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早一点回家》游戏故事

在第20关发现,我的败家老娘们儿,真的在做家务时心脏病突发,再也没有醒过来……这么唐突地结束我怎么会甘心???于是按照攻略,心急火燎重新回到其中三关收集红心,以解开隐藏关卡。而我这才注意到,这三关的片头动画,竟然都是如此悲伤:女巫说:“你真的想好了?付出什么代价都在所不惜?”老婆婆说:“孩子,没有什么是必须改变的”心理医生说:“先生,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你妻子的死不是你的错。”我这才惊觉,原来所有的关卡都是我脑中虚妄的幻觉,而我妻子的死,才是真实世界里的结局。而我和她的故事,早已经在游戏的细节里,通通被我回忆过了:我和她在大学的图书馆里相识。我们都喜欢看悬疑小说,于是第一次见面就相谈甚欢,甚至一见如故;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喜欢小动物,尤其是猫;她从不掩饰自己爱吃的属性,最爱喝排骨汤,看剧时手边一定要有可乐和薯片;她特别皮,点子和内心戏都超级多,喜欢捉弄我,被识破了就凑过来撒娇;她不会做饭,却总是企图照顾我,虽然每次都笨手笨脚,最后反过来被我照顾;她骨子里向往浪漫,于是我在毕业演出时抱着吉他下了台,跪在她面前唱完一首歌,然后请她嫁给我;从那天起,我就决定了余生只会爱她一个,守护她一个,直到这个世界的终结。而工作之后,我越来越忙了,没时间再和她一起看我们都爱的本格推理,更没空细细去读她自己跃跃欲试写的小说。她明明那么勇敢地接受了我,却依然会在看完恐怖片后被吓得不敢睡觉,可我却总是因为加班不能哄她入睡。直到某一天,我下班回到家,发现她心脏病突发,躺在地板上,脸上早已失去了血色。我跟着救护车送她进了急诊、ICU病房,她却再没有醒过来。明明还想着再多打拼几年,就带她去游山玩水,陪她吃饭、追剧、打游戏、逛街,替她按摩,为她学拍照。她的每个笑容里都会有我的笑容,她的每滴眼泪也都由我擦去。然后在每一个夜晚,轻吻着她额头,再握着她的手,一起沉沉睡去。明明我还计划着,要和她一起,度过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日子。直到我失去了她,也失去了还没来得及完成的这一切,没有丝毫准备。我想,我大概是把这一辈子的眼泪都哭干了。可我还是没法原谅我自己。我到底是在忙些什么啊。到底有什么事是比她还要重要的。她那一次又下厨失败,差点把厨房给炸掉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有起身系上围裙,去给她炒一碗蛋炒饭呢?情人节那天,她满心期待等我回来。我不仅没时间约她出门,怎么就连一支她喜欢的玫瑰花,也忘了买回来啊?那天她非要磨着我再弹一次求婚时的那首歌给她听,我怎么就没有起身去修修吉他上断掉的那根弦啊!我本可以早一点回家,哪怕只是再早一点,叮嘱她吃药,或是早点把她送到医院,是不是她就不会离开我了。家人和朋友劝我回去上班,找点事情做,才能让心情慢慢平复。白天,我是一具会行走,但无法思考的尸体;晚上回到家,我竟然又看见了她。这一次她是在装死,每天,在我到家之前,用不同的方式。像她从前一样淘气又可爱。她依旧脑洞巨大,想了无数个谜题出来,只为难倒我。我嘴上喊着老婆我好累,其实心里在偷笑。于是我换好了家里的纯净水,又为她榨了一杯新鲜的柠檬汁,不要太冰,也不要太烫;我终于修好了吉他,几番练习后,再一次为她弹出了那首歌,她笑得眼角带泪;我乘着时光机,赶在情人节之前亲手种了她最爱的玫瑰送她;她装睡美人,我就毅然戴上了她事先买好的塑料王冠,斩掉恶龙吻醒她。哪怕那个王冠,它是绿色的;我甚至穿越到了很久很久以后,替她完成了那个,跟我一起生宝宝,一起抚养他长大、成人、娶妻、生子,然后和我一起在家带带孙子的白日梦。我看着那时候的她,头发白了,脸也皱了。还不忘从一个丝绒小盒里小心翼翼地取出钻戒,强行给大胖孙子讲第六遍,年轻时我向她求婚的故事。我笑着笑着就醒了。我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而已。可我只想在一个有她的世界里继续存活下去,除此之外,生命再无其他意义。我不想就这样结束。我不眠不休,查遍了有文字记载的资料,甚至企图动用巫术,只为了找到一个能够重新和她在一起的方法。女巫说:“你真的想好了?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在所不惜?”我用布满血丝的混沌双眼望着她,她似乎一早就知道,我一定会点头。我按女巫说的回到家,就像每一次在幻觉中推开家门一样,这一关的任务开始了。而这一次,房子里没有费尽心思装死的她。我知道她一定是在某个地方等我。之前在每个关卡里都无法被触动的柜子、抽屉、家具,这一次通通都能被拆开、粉碎,甚至毁灭了。看来这个还残留着她影子和温度的家,已经随着我的心情,一起孤注一掷了。我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牵挂了,除了你。一股深情而决绝的伤感卡在我胸口,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淌出来。呵,原来我还有眼泪可以流。然而我手上的动作并没有慢下来。我要用我仅剩的智力和体力,找出巫师所要的几种元素,最后连同我自己,一起投进那个阵法里。突然,我的身体和心都变轻,眼前模糊了几秒,随即,我真的看见了久违的人。她似乎又惊又喜,扑进我怀里用力捶着,拳头像往常一样虚张声势,我丝毫不疼。她看起来除了脸色发白,其他一切都好,只不过她头上也浮着一圈细细的光环,和现在的我一样。不,应该说,我终于和她一样了。

“真的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在所不惜吗?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对。我爱她。”

老婆,我回来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