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水仙文【玫瑰于辰】全一篇 十飒(生日文 甜)

花火娱乐最新报道,知名歌手华飒飒的火星演唱会圆满结束。


“飒飒,你看新闻头条,都是你演唱会的报道。”华飒飒的经纪人张姐开心的说道。

“张姐,相信我,这只会是开始。”华飒飒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

“飒飒,这次演唱会结束后你好好休息一下。”张姐看着飒飒疲惫的神情心疼到。

“好的,张姐”


红海高档住宅区。

“张姐,我到了,你别送了,赶紧回去陪陪姐夫吧”

“好,那你上去吧,我也回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的👌”


华飒飒搭电梯上楼回家,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是一组完全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才通:“喂?”

“华飒飒?”电话里传来男人低沉磁性,浑厚性感的声音,这个熟悉声音让华飒飒觉得很熟悉,心头滑过一缕暖流,心跳的频率渐渐变快,“扑通扑通”的,就像小鹿乱撞,耳朵尖不由微微发热。

这种感觉已经有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华飒飒的嘴唇动了动,即将脱口而出的轻唤在舌尖上一转,硬邦邦问出一句:“你是谁?”

电话的另一端陷入一片死寂,不知道为什么,飒飒觉得对方好像在酝酿着风暴。

“你的金主,十辰于”

“哦”电梯门到达楼层发出“叮”的一声脆响,电梯门打开。

华飒飒快步走向自己的房子,打开门,进去。


第二天下午,华飒飒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听到手机响了。

“喂”

“飒飒,你在家吗?”

“在”

“那你收拾收拾下来吧,十爷让我带你去参加一个宴会。”

“好,张姐,我马上下去。”


“飒飒,由于工作的原因,你还没见过十爷,不过他脾气不好,你要注意点,不要惹怒他。”

“好的,我知道了,张姐”


宴会的花园中,十辰于毫无顾忌的走到飒飒面前。

十辰于的眼神对上青年清澈的桃花眼,俊美的脸庞阴郁不散半分,狭长凤目带着凌厉:“你敢挂我电话!!!”

“哦,有事吗?”华飒飒也不害怕十爷的阴沉脸。

十辰于差点被华飒飒这不咸不淡的样子气笑了,“从今天开始,无论去哪里都要跟我报备,你的一切都归我管!”

“哦,是吗?你要给我当经纪人吗?”

“我是你的老板!!!”

“那老板,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去找张姐了。”

十辰于看着青年只是眉头微蹙,但表情还是很淡定的样子,他就觉得很有意思,凑到他的面前,道:“我可以把你捧到华语乐坛最高的位置。”

华飒飒的目光对上十辰于闪烁着玩味的凤眸:“哦,代价。”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初次见面,顶着他金主身份的男人绝对不会毫无条件的帮他。

“聪明。”十辰于对自己的名义上的情人的好感度提高了不少。

当时为了堵住媒体的嘴,随意指了他,说自己是他的金主,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华飒飒是他旗下公司的艺人,自然可信度很高,至少没人敢公开在自己面前示爱了,也没人敢随意给他组cp了,一举两得。

他原本以为这个小子是个笨的,现在有些改观了。

“说。”

“我保你在圈内顺风顺水,你到二十七岁,我们就解除关系,不过这当然得你来说解除。”说着,伸手捏住华飒飒瘦削的下巴,指腹在他光滑白皙的脸颊上摩挲了几下:“啧,又嫩又滑,模样长得真不错,可惜是个没胸,没腰,没屁股的男人,我对你硬不起来。”

华飒飒也没挥开男人捏在自己下巴上的手,迷人的桃花眼微弯,泛起浅笑,那对迷离的桃花眼荡起缱倦深情。

“我也对你没兴趣。”

眼前的青年一对桃花眼好像会放电一样,十辰于就觉得自己被狠狠电了一下,整颗心都麻酥酥的,捏在他下巴上的手就像被烫到一样缩回去。

妖精!

眸光流转,淡淡的打量着男人那张赏心悦目的俊美脸庞,华飒飒嘴角轻扬。

“那我们就合作愉快吧。”

眼眸微垂,遮掩去眼里闪过的狡黠。

“嗯,合作愉快。”看着低垂眉眼的华飒飒,十辰于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一只收敛起爪牙的小猫,温顺乖巧,让人怜惜。

与华飒飒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几分:“对了,为了我们的关系不被质疑,我去你那里住一段时间”

华飒飒抬眸看他,没有立刻就应承。

“怎么?不行吗?”十辰于身体前倾,将脸凑到华飒飒的面前,笑道:“是不是害怕我会吃了你?”

