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系列》一方的瞬步一般人躲不过去?一方VS当麻的第一战专家解读,周边杂谈。

注意声明:文章内部所表达的意义和想法,只是部分人的想法不能代表《某系列》官方和所有人的想法。一下内容都来自千部动漫,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一下文章如有类似,纯属巧合。

感谢【龙威武学】的毕业生(这绝对不是恰饭),李师傅接受我的千部动漫的采访,李师傅是《某系列》旧约粉丝武校毕业后成年进入社会工作,偶尔依然会在看两眼《某系列》原作系列作品,这次是因为同事休夫在用实体书回味新约11时,被李师傅看见后两个人商谈的内容(论实体书的重要性)。还有感谢《某系列》老前辈的黑石刃、与闪闪小王子,提供的文案。下面要我们开始吧。

很多粉丝问为什么说一方主教的瞬步一般人躲不过去?残血当麻在旧约不就躲过去了吗?千部就在这说一下,这里就不说当麻的战斗思维、联系力......等其它设定,就说他身体素质(对其它设定感兴趣的可以去看前几期的杂谈,里面有的会介绍)。
1、把当麻教主但一般人标准去看是错误的:

一般人被音速打飞还不/马/上/死/ ?被轻易跑出180公里时速的战马,踢中却无伤不用进医院 ?被打桩机一拳的力度,打进钢筋水泥墙里+自动贩卖机补刀不死只是有点疼?身上被开三个洞自己打个绷带就去英国战斗,一般人别说三个洞就一个洞就要去医院上药缝针.......等还有很多不是一般人该有的正常体验,就身体素质当麻教主就不是一般人标准。
2、还有长年近战磨练出来的前兆感知:

不同的人物有不同的看法,一方主教把当麻教主潜意识躲过可以将人体和装甲一起捏碎的物理攻击土石海啸,与对异能现象预判定义为前兆 。
而查恋认为就是把他人的动作神态等细节的神预判而已,以及.......等,可以说前兆就是一个名,不是什么技能。当麻教主潜意识预判闪避行为都可以归结为前兆,而前兆只是可以躲过致命伤不代表100%无伤。(因此也被很多《某系列》原作系列粉丝称呼为:低配版蜘蛛感应)【千部认为,如果没有不幸到想死都难、和断手后幸运到想死都难的官方设定,估计当麻教主就没有机会练出这种潜意识预判的能力。所以说《某系列》的战斗是能力和想法合二为一才能赢,如果的当麻教主只向TV同人动画那样,会无脑热血正面刚,估计别说联动穿越到别的世界观战斗,在自己的世界观就不一定只是死上亿次那么简单了,幼儿园被人用刀追着砍时就应该已经/死/一/次/了。】

好下面我们用漫画做对比,图一《魔禁》、

一方VS当麻第一战

这里红区的位置很明显离当麻教主很远,但只是一瞬间就来到当麻教主面前。

加上原文片段:

 因为跟那少年比起来,一方通行所站的位置距离妹妹要近得多。

只要冷静处理,就可以轻松获胜。理性在高喊着。

但是,理性之外的某种情感,在警告一方通行绝对不要背对着少年。】

接着,一方通行对着夜空大吼。为了打倒上条,他握紧拳头冲了过来。

跟之前一样,他把脚往地面一踏,然后变更力量的“方向”,以炮弹般的速度缩短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

一瞬之间,时间停止了。

 挤出全身残存的少许剩余体力:上条低头弯腰。右手的苦手空虚地划过上条的头顶。跟在后面的左边毒手则被上条伸出右手拍掉。】

图二《科方》,暗部-吉祥物小队、和真正的一般人。

左暗部、右一般敌人。

食尸部队(粉丝爱称吉祥物小队,原因在《某系列》外传《科方》与《超炮》中都有出场,还活了下来虽然是下级暗部,但对比五大暗部【学校】、【人员】、【区块】、来说命真的好,所以被原作系列粉丝称呼:吉祥物小队)

食尸部队是正规暗部成员也是身经百战,配合能力很好的小队。

也是因为如此有些路人粉丝会说这种正规小队,都躲不过去一方主教的瞬步,当麻残血躲过去这是不是主角光环吗?

首先上面千部已经说了当麻教主的身体素质,而且当麻教主是从出生就不幸的人物设定,总是莫名其妙被卷入各种危险事件,然后小学进入学都后又被娅娘暗中培养,学都的一切都是为了培养当麻教主,“如果你可以由其他条件激活的话,那也不需要构建能让你发挥本领的悲剧了。”如果上条当麻是个热爱将棋,头脑聪明的少年,这座城市就会满是坐在将棋盘前移动棋子的人。如果上条当麻是个热爱烹调,感官很好的少年,这座城市就会被利用色、香、味和声音来刺激感官的烹饪战所占领。】

为什么超能力在这个城市里稀松平常?……那是因为某人故意设计如此。

为什么在这个城市的街道学生们可以肆意使用能力?……那是因为某人故意设计如此。

为什么这个城市总在上演着会激怒这个少年的各种险恶阴谋?……那是因为某人故意设计如此。

为什么大人们要在这个城市的阴影里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了私欲而密谋罪恶?……那是因为某人故意设计如此。-新约18【娅娘自己认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当麻教主所以学都的一切悲剧都是当麻教主造成的。】

可以说当麻教主的战斗一直都是近战,所以身体素质不比正规暗部差,战斗经验还要比正规暗部要多很多,其它综合素质就不用说了,比如联系力、思维想法、情商......等,这里举得例子当麻的心理学审问,要在五大暗部工作过得一方主教都害怕。

