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金刚老师的秘密


宝石历208年      苍月(三月)十七日     阴转多云    凌晨


“月人?月仁是什么?”蕾德满脸疑惑。

“他们像浓雾一样啊……”奥朗琪喃喃自语,依然十分震惊。

“月人们似乎有啥目的……”戈欧登拿手指托着下巴。

“真是一片狼藉……老师!先把我拼好吧!还有……水母……们……呃……也危……险……”芙洛瑞特惊魂未定,他一身的碎块在摇摇欲倒的床上微微抖动。

大家先把水母们捡回水缸,重新应急修补并加水支好水母灯,奥朗琪拿桶下楼去打水加水。大家再一起戴上手套拿上工具和胶水,六手六脚地拼着芙洛瑞特,并在关键位置用绷带包扎。

“之后我要说的事情,十分严肃重要,你们务必要认真听。”金刚老师边拼边说。

“金刚老师,你的特技‘咔哒咔哒拼拼拼’,这手指真是又快又准!话说月人到底是啥啊?他们是要来抓我们去月球上当苦力吗?”奥朗琪又开始“连珠炮”,吧啦吧啦。

“……奥朗琪你别急,先听我说就好。等我说完,你们还有什么疑惑再问我。”金刚老师示意奥朗琪安静听。

“月人们居住在月亮上,他们可以说是远古先民的孑遗,他们的由来根源和我们宝石人有些许关联,实质上可以说我们都是出于同源。”

“月人们因为某些缘由一直在求我帮他们做一件事,但这件事我目前无法做。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这次是月人们最近一次求我办事,我有被给予的任务没有完成,我由于某些原因,不能去完成它。我担心月人以后可能会做出对我以及对你们的,一些过激的举动。因此,我们要多加小心提防。虽然他们也不一定会这样。嗯,蕾德你帮我扶着一下芙洛瑞特的身子。”

“就这些??”四石异口同声。

“老师我先!嗯,奥朗琪你先不要出声!按顺序来!”蕾德瞪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奥朗琪。

“呃……蕾德大哥你这就……”奥朗琪嘟哝着。

“老师,远古先民们是指和我们一样或者说是和我们类似的存在吗?他们是什么样的?他们也是古代在只有一个月亮时,曾经在陆地上繁盛的生物们之一吗?”

“月人们也是地球的远古先民演化而来的?月人们在求老师您办什么事儿?月人们在月亮上的生活状况如何?如果他们将对我们不利,我们有办法有能力去应对他们吗?”

“我现在只能给你们说,远古先民叫做人类,人类确实是曾经在远古广袤的陆地上繁荣的生物们的一员,他们和我们外表类似,是一种智慧生物,确切地说人类是一种高智慧动物。”

“月人们在月球上的生活状态,应该是彷徨着的古代人类们生活的延续与重复,月人们求我办的事儿我不能对你们说……抱歉,这都是我的错……不管怎样,今后他们很可能会采取未知且危险的下一步行动。我们必须防备他们,他们应该不太好对付。其实或许我也可以……嗯……”

金刚老师放下了手中的拼接活儿,开始皱眉并捂头。

三石听到金刚老师这话最后意义不明,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一时间空气凝固。

一会儿后奥朗琪率先开口打破僵局。

“金刚大老师,你这是有事儿瞒着我们啊?!快说出来!我们帮你一起合计!憋着不说于你于我们都不好?你是顾虑太多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这事儿有什么关键难整的内幕?或者你是打算……或者你其实对我们……”奥朗琪憋了一大堆话,现在终于连珠炮般全部托出,不过有些话儿,奥朗琪真的也不好完全说出口。