“呵。”华飒飒低笑一声,用手扯住他的领带,将脸凑过去,桃花眼里带着挑衅:“谁吃谁还不一定。”这话是什么意思,也只有飒飒自个儿知道了。

“不过,不能白住,要给钱”两人靠得近,十辰于能够清晰的闻到飒飒身上清清淡淡的香味儿,挺好闻的。

“嗯,那你想收多少?”

“随便吧。”飒飒松开扯在手里的领带,其实他这句话是逗着男人玩儿的。

“这个给你,随便刷。”十辰于将一张卡递到飒飒面前。居然是一张黑卡。

“啧啧,真是财大气粗的土豪老板啊。”飒飒也不客气,收下了。

“是啊,你十爷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



夕阳的光辉撒落在华飒飒的身上,有种暖洋洋毛绒绒的感觉,他的皮肤本就白皙,染着霞光泛着浅红,美得让人挪不开目光。

十辰于强迫自己将目光从飒飒的身上撕下来,在心里念着:再美他也是个男的,男的,男的!



宴会结束后。飒飒领着十辰于回去。

在半路上经过菜市场,飒飒要下车买些食材,十辰于跟在他的身后付钱,提东西。

两人就这样提着食材回去了飒飒在红海的家。

让十辰于很意外的是飒飒居然会做菜煮饭,靠在厨房门口,目光跟随着那个穿着kitty猫围裙的青年,视线缓缓在飒飒的身上扫过,围裙的系带系在后背,勾略出青年纤瘦的腰,目测一下,居然比他见过的所有女人的腰都要细上几分,视线沿着那细腰往下看,牛仔裤贴身的剪裁显露出他翘圆的臀部,非常性感,再配搭上一对纤细修长的大长腿。

真勾人。

十辰于觉得自己该收回之前说过的话了,华飒飒除了没胸外,是有细腰、有翘臀、有大长腿的,而且综合在一起,比女人还撩人几分。

鼻子有些发痒,将目光强行从那充满诱惑力的背影上撕开。

厨房里很快就飘荡起食物的香味,十辰于压抑下心头的异样感,走过去看他煮什么。

“这个是排骨?好香。”

“酱烧排骨。”

将烧好的排骨盛在盘子里,侧过脸看着身边的男人收敛起初见时的拽气儿正露出好奇的表情,觉得有趣,从消毒碗柜里抽出一对筷子,夹了一块排骨送到他的嘴前。

十辰于微微一愣,对上飒飒泛着淡笑的桃花眼,觉得自己又被电了几下,顿了顿,才张开嘴吃下那块排骨。

浓稠的酱汁,酥软的肉感,鲜香的味道在嘴里荡开。“好吃。”

十辰于拍拍飒飒的肩,道:“真看不出来你这小子还有这一手,看来我有口福了!!!”

“呵”飒飒发出个意思不明的轻笑:“端出去吧,饭菜很快就好。”将端在手上的酱烧排骨塞给他。

十辰于接过盘子,转身往外走,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向来不太爱笑的自己,此刻嘴角居然轻轻扬起,显示出他的心情很好。

飒飒做了四菜一汤,酱烧排骨、清蒸鱼、香煎鸡翅,炒青菜和豆腐鸡蛋汤。两个第一天相识同居的人,这一顿饭将两人的关系拉近不少。

饭后,看着面露餍足的男人,飒飒端起杯子轻抿一口水,遮挡住嘴角轻扬起的笑。



晚上十点钟。

飒飒洗完澡,穿着睡袍走到还在客厅办公的十辰于身边。

“我要休息了,你的房间在隔壁。”

“哦,好”

十辰于感觉到有水滴滴到他脸上,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一看。

穿着敞领红色睡袍的飒飒因为刚洗完澡的原因脸红红的。

真好看。华飒飒长的很符合他的审美,但是可惜是个男的。

十辰于突然站起,去浴室拿了一条干毛巾,把飒飒按在座椅上,给他缓缓地擦拭头发。

“华飒飒,不要以为自己年轻,就可以不在乎,头发还在滴水,感冒了怎么办”

“十爷,有吹风机的”

“嗯??”