【获得了必要情报后,上条和一方通行终于离开了个人病房。

  第一位的怪物一边拄着拐杖行走在漆黑的走廊里一边愕然地说道。

 “你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你以为我和多少个像你一样的怪物交手过。我可是对扮猪吃老虎的可怕大哥形象深有体会的。”

上条用被肩上的重担折磨的语气抱怨道。

但他并不知道,一根手指都不动就让对方吐露必要的情报,这种客客气气却能获得足够的成果的人物即使在这座城市的暗部里也十分稀少。

-(番外穿越小说《某-魔法战机》最后当麻灵体化追击敌人,进入《电脑战机》七巧神的神秘世界,然后七巧神修复《某系列》的世界复活当麻。在开始官方游戏剧情前,中间还有一段机战X魔战的小插曲当麻与鲁路修的激情故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上一个杂谈。)】

所以当麻教主的战斗经验不能用一般人的角度来看,比如新约10的美国大兵偷袭当麻教主和只眼姬,看上去是他们赢了但实际上是当麻教主用情商说法的敌方元首,甚至美国大兵还想在学都的无人兵器面前,护送当麻教主和只眼姬不过最后被当麻教主再次说服,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勉强,而跪在地上目送当麻教主和只眼姬走。可以说在《某系列》里河马老师强调的能力和想法合二为一,要比只用绝对力量来决定胜负的人更有胜算,就和现实战斗一样,有时候胜利不一定是有绝对力量的一方,情商劝降、激将、谈判、打击弱点、防守战.....等也能换来很多胜利,这也是《某系列》出现的各种战斗方法。

还有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是当麻教主带一群自己人偷袭美国大兵,那他们又会要怎么做呢?是用力量拼死一搏、还是宁死不降、千部想正常人都会坐下来谈判然后找机会逃跑或说服对方。当然千部也不知道别人的想法,要怎么做还要看他们自己的能力和想法。

然后在看图二右边的敌人,这个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一般人,如果说食尸部队的人还有时间看到自己的身子被一方主教打中的话还算行,那这个一般敌人连看清楚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攻击打/尿/了,可见没有当麻教主这种从小到大的,不幸生活经历以及各种试炼是很难躲过这一击。

想要躲过一方主教的这种瞬步就要看命了比如:新约22出现的情况一方主教要教训一下,跟随大恶魔-科隆尊的滨面少东(这还是在一方主教看到科隆尊,重伤当麻教主之后),在车顶也是以炮弹的速度向前飞驰冲向滨面少东结果滨面少东脚边正好有一个液态氟代烷的装置一剑打爆,车顶金属瞬间冻结 一方通行脚下打滑稍微偏离了目标,从滨面身边经过,而滨面躲开了他并同时没有触碰到他。】然后你就祈祷有援兵来,或你够聪明情商说法一方主教?

当麻教主:”我说向往普通高中生生活,但从没有说我自己是一般人。“

千部与李师傅的一些暖场对话

上条当麻的战斗设定是千变万化,不折手段

千部:李师傅你好感谢你接受访谈。

李师傅:你好。

千部:能请教学习格斗术的专家真的是很高兴。

李师傅:哪里哪里你客气,我就是锻炼身体而已(笑)。

千部:哈哈,你太谦虚了......【语音声咔咔咔咔,网络联系好像不太好?不知道什么原因。】

李师傅:听说你们想要问我,用实战格斗角度看《某系列》方面的问题?

千部:是的。

李师傅:但我也只能评价旧约的内容,因为看得最多就是正传旧约。

千部:没关系,再次感谢你。那我们就谈论一下旧约话题最多的当麻VS一方可以吗?

李师傅:是三战的黑翼VS幻杀吗?

千部:不第一次妹妹事件,还没有战斗经验的一方。

李师傅:我还以为,会是问为什么黑翼VS幻杀时一方通行不飞行着打这类问题。

千部:我想没有必要吧?已经很明显了。

从一方通行的角度来看,她分析出上条当麻的武力攻击幻杀对物理没有用,而且对量大的异能和范围攻击也没办法,所以他认为两招之内就能撂倒上条当麻,所以为什么要飞?

可惜她负略了,上条当麻的战斗经验和战斗思维、以及身体素质、反而被对方利用黑翼的攻击反击,以及潜意识预判前兆躲避攻击,两招之内把她给撂倒了。

李师傅:突然感觉有一点紧张,你回答的很专业吗。这一场看着很长是因为文字多,实际上就是两招分胜负双方都有在用自己的方法战斗,而且就算真的飞起来也不是百发百中,反而降低的战胜对方的机会,而且上条当麻的设定是【随着每次迎战对手的不同,他的必胜法也会产生化,当麻绝不会依赖一成不变的模式来战斗。】不排除一方通行在空中,用黑翼向下砸时上条当麻会用什么手段抓住黑翼,把她拽下来在过去给一拳结束战斗的这种操作。

千部:是的,上条当麻的战斗设定就是千变万化,不折手段。

在番外小说《魔法战机》里他利用孔明灯原理干扰空中,放导弹的敌人。

在正传新约20里河马老师再次强调,上条当麻战斗千变万化,不折手段的一面,面对会飞的敌人,准确来说飞行本身并不是主要的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由于飞行所产生的高低差。】但是只要能把敌人逼进地下铁,那他的胜算就不至于还是0。只要有机会迎头碰面他就能用上自己的右手。】

