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的圣杯战争和明日方舟(六十八):游乐场之旅,小川和白金的奇妙冒险

AM8:20

“白金她还没来吗?”我看了看手表,约好是八点碰面,不过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她还是没到…………她会不会生气不来了?

环顾四周,今天游乐场的人还是很多,大部分都是父母带着小孩子,也可以看见结伴而来的情侣,远处的摩天轮正慢悠悠地转动着,阳光照耀下来,撒下金色的光芒。

白金估计是在忙着……

“小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里。

哦,对了,她在忙着选衣服。

看到白金跑过来,我连忙跑过去。

“对不起啊,让你等了那么长时间。”白金一把搂住我的腰,用脑袋蹭了蹭我的胸口。


“没事……那个白金,你今天很漂亮哦!”我舔了舔嘴唇,从上到下看了看白金今天的打扮。

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外面披着一件白色的外套,下身则是打底裤加白丝还有白色的平底靴,一头白色的长发绑成双马尾,两个蝴蝶结发卡绑在马尾上。如果仔细看她的脸,会发现她今天有化妆,她身上有一股香味,估计是喷香水了。今天的白金一身白,还真是符合她的名字。

“小川啊,你怎么又穿黑色的衣服啊!你很穷吗?咱俩的衣服看起来跟黑白双煞一样。”白金打量了我一下后嗔怪道。

“我喜欢黑色的。”

“其实我里面穿的是黑色的哦!”白金继而对我说道,露出一副坏坏的笑容。

“啊,不要这样老暗示我了。”我立马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于是有些脸红。

“嘿嘿,你看看这里!”她指了指外套上的一个标志。

那是刺客无胄盟的标志,不过上面却有着“白”“川”两个字,一个大大的爱心包住了两个字。

…………她……这么直接的吗?

“那……开始吧!”

“嗯,今天你是属于我的哦!老公!”白金拉着我的手蹦蹦跳跳,走向入口处。

…………老公……幸亏昨天好说歹说带着MG4单独来游乐场玩了一遍,不然她今天非得搅事。幸亏她不在,不然她听到白金这句话非得揪断我的尾巴。

不过我和白金真的……会成为那种关系吗?

“走啦走啦,动作快点。”白金催促着。

“好。”我将这个想法先放到一边,然后跟着她进入了游乐场的内部,开始我和她的游乐场之旅。

“哇哇哇……好多好玩的!”白金四处张望,开心地睁大眼睛,仿佛看到了宝藏一般。

“不要急,慢慢来,今天我会好好陪你的。”小川剑整了整衣领回道。

“我要玩这个,鬼屋……海盗船……过山车……摩天轮……啊啊啊啊,这个那个……好想玩!”

“我说白白,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我知道啦!等等…………你刚才叫我什么?”白金突然扭过头问他。


“呃,白白啊!”黑龙使很老实地回道。

“…………讨厌啦!这个昵称好傻的,叫我老婆就好了。”白金捂住脸,她的脸红了。

小川剑想了想还是叫她的名字好了 ,不然太尴尬了。

“那我们先去这个吧!”白金指了指远处的鬼屋。

“鬼屋?你确定?你怕鬼吗?”小川剑挠了挠头。

“当然不怕,我可是刺客啊,那种东西我才不怕呢!”白金看向远处,吹着口哨。

总感觉她怪怪的,她不会怕鬼吧?那她去鬼屋干什么?

“好吧,我听你的。”小川剑无奈地摇头,谁让他今天陪她呢!

二人进入了鬼屋,这个鬼屋的主题是废弃的医院里面一片漆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有种寂静岭的感觉。旁边还有着不少的破布以及塑胶的残肢断臂作为营造气氛的道具,一阵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寒风扑面而来,估计是鼓风机营造的效果。鬼屋内响着一阵诡异的声音,似乎是女人的低语声。每走一步四周的灯就暗了一盏。

但对于看过不少鬼片的小川剑来说,这只是营造气氛的一种方式罢了,而且世界上真的有鬼,那我们还怕什么?