“我回房间吹”

“……”“不行,吹风机伤头发,别仗着你头发多无所谓”

“额”

“还有,叫我的名字”

“啊,哦,十辰于?”

十辰于看了一眼飒飒,手上的力度略微大了一些。

“嘶”飒飒感觉脑袋一痛,这大爷在报复。

“哦,对不起,手滑了”

“呵呵”飒飒干笑一声。总不能让他说没事,不疼。还不如打他一下呢。


过了一会儿,十辰于停下手中的动作,“好了,你先去睡吧,我等会处理完文件便去休息。”

“哦”说的跟我要等你一起睡似的。

华飒飒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吃过简单的早饭后,两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飒飒低着头在玩手机,十辰于看着他呆了。

青年长长的眼睫轻垂,如小扇子一样,鼻梁挺拔,鼻尖圆润微微上翘,那形状完美得都能被整容医生用来做范例,嘴唇不厚不薄,染着浅浅的橘粉色,唇珠润泽,配上他白皙通透的肌肤,在温暖晨阳的映照下,美得让爱美的女人都为之嫉妒,低着头在看手机,安安静静,显得很乖巧。

“哎,十辰于,你不用上班吗?”飒飒抬头问。

“飒飒,我陪你呀。”说完勾唇一笑。

咯噔,飒飒感觉他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哦,是吗?”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微眯,带着说不出的风情。

噗通噗通,与飒飒对视的十辰于感觉心不受控制了,都快要跳出来了。这个勾人的小妖精。

十辰于微微低头不去看他,“你休息两天,后天让张微带你去见见《king》的导演与节目组,可以的话就把合同签下来。”

“哦”飒飒的思绪全在游戏上,头也不抬的回了一个字代表听到了。

“打他,打他”飒飒一边打一边说到。

手机上不知道传来了一句什么,就见飒飒脱口而出一句“喂,后羿,你这啥大招啊,我看和平鸽吧,怕打到人啊,真的是,没人看你们了。”

手机上传来一句,小鲁班你找死啊。

飒飒也不再说什么,一心一意用在游戏上。

不一会儿,手机上传来First blood,没多久Double kill。

飒飒的兴致完全上来了,此时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手也在不停的动作着。

Triple kill接连着Quadra kill,随后Penta kill

,飒飒完全激动了,“哦耶,敢说我的小鲁班,让你死的不能在死”

不久后Your team has destroyed the turret。

然后Victory传来。


一局酣畅淋漓的王者结束后,飒飒抬头看了看身边面色不善的十辰于。

“额,那个,你还没走啊?”

“你以为呢”十辰于面色阴沉,不爽很不爽,这小鬼压根没把他放心上。

“不好意思啊,我玩游戏就这样,容易上头😝”飒飒跟十辰于解释,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本来在生气边缘的十辰于看到飒飒这软萌的样子,瞬间心都化了。

“哎,没事,这不是啥坏毛病”

“啊?你不生气?”飒飒略微诧异,大老板被自己耽误这么久竟然不生气,难道转性了?!

“飒飒,你真的好可爱”

“……”可爱是什么鬼,我是男孩子啊,可爱应该形容女孩吧。十辰于你个大猪蹄子。

“我今天不去公司,在家”

“哦,好吧”

“哎,你要不要一起玩?”飒飒看向十辰于。

“好啊”十辰于答应的很爽快。

“你会不?”

“什么意思?”

“啊,我觉得你是大老板,应该没空玩游戏的,没别的意思”

“呵,那你就等着看吧”

“呦,挺自信的,那我拭目以待。”

新的一局开始。

不一会儿Killing spree从十辰于的手机上传来。

飒飒低头不语,内心os确定没逗我?!

没等飒飒平复惊讶,十辰于那边又传来Rampage,此时飒飒已经不想在想什么。

Unstoppable,Godlike接连从十辰于手机上传来。

飒飒已经绝望了,“十辰于,你还是人吗”

“怎么不是了”

“我不玩了,郁闷”

“呵呵”

“你还有啥不会?”

