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火甜糖】深情钢琴花x萌新调音师

诸事不顺

真是诸事不顺

本想着被一个小导演逼酒已经够惨了,刚想好怎么应付时又突然冒出一尊煞神。

——————

“小火啊,再陪我喝一杯怎么样。”庆功宴上,张导色眯眯的小眼睛紧紧地盯着你。

眼前的张导是这次庆功宴的举办者,也是你参加的音乐会的导演。虽说他的名气大概只有一丢丢,但是你能在他的庆功宴上出现,证明你的名气只有半丢丢。

作为一名不做关系户的新手调音师,你表示从基层混起,还是需要做足功课的。

可是你没想到,做一名调音师也需要做如何提防潜规则的功课?

你的大脑正飞速运转着,思考着说什么能即保住贞操,又护住饭碗。

这时,你真后悔没有仔细研读老妈送的那本《说话的艺术》

张导见你迟迟没有回应,有些生气,沉声说道:“你喝不喝?”

盛着酒的酒杯已经被服务员送来。全桌人早已明白张导的意思,默默为你擦了把汗,有几个想要巴结张导的则不停的催促你喝下这杯酒。

女子生得美丽,是福,更是祸。

有那么一瞬间你竟渴望和卡西莫多交换皮囊。

在不断的催促声中,你终于顶不住压力,颤抖地举起酒杯打算认命。

酒杯触唇,可酒还没来得及入口就被他人抢走。

你怔了一下,一个身着燕尾服的男子就着你抿过的的地方,将酒一饮而尽。

男子的侧颜太过完美,气质也太过挺拔,一米七多的身高却有着一米八的腿和两米八的气势。

你顿时心中想不出一个词适合来描述他的外貌。

一向嚣张的张导见此竟没有立刻破口大骂,你望向他,却发现他在瑟瑟发抖。

“小人有眼无珠,不知道这是华总的女人,您慢走。”此时张导的声音颤得都可以拿去做鬼畜素材了。

“华总?”你惊呼道。

华总听到带有疑问语气的话,愣了一下:“你不认识我了吗?”

你一下子意识到他是谁

华立风,大名鼎鼎的钢琴家,因为夯实的家庭背景和无比的天赋,在音乐届被冠以“神仙”的称谓。不过只有干调音这行的才知道他的恐怖之处。

在很久之前,华立风曾有过多个调音师,无不例外被挑出了刺并辞退,你仔细研究过这些被挑出来的毛病,无不例外都是可以省略的问题,由此可见华某的苛刻。关键是辞退也就算了,被华某辞退的人没人敢用,于是这些调音师便只能被迫离开他们热爱的调音这一行,遗憾终生。

不过好在华总早早醒悟调音这事靠不住他人,便自学了调音,之后便再也没有雇佣过他人。

你对他的印象,仅仅如上。

至于再多的私人印象,真是一点都没有。

毕竟你在他面前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虾米,你几乎根本不可能认识他

华立风喝完酒,看都没看你一眼就朝门外走去,你顺势跟着他溜了出去。

你不知道的是

在你眼中,这是一场完美的逃脱。

在旁人眼里,却是华总和他的女人的一次当众调情。

——————

你默默地像小跟班似的跟在华立风身后。

华立风就像一个自动开路机器,身旁路过的人见你俩无不乖乖站一边去,同时对你们点头哈腰。

这就是关系户的待遇?

不过话说回来,被华立风这样的大帅哥潜了,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你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自己有这样堕落的想法而感到羞耻。

走着走着,你跟着他走出了饭店。

你刚想向他告别并致谢,富有磁性的嗓音在你耳边响起。

“上车,车你来开。”

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excuse me?你让我跟你走,你就算想潜我也就算了,车我来开是什么意思?小心我把你拐了然后谋财害命。”

华立风挑了挑眉:“第一,酒驾是不好的,第二,我不会随便占别人便宜,第三,你就是这么对待救你的人的?”

你表示认命,乖乖坐上驾驶座,朝着华立风给的地址开去。

车里的氛围安静的可怕,你感到无比压抑,挤出一个恭维的笑,道:“多谢华总今天救我,鄙人正不知如何报答才好。”

华总扶着头,冒了几滴虚汗,看上去有些难受:“别阴阳怪气的,叫我大名。”他缓了缓,说出了你最不想听到的一句话:“你是调音师吧,以后别接别人的活了,做我的私人调音师。”

你犹如五雷轰顶,脚一滑猛踩了一脚油门,讪讪地笑道:“这不好吧,您不是已经在雇人方面金盆洗手了吗?这事传出去有碍众调音师门的身心健康。”

这借口编的你自己都尴尬。

华立风像是很热的样子,已经脱掉了外面的燕尾服,只剩一件汗涔涔的白衬衫,难受的靠着窗:“做我的调音师,有助于守住自己的清白。”

你听此吓得又猛踩了一脚刹车,原来雇佣你只是看你在业内摸爬滚打太可怜了,想以此帮你躲过各种潜规则。真是太贴心了。

(嫁夫当嫁华立风,又飒又欲还贴心)

你丝毫没有注意到此时华立风已开始不断的调整坐着的姿势,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是汗。

他扯了扯你的手臂,对你呢喃道:“火火,你知不知道.....我是一杯倒?”