“我想带夜视仪过来。”小川剑似乎察觉出白金的声音有些发抖,于是拉住了她的手。

“白金,放轻松,世界上没有鬼的。”他回过头,摸了摸白金的头。

“啊!是啊!世上没有鬼的,那我怕什么啊!”白金一边嘀咕着这句话,一边在自己安慰自己,小川剑拉着她慢慢走。

就在白金这样想的时候,突然从后面冲出了一个人影。一个脸上带着血迹,手里拿着一条带着血迹的手臂,面目狰狞的鬼怒吼着向他们冲来。

“啊啊啊啊啊啊,鬼啊!啊啊啊,去死吧!”白金瞬间崩溃了,然后本能地一脚踢飞了这个向她跑来的“鬼”。

“嘶,小姐,您没有看规则说明吗?禁止殴打工作人员!话说您也用不着这么用力吧!很痛的诶。”那个鬼起身向白金抱怨着,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女朋友给您添麻烦了。”小川剑替她打着圆场,同时搂住白金,安慰她。

“呃,没事的,你们走吧!”那个鬼看了小川剑一眼,然后钻入黑暗等待下一个受害者。

“我说白金啊!你怕鬼还敢进来?”小川剑转过身,笑了笑。

“我……我才不是胆小鬼呢!鬼有什么好怕的,走走走,怕什么?”白金瞪了他一眼,赌气走在了最前面。

接着在一个拐角处又有一个鬼出现在她面前。

“哇哇哇哇,鬼啊!”白金一脚踢了过去。

“啊♂!”那个工作人员倒地。

五分钟后。

“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好可怕,都怪你都怪你!”白金在小川剑怀里瑟瑟发抖,用小拳头捶着他的胸口。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小川剑搂住白金。

“那个,小川,以后看鬼片后,能不能让我跟你一起睡?”

“嗯,不过你不看鬼片不就好了吗?”

“追求刺激嘛!”

“唉……那接下来去哪里呢!”

“那个!”白金指了指远处的一个游乐设施。

小川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她指的是摩天轮。

“好,那走吧!”

“不,我要你背我!”白金笑了笑。

“你不重吧?”

“去死,人家才不重,在卡西米尔的时候你不是背过我吗?”白金一脚轻轻踹在他的腿上。

“好好好,那上来吧!”小川剑无奈地摇摇头,蹲下身来,白金趴在他的背上,小川剑双手托住白金的大腿,白金双臂搂住他的脖子。

小川剑背着白金慢慢前进,同时感慨着白金的大腿真的好柔软。

“斯沃特先生,真是麻烦您了,让您陪我巡逻……”杰西卡走在旁边对他说道。


“没事,其实你应该休息的,毕竟你刚从黑钢复命回来,那边顺利吗?”斯沃特手里端着装了榴弹发射器的F2000突击步枪,边走边看着四周的人群。

“不不不,那个我觉得我这几天错过了很多事情,所以还是弥补一下吧!”杰西卡对他笑了笑,斯沃特脸红了,不过面罩很好地掩饰住了他的表情。

两人继续走着,杰西卡全副武装,不过戴的是仅仅遮住鼻以下的半面罩,斯沃特也是全副武装,不过戴的是遮住全脸的面罩。两个人边走边聊天。

斯沃特现在很羡慕他们的队长小川剑此时正在休息,而他们还得苦逼地去工作。啊,可恶啊,果然有姐姐罩着就是好,我也想休息啊!

他偷偷瞥了一眼杰西卡,这个有些胆小的菲林族女孩还是挺可爱的,今天的她……好像换了个发卡啊!

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手腕上的警报器开始“滴滴滴”的响声,耳机里也传来情报科同僚的声音。

“龙门公园附近出现奥菲以诺,请附近的队员们进行镇压与疏散市民。”

“走吧!”斯沃特拍了拍她的肩膀,他们跑向事发地。

来到事发地,迎面跑来一群惊慌失措的市民,旁边的几位队员在疏散市民。远处一个外形像鳄鱼的奥菲以诺正向他们冲过来。

“不能让它冲过来。”斯沃特冲到前面,单膝下跪,精确的三连射击中了怪物的小腿,怪物暂时倒地,这给了市民们撤离的时间,同时附近有好几个同僚赶来了。

“特别行动队?你们怎么……”一个普通的MTF队员看到斯沃特和杰西卡肩膀上的臂章有些吃惊。

“别说了,听着伙计们,我们一起歼灭那个家伙。”