“不会生孩子”

“你走,我拒绝和你聊天。”

“飒飒,你这样好像和我闹情绪的小男朋友,哈哈”

飒飒抓起手边的抱枕砸向十辰于。

十辰于一个伸手把砸过来的抱枕接住,走到飒飒身边,“好了,别生气了,走,带你吃火锅去。”

(up的内心在咆哮:哎哎哎,十爷,你直个鬼呦,简直妻奴一枚)

“哼,这还差不多”


傲娇飒就这样被十爷带出去吃火锅了。


“十辰于,我想吃冰淇淋”飒飒站在冰淇淋机面前可怜兮兮的说。

十辰于受不了飒飒这小模样,忍不住揉了揉飒飒的脑袋,“好,不过,只能吃一个。”


飒飒像得到了解放似的,疯狂的暴风吸入自己喜欢的各种肉类。

十辰于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有那么好吃吗?”良久十辰于慢慢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当然好吃,火锅是最爱”飒飒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慢点吃,来,喝口水”十辰于在一旁生怕他噎到了。

“没事,——嗝——额”

十辰于赶紧去拍飒飒的背,把手中的水喂到飒飒嘴里。

“哎,小心点,看,还是噎到了吧”一边轻轻拍着飒飒的背缓解他的难受,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

“十辰于,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啊”

“飒飒,你,喝醉了”

“我没有”

“只有喝醉的人才会说自己没醉”

“不就三瓶红酒而已嘛,我才没醉,你醉了,你都喝了,一,二,三”飒飒还扳着手指数了起来。

“小傻瓜”

“四,五”“你喝了五瓶”

十辰于看着飒飒笑,好像就这样一直下去也挺好的。十辰于被脑中闪过的念头吓了一跳,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他了?!

不不不,我是直哒。

(up小声bb:十爷,你这是在垂死挣扎)

“好好好,是我醉了,飒飒没醉”

“嗯,这才对嘛”

“行行行”

“哎,不对,十辰于,你在转移话题”

我去,这都还能转回来?!飒飒,你到底是醉了还是在装醉?!?!

“什么?有吗?”

“有,你是不是喜欢我?”飒飒桃花眼微微上挑,看着十辰于问到。

这一刻的十辰于好像看到了修炼千年的狐狸精,在蛊惑着他说出想要的答案。“我……”

“是不是爷们呀,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飒飒,我”

突然肩上一重,飒飒已经歪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

“我喜欢你,从见你第一眼就被惊艳了,在相处中慢慢爱上你,共度余生也挺好的。我的飒飒,我的宝贝”



飒飒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隐隐在作痛,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难受得让他只能闭上眼睛。

忍着不适感,他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还好没有断片,他跟十辰于去吃火锅,借酒精的作用,他问了十辰于是不是喜欢他,十辰于怎么回答的,嘶,头痛,想不起来。

飒飒呀,不是你想不起来,是那时候你已经睡着了。

飒飒想起当时十辰于红的滴血的耳垂,哪怕不知道十辰于的回答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好心情,嘴角微抿,轻轻扬起。

“咔哒”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房门被人从外推开。

十辰于推门走进来,手中拿着一杯水,就看到床上的人换了个姿势,眉头蹙起,翘长的眼睫微微颤动着,他知道飒飒已经醒了。

“还难受吗?来把蜂蜜水喝了”十辰于一手把飒飒扶起来,把蜂蜜水塞到飒飒手中。

“哦”飒飒轻声应着,抬头把杯中的蜂蜜水一饮而尽。

十辰于接过水杯放到旁边桌子上。

飒飒抬手正要去揉一下太阳穴,却被一只温暖宽厚的大手握住手腕,淡淡的古龙水香味在鼻端弥漫开来,身体的不适让他的反应有些迟钝,然后就觉得自己被扶起来,后脑勺枕在一个结实温暖的东西上,好像是大腿。

两侧的太阳穴被轻轻的揉按着,原本全身紧绷的飒飒渐渐放松下来,发出低低的舒服轻叹。

十辰于见他眉头放松下来,露出很享受的样子,嘴角轻扬起来。

“好些了吗?”

