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姬—幽恒/脑洞向场景剧情/给up叶以mmd的专属评论

恒山的雾气袅娜多情,幽幽地拢着你的时候,似乎都能透过这轻柔的抚触,感受到它在呼吸一般有着生命的重量。

恒山深处神居,纯白雾气就染了紫,星尘般在有阳光的时候颤颤地闪着碎芒。它们格外恋慕它们温柔沉默的神女,却又在触碰到时羞涩地远离,晕开。

恒山神居,就不似泰、衡那般粗犷,也不似华、嵩那般朴素到有些简陋。这里是个精致的院落,每个细节都内敛地述说着主人细腻的内心。阁楼式样的洞府雕梁画栋,其旁依着一棵叶片紫中透银的松树,不是笔直的模样,却格外沉稳,根部牢牢地扎入原是一体的底岩,又茁然地拔向高处。枝叶间坠着带有流苏和红系带的金属饰品,风铃一般在一阵微风拂来时浅浅地吟哦。其下是一套白色的石桌椅,紫砂的茶具像吸饱了此处的雾气和恒娥的灵气,透着莹润的光,富态地卧在有着雅致暗纹的玉白桌面。

太华抿了口腾着热气的茶后,就着这氤氲的水雾描摹好友有些模糊却愈发婉约沉静的眉眼,轻笑:“阿宓,你似乎在哪都是这么一副水一般模样,带着天然的轻愁,”顿了顿,抬眸看见那株恒山松,又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却韧得不像话。”

不出意外地又收到一个赧然的笑容,像个无害的孩子,一恍然就似乎又看到了那个粉衣裳的闺中少女。谁又能将这样她和那个临城高歌,决然扑向魔魇的雾城启明星恒娥联系起来?还在雾城的时候,她常着蓝衣蓝裳,因为听客喜欢;魔魇攻城那日着的是醒目的红金色,为的是在重重浓雾中引领众人;如今是星辰作袍,无法忽视的底色是当初那头魔魇所化,作了星河流淌的夜空。谁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颜色,似乎什么都能被她柔柔笑着接纳下来,好在似乎什么都只是她的美的附庸。

不知道好友为什么忽然哀伤起来,始作俑者有点不知所措:“我…我给你跳支舞吧。不过不大好看。”双颊染粉,“你知道嘛,其实我擅长唱歌,但是最好的那首《清平乐》,以现在的体质…异象会很麻烦…”说到最后,都快有了哭腔。紫雾攒动,像是惴惴不安。

“啪啪啪”,太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很用力地鼓掌和微笑,成功看到好友破涕为笑,挥手隐去桌椅楼阁,在一片谧然的紫色中轻盈地,带着天然的羞涩和可爱的生硬,绽放。

遥想自己还是个普通的弓箭手的时候,远远看过那个主导战争的巫祝之舞,其人自信,清媚,绝世而独立,像颗赋了魔力的莓果,闪耀着某种名叫神秘的美丽光辉;其舞玲珑,优雅,倾国而倾城,带着对战争、势力的不自觉蔑视,主宰着胜负和人心。那样的舞和人,多美啊。但不知为何,眼前的也不差。

乐声和着清脆的金属相撞声遥送着院外的雾气漫山奔腾,明明先前饮的是茶,怎么也意识朦朦胧得像是醉了?

也罢也罢…这来之不易的和平,也值当一眠。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