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不洗澡是什么感觉?

到今天我两个星期没洗澡了。

放好一盆洗澡水,脱光,往里一钻,顿时热浪上身,那才叫舒服!

我是个东北人,到南方来已经快七年了。这七年里我口音淡多了,口味适应多了,这边的生活习惯也适应多了。但在怎么洗澡这件事情上我丝毫都未变——夏天冲,冬天还是要泡的。

南方人无论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二十四节气三百六十五天,铁定是天天冲澡,没有一天断的。我这里是雨热同期的亚热带季风气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夏天占一大半,没冬天。夏天在外头不说运动运动,单单是坐着都汗如雨下,这时候冲凉当然舒服;但是这里的“冬天”是湿冷,简直冷到骨头里,要是还冲凉,一头凉水淋到脚,哎呦,简直冷的不得了!但是这里的人却还是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冲凉,好像冲凉于南方人已经不只是清洁,已经成了种仪式了。

但是北方不是这样的。我听说凡是长江以北都不是这样的。到了冬天,外头一连几个月鹅毛大雪,有时我在家里泡澡,但是放满一盆热水是极其耗时的,怎么办呢?这时便出门去找一个叫公共浴池的地方。进了噗噗冒热气的门,几十块钱往柜台一放,便有人带着你去到一个排着一列列储物柜的房间,然后给你一串写了号码的钥匙。找到相应号码的储物柜,打开,衣服脱了锁里头,便进浴池泡去吧。男女自然要分开,所以在澡池里可以尽情的放飞自我。

浴池里有床,床可不是给你随便躺的,那是搓澡师傅给客人搓澡用的床。床上铺一层塑料布,你往上一躺,搓澡师傅便卡拉卡拉的开搓,不一会你身上便卡拉下二两黑泥来。小孩或者南方人第一次会受不了,怕把皮搓掉,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搓过的都觉得身子轻了二两,尽管那点黑泥远远没有二两。搓澡单独收钱,想搓你就光腚往储物柜那边跑一趟拿钱。

于是又好久不洗澡,再攒着黑泥,再去搓。

巧的不得了,我的老师也是北方人。有一回他轻描淡写的说自己已经一个星期没洗澡了,对此我是毫不在意的,却引得全班一片哗然。我不好去评价一个地方的民俗,只是深感了解民俗之重要。否则,你在老家听惯见惯甚至做惯的事,到了另一个地方去做了,那地方的人可能会拿你当怪兽,甚至拿你当成异教徒而杀掉。

人是特别爱干净的动物,这从洗澡上就看的出来。但不是所有的动物都是喜欢洗澡的,比如说猫是怕水的。我只记得某个纪录片里说人猿每天清早第一件事便是去河边洗澡。古人大概也是十分重视洗澡的,商周时期的古籍里便有把洗澡当成礼仪之类的记载,秦始皇甚至还专门找了个温泉供自己洗澡。

但奇怪的是,大概是因为基督教,中世纪的欧洲人是不洗澡的,或者说一生只是在受洗那一天里洗一次澡,否则就是对耶稣的背叛。不洗澡体味难闻,欧洲人便用香料遮盖身上的体味。香料是只能进口的,但后来丝绸之路断了,香料价格暴涨,欧洲人便去大西洋边开辟新航路了,是不是说不洗澡推动了世界连成一个整体?呵呵,这类观点真是有意思,明明洗澡才是让人舒服的事。

日本人大概也是非常重视洗澡的。我想起前几年日本某地不知闹什么灾,政府派出几艘军舰去救济难民,结果军舰到了地方居然不是去送粮食的,居然是去给难民提供地方洗澡的!怪哉!

我总是想,人是不是进化的越高级,毛病就越多?原始人洗澡直接在大河里洗,喝水就直接喝生水;而对于现在人来说,就算去到荒郊野岭,能抛开公民素质的问题,让你用大河里的水洗澡你也不干的。老子说以前的人是“弃智”的,只会茹毛饮血,结绳记事;所有财产一律公有,因为他们不懂什么叫私有;邻近的村落可以老死不相往来,自然就不会有战争了。这样的话毛病当然也就少了。他们生活的大概也很简陋,洗澡的话应该也只能去大河里洗吧。再看看现在的人,明抢,暗偷,欺骗,讹诈……比比皆是!现在人的身子是洗澡洗的比古人干净,但人们的思想是不是也该洗洗澡了!这个社会是不是该洗洗澡了!

猛地想到社会要洗洗澡指不定要出事的。西欧之所谓洗澡着,大革命也;苏联之所谓洗澡者,大清洗也;乱洗澡出事者,数不胜数也。

举国洗澡,民不聊生;每念及此,能不痛乎?这么一想,又但愿社会上还是不要洗澡的好。

仰望头顶的日光灯,不知不觉水已经凉了。我只好离开大水盆,擦擦,换上衣服。两个星期可算是洗了一次澡啦!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