“好。”一个队员说完对着怪物的胸口开了三枪,奥菲以诺后退了好几步。

“两个去疏散人群,我和你们交叉火力,先用霰弹,再用手中的武器。杰西卡小姐,请掩护我。”斯沃特下令着,现在只能靠他们自己了。毕竟他以前也是当过一个小队长的。

“好。”其余队员点了点头,三个队员换成M90和M870霰弹枪,其余的则是手持突击步枪和冲锋枪。怪物怒吼一声向他们冲过来。

“开火。”斯沃特下令着,三个霰弹枪手率先开火,独头弹喷射出来,击中了怪物,在它的身上溅射起火花,它向后退了几步。霰弹枪手们上前,其余人跟上。第二轮霰弹枪再次开火,击中了怪物的腹部和头部,不过这个奥菲以诺看起来很硬,也就是四级的奥菲以诺。

“换位,两个打腿,我打头。”斯沃特吼了一声,霰弹枪手们撤回来换弹,斯沃特他们上前,用F2000和MP5以及MP7连续开火,弹壳不断落在地上。杰西卡则是等怪物想起身后打它的软肋,它再次倒下。

“掩护我,换弹。”斯沃特从防弹背心里拿出一个新的弹匣,装入弹槽。奥菲以诺想要向前冲,然后霰弹枪手们立马给了它几枪,它又被打退。

“可恶……这家伙皮太厚了,要是队长在,这个怪物早没了,让我想想……”斯沃特瞥了一眼自己突击步枪上挂着的榴弹发射器,又看了看怪物身后的路上空无一人,然后有了一个想法。

“你们四个跟着我,我们从背后绕过去,夹击它。”他对三个和他一样配备和一个拿着霰弹枪的普通MTF队员们说道。

“好的。”

他对杰西卡打了个手势,杰西卡心领神会,于是斯沃特带着四个同僚悄悄消失,从公园的小道前进,准备绕后偷袭。公园的路他还是很熟悉的,毕竟在没有任务时和妹妹经常在这里散步。

他们悄悄地来到了奥菲以诺后方的一片小树丛。此时杰西卡他们正在吸引奥菲以诺的注意力 。这个虽然是个四级的奥菲以诺,不过脑子不怎么好使,连突都不带突的。

“榴弹准备。”斯沃特从包里拿出一枚榴弹装入发射器中,其他三位队员也拿出榴弹,霰弹枪手则是在装填独头弹。

“打他妈的棒棒糖!”斯沃特他们冲出小树丛,榴弹发射器中的榴弹根据抛物线原理击中了奥菲以诺的后背,它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集火干掉他。”斯沃特下令着,同时将5.56mm子弹全部倾泻在奥菲以诺身上。杰西卡那边也动了起来,奥菲以诺刚爬起来,便前面挨了几发霰弹,后面又挨了5.56mm和9mm手枪弹,他们慢慢靠近怪物,同时不断交叉火力。

在长达两分钟的集火后,奥菲以诺发出一声哀鸣,然后三个霰弹枪手给了它三枪,斯沃特和杰西卡一起用手枪了结了它。

奥菲以诺的身体化为沙状颗粒,在地里留下了一大摊颗粒物。

“呼,任务完成,辛苦了。”斯沃特将枪口朝下。

“嗯,辛苦了。”

斯沃特看了看地上奥菲以诺的沙状颗粒,又看了看杰西卡。她转过来,对他笑了笑,竖起大拇指。

斯沃特觉得自己刚才值了。

“好吃吗?”小川剑看着白金吃着巨大的棉花糖问道。

而白金则是吃着棉花糖,虽然很好吃,不过好黏,真是不该要那么大的啊!

“好吃,小川也来试试嘛!”白金将自己的棉花糖递给他,他轻轻咬了一口。

“别等会午饭吃不下了。”小川剑提醒道。

等白金吃完后,小川剑拿出湿巾,同时轻轻捧着白金的脸。

“我帮你擦擦嘴。”

“唔……”白金脸红了,今天的小川有点太……不过……挺喜欢的。

小川剑用湿巾轻轻擦着她嘴边的糖霜,白金垂下眼帘有些脸红。

等黑龙使替她擦干净嘴后,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小川吗?”