“奥朗琪打住!你别这么和老师说话!我相信老师也有啥难言之隐和他的理由。还是说你怀疑金刚老师?”芙洛瑞特开口了。

“奥朗琪你真是什么够敢说啊,有你的……不过我赞同金刚老师的提议……金刚老师的看法应该没错。”蕾德大哥虽然更加疑惑,还是很快表明了自己的看法。

“我觉得金刚老师现在是和月人有矛盾的半敌对状态。奥朗琪你这疑惑也是可能性之一……不过嘛,我也能试着去理解金刚老师。虽然我现在说不出具体理由,但我感觉金刚老师说的话是可信的,那堆雾状的月人们,我感觉……嗯……不太好……他们突然大晚上的没有预兆就来了……”戈欧登托着腮。

“唔……好像就是这个理……”奥朗琪发呆着僵住,陷入了沉思。

“我们先把弗洛瑞特拼好再立刻给床和地面做应急修补处理吧!如果修床不能修到勉强能躺,就去打地铺睡。这事儿先放一边。”蕾德大哥招呼大家先干活。

“大老金刚光老师,我们先干活,你先别那么抑郁消沉,我感觉老师你突然就心事沉沉了,来,看着我笑一个!干完活我找你谈心!嘿嘿嘿,你的秘密可以先给我一个人讲不是吗?对我一个人总好开口吧!”奥朗琪似乎“想通了”,居然走上前去伸出戴着手套的手轻轻摩挲起老师的光头来。

“哎哟你这小鬼反了反了胆子大了!谁才是老师!没大没小!你真会抖机灵,好心可嘉,不过这事儿不一定如你所想……”蕾德想去“教训”奥朗琪。

“蕾德,这不是奥朗琪的错……奥朗琪,抱歉……你是贴心暖心的石……唉……可悲也可怜的月人……要是我……我才是最……的那个……”

“老师这时候该给奥朗琪说‘谢谢你’才对哦!你有什么憋着难受的话也可以给我们说哦老师!我们最爱你了!蕾德,你对他太凶了。”芙洛瑞特补充道。

“我觉得他太毛了……唉……”

“大金刚哦!拿开你盖住眼睛的大手手!不要那么消沉,你先哒哒哒卡塔卡塔地拼好萤石哥哥,之后我们有的是时间谈心并把事情弄清楚。拿开手直视我这双真诚温暖的眼睛,看着我能使你开心的六芒星左眼,它的六射星光能给你带来好心情哟!”奥朗琪“掰开”了金刚老师盖在眼睛上的手掌。

刚老师的表情平缓了一些:我们这就开始吧!谢谢你,奥朗琪!嗯,不该先想那些……

“奥朗琪啊你真是个石才!一只六射星光左眼让你一直从出生起就得瑟到现在……现在你居然说出这种魔怔的话了……绪之浜啊!生了个什么石啊……”戈欧登摸着下巴抱怨。

“某人只有区区猫眼效应的双眼,又开始嫉妒我这个有一只眼带六射星光效应的帅气异瞳美人了!啧啧啧……哎呀哎呀哎呀呀!我的小心眼儿弟弟戈欧登……”

“你有本事儿整个十二射来啊?六射算啥?对称才是美!异瞳怪还敢自称‘异瞳美人’,你这是二傻气质一毁毁所有才对吧?!”戈欧登“唰”地起身,他地一对的猫眼在晚上闪着寒光。

“哟哟哟!区区竖缝眼要和我的六芒星比较?看着我的眼睛戈欧登!你会被我的左眼的星魔力气场吓得动弹不得!”奥朗琪也起立,使劲儿睁大了闪烁着星光的左眼凑上前去瞪着戈欧登,他们现在脸贴脸眼与眼之间的距离只有10厘米不到……

挡着他的奥朗琪离开,金刚老师目光沉重,继续拼起萤石来。

“……可悲的月人……我该……”金刚老师心里还是很乱。

“你们两个是不是真傻?!都又欠抽了是吧?按理说你们的年纪也不算很小了……你们真的是……怎么让我摊上你们这一对不消停的活宝……先拼好包扎好萤石试着修修床铺,快点儿行动!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们不想拼想吵架是可以,我先打碎你们让你们碎到开不了口,我也不想麻烦你们给我帮忙了!嗯?!还不行动,脸贴那么近要不要我帮你们来个大力碰头脸碎碎啊?这比眼睛就该眼球碰眼球硬碰硬才对嘛……”蕾德大哥狠狠地瞪向金橙二刚玉,作势要起身。

