乐项目。一位在“未认可地区(贫民窟)” 非法拳击场里打假拳为生的无名拳手“JUNK DOG”迷惘于自己的拳和命运,在一次偶然中邂逅了顶级企业“白都财阀”的职业拳击手,冠军“勇利”。两人宿命般的交锋就此展开。为了爬上勇利所在的顶点——拳击盛会“MEGALONIA”的擂台,无名的丧家之犬决定赌上一切。

《Megalo Box》宣传视觉图

    4月6日,本片登陆哔哩哔哩,以其拳拳到肉的打击感,对拳击运动的精湛刻画,与当前主流电视动画迥异的风格,以及犀利独特的背景音乐——等等因素迅速在爱好者中掀起讨论热潮。截至发稿时,已有19504人参与本片的评分,总分高达9.9分。即使在评分总体偏向高分的哔哩哔哩,本片依然脱颖而出,成为四月新番动画中的翘楚。如果你喜欢这部动画,请点击追番,并在评分处写下你的点评。

    究竟《Megalo box》具有怎样的魅力?

    本期专栏,让我们探索《Megalo Box》的创作内涵,以及其所象征的精神。

从《明日之丈》到《Megalo box》,名副其实的“精神续作”

    首先需要说明一个观点:《Megalo Box》是一部原创动画(オリジナルアニメ)。

    在《Megalo Box》的片头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样的两个画面:


    正如片头所示:本作的诞生,是日本经典格斗漫画《明日之丈》连载开始50周年纪念企划的一部分。用词是“原案”而非“原作”。换而言之,它来自《明日之丈》,却不是《明日之丈》的动画版;它借用了《明日之丈》的诸多要素去建构,却和《明日之丈》无论是设定上,故事上,还是角色上——都没有关系。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能更深入地去了解这部作品。

    前文之所以给“原创动画”四个字标引号,正是因为本作所具有的这一特殊背景。2018年被戏称为日本动画的“文艺复兴”之年,一大批经典动画IP纷纷迎来新的春天。其中有些作品被完全重制(《银河英雄传说》),有些作品迎来了苦等的续作(《刀剑神域》《全金属狂潮》),有些作品则是开启了全新的系列(《魔卡少女樱》)。而《Megalo Box》与以上这些都不相同。如果要选择一个词来描述《Megalo Box》的特殊性的话,那最合适的可能是“精神续作”一词。这个词通常用于调侃某两部内容题材都不同的作品在精神内核上的意外共鸣——但在这里,这不是调侃,而是名副其实。

    “所承继的,是其灵魂(受け継ぐのは、その魂―。)”

    《明日之丈》是一部怎样的作品?让我们把时间拨回五十年前。

    1967年12月15日,讲谈社旗下经典漫画作品《明日之丈(あしたのジョー)》于漫画杂志《周刊少年MAGAZINE》上开始连载。这部累计发行2000万部,在日本漫画史上被誉为“战后最热销漫画(戦後最大のヒットマンガ)”的格斗漫画,由高森朝雄(本名高森朝树,另一笔名是梶原一骑)原作,千叶彻弥(汉字是本名,笔名是写成假名的ちばてつや)作画,至1973年5月13日完结。标题灵感来自日本著名作家井上靖《明天来的人(あした来る人)》。

作者近照。


《明日之丈》封面。封面上的便是主角矢吹丈。

    了解一部作品,不可能脱离作品的时代背景。彼时的日本,正值战后经济的高速发展期。咆哮着的时代洪流将所有人卷入其中,一座座高楼和都市在战后的尸体和废墟上拔地而起,贫富差距急速拉大,“人们正在直上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无论是多么光鲜亮丽的街道,几米之外的角落里,就躺着冻饿而死的流浪汉的尸体。社会的严重割裂让左翼运动蓬勃发展,思想斗争浪潮一浪接着一浪。《明日之丈》的主角矢吹丈,就是这个时代的弃儿。主角的境遇,可以说映射了彼时日本绝大多数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人。 他们是时代的牺牲品,除了犯罪甚至没有生存的办法,像野狗一样流浪,像野狗一样活着,像野狗一样死去。

    对于矢吹丈,作者几乎没有着墨于他的过去。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当然也没有经受过良好的教育,没有钱,没有住处,没有事业,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明天)。漫画的开篇,丈拖着一个破破烂烂的背包,突然出现在贫民街道,并且用暴力大闹一番后被关进少管所。因为在斗殴中表现出的突出天赋,丈被贫民街道知名的“老拳痴”丹下段平看中,段平不惜受辱也要说服丈接受他的拳击训练,成为职业拳击手,离开贫民窟,离开这条街道,离开这悲惨、黑暗、凄凉,没有希望的人生。最终,丈遇到了一生的宿敌——力石彻。宿敌给了丈拼搏的意志,给了他走向职业拳击手的路标,并且教会了他作为一个拳击手,如何面对无悔的人生。

