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海诚最大胆也最成功的一次尝试(COVER:橘晶)

16年的时候,我在影院里看了两次《君名》,我想那应该是我第一次接触诚哥以及他的“雨”之情结。下面我们进入正题。

哪里看得出“大胆“与”成功”

监督・脚本・原作・分镜・演出・撮影监督・色彩设计・编集:新海诚(引自百度百科)

这一串修饰语加冒号代表什么?这代表着诚哥从头到尾可以说一手操办了整部电影。对于导演,我们常常用特色区分。平平无奇的导演自然会被历史的洪流淘汰,一个导演的特色使得电影的评价变得复杂。谈到是枝裕和,我们会想起戛纳,想起他对于家庭生活奇特表达,这些就是他的电影反映出的他作为导演的符号。

而新海诚的符号就是“雨”。

在《言叶之庭》短短的46分钟里,诚哥再次玩起了他那套无理取闹般的“”之表达,甚至到了没雨没真爱的地步。而也恰恰是这种“任性”的表达,使得他的偏好和特色变得鲜明。

在动画电影界,新海诚的电影是独一档的。

独一档的代价就是,日复一日的坚守,挥之不去的质疑,以及另辟蹊径的才华。

46分钟,对于很多欧美导演来讲恐怕干啥都嫌不够。一集美剧就有40分钟左右了,46分钟做一部电影简直是天方夜谭。新海诚利用了这个篇幅,做出了我认为已经算得上合理的取舍。无论如何,这是一种大胆的行为。

回到电影本身,电影其实就是讲一个师生恋的故事。只是这个师生恋并非我们平常意义上的学校里的展开。两人的相遇,除了和天气,就是和言叶之庭有关。再次鸣谢评论区大佬的科普,言叶在日语里有言语的意思,那么诚哥的心意可以说已经是浮在水面上,就等有心人捞起了

诚哥电影里的男男女女,一般都是陷于自己内心的孤岛里。要么年少无为,要么虚度颓废。只是,新海诚习惯性地把他们都描绘出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理由很简单。

因为我们很理所当然的相信,被世俗淹没的白洞是没有办法真心相爱的,真正的爱情只可能发生在两颗相互接近又彼此吸引的黑洞之间。

因为背负着常人无法理解之痛,才会比任何人都希望得到对方的理解。

因为无比沉重地渴望对方的爱,才会比谁都温柔地对待对方。

无力支撑的鞋匠梦想,处处刁难的工作环境;还未成年就已扛起生活的重担,青春逝去却仍原地踏步。萍水相逢的两人是如此相似却又如此陌生

青涩又坚强的秋月,脆弱又敏感的雪野,在梅雨季特有的凉意中彼此依偎,两颗黑洞无意中到达临界。在坚守与质疑中,孝雄和百香里离开了那个雨季特有的庭院。

没有执手相看泪眼,有的只是楼道拐角处的发泄,拥抱,无语凝噎,以及过分的雨过天晴。

暂时分别的两人,隔着千里之外的思念,想象着对方无比温柔的侧脸而勇敢地面对生活静静踱步。一切的一切,以一双蕴含着秋月孝雄无声爱意的鞋划上了小小的句点

至此,新海诚向世人证明,在他的电影里,爱情从来不会妥协。“雨”作为一个诗意盎然的符号作为诚哥的特色而被彻底刻印在观众的心头。这是所谓成功

落不停的“雨”,言已尽而意悠长的“结局”

在N遍循环了Rain这首诚哥自认为最满意的片尾曲后的某个雪夜,我突然就发觉了为什么我这么喜欢诚哥所有电影里差不多算是最短的这一部。

沉浸的40分钟里,有铺陈,有狂喜,有沉默。一场情感宣泄之后,便是一首小调一般轻轻响起的歌曲。

沉迷,靠近,交流,告白。区别是有时会有歌曲,有时则只会有哭泣和叹息。

所谓爱情,不就是这样吗?我们所认为的完美的爱情难道和言叶之庭真的大相径庭吗?

整部电影看下来,或许还有些意犹未尽。但看完我这篇影评,最后的一点余波也应该散尽了。

因为这段爱情并非戛然而止,而是恰如其分。


作为一名忠诚的诚哥仰慕者,我倒是认为天气之子退步了。两个小时的篇幅讲出了一个不太尽如人意的故事和不再令人感动的爱情。即便没有突破,我还是希望诚哥保持言叶之庭的节奏,不必刻意追求故事的完整性,因为不是所有电影都能够用剧本去衡量。

如果某天你搞懂了为什么罗贯中不把刘备和孙夫人的爱情故事写清楚,你也就能明白,为什么新海诚从来不告诉你秋月为了去找百香里准备了多少礼金。

别在爱情故事里挑刺,这是人类最原始又最美丽的赞歌,除非它真的很差很坏,或者你真的已经被这个时代搅得无感无情,麻木到了连数钞票的手指都被磨得失去纹路。

最后还是用《万叶集》里的“孤悲”结尾吧——

雷神小动,刺云雨零耶,君将留?
雷神小动,虽不零,吾将留妹留者。 ——引自评论区up花遮面2015-08-22 15:13留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