从奥朗琪戈欧登先后出生后开始,金刚老师,蕾德大哥和萤石二哥就开始不得不成天受这对活宝影响,每日烦心着管教他们。

“呃呃呃……快点儿动起来,戈欧登!瞪着英俊的哥哥我干啥呢?!萤石哥哥这不还瘫在床上呢!”奥朗琪瞬间变脸堆笑,表情秒和善,也归位拼起萤石。

“唔……等会儿再收拾你,我去再拿一盆树脂胶水!”戈欧登有些怒气未消。

“唉……你们还是这么不能好好说话……唔……”金刚老师若有所思,心神游离,不过手上的动作没停。

“开动开动!”蕾德大哥也拿起工具重新开始拼萤石。

“咔哒咔哒咔哒咔嗒嗒”的声音此起彼伏,老师的双手快得成了两道残影,上胶的蕾德只能勉强跟上金刚老师的速度,十分狼狈。

奥朗琪在旁边端着胶水盆,看着金刚老师的恐怖手速看得呆了,他嘴巴大张,胶水盆开始歪斜,眼看胶水就要倾倒出来。

刚拿胶水回来的金刚玉伸手扶住了胶水盆,“注意点儿,别愣着!傻奥!”

“哦……唔!好险”奥朗琪被金刚玉一喊回过神来。

“老师你说,我们打得过月人吗?还有老师你真的不能满足月人的要求?既然他们有要求,那老师您满足他们的要求不就没事儿了吗?如果老师您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那我们能消灭他们吗?老师你今天好像随手一击就消灭了好几个月人。”

“奥朗琪啊,月人们得要求我不能满足,原因吗……唔……先回答下一个问题吧,月人们不是动物不是生物,他们是不死不灭的,我只是暂时把他们打散了而已。”

“也就是说他们和我们一样可以被复原?但是我看到他们都彻底消失了啊……”

“奥朗琪你傻啊,他们是气体是烟雾,消散以后可以到处飘的,不过这么说他们现在还分散在我们四周?!”戈欧登惊恐起来竖起眼睛开始看向四周。

奥朗琪要起身去拿棍子被金刚老师伸手按住头制止。

“月人们这次已经回去……回到月球上……别慌,是这样……”金刚老师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完全停下,他单手拼石的手速依然很惊人。

“奥朗琪,戈欧登,好好给芙洛瑞特治疗,别又三心二意!”蕾德示意奥朗琪重新拿好胶水盆。

“没事儿,我没事儿,你们拼我不用这么急……金刚老师这么做应该也是有他不满足月人的原因和考量的,至于他为什么对我们说不出口,也是有他的考量,和他的原因吧……我信任老师。”

“还有继续想说的话,先忙完手头的事儿再说,看什么看,我说你呢,奥朗琪!你这是什么表情看着我?”蕾德大哥刷胶水刷得胶水四溅刷子纷飞。

“奥朗琪这种表情做多了也许真的会变傻哦……”萤石憋着笑。

“他已经是一个傻的笨蛋石了……你去修补床架吧……你这脑袋短路的表情看着我瘆得慌……”戈欧登示意奥朗琪和他换事儿做。

“拿盆水来,我看看!是你们眼神儿不好!”

“笨蛋玛瑙脸,自己去!”

“切!你们是嫉妒我的美貌!”

“要不要敲碎你的脑袋让你清醒一下奥朗琪?”

