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看的小故事——花满楼

如果你在城里看到一座满是鲜花的小楼,不要惊讶,那是花满楼的家。

花满楼是陆小凤的朋友,而我是花满楼的朋友。

我是个花匠,就在城外南山种花。

花满楼的眼睛看不见,但他的鼻子很灵,甚至能闻出每朵花开了多久,这让我一个种花的都自愧不如。

很难想象,一个名满江湖的少侠能像他这样平易近人。

他每两个月差人通知我送花,而每次送完花我都能与他喝上杯茶,谈上会儿家常。

他会与我讨论海棠的花期与扦插,也会与我笑谈陶渊明种花的逸事。

虽然看不见,但他总是充满希望,他常说:“其实做瞎子也没有不好,我虽然已看不见,却还是能听得到,感觉得到,有时甚至比别人还能感受更多乐趣。”

这种心境,我是一辈子都感觉不到,毕竟我只是个种花的。

前段时间听说他又与陆小凤离开了,一去就是三个月。

当他回来,我立刻送了他一盆正艳的白梅。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他当如白梅,白梅亦如他。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