“嗯,舒服,不要停。”带着无比舒适的轻吟和放松的柔软低喃,就像一根小小的羽毛从十辰于的心头撩过,他只觉得呼吸一紧。

揉按在飒飒太阳穴上的力度适中,揉了好一阵子,脑袋里疼痛感和晕眩感终于缓和不少,长睫微动,飒飒缓缓睁开眼睛,就对上男人幽深专注的目光。

四目相对,两人都没有转开视线,飒飒最先开口:“我已经好多了,谢谢。”

停下揉按的动作,十辰于也没有将躺在自己腿上的人挪开,身体微微倾斜,手臂搁在床头,看着飒飒的目光荡起几分淡笑。

“你,你要干什么?”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两公分的十辰于,飒飒有点慌了。

“呵呵,我还以为你有多胆大呢?原来是个胆小鬼呀”

说我胆小鬼,叔叔忍婶婶不能忍。一咬牙,伸手拽住十辰于的领口,俯身,凑到他耳边,吹了一口气,“辰辰,你耳朵红了呦”带着尾音,十分勾人。

听到飒飒叫他辰辰,他就感觉自己要死了,浑身的毛孔都兀地张开,灵魂仿佛被击打了一下。

看着飒飒近在咫尺的容颜,十辰于慢慢捧住了飒飒的脸,吻了下去。

飒飒震惊的眼睛都睁大了。

“小傻瓜,接吻要闭上眼睛”十辰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飒飒眼前一黑,十辰于的手挡在他眼前。

甜蜜的氛围被突然响起的门铃打破。

十辰于点的外卖到了。

十辰于跟飒飒一起吃饭。

“这个没你做的好吃。”十辰于吃了一口菜,眉头微微皱起来。

飒飒喝了一口鲜香的鱼片瘦肉粥,这是十辰于特意为他点的,听到十辰于的话,嘴角轻扬。

“晚上给你做。”吃货。

“你身体不适,要多休息。”

“对啊,那你会做吗?”

“用热水冲泡面,算吗?”

听着十辰于这一本正经的话,飒飒差点将含入嘴里的粥喷出来了。

啧啧,花火集团董事长,居然也会吃泡面这么接地气的东西。

“不算。”



飒飒呀,你这是被恋爱冲昏了头脑啊,连自己在哪都不问了。

第二天

身材纤瘦修长的青年,白色衬衫,配搭黑色长裤和黑皮鞋,大清早用过早餐,飒飒就拿起挎包,这是要回公司上班了。

“于哥,跟我走一趟公司呗。”

正在喝咖啡的十辰于抬眼看着他,慢悠悠抿着咖啡:“于哥?公司?”

心头一动,十辰于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飒飒要公布他俩的事了,将喝了一半的咖啡放下,也不喝完了,起身将外套穿上。

“走吧,哥陪你去公司。”搂住飒飒的肩膀,就把他往屋外带。

飒飒一脸不解的看着突然就开心起来的男人,这家伙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


花火娱乐。

总经理办公室。

“歌王突然毁约,我们这一年度的《king》怎么办?”花火娱乐的艺人总监忧愁的说。

“实在不行,跟老板报备吧” 企宣总监犹豫着说到。

“不行,十爷他一直在花火集团那边,我们公司只是花火集团下面的一个小公司而已,我想他应该不会管,前年办第一季的时候,十爷就是给了启动资金后就没有在过问过。”艺人总监一口否决。

“你傻呀,我们去年签的那个歌手华飒飒是十爷的小情人呀,让他吹吹枕边风。”项目经理说。

“这倒也是一个可用的办法。哎,还是我们公司资历低呀,不然那歌王敢毁约吗?”艺人总监叹了口气。

“其实主要还是十爷没有对外公布花火娱乐是花火集团旗下的”策划经理无奈的说。

“好了,有问题就应该想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不是在这找捷径。”这时总经理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是”几人应到。

“张微呢?喊她过来。”

不一会儿,张微来到了办公室。

“总经理,你找我?”

“你手下的那个华飒飒呢?让他来公司一趟。”

“好的,总经理”

张微拨通了飒飒的手机,

“飒飒,你过来公司一趟”

“好的,张姐,我现在在去公司的路上,马上到。”

“好,我在公司等你”

“嗯,拜拜”


驾驶座上的十辰于问道,“谁呀”

“张姐,我经纪人”

“干嘛”

“让我回公司一趟,也没说什么事”

“好吧”



五分钟后,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花火娱乐的外面。

“我跟你一块上去”十辰于停好车,拉着飒飒的手走了进去。

飒飒没有说什么,但是嘴角的微笑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张微等在外面,看到飒飒便迎了上来。

“飒飒,怎么样?嗓子还好吗?要不要在休息两天?”

