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佳片《三块广告牌》:她离婚丧女纵火,却还是英雄

      今天要推荐的影片是17年奥斯卡得奖影片《三块广告牌》。

      影片得奖无数,豆瓣评分8.7,票房却不高,或许宣发方本就没有准备去煽动观影情绪吧,毕竟这是一部没有爽点叙事缓慢的电影。但倘若你喜欢细腻刻画人物内心,剧情转折暗暗涌动的电影,母庸质疑这是一部能留下记忆的好电影。

        整部电影基调是丧气的,仿佛浓重云层下黑暗而压抑,但丧气的氛围下,角色并不颓废,反而有着出人意料的力量,好似穿透云层的光晕,正像我很喜欢的一个短语siver lining in darkness:不见天日中的一丝银光,如此的形象。

       影片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主和最佳男配这两个奖,可谓实至名归。这次我们就聊聊这部电影里野蛮生长的这2个角色:母亲海耶斯和警员狄克森,以及他们逐步交叠的故事。

       因杀害女儿的凶手逍遥法外,母亲海耶斯将攻击矛头直指警局局长威尔比;而一向受人嘲笑的警员狄克森,因受到威尔比的照顾则心存敬意和感激。而威洛比的自杀则将两人的不同情绪推搡至高潮。

       一向不受尊重的狄克森此时也仿佛经历了丧亲之痛。人在经历难以承受的痛苦时,会呈现出面目可憎的模样。比如海耶斯用刻薄偏执掩盖内心的痛苦,去应对舆论压力,而狄克森则用残忍恐怖的暴力掩盖自己的孤独感,去表达对威尔比的思念。

       此时的他自认是个听从神明指引的斗士,正用手中的棍棒鞭笞有罪之人。在旁人看来异常残忍暴躁的举动,此幕的配乐却是一首旋律悠然的民谣歌曲——his master's voice,这里的主人是撒旦还是天使,无从断言,但却是狄克森此刻内心最想遵从,并奉为正确的声音。

       和海耶斯相关的人或多或少遭受了苦痛,海耶斯也不例外。她强硬独立的外表下也藏着一颗柔弱痛楚的心,但她必须时刻保持坚固的外壳,因为哪怕一丝裂痕,她恐怕就会破碎到无法复原。面对儿子的冷战,她用耍无赖的方式和解:疯子般泼过去的麦片粥和瞪大眼睛的无辜模样,令人好笑又心酸。

       或许面对生活残酷的蹂躏,需要像疯子一般厚着脸皮去承受吧。

       然而,一场大火,彻底打破了海耶斯所能强撑的底线,在广告牌上她投入了最后的希望,不顾一切想扑灭大火,最终留下的却是满目疮痍。自此海耶斯无法再用厚脸皮去应对现实的残忍,她必须报复。

       海耶斯的复仇方式是中国人熟悉的以牙还牙:偏执,冲动,甚至违背法律,但却不得不承认,疯狂得让人解气。巧设的剧情再次将海耶斯和狄克森串在一起,并形成了强烈的情绪反差——一墙之隔,墙外是如毒火般灼烧内心的愤怒,墙内却是令人忘却一切的平和。此时响起的这首last rose of summer,如同天堂的乐声般启迪所有人反思。

       这场大火,让海耶斯目睹了愤怒的惨烈后果,而狄克森则开始思考警察真正的意义。故事到这里,在我看来才进入电影的重点。

       此时,两人的生活看来都极度的丧:一个离婚丧女,背负所有压力,却一无所有还几乎误伤无辜;另一个无房失业,被视作笑话,一场意外还被烧伤到面无全非。但他们接下来都活的崭新而勇敢。 

       广告牌失火后, 海耶斯第一次显露出脆弱:不再是利落干脆的发带和连体工装,她披散头发,穿着女儿的玩偶拖鞋自问自答,实则是对未来生活方向的迷惘。而此时,上天给予了她一线生机,仿佛黑暗中的silver lining,她得以看着新生的广告牌,怀着希望活下去。

        她不再咒骂暴躁的前夫和愚蠢的小三,哪怕广告牌的纵火者便是他;她不再用强硬武装自己,而更真实的坦露自己柔软的一面,她用花寄托对女儿的思念,将广告牌四周装扮的温馨美丽,甚至引来灵气的小鹿;哪怕在查出凶手的一线希望破灭时,仍笑着感谢狄克森:至少让我这一天过着有希望。    

       人活着有时不就为了希望么?

       同样,出院的狄克森带着令人嫌弃的伤疤,似乎是个被酒精支配的废物,无端端挑衅酒徒还遭受一顿暴打,不论谁围观都会觉得他可怜又讨厌。而此刻,却是他自己作为警察最骄傲的时刻:没有警察的身份,却坚守着警察的尊严。满身血迹惨不忍睹的他兴奋说着自己获得了凶手的DNA,那瞬间竟让我觉得如此的燃。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却越沉痛。当得知比对结果,他一度茫然无措,回到家面对死气沉沉的一切:昏暗的灯光,杂乱的摆设,酣睡的母亲,掏出枪时我很担心他要用自杀去逃避。所幸狄克森就是狄克森,他始终折腾着,躁动着,野蛮的活着,哪怕与理不容。 

       最终导演也没有给予真相:谁是凶手,海耶斯和狄克森到底有没有杀人,这都不重要。就像人生,我们身处其中,方向本就模糊不清,我们只能不断往前摸索,越接近生活本来的样子,或许越感受到丧气。

       不少人感受到丧气后就这样颓败了,行尸走肉般的活着,或是主动结束生命。而海耶斯和狄克森却认真的折腾着,虽然有时偏执得近乎残暴,受到主流价值观的嘲讽打压,但他们初心是美好而善良的,我仍旧喜欢他们折腾的样子。

        人生很丧,但请不要颓废,折腾着总能看到silver lining in darkness。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