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一】物语系列解析 化物语 黑仪 重蟹 解析篇

解析篇将以剧集的时间顺序展开,建议剧情不是非常熟悉的同学先去看剧情篇

1.关于战场原的名字:戦場ヶ原ひたぎ。ひたぎ依照羽川所说是工程相关用语,但是目前国内的译者并没有找到十分贴切的翻译,我个人比较喜欢黑仪的翻译。

 

2.如剧情篇中所讲,战场原初中时期的完美超人形象是对母亲的无声抗议,实际上过得并不似表面那么风光。为了社交这么门课程也取得完美的成绩,事实上并不擅长也不喜欢与人交际的战场原会把每一位同学的喜好、特点记到小本本上面作为攻略,每天都会累到呕吐(本人语)。

 

3.即便是如此完美的一个形象,在羽川看来,现在的战场原要更加漂亮(きれい)——“存在宛如梦幻一般”。这里一方面体现出羽川超人的洞察力,另外说明现在的战场原由于抛弃了重量,而作为一个人的存在变得轻薄。后续在恋物语中有类似的描写,先挖个坑。

 

4.战场原声称自己在把订书器插到阿良良木嘴里的时候自己也遭了不少罪——当然不是因为愧疚或者罪恶感之类的,是因为手上沾到了口水。

 


5.关于理论上战场原的身高和体型应当有的体重,我认为这里我看到的字幕组翻译不是很准确,战场原的原话应当讲的是”四十キロ後半”,翻译成“四十大几”比较合适而不是四十五公斤,然后副音轨中被羽川说是“也就是五十公斤”然后光速否定,而且小说中阿良良木也认为是五十公斤,基本上可以认为是五十公斤。特意纠正这一点是因为和后面的剧情有关系。

 

6.坐在阿良良木的自行车上第一次去见忍野的时候,战场原觉得后座隔得屁股痛,于是在沐浴更衣过后第二次去学校的路上加了一个垫子。

 

7.战场原见到小忍时她带着头盔,这是为了表彰她在黄金周时的出色表现。这似乎是唯一的一次这两位(本篇正牌)女主共处一室,然而也没有任何交流。

 

其实此时小忍的心情相当复杂

8.阿良良木的身高和战场原差不多高,数据上都是165,但是实际上似乎是战场原略高一点点。在开始对话的时候,这个镜头下之所以阿良良木显得更高是近大远小——因为不想让战场原感到紧张,作为双方都认识的人靠前一步,站在中间起到一个缓冲作用。

而后来当对话成立了之后便自觉地占到了后面,尽量不打扰到他们。这便是阿良良木的温柔。然而实际上察觉了这种温柔的人,包括阿良良木自己在内,其实也只有羽川而已。

 

注意脚的位置


不知何时又往后站了一步

9.关于重蟹:这个名字其实就是西尾非常喜欢的文字游戏。不过于细究的话,大概就是思い(おもい omoi 思慕)重い(おもい omoi 沉重的)同音,而蟹(かに kani)和神(かみ kami)是近音。可以理解成重蟹既是掌管思慕的神明,而在这里思慕等于重量。而由于战场原选择放下对母亲的思慕,于是她同时失去了自己的重量。

 

贴一段小说原文 有兴趣和能力的朋友可以自己研究

10.了解了这个设定之后我们再回到OP,在结尾处有尺寸堪比EVA的巨大战场原,走起路来连大地都在颤动。这里说的是战场原的(思慕的)重量之大,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了的。

 

进击的战场原

11.关于忍野开的解决问题的价格——十万日元,大概折合六七千块的样子。这笔钱对于家庭负债、自身没有稳定收入来源的战场原绝不是一笔小数字,但是比起阿良良木的五百万日元可以说是非常廉价了。这是忍野维护平衡的尺度。

 

12.尽管态度吊儿郎当甚至时而表现出挑衅的姿态,但在战场原回家的这段时间里忍野有相当认真的布置了还算像样的仪式的场所。按照羽川的说法是忍野不想得到他人的肯定。另外在对话时也保持着相当的距离,知道答案也要故意设问,对于问题不给出直接的肯定回答,而是说着什么“精神真好啊,遇到什么好使了吗?”这些不明所以的话,并且会明确的说出“我不会帮你,你只能自己帮自己。”这样的明确划清界限的话语。这是他作为维持均衡的专家的立场。

 

站在分界线上的男人

13.当忍野问及战场原初恋的情况时,战场原的回答是“我不想说”,而不是没有。具体的故事要等到我个人最喜欢的篇章恋物语的时候再说了。

 

14.战场原再被男人施暴的时候,反击的道具是钉鞋,也就是那种专业的赛道上用的跑鞋,呼应了之前所说的战场原田径队明星的身份。

 

15.在蟹刚出现的时候忍野说自己是完全看不到的,但当蟹攻击战场原的时候他却能轻松将其制服,甚至消灭也是轻而易举。

 

16.尽管和阿良良木的情况不同,战场原本身并不是化身为蟹,但是她确实和蟹有相似之处——坚硬的外壳,以及如她本人所说,拨开壳之后相当美味。

 

世界名画

17.战场原最后决定向神明诚心祈祷,要回了属于自己的、无可奈何的思慕(重量)。正因为事情已经无可挽回,那些关于再也回不来的、无可替代的母亲的甜蜜和苦涩的回忆才更加需要珍惜。

 

18.最后的后日谈中,阿良良木的体重从原本的55kg涨到了100kg,而这个差值就是战场原理论体重50kg-现有体重5kg,即为战场原被夺走的重量。这里表面上的解释是之前忍野所说的,神明无法区分个体之间的差异,所以在神看来阿良良木和战场原是差不多的,于是犯了个小错把重量错给了阿良良木。而其中的隐喻就是战场原本身失去的重量、与此同时也是思慕,全数落到了阿良良木的身上,由阿良良木来承担。所谓钦定也不过如此吧。

粗心大意…吗?

《化物语 黑仪 重蟹》篇,完。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