“张姐,我没事了”

这时,张微才看到飒飒身边的十爷,瞬间惊讶的不知道咋说话。

“老板,您怎么有空过来了?老板,快请进。”

办公室里面的几人隐约听到张微喊了句老板,赶紧从座椅上起来。

但是已经晚了。十辰于已经走了进来。

“老板好”

“老板,您快请坐”

“老板,您请喝茶”

“老板,……”

“好了,今天我就是陪飒飒过来,你们别拘束,该谈什么谈什么”

一句话让几人冷汗直流,怎么谈,当着大老板的面安排华飒飒吹枕边风,他们还不想死。

“啊,没事没事”

“我们就是关心关心飒飒”

“是啊,老板,我们就是关心一下飒飒的身体”

“他有我照顾,不必你们关心”

“啊,”

“额”

这消息太劲爆了,容他们缓缓。

“对了,《king》能不能把飒飒安排上”

“啊,能,当然能”

“老板,《king》正好还缺一个歌手呢”

“嗯”

张微有点担心,开口道“老板,这会不会有点不太合理?当然,飒飒的能力我是十分认可的,他是非常非常优秀的特别超前卫的歌手,而且还是科班出身,在《king》当导师绝对没问题,只是怕他被骂资历不够,毕竟他才出道一年,而且《king》的其他嘉宾都是乐坛的老前辈,亦或是出道好几年的。现在的网友太不善良,我怕飒飒被黑,我宁可他走慢点,也不想他被黑,被骂”

“你说的我也想过,但是飒飒绝对够格,而且乐坛需要革新。一成不变,乐坛永远都是一潭死水,只有打破旧格局才能破而后立。”

“老板,我觉得你这不是为他好,出席《king》当导师,他要承受多少压力,甚至会被全网黑,路人怎么想,路人会认为这是捧杀。老板,你在考虑考虑”

“额,张姐,其实我不在乎他们怎么说我,愿意听我的歌就来听,不愿意也没关系,喜欢我的我也喜欢她们,不喜欢我的我也无所谓。所以,我尊重老板的决定”

“飒飒”张姐有点恨其不争。不对,也不是这个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的心情。

“我跟飒飒一同参加”

“什么”

“什么”

“没听错吧”

“我耳朵没问题吧”

“好了,你们没听错,我跟飒飒一同参加,这下,张微,你还有意见吗?”

“没,没了,老板”

“真的吗?你真的跟我一块参加啊”飒飒有点激动。十辰于啊,三年前在拿了格莱美以后便退出了,回去继承了家业。

“嗯,我的飒飒,我陪你一起去玩”

几人听自家老板说玩,脑中闪过不妙的念头,《king》的录制必须盯死。


参加《king》的事情定下来后,无事的飒飒便过起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生活。

这天,熟睡中的飒飒感觉到脸颊上传来异样感,眉头轻轻蹙起,软绵绵的挥手想要把那烦人的苍蝇赶走。

手刚挥动了一下,苍蝇没有打到,手腕就被苍蝇捉住了,等等,有那么大的苍蝇能捉住他的手吗?微微愣了愣,飒飒想要睁开眼睛去看,可眼皮却怎么都睁不开,眉头忍不住轻轻蹙起,他隐约能感觉到这个握住自己手腕的人是谁。

“于哥”低低轻唤了一声。

“我在,宝贝儿。”听着睡得迷迷糊糊的飒飒用软软的声音唤自己,十辰于整颗心都快要融化了,唇贴在他的手背上,落下轻轻的一吻。

“困,想睡觉”

“那你就安心的睡吧,有我在”

飒飒就这样睡了一天,晚上夜幕降临时飒飒醒了,被饿醒的,像只猫儿一样伸展开自己的身体,却碰触到身边一团温暖灼热的东西。身体猛的打了一个激灵,转头看过去,映入他眼睛里的是一片肌理匀称,线条流畅的胸膛。

发出一声惊呼,飒飒整个人差点都要跳起来“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

侧躺着的十辰于嘴角轻扬,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身边像炸毛的猫儿一样的青年,心底忍不住生出一种每天有这个人在自己身边醒来的美好感觉。

“宝贝儿,这里好像是我的房间,我的床。”说着就将飒飒搂入怀里,在他脸颊上轻轻蹭了蹭。

白皙光滑的脸颊摩擦着男人刚生长出来的胡茬子,就像被磨砂纸擦过,麻麻痒痒的。

“别闹”

伸手去推十辰于,两个人就这么在床上闹了起来,被子飞扬,枕头翻飞。

突然,飒飒发出一声额,两个人的动作齐齐的停顿住,就像被点了穴一样。

“你——”飒飒瞪大眼睛,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都是男的,他自然懂得这是什么情况。质问的眼神看向十辰于。

十辰于也不觉得害臊,翻了个身,理所当然的道:“对自己喜欢的人有反应,这是很正常的事,如果没反应那你就该哭了。”

被调戏的飒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抬起脚直接将压在自己身上臭不要脸的家伙给踹开。

“滚!!”