黑翼VS幻杀这一战,背景是在三战战场上,一方通行除非不在乎最后之作然后在空中飞,这里就不排除被敌队实力发现并攻击误伤最后之作。然后一方通行就彻底/疯/了/,反而更好击败因为真正的/疯/子/是没有正确判断力了。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上条当麻在蕾沙的帮助下把在空中飞的一方通行打下来,千部用普通人的思维想法:战术一下比如用蕾沙干扰一方通行把她引入到,上条当麻的攻击范围。或要蕾沙向新约19娅娘一样把上条当麻带起来飞。还是那句话,千部的思维想法不敢和身经百战的当麻教主比要是他的话会有更好的办法吧。

李师傅:新约后期好像很精彩呀,可惜我只看到新约12后面就是有时间看,没时间不看断断续续的,新买的书有的都还没开封.....呵呵呵(苦笑。)

千部:进入社会后,很多前辈都是如此的,工作后回到寝室或出租房就累得躺在床上休息了。

李师傅:是呀,不过说实话《某系列》这种真实的战斗设定能力和想法合二为一,总感觉评论已经战斗过的事件,就像评论二战太平洋战场南云忠一为什么不炸了美军油田一样奇怪。【这里他应该说的是,/日/本/联合舰队第一航空舰队司令长官南云忠一,率领舰队参与偷袭珍珠港的事件。】

千部:是的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在《某系列》杂谈里说明【只代表部分人想法,不是所有人的想法】,毕竟之前的杂谈【为什么《某系列》不同的人看,有不同的想法?】就已经反应出这个问题了,年龄和性格还有接触的事物不同,人们的想法自然也不同,这就是为什么《某系列》河马老师要设定成能力和想法要合二为一吧,这样每个人物就都有机会成为主角了,因为每个人物的思维想法我们读者永远不会知道,我们知道的只是作者写出来地。所以有时候感觉人物行为很奇怪是因为我们是上帝视角。

李师傅:好!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旧约妹妹事件第一次当麻教主VS一方主教,拯救迷失在深渊中的白发堕天使。一方通行不是输给上条当麻而是输给她自己现在开始正式分析解读:

1、战斗一开始,一方通行战术进攻,上条当麻全力防御阶段。我们从原文中看出上条当麻和一方通行在战斗经验上的差距:

这个时间点上的一方通行【联系力】方面几乎可以说没有友军0、更别说【情商】想要说服上条当麻几乎是0、实验延续着绝对防御+致命一击的战术,对手任何攻击全部无效,自己攻击一击致命,以往的实验基本上原地站着不动就能解决,战斗经验接近于0。

上条当麻曾无数次和武装无能力者混混互殴【就是和被理事会指派五大暗部之一的集团去歼灭的那个最强(武装无能力者Skill Out集团)原领导者是驹场利德、滨面仕上、服部半藏】,以及和能力者长年近战......等【最新番外小说《生物骇客》,当麻教主在云川学姐的指导下还和生化龙打过】,每次的打斗方式根据敌人不同,战术也会不同,千变万化,因而积累了大量战斗经验,锻炼出战斗中的攻防条件反射的身体素质。

还有上条当麻在联系力、情商、暴力拳术......等(指并非正规拳术或格斗,实际上当麻教主的身体素质完全就是学习格斗术的好苗子,可是河马老师对自己的老父亲爱的太扭曲。)、身体素质抗打击、战斗途中的心理素质、条件反射等方面占绝对优势。【这里包括前兆感知只能保命不是100%无伤,就是潜意识发动的经验技巧,一方把当麻冲出土石海啸的表现,接合捕捉异能攻击对周围的影响定义为前兆,猹恋的定义也和一方不一样是把他人的动作神态等细节的神预判定义为前兆。一般来说潜意识预判闪避行为都可以归结为前兆,比如:番外小说魔法战机里近距离躲避开枪后的机枪子弹,还有正传新约里巴德维召唤暴击的时候上条当麻在攻击出现的瞬间做出反应也算........等。】

防御能力上这个时间点,一方通行身体素质羸弱,基本完全靠矢量操作提供的绝对防御。

而上条当麻则抗打击能力很强因为长时期近战磨练出来的。

2、上条当麻一上来就利用宝贵的时间观察周围的地形:【上条观察周围的地形。这是一大片广场,周长将近一百公尺,地上铺满了碎石及钢骨 铁轨——完全没有藏身之处的一个平面。上条当麻与一方通行站在平面上,两者的距离约十公尺。全力冲刺的话只有大约三、四步距离。】

而此时一方通行在干什么呢,她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就是看不起敌人(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社会工作看不起敌人,就是你失败的开始。):【但是,一方通行却运动也没动。甚至连拳头也没握起。两手轻松下垂,两脚也没有计算重心,脸上咧嘴而笑。】

3、开战一方通行脚底轻轻踏着碎石碎石往四面八方飞散就如同近距离扣下扳机的散弹枪。上条察觉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急忙伸出双手护住脸部:

【上条屏住呼吸。如同压缩了全身的弹簧,微微低下身子。「喔……喔喔喔!」仿佛被爆炸给炸出去般,上条向着一方通行飞奔而去。】【咚咚……一方通行按照一定的节奏,以脚底轻轻踏着碎石。轰——一瞬间,一方通行脚底 的碎石宛如地雷一般,爆炸了。碎石往四面八方飞散,就如同近距离扣下扳机的散弹枪。「……!」上条察觉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急忙伸出双手护住脸部。下一个瞬间,随着轰隆的沉重声响,超过十颗以上的大小碎石击中上条的身体。由于冲击力道太强,上条的脚离开了地面。接着上条的身体以惊人的速度向后方飞去,然后在地上翻滚数圈,一直到数公尺外才停止。痛得几乎要失去意识的上条,这时听见生锈金属互相摩擦的刺耳声响。上条甚至忘记要站起来,只茫然地看着声音的方向。】

