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宫切嗣:一个对正义过于偏激的孤独者

涉及剧透内容

卫宫切嗣这个角色本身就是一个悲剧。铲除世界所有的恶,是属于他的正义。

他的偏激源于他的杀手师傅,还有他与生俱来的冷漠。

能理解他的只有他的妻子和师傅。

他的父亲用他最好的朋友做实验,研究一种邪恶的魔法,害了一个村庄的人。他知道了真相,为了避免自己的父亲伤害更多的人,他选择开枪杀死自己的父亲。

之后跟着他的师傅学习,他的师傅可以理解他的梦想。

学有所成之后,一直跟随自己的师傅,不断铲除这世间之恶。

有一次,他的师傅在飞机上暗杀一个饲养毒蜂的人。却不想毒蜂被那恶人藏在体内,恶人死后,毒蜂从体内逃出,之后祸及整个飞机上的乘客。

为了防止飞机降落后造成更大的危害,切嗣炸掉了整架飞机,连同他的师傅一起。

但是切嗣知道无论他怎么努力,这个世界上的恶都是除不尽的,他的理想也许永远都实现不了。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圣杯战争,这或许是他实现自己理想的最后机会。

他成为了爱因兹贝伦家族的master,并且得到了据说是最强的servant:亚瑟王saber。

当他最后召唤出saber时,他发现传说中最强的servant只是一个女子,他很失望,选择了另一个计划。

他让自己的妻子与saber一同出现,给其他master造成一种假象:他的妻子才是真正的master。而他自己则躲在暗处,设法击杀其他master,从而获得圣杯战争的胜利,然后利用圣杯那传说中的力量实现自己的理想。

切嗣很自私,为了自己的理想,选择从第三者角度去观察整个圣杯战争,他的妻子,搭档以及servant都只不过是他的棋子。

他的servant:亚瑟王,拥有自己最为纯粹的骑士精神,她十分厌恶切嗣那种不择手段。

当亚瑟王与另一位骑士打算以骑士之道公平地决斗时,切嗣则是利用手段威胁那位骑士的master,要求master使用咒令逼迫自己的servant——那个骑士自杀。

切嗣打断了亚瑟王的决斗,致使这对本应齐心协力的master和servant彻底决裂。

但亚瑟王认为是自己的不理智导致了国度的毁灭,死后一直处于懊悔,痛苦的状况。当作为英灵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她只想获得圣杯,利用圣杯的力量,来让自己回到过去,弥补自己的过错。

正是这种相同的目标才使得价值观截然相反的两人不得不合作。

然而,这次圣杯战争出现一个变数——言峰绮礼。这个人对圣杯没有欲望,他没有什么要实现的愿望,而是因为他的父亲希望他协助一位master取得圣杯战争的胜利。正是这个原因,使得他也可以跳出棋盘成为博弈者。

言峰发现了切嗣,并且意识到切嗣会成为他最大的敌人,他也渐渐明白了,他追求的是圣杯战争过程中获得的乐趣。

言峰杀掉了切嗣的助手,重伤了切嗣的妻子。

切嗣,这个冷漠的人,为了理想不择手段的人。其实内心是很痛苦的,除了自己的助手和妻子,没有任何人可以理解他,也没有任何人支持他。但,为了自己的理想,他必须埋葬自己的痛苦,以理性继续完成圣杯战争。

言峰和切嗣是一类人,只不过追求的东西不一样。

理所应当,最后的决战是两人之间的决斗。

…………………

当切嗣获得圣杯的时候,圣杯让他看到幻象。

自己和妻女正在家中,妻女劝告自己安心留下来,不要追求自己所谓的正义。切嗣痛苦了一瞬间,之后似乎意识到这都只是幻想,颤抖着枪杀了自己的妻女。

切嗣不知道,圣杯已经被污染并且有了自主意识,而污染的源头就是这世间全部的恶。

圣杯告诉切嗣:要想实现你的愿望,就必须要杀掉所有的人类,这样这世界上就不会有恶意。

切嗣很痛苦,在实现理想的最后一步却是要坠入无尽深渊,与自己的理想背道而驰。

为避免这种惨剧发生,切嗣不得不利用令咒强制亚瑟王毁掉圣杯。

眼看圣杯即将到手,自己就可以实现愿望回到过去。却被自己的master强制毁灭,在实现理想的最后一步,却眼睁睁地看到自己的希望被自己亲手毁灭。

可怜的saber又一次回到无尽的绝望中,痛苦,懊悔。知道最后也无法理解切嗣为什么要这么做。

圣杯被毁之后,魔力的源头却并没有消失。迸发出的恶意,毁掉了整座城市。

切嗣只能在绝望中寻找着幸存者。

他收养了一个小孩。之后的人生中放弃了自己的理想,一直活在痛苦与懊悔中……

直到死去。

出自《FATE / ZERO》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