随后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去了客厅。



客厅中,等两人都各自用自己的方式缓和了情绪后,

“明天有个酒会,你陪我一起出席,好不好。”

“别人出席酒会都是带女伴的,你带个男伴,适合吗?”飒飒轻笑,顺手关上电脑,身体缓缓往椅背靠去,用一双泛笑的眼睛看十辰于。

“嗯,除了你,我不要别的,跟我一起去吧。”十辰于这样的邀请,其实就等于在所有人的面前公开他们的关系。

“看你这么期待的样子,好吧。”


飒飒俯身凑近,突然,伸手勾住十辰于的后脑勺,吻住他的唇。

柔软温暖的触感突然贴上来,让十辰于忍不住睁大眼睛。

飒飒看着十辰于震惊的样子,在那温热柔软的嘴唇上轻轻啃咬了一下,贴着十辰于的唇,低声道:“笨蛋,接吻不知道闭上眼睛吗?”

他的话让十辰于猛地回神过来,伸出长手将坐在椅上的人一把揽入怀里,轻垂眼睑,与那迷离的桃花眼对视:“我业务不熟练,而且我想看着你,宝贝儿。”

飒飒发出几声轻笑,捧住他的脸,道:“你想多亲几次就直接说,还业务不熟练。”微微偏过头,吻上了男人的嘴唇。

十辰于眼睛里泛起浓浓的笑,薄唇微微轻启,与怀里的宝贝唇舌交缠,啧啧的声音回荡在安静的卧室里,久久不散。


不知不觉,飒飒的生日到了。

在飒飒不知情的情况下,十辰于已经把生日宴会准备好了。


这一次的生日,十辰于请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包括飒飒的父母以及亲朋好友。


在众人的见证下。十辰于告白了。


“飒飒,我爱你。我想余生都和你度过,这份爱不知从何而起,从我见你第一面开始,我便动心了,只是一直不敢去承认,后来在日常相处中,我发现我爱上你了,越来越离不开你。飒飒,我爱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单膝下跪,手捧鲜花。

“噗嗤”飒飒开心的笑了。“辰辰,你这是求婚吗?”

“我,我想在准备准备在求婚,先告白”

十辰于的耿直让在场的众人笑了起来。十辰于的父母表示没眼看自己儿子,太蠢了。

“好,我同意了”








华飒飒生日这天,花火集团官博发布了自家大老板十辰于与华飒飒是自由恋爱的消息。

网上炸锅了,微博瘫痪了。

十辰于,那可是华语乐坛的启明星啊,

华飒飒,那是最有可能跟十辰于比肩的乐坛新星。

两个人的恋情,引不起其他人的嫉妒,最优秀的人就应该配最优秀的人。而且华飒飒家里也是有矿的,有实力又努力,没人忍心去反对,只是震惊。

随后十辰于与华飒飒都转发了官博,并配了张两人的合照,余生请多指教。

两人恋情的热度一直持续到《king》的录制。

《king》的录制开始了,官宣节目规则改了,导师定点学员一对一,而且加入了很多年轻的导师。

网上爆了,《king》迅速登顶热搜榜。

又有官宣华飒飒是90后导师,而且还有一位神秘导师参加。

这一消息传出去,网上又爆了,《king》是一流的象征。

不过有了改规则与年轻导师的加入的先例,华飒飒的加入没有让人去黑。

对于这一点,十辰于很满意,虽然有他参加,但是他也不敢肯定飒飒不会被骂,所以又是改规则又是邀请年轻导师加入。


节目录制现场。

参加过两季的华炸炸与华壳坐在一旁聊天。

“十爷这次下了血本了,要把华飒飒捧上去,不惜拿自己做跳板”

“好了,人家两情相悦,别说了”


节目录制中途休息时。

“飒飒,有没有不习惯?”十辰于担心的问。

“没有,我很喜欢”

“那就好”

“来,吃蛋糕”

“好”

“飒飒,喝奶茶”

“嗯”

“飒飒,累了就休息会”


“辰辰,你也吃,这个很好吃”飒飒拿着一袋零食,自己吃着也递到十辰于嘴边。

“好”



没眼看,没眼看,节目组包括嘉宾都被他俩的狗粮喂的不想看他们。




转眼间《king》的录制结束了,到了播出的时候。


华飒飒优秀出色的表现再一次惊呆了众人。

十辰于为了给男朋友助阵也复出参加了,又惊呆了众人。

好吧,这狗粮是硬掰开嘴往里塞呀!