“啊……塞蕾娅小姐。”小川剑扭过头,看到自己的体术教官站在不远处,她今天穿的是日常休闲的衣服。她旁边还站着伊芙利特。



“你们给我等等,跑那么快干什么?”赫默气喘吁吁地追上来,扶了扶圆框眼镜。

“赫默,你要多运动才行啊!”伊芙利特笑了笑,塞蕾娅赞同地点点头。

“哦,你们啊!在这里玩吗?”

“是的,休息。”小川剑回答道。

“小川,你不是应该躺在家里休息吗?如果你身体这么好,那们下次训练的时长就增加两个小时吧。”塞蕾娅淡然地看了他一眼。

“等等,塞蕾娅老师,我错了。您一定是在开玩笑吧?”小川剑连忙道歉。

“呵呵,我当然是在开玩笑。今天我休息,所以开个玩笑很正常。”塞蕾娅淡淡地笑了,然后赫默举起拳头敲在她的头上。

“开玩笑啊…………别吓唬人家。”赫默瞪了她一眼。

“是是是,你说得对,赫默医生。”

“赫默赫默,我要吃棉花糖。”伊芙利特叫了起来。

“好,那我们先走了。”

“再见。”小川剑目送塞蕾娅她们离开。

“那接下来去哪里玩呢?”他看着白金。

“那我们去那玩吧!”白金指着远处高耸的过山车说道。

来到过山车旁,白金抬起头看了看过山车的轨道,然后咽了口唾沫。第一次坐啊,会不会摔下来呢?

“白金,如果你怕的话,我们去玩旋转木马,别勉强自己。”小川剑拉着她的手。

“我不怕,第一次体验嘛!”

小川剑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然后和她坐在了第一排的位置。接着给她扣上了安全带。后面有许许多多的人也坐上了过山车。

伴随着“各位,请坐好,我们要准备启动了。”的响起,随后过山车开始运动,过山车在轨道上开始慢慢的向那最高处运动着,慢慢地斜度变大了。小川剑看到白金的表情开始抽搐,手不停的抖动着,于是握住了她的手。

“别怕,我在你旁边呢!”

“哇哇哇,好高!”白金看了看下方,然后握紧了小川剑的手。

“吱呀”一声,过山车停在了最高处,小川剑向下看去,起码有三百米高吧!不过他并不恐高。

“下次不试这个了。”白金嘀咕着。

“那个,小川。”

“闭眼。”小川剑对她笑了笑。

“那个……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突然过山车开动了,直直地从高高的斜坡上开了下去,将白金想要说的接下来的话全部隐没在风中。

“哦吼吼吼吼,太棒了,这就是飞一样的感觉!”小川剑欢呼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小川……”

“你说什么?风太大听不见。”

“小川,我…………”

“什么(卡西米尔语)?”

“你这个笨蛋,你…你这个……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好高啊!”白金惨叫着握紧小川剑的脸,闭上眼睛尖叫着。

PM13:00

游乐场的餐厅内

“小姐您好,这是你们要的餐点。”一个穿着女仆装的服务员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站在我们面前。

“哦,谢谢。”我向服务员道谢,服务员点点头,然后去忙着自己的事了。

我看了看窗外,我们的位置是靠窗的,透过窗户我可以看到外面来来往往的父母带着孩子或者互相依偎的情侣。

“哇,看起来好好吃啊!”

我看向面前的小川,他正准备拿起我面前的一个面包。我皱皱眉拿起餐刀的刀柄在他的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他“嗷”的一声将手缩了回去。

“哇,白金你干嘛?”

“哼,不让你吃,怎么了?”我白了他一眼。

“为什么?你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单纯想耍一下小性子,毕竟小川会让着我。不过我再也不想尝试过山车和鬼屋了,还是旋转木马安全。不知道现在的卡西米尔怎么样呢?爸爸又在干什么呢?

