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DIY教程】垃圾设计的养成方法《玩点论杀·阴雷》简评 五

    大家好,这里是广敬。昨天我们了解了这个完全是噱头的蓄力技标签和一个究极蜀黑的玩点论杀版王平。如果没有看的话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查看。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蓄力技的定义:

蓄力技是一种技能的标签,拥有特殊的实卡印刷卡面,这类技能实卡描述上会出现白色和红色的数字,这些数字具体的效果如下:

◆一个拥有“蓄力技”标签的技能发动时,首先检测触发条件的计数,假设计数大于描述中白色的数字,则技能发动时效果改为描述中的红色数字的二倍。

    上面是傻逼月下半客写的,是错的,不要看。也就是说,技能里面有一个数字是白色的,有一个数字是红色的。这个白色的数字有可能是一个条件,也有可能是一个消耗。如果这个条件或消耗等于白色的数字,技能可以正常发动;如果条件或消耗大于白色的数字,本次发动技能时,代表效果的红色数字变为二倍。依然把我之前的两个三分钟DIY请出来:

【绝境】蓄力技,回合开始时,若你已损失的体力值为2(这里用蓝色替代白色),你可以对至多2名体力值大于你的其他角色各造成1点伤害,然后翻面。

实际上就是:

【绝境】回合开始时,若你已损失的体力值等于/大于2,你可以对至多2/4名体力值大于你的其他角色各造成1点伤害,然后翻面。

【凶算】蓄力技,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弃置张牌并选择一名体力值小于你的角色,对其造成2点伤害。

实际上就是:

【凶算】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弃置两张牌/至少三张牌并选择一名体力值小于你的角色,对其造成2/4点伤害。

   现在我们来看看两个蓄力技武将——郝昭和徐荣。(还有一个蓄力技武将是神陆逊,因为是神武将,特殊,我们放到后面讲)这里我会按照标准规则集而不是玩点自己的描述写,因为这个蓄力技模板,太傻逼了。

郝昭

【险塞】当一张不因【险塞】而使用的基本牌或普通锦囊牌A指定最后一个目标后若使用者的攻击范围内有你且此牌的指定了除使用者外的其他角色为目标,你可以摸一张牌,然后使用者视为对你使用该牌B。牌B的使用结算结束后,若你于本回合未扣减过体力,你选择一名是该牌目标的其他角色,该牌对其无效。

【火矢】蓄力技,一名角色的回合结束前,若你于该回合内成为了3/大于3次牌的目标,你可以对当前回合角色造成1/2点火焰伤害。

   先简单地评价一下:完全是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险塞】这个技能,哇......我不知道怎么吐槽了。这上面是我修正过的(根据某傻逼制定的FAQ和超级无敌的本意)。我们先看看原来的牌面描述是怎么写的吧。

【险塞】当一名角色使用一张牌指定最后一个目标后,若使用者的攻击范围内有你,且此牌的目标包含其他角色,你可摸一张牌,然后你成为其使用的一张同名牌的目标。此同名牌的使用结算结束后,若你于本回合内没有扣减过体力,你选择一名是该牌目标的其他角色,该牌对其无效。

估计是感觉到这个技能有点问题,然后改成了现在的:

【险塞】当一张基本牌/非延时类锦囊牌指定最后一个目标后,若使用者的攻击范围内有你,且此牌的目标包含除其以外的其他角色,你可摸一张牌,然后你成为其使用的一张同名牌的目标。此同名牌的使用结算结束后,若你于本回合内没有扣减过体力,你选择一名是此牌目标的其他角色,此牌对其无效。

哇......不行我得休息五分钟,这技能太绕了。

(五分钟后)

    下面我启动大吐槽模式。这不是为什么我觉得郝昭很烂的答案,而是一连串的问题。而郝昭烂不烂,烂在哪里,相信观众们自己就可以找到答案。我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观众能去找一找月下半客这个大傻逼,把这篇文章的这个部分截一个图(因为我开了禁止转载),摔给他。

  1. 为什么郝昭的实卡在技能公布之前就已经开始印制?为什么在印好了卡,买的人拿到之后,还要在FAQ中对武将进行修改,以至于产生了极大的偏差?这些错误的制卡,为什么玩家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

  2. 既然这次玩点阴雷使用了凌天翼最新的规则集系统而不是天气系统作为技能描写准则,为什么还要用“非延时类锦囊牌”这个不仅长,而且还有歧义的描述(2015年后入坑的玩家可以理解为不是延时锦囊的牌)?

  3. 为什么在郝昭和其他武将中,你的武将描述乱用斜杠?有一个汉字叫“或”!