十辰于会在花火集团旗下的五星级大酒店里为华飒飒举办二十七岁的生日会。这消息一出,各方记者开始严阵以待,蠢蠢欲动。

十辰于一想到在生日会上,自己给飒飒的大惊喜,他的嘴角就忍不住扬起。

“老板,下面的人送过来的,说是你预定的东西已经完成。”助理走进来,将一个精美袋子放到办公桌上。

十辰于抬头,看到助理送来的东西,眼睛亮起来,一把丢下手里握着的笔,拿起袋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银色丝绒小盒,打开盒盖看到里面的东西,嘴角忍不住轻扬起来。“嗯,做工不错,告诉财务部,给设计师,赏!”

助理出去了。

十辰于手指在盒子里的东西上轻轻抚过,眼眸里泛起轻浅的笑意。

“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呢”


飒飒生日的当天,十辰于大清早就把飒飒带着到外面玩了一整天,直到夜幕降临,才带着他去了一个地方。

“来,将这个换上。”十辰于取出一套衣服递给飒飒。

这是一套花式礼服,造型设计是以燕尾服为基础,剪裁非常贴身,能够完全展现出穿这套礼服的人的身材,飒飒看得出这是专门为他设计的。

看着十辰于充满期待的笑脸,飒飒也不多说什么,将礼服换上,然后就有造型师来跟他做造型。

“时间差不多啦!”十辰于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带着飒飒走在长长的楼道里,很快来到一个宴会场前,会场大门紧闭,十辰于伸手把门推开。

“啪啪”彩带礼炮的声音接连响起,纷纷扬扬的纸片飘散而下,然后是生日歌的大合唱。

这时十辰于悄悄离开了。

飒飒一眼看过去,有不少人都是他很熟悉的,有花火集团的员工,还有花火集团旗下的明星艺人。

人群伴随着生日歌曲主动的向两边分开,飒飒抬眼看过去,就见到站在生日蛋糕旁,对他温柔轻笑的十辰于。身上穿着与他同款的黑白配燕尾礼服。

“宝贝儿,生日快乐。”十辰于看着青年走向自己,眼里的温柔更浓了,对他伸出手。

“谢谢。”飒飒握住男人温暖的大手,任由他将自己牵到面前。

“除了生日会,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大惊喜。”

“嗯。”飒飒看着他神神秘秘的样子,隐忍着笑。

十辰于往后退出半步,在所有人的拍掌惊呼声中,他对着飒飒单膝跪下来,将早已准备好的银色丝绒小盒拿出来,轻轻打开。

“飒飒,我爱你,请你嫁给我!”

全场大喊:“在一起,在一起!!”众人拍掌纷纷高呼。

飒飒终于忍不住笑出来,对跪在地上的男人伸出手,道:“好”

十辰于将盒子里的戒指取出来,戒指的设计很独特,银白色的铂金中间是黑如纯漆,细如羊脂的墨玉,在光芒的映照下,隐隐闪过字。

是飒飒和十辰于的名字。飒和辰。

飒飒将还跪在地上的十辰于拉起来,牵着他温暖的大手,将那个有“飒”字的戒指轻轻推进他的无名指。

“戴上了,就再也不能脱下来了。”

“不脱的,我也给你戴上。”十辰于此刻觉得自己就像吃了蜜糖一样,甜得都快要飞起来了。

飒飒将手摊开,十辰于将那个有“辰”字的戒指虔诚的套进了飒飒的无名指。




随后,花火集团官博晒出两人的结婚证,又是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不过狗粮吃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时间稍纵即逝,过去了三年,全国人民被十辰于与华飒飒每日份更新的热乎狗粮喂的不知东南西北。而此时,飒飒也成为了继十辰于后乐坛的顶流。

十辰于与华飒飒的幸福也在继续!


大哥,三十而立,生日快乐🎂🎂🎂!照顾好自己!永远爱你❤❤❤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