“好了,本小姐决定大发慈悲地赏你吃饭了。”我将一个面包抛给他,接着拿起叉子吃起我面前的水果沙拉。

“那可真是谢谢了。”他点点头,然后拿起面包塞入口中。

我一边吃一边看着小川。他有着一头比其他男性过长的黑色头发,刘海遮住了眉毛,一双黑色如同黑曜石一般深邃的眼睛,精致的五官,让人第一眼看去像是一个女孩子,不过虽然长得很像女孩子,但是却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男孩子,此时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呃,白金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小川剑突然冷不伶仃地问道。

‍“唔,我看你怎么了?你是我男人馋你怎么了,哼。”我假装白了小川一眼,接着拿起面前的面包狠狠地咬了一口,结果……

“咳咳……”

面包的碎片直接滚入喉咙里去,让我直接噎住了。我虽然很想喝一口面前的红茶,但是突然发现我的红茶喝完了。

“喂喂喂,白金!”

小川一把将他的红茶送入我的嘴里,我拼命地吸着冰冷的液体,才还不容易把卡在喉咙里的碎片咽了下去。

“呼,差点……差点就噎死了……。”我心有余悸地说道,自己不该吃那么急的。

“小心点啊,不要那么急。”小川拿起桌上的茶壶,往我的杯子里倒入红茶。

我瞬间变得垂头丧气,低下头来,确实我刚才只是转移自己的脸红才这样的,如果不是小川的话,我可能真的噎住了。

“小心点,好吗?”他捏了捏我的脸说道。

我点点头,接着继续吃着饭。

不得不说小川真的很温柔呢!总是喜欢为别人着想,尽管他看上去有些冷冰冰的,但是他很可靠,这也是为什么爸爸会看上他的原因。

按年龄来说,小川比我大一岁。虽然我们相处也快好几个月了,不过他身上的一些东西我还是没有搞清楚。他经历了很多很多,所以见识比我广。也是多亏了他,我现在才能客观地去看待卡西米尔骑士,虽然他们是群蠢货,不过在保护国家安全上,他们是值得敬佩的。小川帮了我很多很多,而我感觉我老是拖累他。

就比如前几天的那件事,小川为了救我在拖延时间,强撑着挨子弹,明明是我应该向他道歉,结果他却觉得对我很愧疚。真是的……干嘛对别人那么好?

小川真的很适合当我的……丈夫………但他人缘,尤其是女人缘实在是太好了,我当初还有点吃醋呢……话说白面鸮……和她一起……

当初和她因为小川还打了一架,现在的话……一起和她跟小川在一起?……那其他人会怎么说…………不对,为什么我要在乎别人的想法,喜欢就是喜欢啊!担心那么多干什么?

“白金你就光吃那个吗?”他的话打断了我内心的话。

“诶?”

“来,张嘴,啊!”小川手里的叉子插着一块牛排。我咽了咽口水,看了看周围,周围的其他人都在忙着解决自己的午饭根本没时间顾及我。

我张开了嘴,接着一块牛排送入了我的口中,我慢慢咀嚼着,咽了下去。

“白金你还好吗?是身体不舒服吗?”他放下了手中的刀叉问我道。

“小川,我……”

“怎么了?”他疑惑不解。

“那个……我……唔……小川你能再喂我一次吗?”我终于搪塞了一个借口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我个笨蛋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我在心里歇斯底里呐喊着。

“好,张嘴吧!”他插起另一块牛排,我立马咬住,然后咽了下去。

“下午还要去玩呢,别太慢了。”

我点点头,接着扭过头看向窗外,拿起桌上的红茶送入口中。

真是的,我在想什么啊?喜欢他就说嘛!明明都已经是这种关系了。

在吃完饭后,我们走出了餐厅。

“那个,小川……”

“啊?”

“我喜欢你。”我低声地说着。

“…………我也是。”他愣了愣,继而笑了。



“嗯,那就是我未来的儿媳妇吗?还真是漂亮的女孩子呢!”站在爆米花机旁的勘兵卫看着两个孩子正慢悠悠地走着,笑了笑。

“诶呀,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亲爱的儿子终于开窍了,那你们要快一点哦!赶紧到那个阶段吧!算了算了,人家都不急,我一个老家伙急什么啊!”

“我记得另外一个孩子叫白面鸮吧,也是我的一个儿媳妇啊…………我亲爱的孩子啊,把握好她们吧!”

勘兵卫要了一桶爆米花,然后走了。

“我们黑龙族的复兴要开始了。”

他这样想着,将一捧爆米花塞入嘴里,然后消失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