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遇上东京都(十六)

(四十六)

在Mina的运筹帷幄之下,今天彩瑛店里的营业额直接翻了几倍,尤其是Mina的粉丝来了之后。

不过,虽然大家赚了很多,但对应的,今天比平时也要累的多。

“来,这是各位今天的奖金,虽然只有一天,但也希望各位以后能继续努力工作。”

给完奖金,店员们也下班回家了。彩瑛算了算今天的账目,今天的利润比平时多了不止三倍,要不是现在关门早,可能会更多。

“还算账呢,还不来杯咖啡犒劳一下我这个大功臣。”

“还犒劳你?你看看我的手腕,今天泡咖啡都肿了。你是不是因为昨晚我没上你,你就这么报复我啊?”

“你这人怎么不识好呢?我还不是觉得你平时赚的太少了,偶尔这么来一次促销,既能提高知名度,又能赚更多的钱,怎么能叫报复呢?”

“我不管,你今晚死定了,洗干净等我。”

“哇,求之不得啊。”

Mina一把抱起彩瑛,左右摇晃,本来彩瑛就有点累了,这一摇晃就更累了。

“停停停!快放我下来,人都快累晕了还乱动。”

“现在不动,那以后老了就动不了了。”

“什么老了就动不了了,我说过我要和你过一辈子了吗?天底下还有那么多帅哥在等着我呢,我要一个一个的去试试看。”

“你敢,我看哪个男的敢来,来一个打一个,只要不打死,就往死里打。”

“喏,男的来了。”

彩瑛指了指门外,Mina转头一看,原来是伊织诚,彩瑛赶紧跑过去打开门让他进门。

“伊织会长,进来坐啊。”

“不坐了,我就是来和Mina说些事情,说完就走。两个消息,好消息是,高桥一心和井上弥彦都被我搞定了;坏消息是,他们并不是害你父母的凶手。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面,你慢慢看,我先走了。”

伊织诚把手里的文件交给彩瑛,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风一般的离开了。

“他这一天到晚是真够忙的,来,你的。”

“我不看,无非就是一些帮他父亲开脱的说辞,如果不是这两个人,那就是他父亲贪生怕死。”

“你还是看看吧,万一不是呢?而且就算是他父亲,现在他父亲也去世了,你继续这么恨下去也没用啊。”

“那我也不会看,你要是想看就看吧,如果看完就烧掉。”

Mina扔下这句话,转身走向了二楼。

——

“Mina,你还在生气吗?”

夜晚,彩瑛靠在Mina怀里睡觉,她想着刚刚Mina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着她。

“没有,只是不想看那些东西而已。”

“伊织会长不是说了嘛,不是那两个人干的,我觉得伊织会长没理由骗你。”

“不是他们,那就只有一个人,就是他爸干的。他这么做,说白了就是想给他父亲开脱,难道我还得给他好脸色看吗?”

“他也有他的难处嘛,他也不希望是自己的父亲,我认为你还是给他一点时间调查调查,万一真的不是他的父亲呢?”

“随便他,反正在他没查出来之前,我不会原谅他的。”

(四十七)

彩瑛叹了叹气,现在Mina在气头上,自己说什么她都不会听的。

“好了,你还有我嘛。就算真的是伊织会长他父亲做的,现在他也死了,伊织会长并没有错。都说上一代的恩怨不要牵扯到下一代,当事人都去世了,你难道要独自恨到底吗?”

Mina嘟着嘴,彩瑛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这么生气,谁也不会在意,最后气的身体不好了,吃亏的还是自己。

“唉,我还不是赶上了。伊织诚他爸一死,我就想知道当年的事情是怎么回事,结果伊织诚还那么信誓旦旦的要查出真相,我一激动就和他杠上了。”

“你看看,你们就像两个孩子一样,这一天天闲的,这种事情都能杠上。我明天就给你安排一个事情做,给你排解一下压力。”

“别啊,我最近要专注写作啊。公司昨天来催稿了,要是再不提交,我就要被公司'通缉'了。”

“那你就安安心心的写作,这个事情到此为止,你就当让你父母入土为安,别去折腾他们了。”

“行吧,你都说了,我还有什么好反对的呢?不过,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啊?”

彩瑛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她,问道:

“什么事啊?难道你想要奖金?”

“那我还是用行动提醒你吧。”

Mina伸手摸着彩瑛的下巴,慢慢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彩瑛仿佛想起了自己说的话,正准备开口阻止,可Mina的嘴唇已经贴了上来。

Mina的动作很熟练,没一会儿,两个人便玉体横陈了。彩瑛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身体随着Mina的手指微微律动。

“彩瑛,你觉得怎么样?我的手法还不错吧?”