……

金刚老师拼接,戈欧登负责呈递胶水和工具以及绷带,奥朗琪则去修补床架。

三个小时后。

大家忙完一切,床架经过应急修补后,还是有三张床铺特别摇摇欲坠,所以又打好了地铺,芙洛瑞特也被打好绷带夹板,小心平放在地铺上躺好了。

“不能让萤石睡在摇摇欲坠的床上,不利于裂缝愈合。”金刚老师强调。

天边已经微微泛出鱼肚白,多天阴雨的云雾开始散去,透过纱云之间的间隙,已看得出三轮几乎全满的月亮在天空高悬。

微风呼呼透过宝石之家的声音在大家的耳边环绕,疲惫的水母们发出的光已经比较微弱,大家(除了心事重重的金刚老师)都是一副比较疲倦的眼神,奥朗琪精神头稍微好一些,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说些话了。

“先到床上躺好,各就各位。睡前会议开始!”

“今后除了继续完成宝石之家第三阶段的材料搜集工作外,我们还要制定应对月人们可能出现的后续行动的预案和具体实施方案,另外可以开始战斗训练了。”

“噢噢噢噢哦哦哦!战斗啊,是蛐蛐斗蛐蛐那样类似的?还有我当年暴揍戈欧登那样的?不错嘛!”

“……”

“……”

“奥朗琪,你似乎对打了弟弟这事儿不思悔改毫无愧疚之心……我记得我当年也暴揍了刚刚暴揍完戈欧登的你……会因为一个小木车玩具暴揍弟弟的石,就是你啊……”

“哎,只会仗着自己多动了区区二十年,就欺负幼年石的渣滓,是谁最近19年都没有在和我的‘切磋’中占到便宜?”

“呃,哥哥,我没有这个意思,我这不是最近一直高抬贵手,他主动惹我我回击他也不会占他便宜,不和小孩儿一般见识吗?”

“……”

“……”

“……”

“……”

“老师,我们不如把他捆严实后把他嘴巴封上再说正事儿?这货今天一直是脱线的蠢货状态。”

“我看谁敢封我的口!”奥朗琪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跳起来就要跑。

……

由于老师和萤石的反对,奥朗琪并没有被捆,金刚老师和萤石再三保证不会捆他,他才敢回来继续开会。

大家商讨安排完各项事宜,各位石安慰完金刚老师,金刚老师也表示接下来会保护并带领大家让大家别担心并分别给大家都来了摸头杀。

奥朗琪由于趁机借口自己很怕蕾德哥哥和“戈欧登臭弟弟”“他们要一起欺负我”,多向金刚老师要了一个“抱抱举高高”的安慰奖,现在正在被蕾德大哥和金刚玉拿着棍子和绳子、头套追着,跑了出去。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大晚上的又出去了!回来!”

“老师看来这回叫不住他们了……”

“老师我们来谈谈吧……”

“好的芙洛瑞特……”

学校北方,虚之海岬。

清晨的海风吹着初春嫩绿的草地,东方的天边已经越来越亮了,月亮们藏在云边。

一番追逐扭打和谩骂之后,奥朗琪被蕾德压在身下按住了手脚,并被一旁的戈欧登拿粗绳捆严实了。

蕾德的力道技术把控得很好,这次奥朗琪竟然连体表都没有可见裂缝。

奥朗琪并没有被封口。

“蕾德哥哥,老实说今天这事儿,我很慌啊。”

“蕾德哥哥,我也觉得今后可能会比较凶险。奥朗琪看你现在这怂样儿,你这慌张的表情啊……”

“有我在你们就别怕,哥哥我会保护你们的,你们两个硬度九的货怂啥?我们仨都怂了,让萤石哥哥怎么办?”

“金刚老师肯定也会保护我们,有我们四个一起保护萤石哥哥。够了!而且别小看我,我和戈欧登那个软蛞蝓不一样!”

“蕾德哥哥,我们向你保证。我们不会在萤石哥哥面前露出难色。我们会和你还有金刚老师一起保护萤石哥哥的。我还向你保证,奥朗琪这货如果犯二坏了事儿,我绝对不会去救他的。为了集体安全着想,这货消失掉最好。”

“呃呃呃……你想谋害亲哥啊戈欧登?”