上条慌忙在地面翻滚跳跃,逃离所在的位置躲避以炮弹般的速度往上条一直飞去钢骨铁轨,【上条当麻,身体素质抗击打异于常人。】:

【一方通行举脚往地上一踏。不知道他将冲击的「方向」做了怎样的改变,但原本横躺在他脚边的一根钢骨铁轨,如同弹簧一般直立了起来。一方通行接着反手一拳,宛如要拨开眼前的蜘蛛网般,打在直立的铁轨上。就好像打一个不听话的小孩一样,力道很轻。但是,如同教会钟声一般的轰然巨响,传遍整个派车场。钢骨铁轨弯成了「ㄑ」字形,以炮弹般的速度往上条一直线飞去。「!!」上条慌忙在地面翻滚跳跃,逃离所在的位置。接着,弯曲的钢条如同一把圣剑,插在刚刚上条躺着的地方】

真是千钧一发——上条才刚这么想,就发现几百公斤重的钢条直击地面的瞬间,把大量的碎石都卷了起来,就像落在海面的陨石。无数的小石头打在上条的全身。肺部受到巨大冲击,所有肺中的氧气都被逼了出来。「嘎……啊……!」】

一方通行继续砸来两、三根钢骨铁轨跟手枪子弹一样让人难以闪避当麻靠炮弹打中地面的位置来推测碎石喷射方向借此减轻碎石击中时的冲击力,上条当麻的防御手段,则是类似于军人躲避炸弹冲击力的方式【上条当麻的经常近战磨练出来的反应速度。】:

瞄准滚倒在地的上条,一方通行继续砸来两、三根钢骨铁轨。这些飞在空中的钢铁炮弹,跟手枪子弹一样让人难以闪避。如果直接命中,绝对会没命。就算勉强躲开,也会被飞起的大量碎石如同散弹一般击中,伤势越来越重,最后也难逃一死。这时上条所能做的,只有在地面不断翻滚。 靠炮弹打中地面的位置来推测碎石喷射方向,然后自己也朝同方向飞跃,借此减轻碎石击中时的冲击力……除此之外上条什么都做不到。无法靠近敌人。】

当麻判断虽然自己持续受到单方面攻击但一方通行也无法对自己造成致命伤害 ,【这里不得不佩服上条当麻的战斗经验。】:

【上条逐渐从派车场的中心位置被逼到外缘。但是即使战况如此,上条依然认为现在尚处于胶着状态。因为上条相信,虽然自己持续受到单方面攻击,但一方通行也无法对自己造成致命伤害。】避免碎石+钢轨对自己造成致命伤。完全避免伤害不可能,只能尽量减小伤害。接下来一方通行和上条当麻就这样持续上面的攻防:一方通行铁轨+碎石攻击,上条当麻翻滚躲避。其中夹杂有一方通行本人亲自上前用矢量踢,但都没有成功造成致命伤。

当麻教主利用一方主教的攻击躲过致命攻击。

今晚可是没有风的噢,你不会以为自己安全了吧【注意这里说是今晚可是没有风】其结果是一方通行无损,上条当麻全身累积小伤,但是暂无致命伤不影响行动:

【今晚可是没有风的噢,你不会以为自己安全了吧!?据说如果空气中有粉末的话,只要一点火,氧气的燃烧速度会变得非常快哦!就像整个空间变成一颗巨大的炸弹!」上条已经完全没有在听了。他头也不回地往前跑,只想早一刻逃离这个区域。

背对着一方通行,逃离这个被粉末占据的巨大空间。跑,跑,不断地跑。下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被吹散。弥漫着面粉粉末,半径足足有三十公尺的巨大空间,变成了一颗巨大的炸弹。

如同对在空气中气化的瓦斯点火一样,整个空间发生了大爆炸,火焰及热风向外飞散。】

4、这里一方通行依然看不起敌人,因为力量对方太弱小【这个时间点的一方主教还是绝对力量就是一切的心态,和后期利用各种战术、分析敌人、学习新知识,不懂就请教专家、看不起只会用绝对力量战斗的人........等可见后期多方面成长的有多明显,也难怪娅娘会放心把学都和自己女儿托付给她。】:

【说真的,你的能力太差反而是一种幸运呢。因为你太弱了,所以『反射』反而无法发挥最大效果。真的,你确实找出了我的最大弱点。如果换作半强不弱的风纪委员,或者是持有高科技武器的警卫,想必第一击的『反射』就已经结束战斗了。】

转折起于上面所接着的剧情。一方通行上面的连续攻击都是远程攻击,虽然给上条当麻累积了伤害,但是始终无法完全给上条当麻造成致命伤。因此一方通行连续远程攻击无法造成致命伤害,终于焦躁起来,准备用苦手和毒手直接接触,结束战斗。:

「你做得很好。你真的做得很好了——所以差不多该安息了吧?」在火焰之中,一方通行蹲低身子。轰然一响,连火海也被吹散,白色少年像炮弹一样朝上条飞来。两人的距离原本有数十公尺,但却在两、三步之内便缩短至零。  宛如在水面跳跃的飞石一样,一方通行来到了上条眼前。 「——————」上条内部涌起一股紧张感,从胃袋一直延伸到喉咙前端。】