“老拳痴”丹下段平。一样是个独眼。


宿敌力石彻。冷静的眼眸里是训练有素的杀意。

    矢吹丈的故事,是属于当时全体日本人民的故事。本作在连载时引起了强烈反响,1970年3月24日,作为主角矢吹丈宿敌的力石彻在作品中死亡时,甚至在讲谈社的讲堂专门为他举行了葬礼。同月31日,日本左翼激进组织“日本赤军”引发“淀号劫机事件”,赤军成员自称“我等乃明日之丈(われわれは明日のジョーである)”。作家三岛由纪夫也酷爱本作,每周都准时购买《周刊少年MAGAZINE》,甚至因拍电影而无法赶上杂志发售日时,直接来到讲谈社编辑部要求买杂志。影响如此之大,辐射到日本社会的方方面面。之后的拳击题材漫画作品,或多或少都受《明日之丈》的影响。

    这样的一部现象级作品,自然少不了改编成动画。《明日之丈》早在1970年已有动画版,导演是对日本动画有着深远影响的出崎统(出道作《铁臂阿童木》),并在当时取得首次放送收视率29.2%(第29话《迈向明日的挑战》),再放送时更是高达31.6%(第13话《站在宿命的拳击场》)的惊人成绩。1980年,动画第二部开播。另有两部动画电影(1980,1981),两部真人电影(1970版主演石桥正次,2011版主演山下智久),以及其他衍生舞台剧,广播剧若干。

被誉为“天才”的出崎统导演


《明日之丈》真人版电影

以卓越才能颠覆经典——所承继的,是其灵魂。

   2018年,时值《明日之丈》连载开始50周年,新的动画企划就此提出。然而,这样的一部经典名作该如何“再度动画化”?是接着原作的结局继续拍原创剧情?还是以2018年的动画技术再现当年经典的故事?还是挖掘其中某一角色的过去,做个特别篇?

    都不是。或者说——都不知道

    世界观,人物,剧情,背景——据导演森山洋在专访中所言,这个所谓的动画企划,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决定。自己被邀请只是单纯地为“《明日之丈》连载开始50周年纪念”再拍个动画而已。而且,这部动画——我们现在知道它叫《Megalo Box》——是森山洋先生第一部执导的动画作品。

《明日之丈》的成功,前文已有叙述。这样一个重担交给当时在动画导演这一职位上“初出茅庐”的森山,其压力可想而知。

    没有名字的主角,没有名字的动画。正如主角“JUNK DOG”自称“无名的野狗”那样,《Megalo Box》就是从这种近乎儿戏的“无名”中开始的。

    新人导演对巨擘名导。在《Megalo Box》动画开篇,主角便和冠军恶战一场,现实中的动画制作组面对的,未尝不是类似的局面。

森山洋导演。

    森山洋,生于1978年。1998年即入行,曾供职于老牌动画公司MADHOUSE,现在为自由动画人。职业生涯里常和同公司的荒木哲郎导演合作。曾在荒木导演的《进击的巨人(2013)》中,担任视觉传达设计(Visual Design)一职;《甲铁城的卡巴内瑞(2016)》中担任概念艺术/设计。其卓越的才能,在《Megalo Box》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森山导演绘制的印象板。动画是从无到有构建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是其中的一些碎片。

    经过了层层磨合和来回修改,制作组最终定案的,是一个极其大胆的决定:只有“对《明日之丈》原作的绝对尊重”这一主轴不可让步——其余的全部原创!不,是颠覆

    不是五十年前的昭和时代,而是近于现在的未来;不是矢吹丈和力石彻的交锋,而是JOE和勇利的对决;不是肉体对肉体的碰撞,而是肉体联合机械的搏命;不是老拳痴丹下段平,而是赌鬼南部赝作……除了两代拳击教练共同的独眼,其他的一切都已不同。日本电影评论家尾崎一男对《Megalo Box》用了一个词评价“脱胎换骨(換骨奪胎)”。在报纸《读卖新闻》中,更是写道“冠军勇利继承了力石彻的DNA”。看过《明日之丈》的老观众一定能从中体会到那股熟悉的“味道”,新观众也能一眼发现《Megalo Box》惊人的厚重感。

