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探案2同人:秦小护士在桌下


  咳咳唐探三不是还没出嘛,重温二,发现……

秦小护士是真的可口啊啊于是……

搞点事情✨原创主角,阿尔卡诺纳.梅顿,詹姆斯医生堂弟,金发碧眼美少年

阿尔卡诺纳大大咧咧地坐在的椅子上,只轻轻一瞥,便发现了桌下的小护士。

 小护士身形纤细,眉目清秀,柔顺的及肩黑发乖乖地垂在脸颊两侧,更修衬得小脸清纯。

 詹姆斯什么时候喜欢玩这种桌下佳人的游戏了?

 小护士将手指抵在唇间,示意他不要说话。阿尔卡诺纳冲她眨眨眼。

 阿尔卡诺纳是典型的西方美少年,碧色的眸子澄澈得像昂贵的翠玉,在从百叶窗缝隙探进来的阳光下折射出夺目的神采,他此刻眨眼更是魅力十足。

 秦风一愣,还别说,这少年的长相精致,还真有点水仙少年那喀索斯的意味。

 阿尔卡诺纳不像那喀索斯那般呆,只知道盯着水中的心上人看,他的长相似天使般明媚,里子却是顽劣的。

 小护士对了他的口味,还求他帮忙啊,阿尔卡诺纳的笑容更加灿烂,那么他便也不客气地索取报酬了。

 陈英和詹姆斯在办公桌前说着话,也不理会坐在那里的阿尔卡诺纳。

 这小祸星就不能多加理会!

 詹姆斯自然不必说,他是阿尔卡诺纳的堂哥。这个16岁少年的性子,他了熟于心。

 而陈英?她和阿尔卡诺纳可比她和詹姆斯熟多了,他的真面目她一清二楚,开起染房来,啧啧,恨不得把睫毛都染了。

 见劳拉和詹姆斯都不理他,阿尔卡诺纳也不恼,自顾自地拆了黑森林蛋糕的包装,吃得香甜。

 蛋糕的那股甜香幽幽地钻进秦风的鼻子,真香啊。

 压下去的饥饿感止不住地涌上脑子,有些晕。

 阿尔卡诺纳自然也注意到了秦风舔嘴唇的动作,那粉嫩的小舌,嘿,还真挺诱人性感。

 他想了想,在手机上敲下几个字符,放在腿上足以让秦风看到的位置,“你饿了?”

 秦风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相比被詹姆斯这样的嫌疑人和陈英发现,他更倾向于和面前这美少年交好。

 最起码他是凶手的可能性比较小。

 秦风注意到阿尔卡诺纳右手虎口处的薄茧,在“自由美利坚,枪击每一天”的美国,十几岁的少年玩木仓似乎也不奇怪。

 “哦老天,你们能不能别让我当这电灯泡?出门右拐,请问医院发电!”见劳拉和詹姆斯互诉衷肠,阿尔卡诺纳翻了个白眼。

 他是不介意劳拉当他嫂子不错,可却不想听那些有的没的。

 阿尔卡诺纳心系桌下的小护士,更不拿詹姆斯的办公室当别处,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看这小子!”詹姆斯笑容也有几分无奈,冲陈英摆摆手。

 陈英面对阿尔卡诺纳的打趣,俏脸一红。

可偏偏詹姆斯那位助理进来了,她自然而然地将她刚在屋里床边看到的红鞋和她联系起来,她促狭地再看一眼床,上面居然还有内衣和黑丝?!

 “我打扰你们了吗?”

 “不!是我打扰你们了!”陈英尴尬地笑笑,闪到门外去了。

 “劳拉!”詹姆斯追出去。

 助理有些不解地看看跑出的两人又看看阿尔卡诺纳。

 “你想来一块吗?”阿尔卡诺纳冲她笑笑,捧起手里吃了一半的小蛋糕。助理也不拒绝,她也挺热爱蛋糕的。

 话说,天生的那不是所有女人都是爱的东西吗?

 她喜滋滋地把报告放在桌上,从阿尔卡诺纳手里领了一份蛋糕,走时还不叮嘱:“谢谢你的蛋糕,哦对了,奶油可别弄到报告上啊。”

 待到助理脚步声渐远,秦风从桌下钻出来,刚站直身子却犯了难,盯着阿尔卡诺纳有些不明白——阿尔卡诺纳依旧坐在椅子上,两条长腿一挑,架在桌子上,构成个人体监狱,把秦风囚在里面。

 小护士的手还搭在桌上,不知所措的小模样让阿尔卡诺纳更加愉快。

 真可爱啊,这小护士。

 唐仁也床底下冲出来了,“你这小子想做什么?”也不管阿尔卡诺纳能不能听懂中文,口水沫子先喷了他一后脑勺。

 “你你先出去。”秦风倒是看出了阿尔卡诺纳对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意,小声地说。

 他冲唐摆摆手,让他先出去。

 “那你赶紧啊,”唐仁朝门外走去,嘴里还碎碎叨叨,有些不干净,“小孩子和他那什么杰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哄走了英英,一个困住了老秦。”

 “这老秦也是,跟个小孩子磨磨蹭蹭。”

 “你姓秦?”阿尔卡诺纳没听清秦风的话,倒是唐仁的大嗓门清清楚楚,他喊她老秦。    

 阿尔卡诺纳略懂中文,他和前嫂子林姐姐关系不错,也玩票性质地跟着学了一段时间的中文。

 秦风点点头,“谢谢你的帮助,但我仍有重要的事要办。”

 他只带了一点中式口音,婉约谦和的,倒也好听,却把阿尔卡诺纳听懵了:“你是男的?!”

 看着小少年那几近绝望的憋屈表情,秦风大约猜到了这是个什么误会乌龙,他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哈,他的女装还真是意外地成功。

 心存好感的小护士突变女装大佬,阿尔卡诺纳有些接受无能,他放下了架在桌上的腿,任由秦风去翻那些报告,不再理会,他想他得冷静下。

 更何况这小护士只是翻看资料,也并未行偷窃之类的事。

 秦风细细看完了这些尸检报告,吐出口浊气。

 他再次向阿尔卡诺纳道谢,刚要离开,就在门口处被扯住了衣角。

 手里被塞进了一个小提袋,是阿尔卡诺纳先前吃的那种小蛋糕。

 秦风只听他说,“别饿着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