当麻心中认定自己这种虚弱无力的拳就算打中,想必也不痛不痒但是,一方通行却飞了出去:【咚!随着一个钝重的触感,一方通行的脸上挨了一拳。「咦?」最初感到吃惊的不是挨揍的一方通行,反而是出手的上条。因为上条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打中。何况上条心中认定,这种虚弱无力的拳就算打中,想必也不痛不痒。但是,一方通行却飞了出去,倒在碎石上挣扎翻滚。「啊……哈?好,好痛!哈哈!这是怎么回事?真有趣!哈哈哈!该死,真棒!太棒了! 你的拳头确实打中我啦!」】【这里新约22R有类似桥段,就是当麻教主没有幻杀后,被不相信的一方通行打飞完全没有打消她一击手段的上条当麻,被连人带椅子往后打飞了五米有余。结果“....怎么回事?居然真的打到了?”不知为何,打中的人反而在颤抖。这可把一方主教吓坏了,还好当麻教主有没幻杀后幸运到想死都难的设定,不然一方主教要/后/悔/死。】

5、开始逆转了,上条当麻因为不幸长期近战培养出的战斗经验和身体素质这一优势在如此紧张的战斗中还能继续用头脑冷静分析战况。 相比较起来,一方通行中了一拳以后还在疑惑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再次冲上前打算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来上条当麻跟一方通行之间有压倒性的优劣势差距,上条当麻身上还残留着美琴雷击的影响,连脚都不太能随心所欲移动:

【但是,上条根本没在听他说话。回想起来,从一开始就不太对劲。以上条现在的身体状况还能跟一方通行互相较量到现在,早就应该察觉到事有蹊跷。

上条跟一方通行之间有压倒性的优劣势差距。一方通行只要用皮肤碰到就可以杀人。

而上条除了右手之外只要身体碰到一方通行,就是立即毙命。

而且,上条身上还残留着美琴雷击的影响,连脚都不太能随心所欲移动。

明明处于如此压倒性劣势,为什么还能够……  (……难道……)一方通行再次向上条冲来。伸出那只要一碰就可以杀人的右手,直直地朝上条的脸孔挥出。(这家伙该不会……)上条轻轻摆头,避开了一方通行的攻击。上条当然没有受过特殊的军队训练,却可以轻易避开他的攻击。(该不会————)上条握紧右拳。为了更确实反击,上条朝着挥拳落空的一方通行更加靠拢。(这家伙———该不会其实很弱吧?)「唔嘎!」】

6、河马老师描写的战斗是写实风格,能力和想法合二为一:

有人问过我,为什么一方通行吃了一两拳以后不退开改用远程攻击,这就要涉及到前言所说。河马老师描写的战斗是写实风格,能力和想法合二为一,实际打/过/架/的/人就知道,改远程攻击是我们用上帝视角看。

现实/中/人/在/挨/了/一两记重拳之后(而且上条当麻这还不是普通的重拳,而是破颜拳状态好时能把人打的像竹蜻蜓般在空中旋转的拳,附带强烈的眩晕效果),是会本能地扑上去缠斗【原话是/狗/斗/....呵呵,有句老话:打人不打脸,打脸是/践/踏/他人尊严的行为,也会带来一定眩晕效果,这时候对方就会和你没完扑上去缠斗的。当麻教主这个行为真的不太提倡,不过他也打/过/其它地方,比如下巴、鼻梁、......等呵呵呵。】的,更别说想什么战术、弱点之类的了,脑袋都是糊的还想战术?

更何况以当时两人10公尺左右的距离,想战术两秒钟,别人拳头都冲到面前了。 实际打架就是互相吃拳+缠斗,看谁接的伤害多。就算打之前想好要打/腹/部/或者大/脑/袋/,针对弱点,实际打的时候只要头被重拳击中,脑袋基本一拳就糊了,想的东西基本上也模糊了,然后就完全靠本能和平时打架的条件反射了,再不行就缠上去缠斗,挠人、扯头发、牙齿咬什么的全部上。军人平时训练的目的就是保证条件反射,因为实际上战场的时候手会紧张抖得弹夹都拿不稳,这时候只能靠条件反射来完成战术动作。

包括格斗家也是,并不像影视剧里的那样打的有多好看,也是平时训练保证条件反射不被人绊倒,实际上打架更像UFC差不多。【UFC综合格斗,看了一下有点血/腥/呀。要是当麻教主真的学习格斗术是这个样子战斗画面还是很奇怪的。】


想象一下当麻教主一拳把人打/蒙/后,就开始把对方摁在地面/上/打/。

以上这里上条当麻发挥的优势有:

第一,在战斗中,吃了一定量伤害后,还能保持战术分析的思考素质,这个是只有通过多次实战,慢慢磨练才能得到的;

一方通行几乎不具有这一点,因而吃了一两拳/脑/袋/就开始和正常的普通人一样,开始慌乱、模糊起来了。

第二,平时多次战斗积累的暴力拳术、重心掌握、对手动作的预测等实战经验,这同样是只有通过实战才能积累的肌肉记忆。因此接下来上条当麻连续重拳攻击。但是和之前一方通行的攻击不同,他的攻击招招破颜,拳拳打/脑/袋/。不仅给一方通行累积晕眩伤害,也促成了一方通行的心理崩溃。 (一方主教眼角含泪:我的防御……明明是绝对防御,是不可能被破的……为什么会这样……。当麻教主:以后我也要你打飞我一回,不还手的那种。其他角色:好甜呀。Q魔545:我好想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主人好/中/二/呀。)

7、上条当麻的拳头就像出洞的毒蛇一样灵活,完全让一方通行捉摸不到:

【上条的拳头重重打在一方通行的脸上。一方通行的左右两手像两把刀子一样画着复杂的轨道,但是却连上条的皮肤也碰不到。避开一方通行那毒蛇般的两只手,上条的拳头两次、二次地往一方通行的脸上招呼。「可恶!怎么回事!你的动作怎么那么奇怪?又不是鳗鱼,为什么弯来弯去的!」 一方通行改变做法,想要抓住打在脸上的拳头,但是上条的拳头就像出洞的毒蛇一样灵活,完全 让他捉摸不到。】

一方通行的架式只能用乱七八糟来形容他认为技术、努力这样的字眼,说穿了是弱者为了弥补自己的能力不足而存在的:

【事实上,一方通行的架式只能用乱七八糟来形容。 拳头也不会握,只会张开手指乱戳,若是平常人早已扭伤手指,脚步的动作也完全没有考虑到重心分配。但是,一方通行根本不必为此感到不安,因为他的能力太强了。

任何敌人都可以一击必杀,根本没必要磨练克敌制胜的技术。 任何攻击都可以全部反射的话,根本没有必要努力学习闪避对手的攻击。技术、努力这样的字眼,说穿了是弱者为了弥补自己的能力不足而存在的。但是,这种「强」是「能力的强」,却不是「一方通行本人的强」。】

一方通行再次用钢骨铁轨和大量碎石散弹,攻击上条当麻但是一方通行的动作早已被预测:

【一方通行伸脚在地上轻轻踏了一下。原本横躺在一方通行脚边的钢骨铁轨,像弹簧一样直立起来。 接着只要把它打出去,钢铁的炮弹就会贯穿上条的身体。但是,上条不让他有机会这么做。 一方通行的动作早已被预测。为了中断他的攻击,上条以右拳打在他的脸上。

一方通行被打倒在地,狠狠地翻滚。 此时一方通行改变了自己身体所卷起的碎石的「方向」,大量散弹朝着上条的上半身高速射出。但是,却没有打中。如此容易预测的攻击,只要蹲下来趴在地上,就可以轻松闪避】

虽然速度很快,但是动作太容易预测所以不难回避:

被打了多拳以后一方通行的脑袋基本上已经处于不清醒状态,更不用说思考战术、对手弱点

  之类的事。其实到了这里,基本上就胜负已定了:

 【虽然速度很快,但是动作太容易预测,所以不难回避。 就好比虽然刀子是/杀/人/的/凶/器,但是如果握在幼稚园儿童手上,就没什么威胁性。到此可以说胜负已决。上条一次又一次给予的打击不断累积下来,已经让身体虚弱的学园都市最强超能力者两脚软弱无力。】

8、晚风吹起了上条的前额头发,宛如坟场中的无名小花一般摇曳一方通行,突然想到一件事。风!【注意之前说今天是没有风的,看来老天爷会给所有人一次机会】,第三阶段是一方通行最后的反扑。其实第二阶段时候一方通行已经基本上站不住了,脑袋也一团浆糊:

一方通行吓得全身僵硬。但是,上条并没有停下脚步。一方通行害怕地摇着脑袋。 他不能理解什么叫做「输」。从出生到现在,一次都没输过的一方通行,对「输」的承受能力完全等于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他过去连「可能会输」这样的念头都完全没想过。

但是,上条却没有停下脚步。晚风吹起了上条的前额头发,宛如坟场中的无名小花一般摇曳。(……风?)遭到上条如恶鬼般步步逼近的一方通行,突然想到一件事。风。「呵……」一方通行笑了。】

然后美琴恳求御坂妹帮助守护当麻的梦想,御坂妹妹们通过联网控制风力发电机干扰一方通行的演算,化解了一方通行的电浆体,这里也说明了联系力的重要性。【在《某系列》里敌人有绝对力量,不代表就没有战胜他的方法,比如:找专业人士辅助、寻找对方破绽、攻击弱点、吸收新知识、情商劝降,和解....等、心理学暗示、防守战.........等多种手法,这就是《某系列》能力和想法合二为一才能是胜利,而不是单纯的用绝对力量来决定胜负。】

一方通行开始害怕上条当麻理性之外的某种情感在警告一方通行绝对不要背对着少年:

一方通行感觉喉咙跟沙漠一样干涸。以常理来推论,这个少年已经无法战斗了。受伤如此严重的人,根本不堪一方通行的一击如果不想直接攻击,也大可以在杀死美琴及妹妹,取回暴风及电浆球体的主导权之后再来应付。

因为跟那少年比起来,一方通行所站的位置距离妹妹要近得多。

只要冷静处理,就可以轻松获胜。理性在高喊着。但是,理性之外的某种情感,在警告一方通行绝对不要背对着少年。全身上下,一阵一阵地发出危险讯号。如果是一般人,会知道这只是因疼痛所带来的恐惧感。 “你真的很有意思—─” 一方通行握紧了拳头。

  “——你真是太有意思了!” 上条移动伤痕累累的身体,往前踏出一步。光是稍微移动身体,就感觉好像全身的血液都要蒸发掉。稍微思考一点事情,就感觉意识随时会飞到九霄云外。即使如此,上条依然往前进。意识已经模糊不清的上条,并没有正确理解现在的情况。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狂风大作,他不知道电浆球体为什么会消失,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上条的思绪已经残破不堪,连这些最重要的事情都无法想得清楚。

他只知道一件事。

在视线的远方,他看见一方通行要对御坂妹妹下毒手。接着他又看见,为了保护御坂妹妹,美琴挡在中间。只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再一次站起来的理由,只要有这些就够了。