    不是续作,不是重制,更不是改编。《明日之丈》已是过去,而《Megalo Box》选择了 “明日”。就这样,一部“精神续作”就此出炉。

 向过去致敬,当代的老动画

    《Megalo Box》吸引观众——或者说独树一帜的,还有其与当前主流电视动画迥异的作画和音乐风格。和上文“推陈出新”的精神对比,本作的实际画面反其道而行之,倒是“推新出陈”。

粗糙的线条手绘感

    其中,首先值得一提的,是对“线”的重视。

《读卖新闻》关于《Megalo Box》的报道

    “角色周边那加粗的铅笔线条,让老观众回想起出崎统当年的制作(《读卖新闻》)”。

    不过,森山导演在访谈中坦承,自己在《鲁邦三世~次元大介的墓碑(2014)》中担任道具设计,是深受导演小池健的影响,后将其重视动画描线的美术特征带入了《Megalo Box》中。而小池健导演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非2010年的动画电影《红线 Redline》莫属。这部讲述未来赛车的动画,线条极其夸张凌厉。

超10万张的手绘作画,堪称2D动画的极致。

    除了“线”之外,本作无论是上色,造型,还是动作,背景,氛围,都在刻意模仿90年代之前的赛璐珞老动画风格。导演本人说“想要做出看上去像90年代OVA动画的感觉”。画面总体上要呈现出“老电视显像管”那种明暗不定,模糊的视觉效果,作画上也要粗细不均,风格粗犷。因此,《Megalo Box》对现在的观众而言,可谓是全新的视觉体验——我们在看的,是一部2018年的90年代动画,甚至更早。

    除此之外,本作的音乐也是一大亮点。不仅和主流的流行曲风迥异,甚至和《明日之丈》动画版自己的蓝调民谣配乐风格也截然不同,是属于嘻哈,黑人音乐的风格。负责音乐的mabanua,本名山口学,2008年开始业界活动。虽然已打拼多年,但涉足动画领域甚少,查阅官网的结果只有三处:参与《坂道上的阿波罗(2012)》的音乐制作;《太空丹迪(2014)》第五集插曲《想要知道》,顺便一提这两部动画的音乐负责人都是著名音乐家菅野洋子;另外以日本团团转乐团(くるり)第八期成员的身份参与创作高桥留美子漫画改编动画《境界的轮回》片尾曲《双重世界(2015)》,担任鼓手。

《太空丹迪》


“上帝太不公平
我们吮吸手指
总是在无底深渊
被用完就抛弃
最垃圾的奴隶
得到安息的时候
一定只有死的时候”

    森山导演在制作《Megalo Box》时,脑海里浮现的就是这种节奏强烈的音乐。事实证明mabanua不负众望,配乐与画面高度契合,让观众深深沉浸。可以说,即使是无法接受《Megalo Box》复古画面的观众,也会被mabanua音乐的冲击力所俘虏。音乐和画面,达成了高度的统一。

 我,选择明天——不朽的时代精神

     在专访里,森山导演如此说:

“《明日之丈》这样的作品,是某个时代的象征。正是那样的时代才能诞生这样的作品。但是,作品里所体现的主题和演绎,却可以说是普世的。我想,不管放到哪个时代,人们都能接受它的精神。因此,如果将《明日之丈》所描绘的‘那个时代’放到未来的话,又当如何?”

    在这个想法催生下,《明日之丈》化身《Megalo Box》,再度登上了荧幕。时代已是过去,然而精神不朽。矢吹丈不是一个孤立的形象,他是拼搏的代名词,是他那个时代对抗黑暗的逆反者。这一点上,无名的野狗“JUNK DOG”拾起了名字“JOE”,从地下拳击场走出,在阳光下挥拳,赌上自己的一切只为登上顶峰——正是这个时代精神的继承者。

    JOE不是矢吹丈,但矢吹丈活在他的拳上。

    勇利不是力石彻,而力石彻存在在他的基因里。

    无论哪个时代,对抗命运,奋勇向前的勇气都是值得赞赏的。正如本作的宣传语:

“是就此止步,还是挺身对抗?选择,明天。(とどまるか、抗うか―あしたを、選べ。)”

    在《明日之丈》漫画的最后,在最后一战拼尽全力的丈,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在擂台的角落永远合上了眼睛。JOE会走向这条不归之路吗?

    ——可是。

    便是死了,那又如何?

那并不像那些普通家伙般一边愁闷地发牢骚,一边不完全地燃烧着……而是在一刹那间燃烧殆尽。

然后,只剩下雪白的灰。

不是烧剩的残渣……而是雪白的灰烬。

——《明日之丈》第十二卷,矢吹丈。

文/终路之零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