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雨下整夜,點點滴滴都是你(1)衝浪的小烏龜

    7.雨下整夜,點點滴滴都是你

(1)衝浪的小烏龜

    “你為什麼會在我家?”夏宇豪看著吳沁怡一臉的不解。

    “昨天晚上你送我回家,我來道謝呀。”吳沁怡笑,“隨便把你忘在我家的外套拿過來給你。”

    一群人對夏宇豪怒目而視。

    “夏宇豪!你這就過分了吧?送人回家就算了,為什麼會把外套忘在別人家裡?男女授受不親你知不知道?”賀承恩一臉幽怨的看著夏宇豪,“你這樣我真的沒辦法替你給子軒解釋。”

    “賀承恩,閉嘴!”邱子軒還在喝可爾必思,看不太出來是什麼表情。

    “你該不會是失個憶,連取向都……”

    振武直接把手裡的點心塞進王振文的嘴裡。“這個挺好吃的,振文你嘗一嘗。”

    振文也發覺自己這玩笑開的不太合適,就乖乖的閉上了嘴。

    “你別胡說,外套是你說冷拿去穿的,我可沒有去你家。”夏宇豪覺得這女生也太能掰了,說的好像他們倆有什麼似的。

    “對我來說都一樣。”吳沁怡笑,“作為男朋友你算是很體貼的了。”

    一群人繼續對夏宇豪怒目而視。

    “誰是你男朋友?”夏宇豪快要發火了,“你別以為你是女生就可以胡言亂語。”

    “早晚的事。”吳沁怡也不生氣,看向不言不語的邱子軒,“子軒哥哥,你不是很喜歡吃這個嗎?給。”

    “你認識我嗎?”邱子軒沒有想到吳沁怡會突然跟他搭話。

    “我跟倩如是朋友。”吳沁怡笑著打開手裡零食的包裝袋,遞給邱子軒,“還去過你家裡幾次。”

    見她說是倩如的朋友,邱子軒也不好拒絕,只好伸手去接,結果還沒拿到手就被夏宇豪半路搶走。

    “你也要吃嗎?我拿給你就是了。為什麼要搶子軒哥哥的?”吳沁怡嬌笑著問夏宇豪,“該不會是因為我拿東西給子軒哥哥,你吃醋了吧?”

    她一口一個子軒哥哥叫的那麼甜,旁人聽的都覺得膩得慌,但是也不好說什麼,都只是在暗地裡觀察夏宇豪和邱子軒的反應。

    只有王振文改不了心直口快的優良品質,白了吳沁怡一眼,“是吃醋沒錯,但肯定不是吃邱子軒的醋。”

    小小投過去一個讚許的目光。

    “你有完沒完?”夏宇豪把手裡的零食塞給離他最近的振武,瞪著吳沁怡說,“你再胡說就馬上離開我家。”

    吳沁怡衝著他吐了吐舌頭,一扭身又進廚房去了。

    “這女孩子好厲害哦,怎麼說都不會生氣,看來是真的打算一直粘著你了。”小小感歎的望著廚房方向,像這種能屈能伸的女生才會讓脾氣暴躁的夏宇豪手足無措吧。

    “我也這麼覺得欸,一般來說,夏宇豪擺這種臭臉,女孩子早就嚇跑了,可是她什麼事都沒有,實在是太強了。”賀承恩也跟著感慨。

    “如果告訴她真相會不會好一點?”振武也在旁邊出主意,隨便拿著東西準備吃。

    “你也不許吃這個。”振文直接把那袋打開的零食從振武手中搶走扔在桌子上。

    振武笑著拿起來另一袋。

    “你們幾個說話的時候能不能考慮一下當事人的感受?”夏宇豪真是看不慣他們幾個動不動就把他當透明人似的在那邊聊天,他是失憶,又不是變聾了。

    “我要去房間拿東西,王振文你來幫忙。”夏宇豪站起來。

    “我不要,我是客人,讓邱子軒去。”

    “他也是客人。”

    “嚴格來說他不算。”見邱子軒也瞪他,王振文就順勢往後一躺,“突然頭暈,動不了了。”

    夏宇豪看向振武。

    振武笑著向振文身邊靠了靠,“振文頭暈,我要照顧他。”

    見夏宇豪又看自己,賀承恩也向後一躺,“突然腳麻,好難過哦。”

    小小趕緊給賀承恩捶肩,“承恩腳麻,我要照顧他。”

    “他麻的是腳,你捶肩有用嗎?”邱子軒在旁邊都看不下去。

    “轉移了,我現在肩酸的不行,哎呀,好酸好難過。”賀承恩配合著小小的動作擠眉弄眼。

    “你們幾個夠了!少拿這種蹩腳的演技來糊弄我……”

    “算了,我陪你去拿。”邱子軒歎氣,他們幾個是鐵了心不打算起來,還不如他自己去。

    “你們幾個有本事就一直這麼躺著。”夏宇豪咬牙。轉過身,卻發現邱子軒已經推門進了他房間,夏宇豪愣了一下,看來他們說的他曾經跟邱子軒關係很好的事情是真的,他一定是帶邱子軒來過家裡,否則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房間在哪兒?夏宇豪不自覺的露出一抹微笑。

    夏宇豪的房間邱子軒來過好多次,所以這裡的一切他都很熟悉,“要拿什麼?”

    “我家不常來人,要把椅子搬出去用。”夏宇豪指了指書桌前面的椅子。

    “我都不記得你房間裡有椅子。”每次邱子軒來他們要麼是席地而坐,要麼是在床上,根本沒機會用到椅子。

    “有很多東西我自己也不記得了。”夏宇豪笑,“比如說墻上的排球海報,我完全不記得什麼時候貼上去的,還有,我之前有一隻很喜歡的小烏龜就放在書架上,現在也不知道去哪裡了。”

    “衝浪的那隻嗎?”

    夏宇豪看著他,“你怎麼會知道?”

    “它在我那兒。”邱子軒咬了咬嘴唇,“如果你想要回來,我可以……”

    “是我送給你的吧。”夏宇豪直接就猜到了。

    邱子軒點點頭。

    “沒關係,放在你那兒就好。”

    邱子軒也只能笑笑,轉身去拿椅子。

    “邱子軒,我之前一定很喜歡你吧?”夏宇豪站在他身後像是在自言自語,要不然他也不會把自己那麼喜歡的東西送給他,“可是,我卻忘記了,對不起。”

    邱子軒沒有回頭看夏宇豪,眼睛裡卻有了霧氣,他輕輕的吸了口氣,平復內心的波瀾,“我先把椅子拿出去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