9、【此时一方通行已经开始从心理崩溃变成害怕,彻底失去正常判断,她不清楚为什么上条当麻还能站起来,因为之前的远程攻击都达不到/致/命/攻击,要她开始害怕于是为了能100%打倒对方决定要用自己的手给对方/致/命/一击。这也是一方通行的必杀技,只要摸到对方就一定会/死/不存在侥幸存活。(番外小说《魔禁X/无/头/骑士》静雄表示我还可以,正传新约21马瑟斯我也行。所以说在《某系列》里力量这东西,经过观察或研究是可以破解的,哪怕是可以灭世或操控相位的绝对力量)】:

“你真的很有意思─—”上条听见了一方通行的声音。

   “——你真是太有意思了!” 接着,一方通行对着夜空大吼。为了打倒上条,他握紧拳头冲了过来。  跟之前一样,他把脚往地面一踏,然后变更力量的“方向”,以炮弹般的速度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上条当麻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他的身体已经没有靠自己的双脚站着走路的力气、没有靠自己的舌头说话的力气——甚至连用自己的脑袋思考事情的些微力气都没有。

但是,上条还是握紧了拳头。 握紧。抬起头来。一方通行以炮弹般的速度直线朝上条当麻冲来。右手名为苦手,左手名为毒手。

只要轻轻触摸就可以/杀/人/的两只手,朝上条的脸上突刺。一瞬之间,时间停止了。

挤出全身残存的少许剩余体力:上条低头弯腰。右手的苦手空虚地划过上条的头顶。跟在后面的左边毒手则被上条伸出右手拍掉。“给我咬紧牙关吧!最强的————”【脑袋思考事情都已经不行了,这里很明显就是潜意识发动的条件反射闪避,也可以归类前兆,因为一般人躲不过去,而且前兆只是别的人物给起的名字。】瞬间。上条当麻的右拳,砸在一方通行的脸上。纤细的白色肉体在铺满碎石的地面上快速翻滚,双手双脚无力地任由摇摆(一方主教已经被打晕了)战斗结束。

10、总结妹妹事件上条当麻 VS一方通行:

第一、上条当麻 VS 一方通行的这一战,战斗经验、潜意识发动的条件反(前兆)、联系力、身体素质、情商中的承受压力.......等多方因素这一战,与其说是 LV0战胜LV5,不如说是有战斗经验的打没有战斗经验的。

看似一方通行以其强大的矢量操控能够轻松秒杀幻象杀手,但是实战中的心理素质、实战经验和身体素质.....等各方面的劣势使得一方通行最终输给了上条当麻。 这一战与其说一方通行输给幻想杀手的能力,不如说是一方通行输给了自己以前对绝对能力的自信,和对实战努力中的忽视。因此后面的一方通行进入暗部后就吸取了很多专业的经验,也特别注重这一方面的积累。

第二、《某系列》大部分战斗的决定胜负关键:

在某系列里战斗结果远远不仅是能力武力高低的比拼,更是实战中的心理素质、联系力、情商、 战斗经验、身体素质、气势、情报准备与收集、和质量、等多方面综合作用的结果。 能力武力高低只是其中一个方面,不能作为决定胜负的主要因素这也是《某系列》河马老师给的设定,能力和想法要合二为一才能赢。

因为每个人物的战斗经验和思维想法都不一样读者无法猜测,突发事件和意外也很多,所以不稳定因素也很多。就和现实当中的战争一样,你永远不知道敌人在想什么哪怕你是一个读心能力者,做事也要认真、仔细 、小心 、慎重,利用联系力的人脉,不然就会中敌人的计策。

右方之火就是受到多方面干扰,导致被削弱然后被当麻教主阻止拯救,计划不完善、小看敌人就是其中的一些原因。

千部:真的太感谢你了!很精彩的解读。

李师傅:作为老粉丝希望对他(她)人会有帮助吧。

千部:一定会有的人喜欢的!再次感谢你接受我们的访谈。

李师傅:希望《某系列》鼠年开始会转运!

一方通行是一个可怜人,一个被惊天谎言LV6计划的黑暗压垮的人,犯下一辈子都无法被原谅的错误。但比起第二位垣根帝督,她运气很好在两次彻底迷茫与崩溃中遇到的当麻教主拯救帮助的她:

其实在千部个人接合正传《魔禁》与外传《超炮》角度来看,刚开始实验的一方主教一直都在试探御坂妹,期望她们说自己想活下去,只要她们这样说了,一方主教就会立刻停止,然而一方主教一直都没等到,所以时间长了也就放弃了,在看见御坂妹收拾御坂妹的尸体时,就开始自己骗自己把御坂妹当成实验用的人偶看待,就这样变成/杀/人/不眨眼还品尝御坂妹尸体手指味道的恶魔,于是再没有人阻止他成功的情况下,思维开始彻底扭曲只要有了绝对力量就不会有人再来挑战自己,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受伤/死/亡/。

于是就一直参加这场由娅娘暗中操控的惊天谎言,LV6绝对能力者计划实际上就是利用当麻教主打到一方主教,顺面也可以培养当麻教主的身体素质和战斗经验,之后在把所有御坂妹送入世界各地启动自己的真正计划【人工天界】要魔法师瞬间变成能力者,这样对方一使用魔法就会出现能力者一样的魔法排查现象,身体随机受伤导致/死/亡/。就这一点来看这场实验对御坂妹和一方主教双方都是痛苦的折磨。

而一方主教真正的价值是娅娘用他来,成为稳定【AIM】立场方向和能量【人工天界】的核心部件,“往能量方向控制器输入数值的作业已经完成了”【娅娘给自己的棋子输入翼的代码】-旧约13