“讨厌了你,怎么问人家这样的问题。还……还不错,再稍微用点力就……唔~”

话音刚落,Mina手上的动作就加重了几分,彩瑛忍不住叫出了声。

“彩瑛,今夜还很长,好好享受。”

——

伊织家本宅

伊织诚带着疲惫回到卧室,今天一天处理的事情太多了,脑袋差点都不够用了。

“诚,你还好吧?”

“没事,就是脑袋有点累。”

伊织诚坐在床边,千奈用手给他按摩着头部,按了一会儿,伊织诚就觉得好多了。

“看来还是你赢了,说吧,你想许什么愿望?”

“嗯……其实我也没什么想要的,只是看你这么累,想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不累不累,有我家千奈我哪里会累。”

千奈从身后抱着伊织诚,最近他们俩为了公司都忙前忙后,都没有时间好好在一起,现在能这么依偎着,也是一种不错的放松。

“对了,之前你说你如果输了,就要告诉我一个惊掉下巴的事情,反正现在你不想要愿望,要不你告诉我,让我下巴掉一次?”

“好啊,你下巴要是掉了,就可以不用上班,那就可以在家陪我了。”

“呵呵,小机灵鬼,说吧。”

“之前,我不是见过彩瑛嘛,就是Mina的那个朋友。”

“对啊,彩瑛怎么了?”

“她是不是有个姑妈,叫林娜琏?”

“她是有个姑妈,至于叫什么我也没多问。只是她姑妈前段时间查出癌症晚期,好像去什么地方休养去了。”

(四十八)

“其实我派人去调查父亲车祸的时候,我看到了彩瑛姑妈的照片,你父亲和Mina出车祸的时候,彩瑛的姑妈也在现场。”

“啊?彩瑛的姑妈也在现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伊织诚一脸疑惑的看着千奈,彩瑛姑妈的出现,是他没有想到的。

“我也很好奇啊,要是彩瑛的姑妈也在现场,那她作为证人或者目击者,应该是见过Mina的。那这么一来,或许彩瑛的姑妈应该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是啊,那我们明天去一趟彩瑛的咖啡店,问一下她姑妈去哪儿休养了,要不然等她姑妈去世了,就真成千古冤案了。”

——

一夜的颠鸾倒凤,彩瑛被Mina“掌握”的死死的,连叫投降的机会都没有,起起伏伏几多次,直到彩瑛觉得呼吸都觉得是一种奢侈的时候,Mina才停了下来。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Mina已经不见了,彩瑛拖着疲惫的身体,穿上衣服下了楼。

这时,Mina正坐在雅座的位子,在她对面坐着的,正是伊织诚和千奈。

“她来了,你们自己跟她吧。”

Mina站起身,走到彩瑛的面前,说道:

“你去吧,他们有话跟你说。”

“哦,好啊。”

彩瑛走到伊织诚面前坐下,看着彩瑛满脸疲惫的样子,伊织诚和千奈都笑了笑。

“彩瑛,你昨天没休息好吗?”

“有点,你们找我什么事啊?”

“额……这个,千奈,还是你说吧。”

“嗯,彩瑛,你知道我和诚最近在查Mina父母和他爸爸当年车祸的事吧?”

“嗯,我知道啊。”

“其实,最近我手下的人查到,当年车祸发生的时候,你的姑妈也在现场,甚至还是目击证人。”

“啊?目击证人?她目击了什么?”

伊织诚看了一眼彩瑛,说道:

“按照她当时的证词,汽车是突然失控冲向路边,然后才翻车的。后来的调查表明,车子是突然转向。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司机的操作失误,和我父亲没有关系。”

彩瑛沉默了,她知道这个消息对Mina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她一直以为是因为伊织毅得罪了别人,才会有人对他的车动手脚,让她的父母死于非命。

可是现在,却有人告诉她,是因为你的父亲开车不用心才出车祸死的,这不仅是对她的侮辱,更是对她父亲的侮辱。

“那现在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我们想向你了解一下,看你的姑妈在哪儿,至少……至少在她去世以前,把事情搞清楚。”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姑妈到底去哪儿了。你也知道我姑妈和定延老师的事并不被我的家人接受,所以为了不让家里人找到她们,我根本没问她们去哪儿。”

“是这样啊……那确实有点麻烦。”

彩瑛面色凝重的看着他们俩,现在在他们面前有两个问题。第一,她并不知道姑妈和定延老师到底去了哪儿;第二,就算知道她们在哪儿,她也不能保证姑妈还活着。

“但是,我觉得她们应该还在日本。她们两个人都在日本生活了这么多年,要是去韩国躲不太现实,其他国家又没有日本来的熟悉。”

“这倒是有可能。那这样,今天我们就先走了,你还是安慰一下Mina。如果,你能联系到你姑妈,那就给我们打电话,争取查清楚真相。”

“好,那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慢走。”

————————

最近因为疫情,大家都不会出门(包括我),所以,算是给大家福利啦,继续更新到完结,爽不爽?

爽的话,还请大家点赞投币充电吧,真的需要啊。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