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举起右手点名》——痛苦的挣扎(歌词扩写)

2015年,苏打绿发行韦瓦第计划最后一张专辑——《冬 未了》,与德国交响乐团的合作,造就了这一张被不少dfls称为“永远的骄傲”的专辑。其中《他举起右手点名》为青峰带来了金曲奖最佳作词人。根据青峰自己所言,这是想象的一个故事。所以,我想把我心里构思的那个故事写出来。

《冬 未了》专辑封面


                                                  烈日当头,火车上,开往未知

“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必须听从元首的命令,听明白了吗!”一个军官大吼道。无人应答。“贱民,聋了吗!”啪——一个面色蜡黄的年轻男子被打翻在地。“嘿老兄,别管这些木头了,过来这,好东西哦。”“哼!”

众人忙上前扶起他。他沉默的揩拭了嘴角的血迹,坐定后小声地说了句:“这不过是场屠戮游戏。”众人和他一起陷入了沉默。拳头握紧了,又松开。

一阵鬼魅般的风流过。

                                                   午夜,波兰某城,一座牢营

“前面的快点!后面的跟上!”士兵粗暴地把人推搡到了空地上去。

从这一刻开始,每个人都被强硬的抹去了名字,只剩下一个编号。年轻男子被分到了0852。

所有人不过入睡四小时,就被急促的铃声抓起。每个人带上脚镣,做起了繁杂艰苦的劳作······0852对身边的0853说:“这就是人生末路了吗!”应道:“看来是的。这里的人,都被扼杀了粗糙的渴望。每个人都卑贱如尘埃。”0852痛苦地说:“那该死的毒蜘蛛究竟要干什么!”0853说:“希望我还能活着见到你。”0852无助地摇摇头。0852标签:政治犯。0853标签:犹太人。

风再次吹过。

                                                             晴空,上午,演讲台

一身军装,上唇有抹胡子的中年男人站在台上。大声激昂地宣讲到:“《凡尔赛和约》是他们最卑劣无赖的手段,那些十一月的罪人卖掉了名族!还有那臭虫般的犹太人、同性恋、俘虏,他们榨取着这个苦难的国家。工人们,士兵们,战士们!站起来,去还德意志一个光明,还日耳曼一个光明,还全民族一个光明!”人潮涌动,万声如沸。人民陷入了一种疯狂的崇拜中。

“元首,又有一批罪犯送到了。”中年人一挥手,文官便下去了。中年人的冷眼中射出一股偏执的狂热。

                                                    乌云漫天,前线,血腥弥漫

“那边的缺口上去人!快!”一个带着钢盔的军官吼叫着。炮火漫山遍野,尸山血海,万人骨骸,黑炭似的半截手臂无望地看着呻吟中的主人,半吊树枝上。战事越发吃紧。尽管已是苏联的冬天,但士兵们还是不得停歇。“为了日耳曼!为了国家!冲!冲!冲!”战士们一拥而上,火并炮轰,亦或是魅影子弹穿透头腔。

狂风四起,物我无辨。

                                                  迟暮,波兰某城,一座牢营

0852和0853的对话:

“为何命运如此不公?”“因为你是谁。”

“未来还会有光吗?”“无人知晓。”

“我们为何要无端受苦?”“这边是苦的根源。”

“为何我总梦到鲜血淋淋?总梦到一只蜘蛛啮噬我的躯体?为何它说要一根手指,却吃掉了我整只手!”“那是六芒星的旨意。”

“我要反抗,燃烧!”“智慧带来原罪,命运早就抓住我们一绺头发,走不了了——”

铁门被踹开,0852和0853都被带走。0852痛苦吼叫。

风随他们而出。

《他举起右手点名》吴青峰

                                                     子夜,一号营,毒气室,实验室

周围全是犹太人。                                                                 周围无一例外是政治犯。

“站好别动,洗澡!”                                                               “脱衣脱帽,检查身体。”

水流确实流出,只能洗澡。                                          所有人躺下,“医生”熟练但粗暴地操作着。

呼——无色气体喷出,众人疯了。                      “检查心与肾,检查你的灵魂!”手术刀翻飞着。

“湿婆梵天,诸天万神,请救我!”                                     “啊——”无情的注射器推着。

“万神都堕落了吗,哪里会是经典?”              “正常男子,23岁,致死量0.01ml/kg。”笔记录着。

“救赎?对不起,回答我!(希伯来语)”                           “处理他。”冷漠的声音发着

“为何我有——”                                                                           “为,为何,我有,有······”

                                                                         “罪!”

“闹什么闹!想好好睡觉就进坟场去!”其他罪犯颤抖着跪下。

一个士兵默然附和“罪。”

0852还有些许力气,看到了推出来的0853,无力流泪,颤抖着:“我想家······”

                                                                         风停了

                                                     公元2020年,现代,科技历史馆

摘下VR眼镜。历史的罪孽有人解读,鲜血淋淋的手指却摁在我的心头。窗外风起云涌,国际形势波诡云谲。人生无常。现在会否与你们一样,也许不了,谁知道呢。

                                           ······“为何我有罪,若我说祂也!”一片暗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