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入人心/云次方】租借【6】

6.

  

  今早郑云龙要穿走他一套衣服。他下意识从衣柜翻出来最好的那套西装递了过去时还被人家吐槽:“又不去开会穿西装干嘛呀,是不是要冻死我?”他才反应过来,现在化雪时际,穿这套出去大概是要闹出人命的,便手忙脚乱又翻出了件橘红的袄子。

  

  郑云龙看着那件袄子发呆,问他认真的吗。他特别得意地回了个“嗯”。那可是他最喜欢的袄子,又保暖又时尚,颜色还特别特别艳,多显年轻呀。

  

  于是郑云龙就挺无奈地穿走了这胡萝卜似的棉袄,外加件黑毛衣、牛仔裤,还有阿云嘎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一顶猎鹿帽。郑云龙临走前对他说晚上老地方见,好把衣服还给他,顺便也有些事情和他讲。

  

  阿云嘎大概知道他要说些什么,可他还是装作不清不楚的样子对他点头。

  

         

  

  “我和我女朋友分手了。”

  

  郑云龙说这话的时候,一只手正夹着根烟吞云吐雾,另只手拎着装阿云嘎衣服的大塑料袋。他没什么表情,连悲恸情绪都懒得往外拿,只是没了骨头似地靠在路灯上,似乎和女友分了手就和早上吃了蛋饼一样稀松平常。

  

  ……这还真不是他脑中郑云龙要说的那个话题。阿云嘎想着,手里噼噼啪啪转动那个打火机,眼神却锁定在远处昏暗的民居灯火上:“哦。”

  

  “嗯。”

  

  “……就嗯?我在等你说原因呐。”

  

  “原因?”郑云龙哼笑一声,从他手里夺过那只被折磨了许久的打火机,冰凉的指尖在阿云嘎手掌心里无意地勾动一下,痒意瞬间过电似地窜上了他的脊背,害他一个趔趄差点没站住,“原因挺简单的,她找到真正的灵魂伴侣了呗。”

  

  阿云嘎回手拽住灯杆让自己站稳,慢吞吞地用他识别度极高的腔调说话:“这玩意儿怎么还有真的假的呀?又不是什么能仿的东西……”

  

  “未完全印记,知道不?”郑云龙反问他,见他云里雾里一副没听明白的疑惑表情,便大概知道阿云嘎不懂这专业术语,听得脑壳里混混沌沌糊成一锅粥,就耐了性子解释,“就是说灵魂印记还没有发育成熟。只有在遇到外物刺激或自身因素影响时,得到进一步发展,才能使灵魂印记进入完全形态。”末了还扬扬下巴,以肢体语言向他示意:“懂了吗?”

  

  “懂啦。”

  

  “Sarah她原来印记是……嗯……是一片云。而我叫郑云龙,这不有个云字嘛,就对上了。我俩都对上了。”他咬着嘴唇上的死皮继续解释,“结果昨天不知道怎么,她的印记变了——成了一张人脸。我们本来以为的云,是那个人的耳朵。”

  

  阿云嘎猛地转过头看他,眼睛疑惑地瞪大:“你说她的印记是一片云啊?”

  

  “不再是了。”

  

  “……哦。”

  

  他们之间可疑地弥漫着不知从哪里翻涌上来的沉默。当阿云嘎以为这个话题应该要结束了的时候,郑云龙反倒又点着了第二根香烟,在白色氤氲迷雾里平淡地开了口。

  

  “她那个印记,那张人脸,我认识。她也认识。不仅是认识,还熟,熟得很。”他深吸一口空气中蔓延着的冷意和尼古丁味道,“所以她就走了呗,跟那人一起,走得义无反顾的。还顺手把我拉进黑名单了。”

  

  阿云嘎就一直沉默着,没有作声。

  

  郑云龙的“Sarah”像一片云似地、轻飘飘地飞走了。只不过世界上还有千朵万朵的云彩,也不差她那一片,他心想,任凭手心的温度全都流到了灯杆上去,就好像头顶投射下来的暖光是用他的体温化来的一样。

  

  他至少用体温努力地去温暖他了。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