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春香(这个名字是想着南家三姐妹的大姐起的,谁不想有个那样的姐姐呢!)

     转瞬数月,文沐兄妹俩已是能说会闹。文沐也知道了自己和哥哥的名字“映月”、“明星”,不知是出于母亲一时兴起,还是有着什么寓意。

     只是中途映月因为听话乖巧,被托付给了春香,而明星太过闹腾,就由雨奉音自己照顾。

     今天南家尤其热闹,南春香抱着映月走在内院小道上。时不时就有人过来跟她打招呼,她只是淡淡点头,以示回应。旁人也都不以为意,默默走开,似是已经习以为常。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映月已经基本了解了春香的性子。

    从第一眼见到春香的时候,她就知道,春香的性格肯定与众不同。她很美,映月从没喜欢过一个人,对她来说,一个人的性格比之样貌更加重要。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在一开始,就被迷住了。像这样的美人,周围的人面对她的态度肯定是与面对普通人不同的,这样一来,势必会让她的性格变得异于常人。

    虽然不能肯定春香便是如此,但是她太过冷漠,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对任何人都不会太过在意这点确是事实。

    这几个月相处下来,映月听春香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过来、吃饭了”,更是从未听她说起过自己或者他人的事情,也从来没有逗过自己。要说她讨厌小孩子,她却会整天把自己抱在怀里,稍有动作都会引起她的注意,就照顾上来说,可说是无微不至了。

    可美人就是美人,即便不会说话,终日沉默寡言,这样的她反而更加惹人怜爱。映月抬头看去,春香脸带儿上的皮肤光洁如丝缎,迎着朝阳反射出柔和的光晕,越过胸前微隆的弧度,印入她的眼中。她就这么一直看着,直至精力耗尽,方才转回脑袋睡了过去。

    感到怀中小家伙的脑袋往胸前拱了拱,春香疑惑的埋下头,只见月儿胖嘟嘟的小手在自己胸前扒拉着,小嘴儿一阵蠕动,不知在做些什么。春香看了一会儿,忽的脸颊一红,无表情的脸上却是挂起了一丝羞意。

    ‘该不会……’她伸手轻拍映月后背,以示抚慰‘乖孩子,再忍忍,等哥哥回来了,就把你还给姐姐。’

    正在这时,一只大手从后面拍上了春香的左肩,春香脸上难得的表情瞬间消失,体内爆裂的火行之气随念而发,脚下土石崩裂,沙土与碎石合着念气在身后激起一阵狂岚。

    她借力一旋,脚下一个错步,已是正对身后之人。

    来人身形高挑,上身穿着黑色西装,下身确是武者劲装打扮,浓密的黑发随意披在脑后,直达腰际。面白无须,脸如刀削,额上绑着绯红头带,隐隐有光华闪动,双眉入鬓,看起来似是只有二十来岁,微微吊起的眼角却让他看起来驳有不怒而威之感。

    看清来人,南春香脸颊一热,脸上表情虽然没有丝毫变化,却是微微低下了头。

    倒是来人见她如此,终是从刚刚的冲击中回过了神“春香,哥哥难得回来一次,你就这么欢迎我的。”说着还亮了亮被震裂的衣摆“若是他人,比之刚才再强十倍的攻击,也不会让我如此狼狈。”说罢,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一边还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在那大摇其头。

   见他这般做作,南春香放下了心 “哥哥,姐姐已经久等了,我们快走吧。”说完转身就走,不再理他。

    南祁山笑笑,紧随其后“春香,你说你刚才怎么就没发现我呢?有心事,是看上哪个小伙子了?”

    春香停下脚步,转身紧紧盯着南祁山的眼睛“哥哥,月儿饿了。”

    南祁山见春香似乎有点生气的样子,心中却很高兴,又看了看她怀中的婴儿,笑了起来“春香,你喜欢月儿吗?”

    南春香不知他为什么这么问,没有回答,只是拿手轻轻抚摸着映月的后背。

    见此,南祁山有了答案,他伸出宽厚的手掌,从春香手中接过映月。看着她熟睡的小脸,心中一阵激动。不由得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指,轻轻碰了碰那吹弹可破的脸蛋儿“都这么大了!”婴儿脸上的温度传到手中,再到心中,随之扩散到四肢百骸。这是激动?是幸福?是愧疚?不知是什么的感情让他鼻子发酸,眼角发热。

    他背过身,使劲揉了揉鼻子,深吸一口气,大着步子就向后院走去。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