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语-男少主系列-北京烤鸭]想与朕来共舞一曲吗?

话说元宵节就快到了,各位食魂都铆足了劲想在元宵家宴上表演个节目,出出风头;这天,我溜达到小花园看见大家都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心里煞是欢喜啊!哈哈哈哈……

“粽子,那鼓不是那么敲的,你这duangduangduang不像回事,你想想赛龙舟那时候你敲的还挺好来着……驴打滚那花枪耍的不错,诶对对对,死顶!就顶嗓子眼儿那啊!……虾饺你这空竹练十好几天了你哎哎哎哎别砸着我哎!……”

我感觉我拿个锣敲一敲,组一个卖艺摊子,我们就可以去收钱了。正走着,看见北京烤鸭那一群小鸭鸭有节奏的摇头晃脑,这是喝了假酒了嘛!

原来是他们老大在学跳舞,北京烤鸭看见我,眼睛一亮,他眼睛一亮我完了,我被抓过去当他的舞伴了。

“少主,你就帮帮我吧,我和他们打赌了我一定能学会,并且能跳好!”

好吧,谁叫本少主心善呢。

音乐响起,他先是搂上我的腰,我顿了顿,两个男人之间的距离贴近了不少。

我跟随他移动脚步,他跳的已经够好的了,我有点跟不上,手忙脚乱抓耳挠腮,没想到这玩意这么难!

我脚下一个不小心,就绊上了他,身体失去平衡不受控制,带着他一下子就摔倒地上。

鸭鸭们吓得四散逃离,我压在他身上,看着面前这张无公害的脸,心里不禁荡漾了几分。

我咽了咽口水,喉结滚动,眼神中多了几分炽热。

“少主,你是不是……馋我的身子?”

北京烤鸭傻傻的问着,我该怎么回答他呢,我想跟你生小鸭子?

罢了,再吓到他。

我起身拍拍灰尘,递给他一只手拉他起来,他还有些懵懵的。

这个少年实在是可爱极了,我看着那头红色的狼狈绒毛,不禁伸出手去呼撸了两把,还挺舒服。

“啊!不要摸朕的头啊!会摸傻的!”

我没察觉到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眼里看的都是年轻气盛的少年。

大概这就是想宠爱一个人的滋味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