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歌X井然生子」淡淡——上

两个温柔的人过日子的故事。

 

凌晨四点,天已经亮了,太阳还没完全升起,周遭雾蒙蒙一片,显得天上一抹朝霞格外亮眼,光透过落地窗射了满室,将浅眠的人从梦中轻轻唤醒。

 

井然揉了揉朦胧的睡眼,下一秒便习惯性的去摸身旁的被褥,那半边床已经空了,还带着些那人残留的温度。井然趿拉着拖鞋走到了厨房,火上正煲着粥,淡淡的米香充溢了整间厨房。

 

那人起了个大早在炉灶旁忙活的热闹。

 

井然也不去打扰,倚在门框上盯着那人切菜烧锅。关大火、勾芡、收汁、关火、盛盘,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男人把袖子挽起来,露出了一截线条流畅的小臂,端起餐盘往外走,一回头突然瞥见了靠在门上的人,嘴角勾起了个明显的弧度,一双笑眼眯成了一条缝。

 

“怎么不多睡会儿?”男人腾出一只手,在井然凌乱的头上揉了一把。

 

“那你呢?牧大编剧?”井然抬眼直勾勾的盯着那人,手上的动作也不停下,不安分的拽着牧歌的衣角。

 

牧歌伸手在井然鼻尖上轻刮了一下,遂环着那人的腰进了餐厅。

 

“你先坐着,我去端菜。”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井然弯了弯眼角,在眼下添了几道浅浅的细纹,眼皮微动,长长的睫毛也跟着颤动,轻如蝶羽般的在牧歌心头激起了一小片涟漪。

 

饭菜都上了桌,牧歌这才拉了把椅子坐下,井然正在走神的空档,牧歌在井然眼前用手晃了几下,才将那人的注意力收回笼中。

 

“想什么呢?”牧歌使坏似的往井然嘴里塞了块腌黄瓜。

 

“唔……唔贡宰夯……”被塞了满口腌黄瓜的井然腮帮鼓鼓的,活像只可爱的小仓鼠,不过这只“小仓鼠”不太高兴,正用幽怨的眼神瞪着“饲养员”。

 

牧歌忍不住轻笑出了声,气得井然直接将黄瓜都吞了,从桌上抽了张纸擦了擦嘴角的汤渍,便转头走了。

 

“诶?老婆?别生气!”

 

“我没生气!”

 

“黄瓜酸不酸,我去给你倒水?”

 

“不用!我换衣服呢!别进卧室!”

 

井然知道牧歌好骗,以为自己生气了在门外等的着急,便想再逗他一会儿,故意在卧室磨蹭了好一会儿才推门出去。

 

“老婆,别生气了,我错了,我道歉好不好?”

 

“看你表现。”

 

井然扔下这话便迈着长腿,大步流星的走了。

 

到了十二点半会议才结束,井然早上除了那块腌黄瓜什么也没吃,胃酸早已经消化掉了那少的可怜的早餐,长时间不进食,惹得井然一阵腹痛。

 

井然想着去外面餐厅吃点东西,却又惦记起早上那块腌黄瓜,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唉,要是现在能吃到就好了”,我们的井大设计师愤愤的吞了一口牛排。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