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纹身、吸毒、喝断片,但他是天生的芭蕾王子

电影《红雀》的开端,一席红裙的大表姐登台表演。

 

结果舞伴“不小心”踩断了她的腿。

 

后来他的阴谋败露,大表姐几杆子抡死了他和他的情人。

 

虽然这位舞伴死的早戏份少,但他的饰演者来头大着呢,才不是随便抓来打酱油的小演员。

 

他就是当代举世闻名的乌克兰芭蕾舞者谢尔盖·波卢宁(Sergei Polunin)。

 

在去年的《东方快车谋杀案》中,他还饰演了安德雷尼伯爵。

 

不夸张的说,大表姐能和他搭戏共跳一支舞,是一种荣幸。

 

生于1989年的谢尔盖,14岁就被选进了英国皇家芭蕾舞学校,未满20岁时就成为了英国皇家芭蕾舞团最年轻的首席舞者

 

观众们为之倾倒,媒体们广泛看好。他主演的舞剧不仅场场爆满,而且票都卖到了两年后。

 

很多人都觉得跳芭蕾能培养出优雅的气质,但谢尔盖本人压根不符合这种传统印象。

 

外界称他为是“芭蕾坏小子”,可想而知,在舞台背后他还有着截然不同的面孔。

 

在他只有27岁的时候,BBC就推出了他的个人传记纪录片,揭秘了许多聚光灯之外不被人所看到的东西。

 

《舞者》


 

谢尔盖来自乌克兰的南部城市赫尔松,和当地贫寒的环境一样,他的家庭也不富裕。

 

当他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发现筋骨异常地软,于是他的妈妈开始为他铺设人生之路。

 

体操和跳舞之间,他还是选择了后者,因为他是天生的舞者

 

望子成龙的母亲一心想让他有所成就,走出这个小社区,过上更优渥的生活。

 

全家人源源不断的付出,才能支撑起这个美好的愿望。

 

妈妈陪谢尔盖去到了基辅,后来又去到伦敦参加英国皇家舞蹈学院的面试。

 

这显然需要一大笔费用,所以爸爸去了葡萄牙,奶奶去了希腊,拼命打工赚钱来维持开销。

 

整个家被自己的家人拆得四分五裂,谢尔盖的童年从此不再快乐。

 

待在自己身边的母亲也因签证问题不得不回国,不会讲英语的他只能独自在伦敦留学。

 

临走的前一天,将要和儿子分别的母亲躲在墙角哭成了泪人。

唯一的亲人也随自己远去之后,要强的谢尔盖发誓要做到最好。

 

只有这样,一家人才有机会再次团聚。

 

惊人天资和后天加倍的努力,自然令他在精英学员中脱颖而出。

 

学业和事业一帆风顺,谢尔盖也颇受赏识,成材的速度快得难以置信。

 

可是就在他15岁的时候,父母离异让他心如死灰。

 

他瞬间失去了动力,他的奋斗都成了徒劳,这个家终究没法完好如初。

 

这件事对他持续地造成着影响。

 

成名之后收获的鲜花与掌声似乎也不能使他开心。

 

面对女孩们的崇拜与爱慕,他也往往是用礼貌一笑作为回应。

 

经过日复一日地练功与演出,迷茫中的他不禁扪心自问,如今跳舞的意义何在?

 

酗酒、吸毒、醉到不省人事,渐渐成了他排解抑郁与发泄压力的方式。

 

大片的纹身侵占了他原本光滑的肌肤。

 

台上,他可以是《吉赛尔》中的阿尔伯特伯爵,或是《天鹅湖》和《胡桃夹子》里风度翩翩的王子。

 

台下,他也可以爱好街头和流行文化,把吹牛老爹的歌名纹在指间,把希斯·莱杰的小丑像纹在臂膀。

 

跳芭蕾是件苦差事,一般都是自幼开始,有着严格的纪律性,等你在这上面下到了一定功夫时,就没法退出了。

 

累到双腿颤抖是常态,脚上的淤青也清晰可见。

 

创作是痛苦的,它需要当事人耗尽心血,一遍遍地经历着自我决裂。

 

芭蕾亦是如此。舞步不是照搬完成就能赢得喝彩,它需要被舞者注入灵魂进行主观的诠释。

 

看过《黑天鹅》的朋友肯定能够对此有所理解。

 

女主角妮娜争取到了令同事虎视眈眈的独舞名额。除了基本功要扎实,情绪及动作还要充分突显角色的性格特点,做到忘我的表达

 

谢尔盖之所以能如此瞩目,也是因为他的舞姿确实能够打动人心,举手投足都是饱含感情的。

 

而在他追求完美的同时,那种艺术精神达到了极限,濒临枯竭。

 

那时正值事业上升期的谢尔盖,突然辞去了首席一职。

 

西方的媒体都疯狂报道此事,把他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他的朋友说了句公道话:“大家可能都忘了,他不过才20多岁而已。”

 

他得喘口气。

 

其他的舞团和剧院不敢承担随时会失去首席的风险,这让一路顺风顺水的谢尔盖屡屡碰壁。

 

无奈之下,他去往俄罗斯重塑起自己的形象,在斯坦尼剧院再任首席。

 

但他内心对待芭蕾的态度依旧十分矛盾

 

有时他恨不得自己受伤脱离苦海,有时只要一天不跳舞又欲望难忍。

 

他和自己演绎的斯巴达克有着些许相似之处。

 

从底层人民拼搏到领袖,勇敢的斗士义无反顾地踏上征程,却最终孤立无援,被罗马军的长矛托向高处。

 

思来想去,他决定用Hozier的那首《Take Me To Church》,作为他告别之舞的旋律。

Take Me to ChurchHozier - Take Me to Church

 

他召集了一支团队来到夏威夷拍摄视频,摄影和编舞全是顶尖级的。

 

没有华丽的装束,赤裸上身露出刺青,他向世人抛出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这首歌本来是意在表现民众蒙受的宗教压迫,尤其是LGBT群体,借此也讽刺了俄罗斯的反同性恋法案。

 

然而谢尔盖的舞蹈把它的寓意延展到了信仰自由的层面。

 

比起古典芭蕾,他更偏爱柔美与力量相结合的现代芭蕾,用生动的肢体语言描述出人在世间的挣扎。

 

被视作原罪的天性,像亟待出笼的困兽四处寻找着释放的出口。

 

旋转跳跃的谢尔盖,如同扑火的飞蛾追逐着光亮,爆发之中也不失轻盈与细腻。

视频在Youtube上一经发出便火爆全网,点击量高达1500万人次

 

他精湛而震撼的舞姿感动了无数人,激励着诸多舞者继续在这条道路上前行。

 

告别之舞没有如他预想地那样成为自己事业的重点,而是成为对旧时光的告别。

 

芭蕾和他的缘分才没那么容易断绝,它已经深入骨髓,成为了谢尔盖生命的组成部分。

 

2个月后,他第一次邀请全家来看自己跳舞。

 

重新认识了舞蹈的他终于战胜了心魔,妥善处理好了至亲带给自己的压力和创伤。

 

演出结束,一家人在后台彼此相拥。这个温暖的时刻,他们都等了太久。

 

尽管谢尔盖如今进军了好莱坞,但他从未放弃芭蕾,甚至亲力亲为,试图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好。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洗礼过后的狂狷男孩已为王者,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世人:率性而活,一样可以很优雅。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