  4. 为什么使用“目标包含角色”这个从汉语语义上不通顺的描述?一个牌的所有目标的集合包含某个目标,而不是角色。为什么不使用“......是该牌的目标”或“该牌指定了......为目标”这样更清晰的描述?

  5. 同名牌。这个技能最大的BUG。能否说明一下下面的小剧场?

    场上有三名角色:主公SP马超,3体力;反贼郝昭,2体力;某内奸,2体力。由于【追击】技能的影响,SP马超与郝昭和内奸的距离均为1。主公SP马超的回合。SP马超对郝昭使用【杀】,在指定目标时发动【誓仇】增加了内奸为目标。郝昭发动【险塞】,摸一张牌,SP马超视为对郝昭使用虚拟【杀】A。SP马超发动【誓仇】,该虚拟【杀】A增加了内奸为目标。郝昭发动【险塞】,摸一张牌,SP马超视为对郝昭使用虚拟【杀】B。SP马超发动【誓仇】,该虚拟【杀】B增加了内奸为目标......SP马超视为对郝昭使用虚拟【杀】Z。SP马超发动【誓仇】,该虚拟【杀】Z增加了内奸为目标。郝昭发动【险塞】,摸一张牌,此时牌堆被摸光,平局。这个时候不要忘记,一张【杀】的结算都没有结束。其实就算郝昭在中间收手,他也会因为数十张【杀】的伤害而死无全尸。

    真的,我在看到郝昭这个武将的时候,我能想到的就是一堆牌堆终结者。这里我应该 @混沌大仙 ,如果有太阳神大佬把这个做出来,我们将有机会见证条件最少,历史上最好操作的真永动机。因此我根据本意在我自己的描述里面加了一个“不因【险塞】而使用的”,但是我并不想为玩点论杀擦屎——然而月下半客光着屁股在大街上站着拉,我心里堵得慌。

  6. 为什么不用“额外目标”避免上面的剧场?

  7. “最后一个目标”是什么意思?请不要在三国杀规则里面搞特殊。

  8. “视为成为目标”,哇,这么喜欢被动语态吗?主动语态说“谁视为对谁使用该牌”会死吗?

  9. 为什么这个技能这么像官方SP文聘?同样的摸牌,同样的无效。

    上面这九个问题。一个技能我提了九个问题。

    再来说说这个技能的作用吧。帮队友挡刀,还有不让敌人得到应有的好处。一个人在濒死状态的时候,某个人使用【桃】,郝昭把这个【桃】蹭走,本来的那个在濒死状态的人就遭殃了。【五谷丰登】和【桃园结义】也是类似。这么看的话,这个武将又有一点董允【舍宴】的影子。然后就是为【火矢】积攒基数。

    再来说【火矢】。一名角色的回合结束前,然后又牵扯到了成为牌的目标的次数,一技能又是摸牌,二技能又打伤害......

界朱然

这不就是朱然反过来了吗?只不过朱然是X=0的时候打伤害,而郝昭是X≥3的时候打伤害。不要以为我们这些玩家傻,技能写得长一点就看不出来这是抄袭。

我们现在再来看看官方的郝昭。

官方郝昭

    强度和简洁的典范,在2018年,甚至现在,完全可以作为优秀设计的教科书。不过还是过强了。砍掉一半,只在回合结束时摸牌就差不多了。不过有一说一,这个郝昭的原画,太路人了。

    然而你看了玩点郝昭之后,你还是不能了解玩点的设计能狗屎到什么程度。下面让我们见证战神徐荣的登场——

徐荣 7体力

【剽戮】蓄力技,你/其他角色对其他角色/你造成伤害时,你/其可以弃置一张/至少两张坐骑牌,然后此伤害+1/+2。

    哇......好刺眼的光芒,我瞎了......(快把浴霸关上!)(Daisuke! )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

摸牌白拿头找坐骑。——鲁迅

这个徐荣基本就是一个七血白,但是就是这样,这个徐荣还是挺强的,因为这个系列的很多四血武将,差不多就是四血白级别(昨天的王平,还有之前的向宠,之后也会和大家介绍)。一样,我们还是来对比对比官方徐荣:

官方徐荣

其实官方徐荣的【凶镬】也不怎么样,这个随机选项,我很不喜欢。所以到底哪个好,我把这个答案留给大家了。开个投票。

玩点和官方徐荣,哪个好?

    差不多就这样吧,写到这。明天不知道写什么。对了,看完的记得转给月下半客。我特别想看他的脸有多疼。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