“金刚老师那块儿我会注意的,先观察他一下,他是有很多秘密,我也很想揭一下谜底。但是我们怀疑归怀疑,至少现在金刚老师还是可信的。”

“可是我还是觉得……”

“戈欧登,看你给吓的,还说我怂?淡定淡定,戈欧登,我保证,万一有啥意外,我绝对会保护你的,这里不还有蕾德哥哥吗?你这小脑瓜儿还很光滑……手感不赖啊……”

“把你的脏手拿开!谁允许你摸我的头了?指望你我还不如指望我自己……金刚老师是能信任,但是今天这事儿也太诡异了……稍微提防一下也好……”

“就这么决定了,以后这个海岬下悬崖上的天然海边洞穴,就是我们的秘密集会地。哪里好说话。要不我们先给这个秘密基地命个名儿?原来我叫他星星洞。我们先进去说话。”

“有必要特意跑到洞穴里让金刚老师看见我们故意躲着他?万一伤了老师的心呢?这么远老师也听不到我们在说啥不是吗?”

“奥朗琪啊,你还是太傻了……”

蕾德正了正身子,表情严肃地看着刚玉兄弟两人:“话我先说好,我跟着老师最久,我觉得他对我们并没有过恶意,尽管我没有证据证明这个推断。万一之后我们观察下来,发现我们其实是错怪了老师的呢……那我们就必须都给老师当面道歉。毕竟我们可都是老师雕琢养育教育出来的。”

“那是自然,不劳大哥提醒。”

“我们先回去睡觉吧,我有点儿困了……”

“欸!哥哥!先给我松绑!戈欧登!给我松绑!”

戈欧登给奥朗琪松绑完毕,大家开始启程走路。奥朗琪却越走脚步越飘忽……

“呃,奥朗琪你撑着点儿,别现在就栽倒!”

“哥哥,奥朗琪倒地睡着了!他这是装的吧?”

“是不是装的,我踩一踩脸就知道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蕾德大哥脚下留人啊啊啊啊啊啊!”

奥朗琪翻身跃起就朝寝室的方向往南开跑。

“小子别跑!站住!戈欧登拿起家伙,我们上!”

“奥朗琪你今天完蛋了!我看你能跑哪儿去!”

“啊哈哈哈哈哈!金刚老师和芙洛瑞特哥哥会保护我的!你们有本事就先抓住我啊!软脚虾们!”

“跑!你继续跑!小子你又想骗我背你回去!”

“哥哥我们这次再逮到他可不能轻易饶了他哟。”

“混球儿站住!”

太阳出来了!回去补觉了。

远处虚之岬下方的海里,有十几只形态颜色各异大小各异蛞蝓,正在珊瑚礁石丛中偷偷看着他们三石远去。

“公主王子们,请看!那就是奥林匹斯神山上的玛尔斯、朱庇特、阿弗洛狄忒三神!”

“神父,他们好美丽啊……”

“是的,长公主殿下,他们是我们的守护神下界的化身,是天上的火星、木星、金星下界之后的现世形态。”

“姐姐,红色的战神玛尔斯很强吗?我想去挑战他,和他切磋一下。”

“洛提勒斯,你还只是个只知道吃和打架的笨小孩啊……”

“大王子殿下,请不要去冒犯神灵。啊,战神啊,玛尔斯大人,请宽恕这个无知的孩子吧!”

“洛提勒斯殿下,请往南方玛尔斯神离去的方向叩首十二次!”

“呃……姐姐!”

“照阿勘提纳斯神父的神谕做!洛提勒斯,你可是未来的玛尔斯亲王,玛尔斯神是你的守护神!你需要他的护佑!”

“好吧……”

“你们几个,请记住这三位上神在世间化身的样子!”

“好的!”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