你听完慌的一批,猛的打了一下方向盘。

等红灯时,旁边一辆同路的车摇下车窗对你喊了一句:小姑娘开车稳点哈!别一惊一乍的!”

你尴尬不已,此时华立风已经醉得无意识地靠在了你的身上,双手圈住了你的腰,毛茸茸头在你身上蹭着。

旁边的车主见此,又对你们喊了一句,一副“我什么都懂了“的语气:“这年头小伙子精力这么旺盛的吗?就不能忍到下车回家吗?看来我已经老了啊......”

你看着华某神志不清的样子,有意趁人之危损损他的面子,对旁边的车主瞎掰道:“叔叔别说了,他肾虚。”

敢这么损一个刚认识的人的,也只有你了吧。

你没有发现你说这句话时,华立风皱了皱眉。

——————

历经千幸万苦,你终于把华立风送回了他的家

可能是因为良好的素养,期间华立风最多也就抱了你一会,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你从他腰间取走钥匙,打开了他家别墅的大门。

你连拖带拽地把他扛进了主卧的大床上,此时的华立风衣衫不整,脸颊绯红,你赶紧别过头去,给他掖好被子,起身准备离开。

床上的人似是感觉到你离开的意图,黏了上来,圈住你的腰,嘴里还说着胡话

“火火,不要再丢下我了,好不好?我为了你,拼命努力了这么久,可你都没看到,甚至不记得我了......”华立风的头轻轻地靠在你的肩头。

今晚带给你的震惊太多了,华立风无意识说出的话,虽然你觉得内容很离谱,但他叫的名字却真真切切是你。

肩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你慢慢将睡着的华立风轻轻安置在床上,用他的手将他的手机解锁开,加了你的微信。

你看着他的睡颜,竟有些莫名的熟悉。

也许是错觉吧,你这样想着。

——

你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华立风的家,因为太晚了,地铁已经关了,你只好叫了部出租车。

第二天,你接到了来自华老板的第一桩任务

一大早的,你刚起床摸出手机想着要给华立风发个信息,关心他玉体是否安康时,发现手机显示自己有9个未接来电,全部来自同一人——华立风。

你吓了一大跳,回拨回去:“喂,老板您早啊。”你用一种皮笑肉不笑地语气说到。

对面的声音格外慵懒:“整理下东西,搬到我这住。”

你惊地脱口而出:“什么?为什么?”

对方似是早就料到你要问,轻飘飘地回你一句:“这么多年了,智商还是不够。你不搬来怎么能叫“私人调音师”?”

你无语,认命的收拾好东西,刚下楼就发现华立风的车停在你家楼下,华立风今天穿了件便服,正靠在车门上等你。

你寻思着这待遇可真好,大老板亲自来接员工。

——

这是你搬到华立风家的第十天了

十天来你接到的唯一任务就是做菜

对,就是做菜

你不甘心只做个厨子,当天晚上,在华立风练琴时,走进了他的琴房。

琴房里各式各样的钢琴全都有,无不例外是价格昂贵的古钢琴,你在琴房正中间的一架水晶钢琴前,找到了华立风。

你记起你小时候的愿望,就是能拥有一架水晶钢琴

可因为财力等因素只能放弃,可没想到却在华立风家见到了货真价实的水晶钢琴,你看的眼睛都亮了。

华立风挑了挑眉,对你的到来毫不诧异。

你抚摸着钢琴,不由自主地说:“真美啊,我一直幻想着自己能有一架这样的钢琴。”

“我知道。”华立风很快的回答道

“你知道?怎么可能?”

“这个钢琴就是为你而造的,只可惜还没造完,你就离开了,连句告别也没有。”

你想起来,的确好像有这么一件事

十年前,你父母因工作原因,来这座城市定居了一整子,你也跟着来了。你在这结识了不少朋友,其中好像就有一个叫华立风。当时十几岁的华立风青涩的很,一看见你就脸红,一跟你说话就结巴,正因如此,你对他的印象很浅很浅,浅到几乎忽略了他。

他总是远远地望着你,不敢接近你。

你记得有一天,你无意中向闺蜜倾诉,说自己好想拥有一架水晶钢琴。可能是那时,华立风正在不远处偷听你们的谈话吧。

你还记得华立风似乎还对自己表过白?自己还拒绝了?好像那时你对他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喜欢成熟有魅力的音乐家。”

现在看来,当时的你简直是眼光太差了,连华立风这样的大帅哥也会拒绝,要是放在现在,估计自己不要乐得跳起来。

华立风轻咳了一声,把你的思绪拉了回来。

“记起来了?”

你乖巧的点点头

华立风望着这架钢琴,继续说:“我无意间有听到你想要一架这样的钢琴,我就让人去做了,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就没告诉你,可还没造完你就...搬家离开了。我甚至一度都不知道你离开了,因为你只跟那些和你关系最好的人道别了......”

你感觉鼻子酸酸的,挨着他坐在水晶琴凳上

“立风哥哥。”

华立风听到你这甜腻的称呼,脸上冒出了两团红晕,不解并害羞地看着你

“十年前你的表白还算数吗?”你定定地跟他对视着,手臂大胆地环住他的脖子。

华立风把你抱起来,放在他的腿上:“当然,我一直在等你。”

他的鼻子触上你的鼻尖,似有无限眷恋。

终于,你和我

再次遇见了彼此

终于不再差

那么一点

大家若喜欢,可能会有下篇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