在这之后一方主教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被迫加入了学园都市的暗部组织中的【集团】。要么加入、要么被变成冰箱、于是她为了保护现在的家人只能加入暗部组织,再次跌入黑暗与疯狂。

在第二次一方主教爆发黑翼崩溃,咒骂世界对自己和新家人的不公,她再一次被那名刺猬头少年阻止拯救。

于是她开始在乎那个少年,但是有一次她以为刺猬头少年被神灵欺骗于是出现在他面前,这时候的她是白翼的天使想要阻止少年,但在与少年的战斗中她明白的刺猬头少年的决心,于是这回他主动站桩被少年打败给他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不过最后在娅娘被刺猬头少年打败拯救后,她的人生再次发生改变,她们一起去同一个战场战斗,一方主教自己决定要暗中帮助那个叫上条当麻的笨蛋差生。【要眺望上条当麻看到的世界。但是仅仅踏着他的足迹前进并没有意义。要成为站在其他视角,捕捉他所看不到的片段、做他所做不到的事情的人。 】-新约22

她过去的敌人娅娘,也发现这个中性美的天使成长了像变得一个人,于是她放心的把自己地都市与女儿都托付给她。“.....呵。你已经成长为一个更加善良的人,第一位。”“什么?” “你跟着我走了这么远,所以我知道你可以想到几种残忍的方法来挖我的心。你知道你能从我身上拿走什么一伤害我。 但你没有这么做。这种变化是我所未曾预见到的。”“你在开玩笑吗?别在我面前评价我了。”“好吧,我毕竟是个教育者。但更重要的是,我能把女儿留给你吗?”-新约22

现在帮助过一方主教的当麻教主,因为对现在的自己不自信没有救到娅娘和黄金黎明的众人,想要一个好结局要是过去的自己是不是会做得更好,于是他体内的魂魄本质力量神净与他分离带走的幻杀,并在城堡里控制了他的朋友们,这时候一方主教这个白发堕天使傲娇的鼓励他,你也不知道我的过去和名字,而我就是欣赏现在的你:一方通行撂下这句话。 “你弄丢了足迹?因此受到了非难?那又怎么了啊,你这/笨/蛋/。毕竟我也不是跟踪狂(指娅蕾丝塔),可没有完全记住你走过的每一步。我对你根本就一无所知。所以过去没了又怎么样?这和现在跟我们对话的你又有什么关系?”“.....”“我把话说白了吧,我也没有跟你说过关于我的事情。上哪所学校,工作是什么,你连我的真名都不知道吧。-新约22R

之后当麻教主再次振作起来,决定要亲手干掉从自己体内分离出去的神净,这也是一方主教第一次在称呼当麻教主,下/三/烂、那个家伙、笨/蛋/、意外的新傲娇称号:“你这个人”。但是被自己的魔法顾问Q魔545发现她傲娇口是心非。

 当麻:“哪怕我是错的也罢!!我要为了相信我的人,帮我走到这一步的人而战!!为此我可以豁出去性命!!!!!”“啧。”一方通行很没礼貌地把脚架到装着食物和饮料的桌上,呸了一声。“......你这人够烦的。早就知道答案的话还用得着开会商量?根本没必要故意找我们来吧。”

“嗯嗯?在作为主人的头号粉丝的我看来,口是心非的主人的眼角好像出现了开心的笑——啾噗——!?  不行、主人、不要捏尾巴!不要用力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新约22R

可以说一方主教的人生在遇到当麻教主和现在的新家人【黄泉川、最后之作.....等人】,一点一点从黑暗的深渊里再次爬出来。

上条当麻与一方通行

好了!最后说的一大堆自己对一方主教的看法,但是这绝对不是洗白,就像当麻教主说的:“哪怕我是错的也罢!!我要为了相信我的人,帮我走到这一步的人而战!”人的一生中不可能一点错误也没有,任何物体或生命都不是十全十美的,区别就是犯了错误你敢不敢面对,敢不敢赎罪,这一点一方主教来说谁敢说她没有做到?千部想应该不会有吧。(谁知道呢。)

好这里就在此结束!感谢看到这里的读者们,再次感谢你们!耐心看完的千部们各种杂谈,我们千部动漫的同事们一起合资住下一个房间,我们决定利用自己的擅长的本领赚一些小钱钱,然后开动《某系列-编年史计划》、按照现实时间线事件、接合《某系列》世界观时间线事件,介绍各种故事,前期主要以正传《魔禁》和番外《魔禁SS》大事件时间线介绍世界观,然后在介绍各种番外和外传事件不全世界观。

虽然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在不影响公司工作和家庭的情况下我们一旦钱攒够了,就会通知各位《某系列》原作系列的粉丝,也许这一天永远也不会实现,但是我们愿意为了自己喜欢的《某系列》在拼一次!再次感谢各位读者们!!

千部动漫的同事们:

管理账号的:千部动漫、菲斯特【被调到资金管理部门,时间不在充足】、阿里【回印度老家看亲,/车/祸/已去世】、伊凡。

访谈与编制:潘琦依亚、休夫【已婚时间不在充足】、言燨【培训新人老外、时间不在充足】

沛朱迪、亚优美【被派去分公司了】反差萌【被派去分公司了】阿狸【已婚生女时间不在充足】/中/国/城【被派去分公司了】/日/本/吃货【已婚时间不在充足】。

千部们给各位读者们拜年了!

有缘再见!感兴趣的帮忙转载一下。再次感谢看完了文章的各位读者们。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